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穷工人抽不起好烟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10-13 17:51:48 点击:11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穷工人抽不起好烟 

  作者:彭乾尧

  


  
  一
  突然接到弹簧厂业务员小吴的电话:“你们厂的小铜套内孔尺寸超标,马上派人来生产科,把废品拉回去,然后按计划马上重新做好补起来。”
  我和老婆带上两个工人,立即乘车往弹簧厂赶,临上车,老婆在车站旁边的副食店,拿了一条红塔山香烟。
  小吴在生产科等我们,老婆见着小吴,赶紧撕开香烟,塞了一包在小吴手里,小吴接过香烟撕开抽出一支点燃,说:“你们朗格搞拾起的吗,内孔尺寸小了,很多要不得,塞规通不过去,检验不合格,你们只有拉回去重新做好了再送来。”
  老婆递一包香烟给蒋师傅,蒋师傅摆摆手说:“我不要,我不抽烟。”
  小吴说完话就不再说话了,我和老婆不知所措,蒋师傅说:“走!我带你们去看!”弹簧厂地处化龙桥,厂区很分散,二车间离生产科要转几条街,蒋师傅用小渝州把我们送到库房,检验员小张在库房门口等着,见我们到来,小张说:“彭老板,你的脚杆甘贵吔,从来不到我们检验科来,你交来的这一批铜套,绝大部分是废品,我们照图纸尺寸验货,但凡是塞规通不过的,统统是废品,你个人来看嘛……”小张边说边拿塞规捅小铜套,有的能通过,有的只能过去一半,也有完全进不去的。
  小张边说话边用塞规捅小铜套,但凡是捅不过去或者能够捅进去半截的,小张就举起那捅不过去的小铜套使劲往箩筐的砸,小铜套被小张砸的满地乱飞。
  老婆赶紧摸出一包红塔山递过去,小张伸手拂开老婆递烟的手说:“我们穷工人,吃不起这样的好烟。”
  见此情景我说:“我们把这一批小铜套拉回去,把合格的选出来,然后补齐来了再送过来。”
  小张说:“那要得格舛舛,你把他拉回去,而后混合起又给我拉起来,又让我来一个一个的给你检验?你还想的好呢,各人回去重新做,重新做好送起来再把废品拉回去。”
  蒋师傅说:“走走走,回生产科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蒋师傅说:“现在的国营企业。神多菩萨多,哪一个你都得罪不起。我们厂使用的汽车钢板弹簧衬套,是装在弹簧耳朵里面的,装好了以后还要用挤刀挤一刀,原本大几丝小几丝没得关系得,我们厂只要求用塞规检验,塞规捅端捅的过,止端止的住,就算合格产品,以前没有注意这个问题,你那通不过的,也只是小了两丝的问题,按道理是可以使用的,可小张这样检验,你也不可能说他有什么错。这些问题,原本该小吴自己解决的,可他耷起眼皮不管,你当然就没得办法了啰。你们平常只和业务员打交道,小张也只是你每一年开业务会才喊他去,只有你过生日才喊他去,去了也就给两百块钱的红包,平常也没得往来,现在的人啦,不好说。”稍停蒋师傅又说:“这个事情小吴不管,你就有点麻烦,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从中去给你斡旋一下,我老婆胖子,正好和小张的老婆在一个车间,你如果相信我就那一千块钱给我,我去给你想办法。”我说:“那就麻烦你了。”回到生产科办公室,蒋师傅把他的主意告诉小吴。
  小吴说:“不行不行,最多拿五百块钱给他,你就这样给他一千块钱,他还不认为老子在彭老板手上拿了好多。”
  我没有听小吴的话,按照蒋师傅说的,答应给小张一千块钱。
  没几天蒋师傅打来电话,说:“那个问题解决了,小张答应回用报告,以后你们加工的时候注意一点公差尺寸就行了。”蒋师傅又说:“以后你彭老板多来弹簧厂走动走动,联络一下感情嘛,比如打打麻将耍一哈子,小张就在旁边,你看给他有啥子说的。”电话里传来小张的声音:“彭老板啦,谢谢了哦,哪天有空来打麻将嘛,大家在一起耍一哈子晒。”
  我说:“要得那一天我来,就在蒋师傅家里,我来陪你们打麻将。”
  二
  蒋师傅说得对,国营企业的神多,那个都不能得罪,原来认为,只要自己和小吴的关系搞的好,一般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为了自己的生意做的顺畅,每年还让小吴把相关的人员来开业务会,明说是开业务员会,实际就是让相关的人员来吃喝玩乐,每个人,发两百块钱的红包,那时候的两百块钱,是一般的工人几个月的工资,每一年小吴都特意把小张喊起来了的,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名正言顺的捣鬼,整了你还让你无话可说。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就打电话给蒋师傅,约好星期三他们厂耍礼拜,去蒋师傅家打麻将。
  我之所以这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为了照顾傅光章的情绪,为了以后铜套交货顺畅,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盘算好了,去蒋师傅家,不能让蒋师傅花钱。鸡鸭鱼肉自己买起去,再买点卤菜,带上香烟和酒,只借蒋师傅家的地盘用一用。
  我记得以前小吴是不打麻将的,一次小吴过生日,饭后无所事事,小吴的兄弟姐妹嚷着说打麻将,小吴不让打,说那玩意没意思,兄弟姊妹都说:“大哥你枉助是外协人员,麻将都不会玩。”这才过去没多长时间,怎么小吴成了瘾君子。
  听说我邀约打麻将,小张和小吴一大早就到蒋师傅家里来等着了,见着我小张说:“没想到你彭老板真的来打麻将了。
  蒋师傅张罗桌子,拿出麻将来说干就干。小张说:“你是老板,我们可不能跟你两个比,打小点别打大了。”
  我在路上就想好了的,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钱,递给蒋师傅,小张和小吴说:“今天凭运气,我一人预支两百块钱,今天谁的运气好,这钱谁赢了就是谁的。”
  小吴接过钱就揣进荷包里。小张拿着钱说:“这啷格好得哟。”蒋师傅说:“揣到嘛,彭老板这个人还是好人,我们工人没得几个钱,怕输了回去老婆哪里不好交代,给点钱大家耍哈子。”
  小张说:“那就谢谢了哟。”小吴说:“来来来,手上过,哪个输了哪个该背时。”
  几个人拉开桌子摆上麻将干起来,我的这个牌不好打,自己不想输钱,但也不能赢钱。如果自己把这几个人的钱赢起跑了,今天这一趟也就白来了。然而金钱对于人的诱惑力,是难以抗拒的,赌钱的人都有一个争强好胜的心理,输了就想赢回来,赢了还想赢。由于我每人发了两百元钱,心理上放松了照顾对方情绪的意念。
  这天我的手气特别好,卡二筒,卡八条,边三万,想啥就来啥。
  小吴放炮输钱了,说:“他妈的又放炮了,老子不相信今天要走麦城,打大点!打大点!。”蒋师傅:“就像这样打五拖幺算了。”小张乜斜蒋师傅一眼说:“你逗赢起的哟。”蒋师傅说:“我还不是输了。”
  小吴说:“彭老板今天手气好,该他嗨油大。”小张说:“要得打大点,打幺拖二。”蒋师傅说:“耶,小张,你可是从来没有打过幺拖二的哟。”
  小吴说:“输了哪个不想捞回来?就打幺拖二。”五拖幺是哪个放炮输五元钱,自摸每家输十元钱。幺拖二是那个放炮输十元钱,自摸每家输二十元钱。小吴和小张都说打大点,赌局就只好打幺拖二了。
  小吴摸起一张牌“叭”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气哼哼地说:“妈卖屄的,才打了一个七万又摸一个七万,啷格求在打哟。”小张说:“老子今天还不是,边三条开了就来了。”过了一阵小吴又说:“妈卖麻屄啷格在打哟,又来一个七万!”只听我一声惊呼道:“卡二筒,自摸!”
  小吴赌气似的,把麻将牌“哗”的一声拂在桌子上,说:“换个位子,换个位子,老子不相信今天有个鬼在哭。”
  小张也“叭”的一声把麻将牌摊开说:“你们看嘛,妈卖屄一四七带二五八万还服不赢彭老板的卡二筒,撞了你妈的鬼哟!”
  蒋师傅看看小吴又望望小张,无可奈何地说:“反正凭运气手上过,摸不起来牌,没有办法。”上午战局结束的时候。我是最大的赢家,小吴和小张把我发的二百元钱输了不说,还倒贴进了不少,蒋师傅也只剩下不足一百元钱了。
  午饭后,蒋师傅把我叫到一边,悄悄对我说:“你啷格搞什起的哟?你今天是来干啥子的?来赢钱的嘛?我不是说我,我逗无所谓哟。你看小吴和小张都输钱了,你看他两个,打起牌来毛焦火辣的,你什么时候听见小吴骂过脏话,一着急啥子话都说出来了。不是当哥子的说你,你来是和他们疏通关系的,不是来打麻将赢钱的,你和小吴的事情你心中有数,可小张呢?他如果输了你赢了,他会安逸你吗?如果他输了你也输了,他不会有什么怨言。他赢了你也赢了,那是皆大欢喜。他输了你千万不能赢!这是当哥子的多嘴,我反正是为你好,你自己想一下吧。”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我自己真是昏了头,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三
  牌局不受自己控制,要想谁赢谁就赢钱?要想谁输谁就输钱?谁也无法做到这一点。我唯一能够照顾小张的,就是他放炮我不服,如果我坐他下手,他上家打的牌我该碰也不碰,给他多留一个摸牌的机会。如果我坐他的上家,我就尽量打熟牌,别让别人碰我刚打出去的牌,使小张能顺利的摸到他想摸的牌。
  我老婆不知道蒋师傅曾找我私下谈过话,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想赢别人的钱了。只想自己能保持不输,让小张把他输出的钱赢点回去。见小张的上家小吴打出一张发财,老婆忙说:“碰!碰!……”小张把伸出去摸牌的手又缩了回去。
  我说:“你摸你摸,我下了叫的碰啥子碰!”老婆埋下头,想仔细去看我下叫没有。我一下子把牌扑倒,不让我老婆看,说:“你看啥子嘛看,莫必我打牌还不如你了么?”
  正说话时,只听小张一声惊呼:“暗杠红中杠上花,哈哈……你们说我赢好多钱?”小吴埋怨我说:“你该碰啷格不碰哎?发财有一翻大嘛?害的我一盘输了五十元钱。”蒋师傅说:“别个下了叫啷格碰嘛?”我老婆说:“他下叫个屁!”
  我说我老婆:“你晓得个屁!”小吴说:“没有下叫呀!我看看哎!”蒋师傅随手把我的牌划拉过去说:“别个服都服了,看伙有啥子意思嘛。打二盘!打二盘!”蒋师傅估计我是故意让小张摸牌,因此拂乱了牌为我掩饰。
  小吴吼着说:“涨水!涨水!打二拖四。”小张说:“管你打好多,老子保本了。”
  小张又服了几把,他把我给他的二百元钱赢回去了,还倒赢了几十元钱。这下心情好起来,话也多了说:“彭老板,听说你们梨树湾,如今成了沙坪坝的红灯区了,说发廊的小姐很乖,是不是呀?”我说:“说老实话,我还没去开过洋荤,搞不称透呢。”
  小吴说:“啷格不乖哟?你还想去耍一回吗啷格嘛?”小张说:“听说小姐五十块钱摸一回,是不是?”
  小吴说:“哪得恁么贵。”蒋师傅说:“打牌的时候你们想这些,我说你们啷格不输嘛?”小吴说:“不说了!不说了!看到老子手气不好。”
  小张说:“我们那阵也去耍一回?”小吴说:“打牌,打牌,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你赢了吗啷格嘛?想起这些事情来了?”
  麻将战持续到吃晚饭。小张大有收获,小吴输光了我给他的二百元钱,蒋师傅输了一百块钱。小吴说:“老子今天白帮忙,把彭老板发的钱全输完了。”蒋师傅说:“我还剩了一百块钱。”小张说:“老子今天运气好,收头结个大南瓜。”
  饭后,小吴还要来,蒋师傅说什么也不打了,小张赢了钱也不想再来了,我也就告辞回去了。
  临出门小张对我说:“哪天到你们梨树湾村来,看发廊的女娃儿乖不乖,你说要得不?”我只有随口回答说:“要得!要得!你们哪天来耍就是……”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0-14 15:02:47
  赞!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0-17 10:14:01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