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 今天得来不容易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07 22:00:10 点击:3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一九七五年,长寿石家冲。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婆,战战兢兢的端着煤油灯走进灰屋。
  这灰屋,是农家专门用来堆放柴草的。那时候,柴草金贵,许多家庭缺吃的也缺烧的。对于农家,米和柴哪一样都少不得,少了米要饿肚子,少了柴草照样要饿肚子。基本上所有的家庭,顾惜柴草也和顾惜粮食差不多,许多的家庭都是把柴草堆放在家中的一间空屋里。除了堆放柴草,这里还堆放着柴草燃烧后留下的灰烬,人们也叫这间屋为灰屋。
  老太婆养的鸡,在灰屋里下蛋,老太婆是端着煤油灯进灰屋来找鸡的。寻常都是家里的儿子孙子照料鸡婆,这天老太婆听见鸡母“咯哒咯哒”的在灰屋里叫唤,估计这鸡在灰屋里下蛋了,于是进来找寻。
  老太婆进屋,这鸡见有人进来,突然停口不叫了。老太婆举起煤油灯四处察看,许是老太婆老眼昏花,走到鸡婆跟前都没有看见,这鸡不知是突见灯光还是突见有人靠近,呱啦啦一声叫,扑的一声扑腾起来,一下子打翻了煤油灯,灯和灯油撒泼在柴草上,轰地一声串起火苗,老太婆赶紧用脚踩踏,正直盛夏时节,天气热气温高,干柴遇火加上煤油,一下子就铺展开来,只眨眼的功夫,一间屋成了火海,老太婆连转身逃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大火吞噬了。
  等人们发现火情赶来,大火已经串上了屋顶。人们惊慌失措的往自己家里跑,家中已冒起青烟正在燃烧的,无论那火有多大,无论火头封门没封门,人们都心急火燎的往屋里串,最先抢出的都是铺盖儿,只有一个十岁大小的孩子例外,大火已经封了门,这孩子还拼命的往屋子里闯,进屋抢出来的则是书包,抢出书包来的孩子抱着书包号啕大哭。
  二
  抢出书包来的孩子叫王建,这年刚满十岁。十岁的孩子,对未知的世界有多少美好的憧憬和希望啊,这场大火,让他的许多美好的希望频临灭绝。
  父母才五十来岁,就是这场大火,一夜间,愁白了头发。王建的二姐,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原本说好,年底就嫁娶过门,那时候的乡村穷,要置办女儿的嫁妆可不是易事,谁知道节衣缩食办好的嫁妆会在一瞬间化为灰烬。这沉重的打击对二姐,对父母无异于五雷轰顶,没想到还有更让人无法接受的现实,二姐的未婚夫听到火灾的消息,没有丁点怜悯同情,雪上加霜的宣布退婚,二姐气的病倒在床,母亲赶紧去追来退婚的媒人,不知道是心慌火急的踩虚了脚还是绊到什么,突然跌倒在地,旁边的人赶紧把母亲拉起来,母亲楞瞪着眼睛不说话,从此以后,不知道母亲就怎么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被强盗偷了还有一个窝,大火烧了是什么都没有了,吃的穿的用的,几乎都化为灰烬了,住的地方更成了问题。一家人只有在残墙断壁上放几根竹棒,再在竹棒上铺上茅草,天晴还好,可以遮露气,下雨就日子难过了。外面下的大雨,里面水流成河。外面下的小雨,里面滴滴答答到处都在漏水。人在屋中行走,还要披上蓑衣戴上斗笠。这种时候睡觉更成问题,虽然尽量找东西遮盖住用石头和竹棒搭起的床,可那雨水始终会渗透些进去,唯一一床从大火中抢出来的铺盖,始终是湿漉漉的。
  这样的日子怎么过?父亲终顶不住焦急忧虑卧病在床,母亲因为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来更加着急流泪,一贫如洗没钱与父亲看病,找点草药无济于事,父亲撒手人寰,这家的顶梁柱垮了。母亲不久也含恨离世了。
  抢出书包来的孩子傻了似的,整天就抱着书包不松手,别人叫他放下书包他就哭,口中喃喃自语:“我要读书!我要读书!……”大人们无论怎么劝,孩子始终不放下书包。人们都说这孩子被这场灾难吓傻了。
  孩子终于哭出声因来:“暑假过了,要开学了,我去哪里拿钱来交学费呀?……”
  三
  哭声惊动了大哥二哥,也惊动了大哥二哥枕边的人,知道了小兄弟的愿望,大哥二哥面面相觑。一九七五年的农村没谁富有,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是糠菜半年粮,许多的人家连买盐巴的钱都没有,这一下子遭了这么大的灾难,衣物粮食所有的日常用具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为了安葬父亲母亲又借了一屁股的债,生活的重担已经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想读书的不只是四弟一个,十五岁的三弟也要钱读书,农民干一天活只值两分钱,去哪里拿钱来供弟弟读书。大哥一家大人娃儿还愁吃愁穿,大哥的几个子女也要钱读书,二哥和大哥有同样的烦恼,自己的生活都难以维持,去哪里找钱来帮助弟弟。
  大嫂二嫂说出了同样的话,这书不可能再读了,不光是读书要交学费,父母去世了,你们的一日三餐从哪里来?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顿吃了下顿吃什么,自己都自顾不暇,没有能力来照顾你们,你们还是自己讨生活去吧。
  别怪大嫂二嫂心肠硬,人在艰难困苦面前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
  大哥二哥都来劝弟弟,列举出来的理由有几大箩筐。
  一九七五年的时代,正是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知识份子还是十足的臭老九,广播上大张旗鼓的说知识越多越反动,英雄人物还是白卷先生张铁生,你一个屁大的孩子,读什么书读,出去讨饭求生活去吧。
  大哥二哥没有理由不这么说,那时候川东地区穷,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往湖南湖北跑,有的堂客孩子都几个了还丢下男人和孩子跑到外地去嫁人,这些人大老远的跑出去嫁人,并不是为了什么爱情不爱情,为的只是解决肚子的温饱。
  大哥二哥也只是尽力维护他们的家庭,如果老婆跑了,大哥二哥的生活也许就没有指望了。
  王建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年龄虽然小,却也早尝够了饥寒交迫的滋味,王建觉得自己想读书的希望渺茫。
  三哥比王建大不了几岁,如今父母去世了,兄弟俩相依为命,这读书需要的花销让三哥来承担,这几乎不可能。茫然失措的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父母葬在进士坟,据说那里葬着什么朝代的一名进士,那名进士就是靠读书考取功名当的进士,王建听父亲说过,人只有读书才有出路,才有可能考取功名离开这个贫穷的乡村。
  从王建明白事理起,就立志好好读书,向那名葬在进士坟里的进士一样,当官离开这连饭都吃不饱的地方,这就是王建立志奋斗的目标,如今要实现这目标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王建向父母的墓地走去,突然听见有人哭泣,近了才听出是三哥的声音:“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一定要让弟弟去读书,我们这个家,弟弟是块读书的料,不像我,看见书脑壳就痛,那场该死的火,弟弟抢出来的只是书包,弟弟把书看得比命都重,你们走了,这责任我该承担,我比弟弟大几岁,出头椽子先遭难,我不可能丢下弟弟不管,大哥二哥都有难处,他们都有儿子女儿,他们的日子原本就艰难,放心吧,我一定会……”
  王建的热泪涌了出来,喊了一声三哥,跑上去跑着三哥痛哭………
  四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稻田中跳动着两个幼小的身影,大孩子穿着裤衩,小孩子赤身裸体。大孩子背着背篼,小孩子背着笆篓,背篼里装的是则耳根和一种当地人称为小蒜的野生香葱。大孩子在田埂上撬摘耳根,小孩子顺着田埂仔细搜索,突然发现什么,不住口的喊:“哥哥哥哥,这里有了洞。”哥哥走过去,伸出食指,顺着洞理进去,不一会抓出一根黄鳝来,小男孩赶紧用笆篓接着,俩孩子,是王建和他的哥哥,为为凑学费抓黄鳝和撬摘耳根香葱,赶场天拿去兴隆场卖钱。
  暑假期间,正值酷暑盛夏,有的稻田已经收割了,孩子在稻田里找寻黄鳝洞,全身上下无一处没有糊上稀泥巴,入伏的太阳把孩子的皮肤炙烤的脱了一层又一层,脱皮的肌肤背上清晰可见,而新露出的肌肤又被暴晒成了黧黑色,细心的人发现这段时间,俩个孩子冒着烈日顶着酷暑总是在阡陌的田埂上转悠,孩子的背篼里装着一分钱可以买几斤的摘耳根。有时在山坡坟地里,也能发见孩子的身影。那是在找寻许多人最爱用来炒豆豉的香葱。
  为了及时把捕捉的黄鳝和挖来的新鲜摘耳根和香葱换成钞票,俩孩子今天石安场明天鲍家场的几十里奔波,手中的镍币和一毛两毛的毛钞在逐渐的增加,王建悄悄数了数,快有二元钱了,王建觉得读书有指望了。
  发现黄鳝洞,都是哥哥伸手去抓,这天王建又发现了一个洞,这个洞与往常发现的黄鳝洞有点差别,这洞要高出水面,王建看了眼哥哥,见哥哥正撬摘耳根,也学着哥哥的样伸出食指顺洞口理进去,突然觉得手指很痛,赶紧把手缩回来,谁知道却拉出来了一条红蛇,吓的王建哇哇大叫,三哥闻讯赶来,蛇掉落地上,三哥用撬摘耳根的刀把红蛇切成几段,急忙解下裤腰带,把弟弟的食指紧紧扎住,背起弟弟往赤脚医生住的地方跑。赤脚医生问是什么蛇,王建说是红蛇,赤脚医生说红蛇有毒,你们得去公社卫生院,三哥背上弟弟又急忙赶往公社卫生院,幸好这蛇不是剧毒蛇,这一折腾,又要花去好几毛钱,王建心疼钱不想治,医生说:“这蛇虽不是剧毒,但如果不吃药打针,这毒也还是要毒死人的。”三哥说:“你给我弟弟上药,我回去拿钱。”
  五
  九月一日,三哥送弟弟到学校报名,走到场口,王建突然说:“哥,这书我不读了。”三哥愣住了,说:“不读了?”王建不敢看哥哥,只点了下头。三哥问:“为啥?”王建抬头说了个“我……”字,三哥说:“你不去读书我打你。”王建说:“我不去了,你要打就打吧。这钱都是你抓黄鳝和撬摘耳根香葱弄来的,还是你去读吧。”三哥着急了说:“这时候了你说这话,你知道我在爸妈坟前说的话,你也知道我读书的成绩,高中我是绝对考不上的,再说,读书还要吃饭,还要用钱,我去读这些钱又从哪里来,你去读。我除了在生产队上班还可以继续抓黄鳝撬摘耳根找香葱,至少可以继续弄点钱。你多大,你才十岁,你能找钱供我读书,我十五了,我是哥哥,找钱供你读书的应该是我,只要你好好读,读中学我把米给你背到学校来,考上大学虽然不交学费,但生活费还是要自己负担的,这些都只有我能够办到。”
  “可是我……可是我……”王建半天都没有说出来可是我什么。三哥说:“只要你以后别忘了三哥就成。”
  王建的内心真想读书,可见三哥这么劳苦,人心都是肉长的,知道农村的孩子都想读书,也曾看见过三哥因为考试的不好,在竹林边蹬在地上哭,如果父母都还键在,如果不是那场该死的大火,三哥肯定也会去学校读书,成绩不好可以努力,这是一条离开贫穷走向城市的路,如今三哥把这一条路让给他,三哥也许就只有一辈子在农村过贫穷的日子了,王建的心情是复杂的,既自己想读书,又不愿意三哥永远在农村受苦。十岁的孩子啊,还真难痛快的作出决策。
  三哥说的话也是事实,他一个十岁的孩子,除了读书还能干什么,三哥比他大,十五岁可以当人民公社的小社员了,可以挣工分养家糊口了,他就可以在农村分粮食了。
  那时候的农村人没有粮票,离家远点的学生,都是从家里带饭或者是带米去学校,三哥去读书,自己有能力为三哥提供粮食以及日常用度吗,王建对三哥提的问题无法回答。
  王建拗不过三哥去了学校。心里萌生了意念。好好读书,将来再报答三哥。
  六
  从此,无论酷暑寒冬,时常都能看见三哥背着笆篓在水田里抓黄鳝,寒暑假,在水田里抓黄鳝的多了王建,方圆数十里的人,都知道哥哥抓黄鳝供弟弟读书的故事。过了几年,弟弟去了县城上中学,每隔一段不时间,都能看见哥哥背着粮食,步行几十里山路,到有汽车的乡镇,乘汽车去给弟弟送粮食,这情景,一直持续到弟弟考上大学。
  这期间,三哥也结婚生子,三嫂对三哥的行为从来不说什么。王建读了大学又读研究生博士生,直到分配了工作,三哥的资助才得以终结。
  王建很有出息,数年前任了某县的县长,三哥修房子,王建听说了,那钱是要几万给几万,三哥的儿女成人了,王建把侄儿侄女都弄去了县里。人们都说三哥值了。
  大哥二哥那些年不管弟弟,据说全是老婆作怪,全是大嫂二嫂阻止大哥二哥,话又说回来,那些年也确实穷,自己都自顾不暇,哪来钱管弟弟。
  具体是怎么回事,这家人不说,外人不知道,不过王建和三哥的关系特别是真的,三哥修房子,还给王建留了几间,据说房中一切家具家用电器齐全,王建回老家,就都住在三哥家。
  三哥如今也五十好几岁了,人家问他以前和王建做了些什么,三哥总是笑而不答。
作者 :山河1956 时间:2016-09-08 10:00:11
  @彭乾尧 赞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09 11:43:08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