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人情世故》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10-12 19:15:12 点击:3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情世故
  作者:彭乾尧

 
  


  
  一
  说实在话,我不是一个善于交往的人,对于人情世故,有点木讷。当初从大疤哪儿分手出来,独自去拜访以前的业务人员,多亏遇上蒋师傅点拨,才让自己的拜访,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1987年的国庆节,也就是我自己创业的第一天,我去拜访弹簧厂的业务员老何。具体带没有带礼物上门,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也是空手上门,也许还是带的有什么礼物上门,因为老何是弹簧厂的业务员,我专门上门去求他的,自然是有求于他,也就是想从他那儿搞点业务做,所以应该说还是不可能空手上门去的。
  记得在老何家喝的是竹叶青,酒至半酣我问老何:“小吴的家在哪儿?”老何说:“小吴那儿你莫去,他今天不在家,国庆节他去他老汉那儿过节去了,只蒋师傅在家,你可以去蒋师傅那儿耍号。”
  小吴不是业务员,他只是帮老何跑腿的,时不时来提货看货,有时也遵从老何旨意送弹簧厂的计划来,弹簧厂的铜套在哪里加工,如何下计划,全都是只有老何说了才算数的。
  我想自己已经到化龙桥来了,顺便去看看他们,如今自己和大疤分家了,如果老何的业务只拿给大疤做不拿给我做,小吴和蒋师傅以后就不会到我那里来了,打交道几年了,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他们。
  按照老何的描述,我找到了蒋师傅的家,敲开门蒋师傅惊讶的说:“哎呀!彭老板!你朗格找到我这儿来啰?”我说:“哪里还是老板啰,我和大疤分家了,出来各搞各的了。”蒋师傅说:“分家好!分家好!各搞各的,免得在一起扯皮。”又问:“你朗格想起到我这儿来哦。”我说:“分家了,如果老何的东西不拿给我做了,也许我们以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蒋师傅说:“老何的东西还真有可能不得拿给你做。”我说:“我去了老何那里,他告诉了我你家的地址,他说小吴今天不在家,去他老汉那儿了。”蒋师傅说:“真亏了你还想得起我们这些跑腿的,大疤是绝对不会到我这儿来的,不过你今天还真的是来对了,生产科作了调整,以后老何手上的小铜套全都交给小吴管了,以后老何就只管四车间的大铜套,老何手上的东西,我没有办法让他拿给你做。可小吴手上的小铜套,我可以给你做点工作,拿点给你做不成问题。幸好你今天来了,那就更不成问题了。大疤是绝对不会到我们这些小工人家里来的。小吴以前就经常说,来你们厂里。你不抽烟,来了只要你在就只有茶喝,如果有大疤在就有烟抽,如果要想在你们哪儿吃饭,必须得有老何一路。大疤这个人做事情看人说话,在大疤的眼睛里只有老何,我和小吴都是跑腿的,他随便怎么也不可能问路都问到我家里来。”稍停蒋师傅又说:“要说打交道,我们还愿意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因为你实诚,不像大疤那样的奸猾,你这个人呀,经营企业很多东西你还得学,比如说话你就不如大疤,你看他对老何就很会奉承,磕头作揖的说些好听的话,给老何戴高帽子,虽然听的人明知道他是在奉承你,明知道他说的不是真心话,可他说的话让听的人听起很舒服,什么‘你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哦,什么‘不是你我们饭都吃不起’哦,他说的这些话,打死你都说不出来。小吴早就对大疤的做法不满意,所以我说你今天来对了。”
  蒋师傅指着对面的一栋楼房说:“小吴今天走他老汉那儿去了,可能要晚上才回来,我这里看得到他家的窗子,只要看见他家窗子里的灯亮了,他就回来了,晚上我和你一路过去,帮你做一点工作,小吴肯定会拿点小铜套给你做的。”
  原本想来看看蒋师傅,说会儿话吹几句龙门阵就走的,如今只好留下来了,原本只想来串个门,没有想到却获得了意外的收获。
  二
  我不会阿谀奉承人,更不可能去曲意讨好人,这是我的性格,因为父亲去世的早,我家亲戚也少,就一个婶娘与我家做邻居,儿时除了去外婆家,几乎就无亲戚来往,二十来岁时,还不知道父亲的姐妹自己该称呼“老子”,也不知道什么是姨婆舅婆,稍大一点因为穷,去外婆家也就带点白糖水糖登门,记得一次去与我父亲同父异母的伯伯家做客,实在无礼可送时,母亲让我抱了一只鹅上门。
  十五岁当农民,三十五岁接触工业,四十岁自己创业,因为家徒四壁,穷的连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无,因此自惭形秽,一般不和陌生人交往,街上碰见认识的熟人,也会绕道避开而行,我知道我自己的很多弱点,人情世故欠差,根本不适合当老板自己做生意。
  以前和大疤合伙时,曾经和弹簧厂的老何和专机厂的老卢发生过争执,争执的理由几乎相同,两个人都是要把一批铜套退给我,我检验尺寸时发现铜套根本就不是我们做的,规格尺寸比我们交给他的长,也比我们交给他的大许多。我当时就嚷叫起来:“你这铜套不都不是我们做的?为啥要退给我?”两人回答我的几乎都是同样的话:“你拉回去再说!你拉回去再说!”我还不得不拉回去,你不把他退给你的拉回去,也许他就不再拿业务给你做了。
  欠缺人情世故的我,如今与大疤分家自立门户,实属迫不得已。蒋师傅的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的弱点,我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我还得虚心的向他学习。
  好不容易等到对面楼房的灯亮了,蒋师傅说:“小吴回来了,我带你过去。”
  下得楼来,蒋师傅去到一个烟酒商店,说:“拿两瓶好酒,拿一条红塔山。”我赶紧上前付款,蒋师傅说:“过年过节的,莫空手走别人屋头去,你和我道没得啥子得,打交道四五年了,特别是你第一次上门去,多多少少都要送一点礼物。”
  小吴打开门,蒋师傅进门说:“彭老板来看你,见你不在家,把东西提到我屋头去了,在我屋头吹了一阵熊嘎嘎(龙门阵),见你回来了,这才过来拜访你。”
  小吴哎呀一声说:“我们这些小工人,你彭老板还有心来看我。”蒋师傅说:“彭老板和大疤不一样,大疤为人处世看人来,彭老板把人都当朋友一视同仁。”小吴说:“那娃是,彭老板没把我们当下力人对待,这话我早就说过的。”
  话题从大疤身上引起,两人对大疤均有看法,说得多的还是认为大疤的眼中只有业务员老何,蒋师傅和小吴,在大巴眼里也就是两个下力人。
  当我离开小吴的家时,小吴承诺以后一定拿小铜套给你做,并且你人在哪儿,我的小铜套就跟随你去哪儿。
  得到这一承诺的我,觉得小吴够朋友,心想只要你够朋友,我也一定会对得起朋友。
  三
  果然小吴说话算话,1987年10月份,我就做了弹簧厂第一笔2480元的小铜套。
  以前和大疤合伙时,我们形成了一个惯例,也就是每一年的春节,都要去拜访业务员,送一千块钱作为礼物,而后在业务员家里吃一顿饭。
  在与大疤合伙时,主要的业务人员有三个,弹簧厂的老何,专机厂的老卢,制药机械厂的老李。
  依照惯例我去了老何家,送了一千块钱,也给小吴送去一千块钱,老李也照样给了一千块钱现金,我与大疤分家的时候,老李曾找我借了三千块钱,因为想做他们厂的业务,当时别说他只是开口借,即使他是开口要,我也只有拿给他。
  春节我去送礼时,老李不收,说权当还我一千块钱,我说送是送的,借是借的,各还各,那时候的我还是想做他们厂里的东西。
  随后与老李打交道,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老李拿给我的第一批铜棒,我去结账的时候,老李已经上楼去了,不料他又倒回来问我说:“乾尧,价格少五角迈?”当时我只是诧异的回问了一句:“朗格的呀?”
  第一次交易以后,老李再也没有拿铜件给我做了,后来我才打失悔,老李问我一公斤少五角的时候,我怎么脑壳就不开窍呢,我少五角钱一公斤人家老李好说话晒?人家原来在大疤哪儿做的好好的?凭什么搬一个地方来拿给你做?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犯的一个错误,如果不犯这一个错误,也许老李的铜胚件还会继续拿给我做。
  后来老李没有再来了,他的铜件再也没有拿给我做,他在我这儿借的三千块钱也没有还我。
  1988年年底,我计算了一下,总共做了弹簧厂六万来块钱的产品。根据往年的经验,我判断弹簧厂的小铜套不止这么点数量,为了想小吴多拿点小铜套给我做,我只好加大送礼的力度,春节给小吴送去五千块钱。小吴接钱时还说了一句:“哇!你送恁么多钱啊!”而后,小吴的小铜套增加了几万块钱。
  没有想到1990年春节,遭遇银根紧缩,我们发出去的货收不回钱来,我们厂工人的工资,都难以按时发放了,实在出于无奈,春节上门去给小吴拜年,我只拿了一千块钱给他,没有想到他下计划的量急剧下降。
  察觉出情况有异的我,赶紧凑了五千块钱给他送去,小铜套的计划量才逐渐的平稳下来,为了小吴能尽可能的把小铜套拿给我做,每逢元旦春节,还要五一劳动节和十一国庆节,我都去登门拜访小吴,每次去自然都给小吴五千块钱,后来还包括他的生日。再后来,小吴父亲的生日他也来电话通知我,每一次去,都是送五千块钱。
  小吴拿给我做得的小铜套,最多的一年才十七万。后来从蒋师傅的口中得知,弹簧厂每年的小铜套有三十万左右,其实每一年我做的小铜套,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小吴的小铜套,由三个厂家加工生产,我也只是这三个供货商的其中之一。
  这时候的我才明白,光靠感情是笼络不住人心的。
  这时候我也总结出了我的失误,我不该这么不计得失的送钱给他,应该按当时的潜规则,百分之几就百分之几,你给我做十万我给你五千,你给我做二十万我给你一万,我不该不计得失的一年送了恁么多的钱给他!
  人是贪得无厌的,光靠感情,笼络不住人心。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0-13 14:34:44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