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乡音和口音(人生版)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4:45:33 点击:32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虽说“常觅春暖正好,绮丽嫩萼花草。红绿发枝梢,风来一阵袅袅。别闹,别闹,恐伤琼英蕊俏。”,
  可凘凘微音,织织形徵,却飐飐迎来一场霙雪,这时光在倏尔间已变换了一二十个春夏秋冬季节。
  虽说这时光如尥蹶子的驴儿般欢快,却让我感到像身陷囹圄般无可奈何。
  虽说这时光如东逝流水般奔腾砥砺,却带走了我不少曾经历过的珍贵记忆。
  虽说这荏苒时光,更改诸多场景,删替诸多画面,却有些依旧璀璨光鲜,无法被指染,也不会随着时代更迭,而被人们遗忘的东西。

  它会一直传承,一直存留,一直陪伴,也会继续在人们的心中生根发芽,然后葱郁蔚然一片,它就是属于家乡的独特印记。

  也许当人们长时间身处在家乡时,并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也不会试着去疼惜它。

  可是当人们孤独的踏上命运的征程,远离生养的地方,久久郁郁不得志时,当偶然遇见操着同样口音的老乡,说着暌违许久的家乡方言话语时,会泯然一笑,会怦然惊喜,会变得精气神十足,会在顷刻间浸染上最亲切的温柔,也会瞬间拥有最热忱之心。

  因此,会开始舒展紧绷着的阴翳脸色,然后消弭烦恼忧愁,逐渐坦然的面对眼前的得失,最后兀自跨过去。

  当然了,有乡音存在的地方,也必然会伴生着家乡特产的盛行,比如家乡那些风味小吃。

  当长久在外谋生的游子,听到温暖而亲切的天籁般乡音,同时品尝着熟悉而富含乡愁的家乡美食,那一份来自心灵底端的慰藉之情,也必然会让在外的游子受到极大鼓舞和感到满足,然后铆足力量,继续踏上孤独的人生路途。

  这就是来自家乡的神奇魅力,是融进每一位游子灵魂深处、喉腔间隙与声带里的,关于桑梓之地的最温馨的特殊振动;也是附着在每一位游子基因谱内、舌蕾与肠胃间的,源出家乡最熟悉的味感讯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乡音。乡音,是一个人籍贯来源的凭证,也是一个人叶落归根的依据。

  乡音似泉,汩汩的流淌,久久不息,滋润旅人每一寸瘠薄干厬的心田。
  乡音似火,熊熊的燃烧,灼焰烈烈,燹尽旅人每一缕破土而出的烦愁。
  乡音似松,谡谡的挺拔着,青青翠绿,供养着旅人每一丝睿智聪慧的灵气。

  可纵然如此,我却不知道我的乡音具体在哪。或者说,我的口音显得尤为的“混杂”,因为我的家乡满打满算有两个。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4:51:15
  
  我的第一任家乡是在山西常坡。

  常坡村,是一个民风淳朴的,背靠着峮嶙山冈,坐拥有一泓如银釭月形状的大型水库,以及毗邻在谽谺幽谷上沿的,建筑风格似扇形般错落有致,一榀紧挨着一榀的,大都用青砖灰瓦黄土打造而成的实用性强的双层式小楼的山麓村庄,周遭风景秀丽,气候怡人,人们幸福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十分安逸。

  而我八岁之前,就一直土生土长在这里。

  
  
  
  
  

  从村子径直向前望去,会看到很多风景,有焦黄的土坡,有青翠的丘壑,有一泓乳白色的略圆形水库,也有零零星星散落在山峦沟岭之间、若隐若现的正在劳作的人们。

  在那最靠近村角的谽谺幽谷的底部,在那被橘红色松鼠簇拥着的、有成百上千个狭小洞穴的壁岩一旁,在那生长有果实灿如红日的山柿子林前方,却存在着一个规模宏伟、员工众多的大型采煤场。

  所以纵然常坡村位于山丘高地之上,地理位置相对偏僻,但因为这里盛产着闻名遐迩的、蕴量巨大的、外形黑黝的被人们誉为“黑色宝贝”的原煤泥炭和矸石,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冷清,这里反而异常热闹。

  因此人们经常能看到采矿场中,有一条条正在往外送着碎煤的传送带,还有一辆辆来来往往的,一趟接一趟的,穿梭在蜿蜒山路的运煤的卡车,而采煤场的空闲地方早已堆满了的宛如黑色海洋的煤块。
  

  也许是坑底的采煤场盛产丰腴上乘的矿产资源的缘故,又或是因为常坡村山清水秀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文化原因,从常坡村到镇上的这段路程,早早地就修上了夯实坚固的柏油路和水泥路。

  甚至于在村子的出入之处,也赫然竖着一座用来彰显村名与昭示德行的石牌坊。

  虽然这座历经风风雨雨的石牌坊,已有些斑斑驳驳的,甚至用于戗牮支撑的底座与石柱表壁间亦出现了残破,但纵然岁月无情,它也一直在傲然矗立,挺正腰板,便无所畏惧。

  因此,在那一叠叠琉璃瓦顶上,人们依旧能看到恍若展翅飞鸟的“翘檐”,以及居于至高至中位置,那栩栩如生的正在戏珠的双龙。

  甚至于,在那瓦檐之下,一个个玲珑娇小的榫卯,依旧默默契合,狠狠地咬住彼此,生世不离不弃。

  而在那坊楣所在,那雕琢着“常坡村”三个斗大金字的区域依然笔劲遒健;而另一侧,书写着四字赞誉“人杰地灵”的地方,也同样裒聚着周遭山山水水的自然灵气。

  因此,那被红布遮掩兽目百年时间的两头看家石狮子,也依旧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蹲坐在山门之前,在这楼坊之下,继续为人们消灾纳福和守护着山村。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4:55:18
  如果越过石牌坊继续往下走去,就能看到人们种植在山沟沟处长势喜人的玉米、粟米和麦子。

  虽然不像平原地带的农户能有一大块完整的田地,但山村的人们很懂得因地制宜,能利用零零星星的泥土,种出一茬又一茬大丰收的景象。

  然而,虽然山民手巧心灵,能驯服一块块贫瘠之地,能使之变成良田沃土,却改变不了工业时代所带来的污浊与环境破坏。

  如果人继续往下行走,便会经过采矿场的大门。可由于常年挖煤的缘故,在采矿场附近,能肉眼可见到处飞扬的黑色煤灰。
  
  
  
  人们常说天上的游云很白,就像未出阁的姑娘的雪白肌肤。
  可是在这采矿场附近,却明显能感觉到天地之间黑黢黢一片,就像未出阁的姑娘不注意保养,而硬生生的把自己雪白的玉骨晒成了黧黑色。

  不过,这飞扬的煤尘生性十分的“顽皮”,并不总是像未出阁的大姑娘一样婥婥矜持,它多数时候是乘风而去,到处“探望”,到处“欣赏”,以及到处“流浪”,就像为生活而到处奔波、辗转于天南海南的养家汉子一样。

  当风停时,它就像娇弱的小姑娘一样,会频频歇息在通向镇上的水泥“客栈”上,然后显露出自己蜿蜒的黑色身姿,让人们惊叹它的“壮美”。

  当风舞时,它却趁机潜入附近的人家中,不请自住;甚至还正大光明的“依偎”在人们的脸颊,让人们羞黑了容颜。

  可无论是风起风止,还是搭车旅行,它都改变不了“好色”的德行——它喜欢到处“拈花惹草,涅溪浼泉”,甚至有时还会“含情脉脉”的和沟泓池沼调起了情。

  于是,它便像《梅瓶金》中的西门大官人一般,经常会唐突的跑进小溪小泉的闺闱住所,“狎弄”着清泉清溪的身体,“污浊”着她们纯洁的心灵,甚至还“霸道”的替她们换上了“黑丝裙”,活脱脱的使她们沦落为风尘客。

  幸运的是,这种种“陋习”在现在改善了很多,我想,是它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了吧,毕竟也这么久了。

  又或者,是因为附近地层的煤矿快挖完了吧,毕竟已过好些年了。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4:58:17
  
  虽然从采矿场通向镇上的这段路途黑糊糊,甚至有些乱糟糟的,但在较高处的常坡村,却鲜受到影响,更遑论常坡村后的那片峮嶙山冈之上,常年绿树成荫,草木葳蕤的,生长有种类繁多的奇葩异卉。

  而在这些绿植之间,每年除了孕育有口感尤殊的外形精致的山枣子,攒结着成团的红彤彤的能生津开胃的山楂果,和果实蕡蕡硕大、状若夜明珠的山核桃,以及灿如红日的一大片山柿子外,还生养有一些常见动物,比如“三彩松鼠、柳莺、伯劳鸟、石龙子、拟黑多刺蚁”等。
  
  
  甚至还有一种名为“草蝉”的佌佌小物:身形柔弱,体格小,常躲藏在低矮灌木的攳枝中,喜爱吸吮灌木的汁液,并在果腹后发出嘒嘒的小声,如果行人不去细听,是颇难发现它的芳影的,因为它的体色和枝条极为相似,就像融进了枝条内。
  
  
  不过,由于有些山民的农耕地在山岭丘壑之间,所以这些天生地养的奇珍异果,就自然而然变成了人们解渴解馋的一种消遣方式,而这也成为了我心心念念的乡愁之物。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01:27
  如果白天闲来无事,正好陟行山顶,会发现离天很近,能看到云絮翻翻而过,感受着淅风侧侧吹拂,就像人伸手触摸就能够着穹顶似的。

  而与此同时,如果人再细心点,也能寻获到老一代山民在山顶曾居住过的遗迹,虽然经历这么多年风吹雨打,现场只剩下些残垣断壁与衰老地基了,但古老山民与自然抗争的场景还依稀历历在目,扣人心弦,动人心扉。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05:23
  如果登高不想上天,也可以朝前纵览,可以瞥见在不远处,出现着一泓如银釭月形状的呈圆型的水库全貌。

  

  而在这个如银釭月形状的水库一渨,在靠近人家住所的水面角隅,会常年露有一两三座面积星小的圆型岛屿:岛屿景色都是蓊郁洇润的,自生不少野株,甚至在这些野株中,还有一棵老榕树,只见它的枝干向下长满宛如珠帘的“气根”,上栖息着许多红红白白的叫不出名字的水禽,这里成了它们的幸福天堂。

  

  对于这个水库,多年来老妈的看法一直是“深邃”、“危险”以及“巨鱼多”。

  所以从我的稚童时期,老妈就一直在反复咭咶,多次强调,呶呶不休般的让我避免去其周边玩耍,因为这座水库是真得很危险。

  为什么老妈如此在意这座水库呢?据老妈交代,最初在修浚这座水库时,施工队向下挖了有几十层楼高的距离,堪堪是深不见底,死不见尸。

  不过,虽然老妈多次提醒这件事,但许是那时只有几岁大小的我的记性不好,我竟把老妈的殷勤告诫当成了耳边风,给忘了。

  甚至我还鼓起胆子,蹑手蹑足的和我的小哥们“棒棒”两人一同穿越“死亡水库”,只因他想他姥姥了,而他姥姥在水库对岸的村子里。

  

  所以至今依稀还能记得,记得那时我俩小心翼翼的沿着磡岸攀行,踉踉跄跄的,十分的大胆,也十分的作死。

  但让人万幸的是,我俩并没出什么大事,最终安全的达到了“棒棒”的姥姥家。

  不过,那时我俩不知道的是,因为我俩幼稚的行为,竟让两对父母急哭了,甚至他们还找天找地,找了大半天,满世界寻找我俩的小小身影,而事由只是因为有大人告诉他们我俩去往水库的方向了。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07:26
  为人父母都很难,也容易身心疲惫,但他们爱孩子的真心却永不会变淡,也不会腐坏。

  所以当他们几人知道我俩跑去棒棒姥姥家时,自然像工蜂守护蜂后一样,马不停歇的赶赴到隔村,而我俩也免不了当场来一顿皮开肉绽的挨打了。

  虽然事后他们几个大人询问我俩是怎么过去水库的,甚至这些年来他们只要有机会就会拿着这件事来揶揄我俩,毕竟那时没有像现在这样修有一条几丈宽,数千米长的可供人正常通行的水泥路。

  但那时无论他们说这座水库有多危险,死了多少个人,我们都没有真正感觉到一丝危险,或许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毕竟我俩沿着磡岸安然无恙的过去邻村了。

  

  刚才提到我儿时好友“棒棒”,就不能不说下我其他几位儿时玩伴了。比如住我家对面的“毛毛”和她哥“山山”,虽然他俩大我三四岁,但那时他俩对我真得很好,就像是我的哥哥与姐姐。

  还有一个,是住在我家屋后的、家建在下坡处的、我的青梅竹马“豆豆”,是一位在孩童时期就整天嚷着要在长大后嫁给我的可爱少女,虽然她长大后并没有如愿...

  山村的人家,给自家孩子起的乳名十分的具有大山的气息,简直像信手拈来,看到啥就起啥名。而且因为把名字取成叠词,纵然是不雅的不入流的词,也会被叠词的强大特性给冲淡成既有趣好玩又朗朗上口的了,可谓是十分的具有创造力。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09:08
  俗话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之前说到水库的“深邃”与“危险”,那“巨鱼多”是怎么一回事呢?

  “巨鱼多”,顾名思义,就是指这座水库中生养着不寻常的大鱼,甚至有些鱼种的长度还超出了自然大小,有普通门板那么长。

  为什么我老妈会说这座水库巨鱼多呢,她是怎么知晓的呢?

  据老妈吐露,这是因为在我尚在襁褓之时,老爸曾趁着月黑风高夜,在这座水库中炸出好几尾这样规格的巨鱼,甚至于把它们做成菜肴后味道还很不错哩。

  据我猜测,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个水库太过于覃深,以至于人们不能轻易捕捞,所以才让这些有些年岁的鱼儿越长越大,直至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巨鱼。

  幸运的是,这些巨鱼只是常见的可食用草鱼,只吃浮游生物,不吃人,并不是亚马逊流域那种让人闻风丧胆,使人避之若浼的长着两排剃刀样的牙齿尖锐的食人鲳、狗鱼和虎鱼。

  当然了,我是没亲身目睹过这种规格的巨鱼,毕竟老爸夜半炸鱼,是发生在我年岁太小的时候。而且,虽然现在的我已长大成人,却因为极少“归省”而鲜得这些事实真相。

  

  不过虽然我对于这些隐秘甚少熟稔,却深知后来在这座水库的四面堪岸,人们使用了数量众多的、材质坚硬的磐石层层叠叠的甃砌而成,因此格外的防水防溃。

  同时科学的在水库的一侧水底正式修有一座给排水量巨大的有一排排可调控的水闸站,可防旱解涝,浇灌农地,十分的便利。

  甚至还承包周围人的生活用水,达到了优质饮用水标准,十分的甘甜可口。

  不过,饶是如此,每年当地的政府还依旧排遣专人,去找寻一些可能存在的缺漏之处,防患于未然,因此可以说是安全至极和无比保险了。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10:38
  虽然这座水库保留着一两三件不解之谜,但我儿时的成长乐趣却不在这里,而是在靠近水库下游,在人们专门为水库修建的排水渠中。

  为什么这里趣味横生呢?

  这是因为适逢枯水期时,在排水渠的砂砾石块之间会躲藏着一只只娇小而憨傻的、背甲略微方形的螃蜞。

  

  这品种的螃蜞十分的具有特色,不过不是它外形的特色,而是源于它性情的特色——只要我在它藏身的沙穴洞口处的水潭中故意骚动一下,也不用我费劲开挖,它就会故意爬出来,一只接着一只,然后被我轻易寻获。

  所以在很短时间内,我就能捡拾满满一大盆,它真是傻到家门口了吧。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15:49
  那时的我,因为尚未达到最低的上学年龄,所以我那时的天职,就是只管无忧无虑的玩耍好就行了。

  但由于那个年代的山村娃娃,能用来打发时间的只有满大山的自然之趣。

  

  所以我时常会前往崮岙之地,也就是山里平坦点的地方,好奇的跟随牧羊人,看他甩着悠悠响的鞭子,驱赶着一腔腔咩咩叫的,正在悠闲的啃食着草野的绵羊。

  

  或是不想远足,我就会和养马的邻家一同前往马槽房,去为一匹匹身形骙骙的山马增添着已经晾干透了的精挑细选的可口草料,看着它们呞呞地反刍,听着它们咴咴地嘶鸣。

  甚至,我有时也会偷偷的前去养山蝎子的人家,看着他们把从山旮旯坑犄角里捉来的蝎子分放在瓶瓶罐罐之间,中留有小半瓶可供蝎子藏身、活动筋骨以及取食的干燥沙土。

  

  这些山蝎子虽然看似病蔫蔫的,体型很小,但实际上它们尾部的毒针上附带的毒性很大,轻易被它蠚一下,就能使人疼得吃不消了,甚至蜇多了,还让人有陨命的危险。

  而且,山蝎子既是一味药引,也是一道美食,尤其是在去除尾端螫针,焦炸之后味道更佳。

  而山野人家饲养山蝎子的目的大多是为了强身健体,治瘳祛瘼的。
  但是却因为山蝎子生性跅弢不羁,实际上他们养的蝎子很容易全军覆没,即成瓶成瓶的死亡,最后一只不剩,不好养活,纯属是吃力不讨好的打磨时间的方式。

  不过,谁还能没个兴致所在呢!理解就好。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17:19
  当然了,若正值仲夏之季,天气开始骄热炙烤,我会寻到一根长长的竹竿,然后在其前端裛绑一个已经缏好了敞口部分、并用一段坚韧的铁丝环捰穿过的、微张着小口的空洗衣粉袋,然后就简单制成了专门捕捉各类飞虫的实用装备。

  如果飞虫不幸入内,因为我已把进出口故意设计成逼仄窄小、内部狭长、而末端是封闭不通的缘故,基本上是一抓一个准。

  

  因此,我既能捕获爬到树上蜕化并在树上訇訇作响的、背生有两片透明纱翅的俏瘦的“温瓦蝉”(学名指山西姬蝉)。

  

  也能捕捉戢戢一片、善饮樗树臭汁的、身穿黼黻华衣与红色肚裙的、善于趯趯逃跑的春蹦蹦虫(学名指斑衣蜡蝉)。

  还能偶尔捕捉到喜欢啃食树木表皮的、藏在低矮墙角与叶片上、身着硙硙甲胄的体型俣俣的落单的昆虫天牛。

  当然了,我有时甚至还能碰到代表着美好寓意的,和北方燕子外形相近却腹部浸染着橘红色的,叫声清脆婉转且同时喜欢来回上下高频率的摆动着自己尾羽的,善栖在人家墙洞角隅里的“火叶鸟”(学名指北红尾鸲)幼雏掉出窝巢的不幸事。

  

  和北方地区教育孩子要保护燕子一样,这里的大人们也世代教诲着孩子们:“若不幸看到火叶鸟的幼雏跌落地下,要及时的送它回窝巢…”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有时被挤掉地上的幼雏是物竞天择的结果,人们并不能真正帮助到它,甚至还会为它带来无端灾厄。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19:02
  而除了捕些飞虫或救助下幼雏之外,在气温燥热的仲夏季节,我最期待的一件大事就是趁着闲暇的午后时光,悄等着面容䎜䎜的凉粉匠吆喝着“凉旋粉,高平凉旋粉”的美妙声音。

  只见他满山遍野的跑销,肩挑着一根木制扁担,而扁担前后各悬挂着一个竹制箧盒,而在这两个竹制箧盒里分别端放着一大盘尚未启封的膅白色的、或仅剩小半块的碧寒色的旋粉。

  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好吃,所以格外受到山村孩子的欢迎,因此特别紧俏,若地道食客稍微分下神,恐怕就只有“望粉生叹”的份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同村小伙伴吃完凉粉匠箧盒里的最后一点凉旋粉。

  

  高平凉旋粉,顾名思义,产自山西高平,以新旋好的品质最甚。

  具体做法是将做好的粉坨倒扣在一张箅子上,用一个状似罐头瓶盖、有多个均匀孔洞的镟子,从外向里,一圈圈,镟成条状,喷洒上一点凉水,抓入瓷质的表壁纹有一两株花卉的碗里,撒少许盐,浇上一圈芥末油、以及适量的白蒜,再加一点其他的辅料,就可以享用了。  

  高平凉粉吃起来,不仅有芥末冲到口舌根处的辛辣芳香,这会使人流下像被欺负了的眼泪;再搭配着山西驰名老陈醋的酸爽劲道,更添几分香。

  当然了,就别提来自凉旋粉本身的泉寒水意了,就像藏进去似的,饱含一段段颸颸凊寒,能让人一客两客好几份的吃着,意犹未尽,特别解暑。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21:24
  
  假如,若天公作美,我还能在某些特殊的节日里,在傍晚时刻,在天还未完全暗淡下去之前,前去村里唯一一家的剧院场上,品尝着一碗碗刚从红泥小火炉中煮好的、冒着热腾腾气息的牛肉丸子。

  而当我把盛着山西牛肉丸的碗内浇上半碟山西老陈醋的醋汁时,那滋味特别的美好。真的,酸味全消,只剩下芳香馥郁,十分引诱人。

  当然了,这唯一一家剧场院里,除了有美食风味外,还沉淀有不少独特的人文风情,主要是关于戏曲与古建筑方面的。而我,则偏重于这座剧院里的古建筑。

  在剧院对面,有一座造型奢侈、内部环境幽静安谧甚至有些微冷的古庙宇,还有一座古时人们用来瞭望与放行的双层式城门谯楼。

  
  

  不过经历了岁月的溷浊,在进入城门的正中,那悬挂着匾额的区域,上书的四个大字“山清水秀”已经若隐若现;而出去城门的正中,在“山清水秀”的对侧,那“风清月朗”四个大字同样隐隐约约,摇摇曳曳,就像风烛残年的老翁一样,它们见证出入其中的人们的成长历程,它们陪伴着人们一点点变老,它们已有不少年头了吧!

  
  

  不过,最让我啧啧称奇的,还是在这座有些类似城隍庙土地庙神祇的庙宇的屋顶正中,有四个斗大的陶塑神将,他们用粗大厚重的铁索捆绑着一座不具名的龛牌,然后他们日夜不停的从四面八方孜孜矻矻的拉着这龛牌。

  虽然儿时的我并没刨根问底,甚至也没放在心上,但多年后,当我再次重游故地,这个问题,却盘亘在我的心中,频频上我的心头,使我如“鱼梗在喉”,几欲舒展。

  所以,最终我经过当地上了岁数的老妪介绍道,说这是代表了公平公正,寓意正义不会偏袒任何人。那四个神将,主要是执行公平正义的神使,而那座龛牌,则代表了“天”,是青天的化身。神使从四方八方约束着祂,是为了不失公允。

  那为何要建成这样呢?老妪继续介绍道,说这样建造能多赚点钱,毕竟一分区域一份钱,不仅神庙是这般,这里的建筑大多如此。

  哈哈,真是有智慧的能工巧匠,为了谋好点的生活,真是“煞费苦心”,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写照吧!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22:10
  而与此同时,这里还有一款家家户户都会去做的晚饭后甜点,名曰“甜煮”。

  也就是用黄橙橙的一大碗新晒好的小粟米,搭配适量花生粒,和其他一些能被找到的、可食用的山货,比如野山枣、山楂果、山核桃仁、山柿子干之类,混合熬制,猛火狂煮大半个时辰。

  

  “甜煮”成品外观和腊八粥颇为相似,毕竟两者做法同源,只是“甜煮”熬好后能媲美饴糖,滋味甘甜可口,也就是能自然而然熬制出,像放进了好几勺甜甜蜜蜜的红糖味道。

  但据我老妈的分享,实际上,真正会做”甜煮”的人不会放糖,而多是利用”甜煮”的几种富含果糖或葡萄糖的食材之间的能互补味道缺失的优势。

  因此格外的粘牙,格外的酥口,也格外的软糯,所以我认为这种种风味要归功于会做”甜煮”的人,比如我妈,正是因为她们的参与,才能引发这神奇的一幕幕。

  ......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24:49
  虽然我在山西的趣事仍有不少,但由于人生若寄,世事莫测,憔悴有时,谁能预料得到,在我八岁伊始,爸爸就谨遵奶奶的“台命”——带着我和我妈、老姐一同回到了安徽老家。

  而这次“回乡”,却一待近二十年,这成就了我第二个家乡。

  安徽太和,是我人生的第二个家乡。

  虽说安徽是我的第二个家乡,但这个故乡却没有友好的欢迎过我,也没有善良的对待过我。

  我就不提我儿时刚来到这里时,被无数个太和本土人猛烈排斥了,甚至他们还曾组团揍我。

  因此当我上小学了,授课的老师也迟迟不肯让我回答问题,可归根结底,造成这一切结果的原因却是口音问题,因为他们听不懂我的山西方言。

  当然了,我也同样不提在我上小学后直到小学毕业的这几年期间,因为口音这个大问题,被无数个小学校友“友好”问候的惨痛经历了。

  虽然我已成“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已改鬓毛催”,但说实在话,长这么大,我真得不知道我的归属地在何方。

  虽说我如今也在太和老家生活了许多个年头,会说本土方言,也知道这里的人情文化与地方特产。

  比如阜阳有款和山西饸饹面外表接近,却做法迥异的特产”格拉条”。

  

  比如太和有款又辣又香、就着茶叶蛋和卤鸡爪一起享用更具滋味的太和羊肉板面。

  

  比如太和有款只在清晨出现的”㽂汤”,主要是用老母鸡汤烫上半颗或一颗鸡蛋花,然后兑点香油,堆点芫荽叶或荆芥菜梗,并撒上一些晒干了的麻虾条。
  而最佳食用”㽂汤”的选择则是搭配着一两屉小笼包包吃着,口感更胜。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01-10 15:25:29
  但我的口音里却潜藏着来自山西的乡音,它会时不时的冒出来,提醒着我不要忘记第一任故乡。这频频为我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不仅给我带来了浓烈的自卑感,也让我一直说不好标准的普通话而被人哂笑。

  当然了,我说不好标准的普通话的原因还有一个,这就是当初我上小学,中学,高中,甚至大学时,所授课的老师大多习惯性的地道方言教学,没几个人普通话过关,而且学堂学生也没较过真。

  并不像现在的老师还要求普通话必须要二甲或二乙水平,甚至在校学生也有所考核,所以我也就只能自认是命运般的倒霉催了。

  不过,即便是事实如此,学好标准普通话也是我将来势在必行的一项艰巨任务。

  因此,如今的我每次前往太和购物,或去大新镇取我的快递时,别人都会诧异我的口音,会鸡婆似的询问我老家是哪里的,只因为他们感觉我的口音不像本地人。

  而令我尴尬的是,当我回山西探亲时,许多山西人同样也会诘问我家乡何处。

  虽然这流年韶华会更改人许多的习惯,也会磨灭人许多的痕迹,但有些东西,有些问题,任凭它施展各种手段,却无法去掺假,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就好比我到底是哪里人?

  虽然没人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我想,我恐怕是一位灵魂无处安放的孤独旅人吧!

  
  (附上美图一张)
作者 :劲舞苍穹2015 时间:2019-10-06 14:53:35
  新农村建设,旧貌换新颜。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9-10-06 20:53:13
  @我来自长安VCD 乡音,是一个人籍贯来源的凭证,也是一个人叶落归根的依据。写得情真意切,十分动人。为佳作点赞!
  乡音虽然让人难以忘怀,却也应该努力学习普通话,尤其是粤语语系的人,若不使用普通话,就很难跟全国各地的人员进行交流。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10-07 19:21:10
  @劲舞苍穹2015 16楼 2019-10-06 14:53:00

  新农村建设,旧貌换新颜。
  —————————————————
  感谢支持
楼主我来自长安VCD 时间:2019-10-07 19:21:52
  @高山对虾 17楼 2019-10-06 20:53:00

  @我来自长安VCD 乡音,是一个人籍贯来源的凭证,也是一个人叶落归根的依据。写得情真意切,十分动人。为佳作点赞!

  乡音虽然让人难以忘怀,却也应该努力学习普通话,尤其是粤语语系的人,若不使用普通话,就很难跟全国各地的人员进行交流。
  —————————————————
  普通话要说,方言也要传承,都是重要的
作者 :西山朝阳 时间:2019-10-07 21:19:57
  图文并茂的好贴,点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