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相信政府的法律法规没想到会落得走投无路

楼主:摇钱盆 时间:2019-08-27 12:47:29 点击:1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相信政府的法律法规没想到会落得走投无路
  2012年8月10日,融汇温泉城乘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我与国土局征地补偿纠纷之机,悍然出动保安数百名,动用汽车挖掘机,劫持我厂留守的会计出纳员,一举捣毁了我1354平方米的房屋,致使公私财物超过百万元被掩埋于废墟中……
  (该案虽然在覃家岗派出所的协调下于2019年4月2日达成了赔偿协议,然而治标没有治本,没有到会给我留下躲避不掉的祸端,房屋被拆毁掉了,国土局没有了后顾之忧,国土局竟然耍起赖皮来……)
  2012年8月10日,覃家岗派出所责令融汇温泉城,把彭乾尧、陈群英,安置住进覃家岗宾馆2010房间,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七个年头,时至今日,彭乾尧、陈群英仍然在宾馆里居住。
  彭乾尧,陈群英于1996年农转非,二十年过去了,已经属于城镇居民了。依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长期居住在征地拆迁范围内,城市里确无住房的城镇人员,征地实施单位应当为其安置住房。
  彭乾尧、陈群英在房屋未被捣毁前,一直居住在自行投资修建的职工宿舍内,并与工厂签订有长期居住的协议。
  1996年彭乾尧,陈群英农转非时,政府曾安置彭乾尧全家,住房三套。当时彭乾尧有两儿一女,二十年过去了,如今儿女均已成年成婚。
  大儿彭波和媳妇熊梅及孙子彭行行居住一套。二儿彭浪和媳妇张远红及孙女彭婉琪孙儿彭敬凯居住一套。女儿彭姝妍一家居住一套。
  彭乾尧、陈群英在城市里无居住房屋,如果房屋不被违法捣毁,彭乾尧、陈群英仍然可以继续居住在房屋中……
  彭乾尧、陈群英于2017年离婚,如今一家人成了五户人家。虽然征地办曾经为彭乾尧全家安置过三套房屋,如今三套房屋的所有权已经归属于两儿一女。
  2012年8月10日被融汇投资公司捣毁的房屋,(此房屋系彭乾尧与陈群英共同投资修建的,并且具有房屋所有权证,该房屋的征地补偿纠纷目前仍然在诉讼程序中。)彭乾尧,陈群英及其子女均享有居住权。自1998年以来,彭乾尧、陈群英一直长期居住在此房屋中。如今五户人家,只两儿一女有房居住,彭乾尧,陈群英无房居住。彭乾尧、陈群英不可能与其子女去争抢住房,彭乾尧、陈群英及其子女均长期居住在征地拆迁范围内,依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对城市里确无住房的城镇居民,征地实施单位应当安置住房。彭乾尧、陈群英提出安置住房的诉求,完全合情合理合法。请求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公平公正的解决问题。
  当年与彭乾尧、陈群英同年农转非的诸多农转非人员,近年来沙区征地办均为其重新安置了住房。
  当年与彭乾尧、陈群英同时安置了住房的张大同,家庭农转非成员三人。农转非时安置了住房一套。安置房地址在杨梨路190号1单元7 – 4 。
  农转非后,谢如兴、张大同等农转非人员,私自在原黄金堡社罗家堡擅自占用土地修建了房屋。此房屋无建房手续,无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属于违章建筑。2012年8月,征地办使用其《违章建筑》房屋占用的土地时,征地办为张大同安置了住房两套。安置房地址:映泉花园5号楼14—4和20— 4 ,
  彭乾尧、陈群英希望征地办一视同仁。
  当年与彭乾尧同时农转非,也同时安置过住房的谢如兴等,2012年8月,征地办也为其安置了住房,地址不详,警察可以去调查取证,看我是否是乱造谣言。
  原黄金堡社农转非人员胡蓉的儿子周健、周强……,1996年安置过住房,只因房屋没有及时拆除,2016年10月融汇修公路,征地办又为其安置住房四套,并补偿人民币五十万元。
  胡蓉的儿子周健,1996年安置了住房一套,安置房地址杨梨路190号。只因周健与前妻离婚,原安置的住房让与前妻居住了,2016年10月修公路,沙区征地办又为其周健安置了购置住房一套的名额。房屋地址杨梨路社区腰子堡2栋16--10。
  周健与征地办签订的安置协议明确写明:根据市政府53、55号令和渝府发(2008)45号文规定……旧房123平方米,补偿金额226970、6……以此测算,周健的旧房是按1845、3平方米计算的补偿费……
  原黄金堡社农转非人员刘德芳的女儿,1996年安置过住房,只因其女儿系残疾人,2016年10月融汇修公路,征地办重新为刘德芳的女儿安置了住房两套。
  (刘德芳的女儿名字叫罗恩x,杨梨路社区的杨书记知道详情。)
  彭乾尧、陈群英如今无房居住是实情,与彭乾尧、陈群英同时农转非,同时安置过住房的农转非人员张大同、胡蓉的儿子周健、周强、以及刘德芳的女儿等……,沙区征地实施单位曾经安置过住房,2016年10月又重新为其安置了购买住房的名额,以上情况警察可以去调查了解,看本人是否造谣生事……
  以上情况绝非我彭乾尧造谣惑众,民警可去杨梨路社区杨书记处调查了解实际情况,查看本人是不是打胡乱说。
  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长期居住在征地拆迁范围内的城镇人员,城市确无住房的,安置住房。
  于情于理于法,政府都应该为彭乾尧、陈群英解决住房问题,总不能置彭乾尧、陈群英的生死于不顾。无房居住,彭乾尧、陈群英还有活路吗?别把人往死路上逼!
  我与国土局的征地补偿纠纷,历时七年,从国土局的官员失口否认该当支付停工停产损失,到2014年沙区法制办组织协调时,征地办才终于承认停工停产没有支付。从国土局的官员一口咬定2003年的征地补偿的标准就是按照重置价格计算的补偿款,到2017年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重庆市人民政府裁定对彭乾尧的房屋重新确定补偿标准,历时七年,我一直都坚信法院会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我一直都相信征地办会依法依规对我实施补偿……
  然而事与愿违!没想到如今的政府官员,置政府的政策法规于不顾,欺上瞒下,竟然在法庭上也谎话连篇……
  从沙区征地办2016年10月17日与周健签订的安置协议可以看出,周健的旧房每平方米是按1845、3元的价格计算的补偿费,我不知道周健的旧房的补偿价格沙区征地办是依据什么文件规定计算评估的……
  不知道周健的房屋补偿的是什么价格,是征地拆迁农村农房的价格还是征地拆迁农村企业房屋的重置价格?
  我的房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重庆市人民政府重新裁定,重庆市人民政府责令沙区国土局对我的房屋按重置价格重新确定补偿标准……
  重庆市人民政府裁定以后,沙区国土局作出了一个决定书,每平方米的补偿价格不足四百元……
  曾经,一位警官问我:“如果法院判你赢了,如果政府就是不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给你补偿费你啷格办?”
  我当时还莞尔一笑,还说:“法治社会呢?怎么可能呢!”
  没想到一语成谶。没有想到国土资源局竟然真的耍起赖来了!……
  2013年,我同意一中院罗法官的调解,沙区征地办的蓝科长同意补偿我20万元,我答应收到再补偿的20万元后便去撤诉。2017年,重庆高院的岳敏法官对我说:“给你一套住房的购房名额,再给你50万元的补偿款,你同意不?”这五十万元的补偿款,是岳敏法官依据她找来的重置价格估算的,她估算的时候,我没有插一句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算好以后去打电话,兴许是联系国土局,最后才问我。
  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岳敏法官。岳敏法官还兴趣盎然的说,“如果国土局没意见了,下午我们就去看房子。”
  哪知道我还没有回到家,途中就接到岳敏法官的电话,岳敏法官说钱由融汇支付,融汇要把强拆房屋的损失包含在内才付款,这一套购房名额和五十万元就了断两个案子。
  岳敏法官的调解是因为融汇温泉城要把强拆房屋的损失计算在内而失败,一中院罗法官的调解也是因为融汇说再加五万把强拆房屋的损失包含在内而失败。
  一中院的罗法官和重庆高院的岳敏法管,两次协调中我并没有狮子大开口,两次协调我都欣然接受,显然我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如果不是有人从中作梗,我与国土局的征地补偿纠纷早已了结了。
  2019年5月,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撤销了沙坪坝区政府对我作出的征地补偿决定书……
  2017年,国土局张犁来电话让我去拿征地补偿决定书,我临离开时张犁说:“当初给你一套房子外加50万的补偿款你为啥子不干?如今房子值多少钱?”又问我:“你今年多少岁了?”又说:“同意决定书你就来拿19万补偿款,不同意我们就又来扯嘛!”
  从张犁的话里我听出,国土局是不想与你协商解决问题的,国土局可以与你扯皮扯到底,反正你一介平民百姓,你是奈不何我的!官司打赢了又如何,反正不拿钱你,你能奈我何!
  张犁只知道如今的房子值多少钱,张犁为什么不说二十年前的十万块钱的价值?张犁为什么不说二十年前的十万块钱当时可以买多少平米的房子?
  现在看来,想让他们依法依规的补偿我的房屋有点难了!
  政府官员耍赖,政府官员不执行政府制定的政策法规,你老百姓有什么办法!
  我恍然明白了,我落入了求助无门的境地……
  如果融汇强拆房屋的问题没有解决,如果我仍然居住在君旺宾馆,如果我没有听覃家岗派出所副所长彭景的话从君旺宾馆里搬出来,我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既然国土局的官员蛮不讲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初我住宾馆的钱并不是融汇支付的,协议上也没有写我必须从宾馆里搬出来,我之所以答应彭景,是看在他诚心诚意为老百姓办事的情分上,当时我就说明,国土局能依法依规的解决问题,我可以暂时支付几个月的费用,如果国土局耍赖皮,那我就不再支付费用了,我的问题是征地拆迁遗留下来的,所有的费用应该有国土局承担。
  我只要求按照重庆市人民政府明文规定的,(征地拆迁农村企业房屋的重置价格的计费标准)来补偿我的房屋!我只要求一视同仁的为我解决住房问题!这两件事情难道真的就这么的难吗?
  岁月不饶人,年岁大了,不知道是不是患过面瘫的缘故,稍不留意,鼻涕口水不知不觉的就流下来了。年岁大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动过手术,大便有时会不受控制的从裤腿里掉出来……这种状况,没有房屋居住我怎么生活?这不是想逼死我么?
  从被沙区法院撤销的征地补偿决定书可以看出,国土局的官员们不愿意按重庆市人民政府颁布的征地拆迁农村企业房屋的重置价格的标准补偿我的房屋……
  我恍然明白了,这是他们想拖死我,我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七十多岁的人没有多少剩余的日子了,只是他们不会想到,七十多岁的人也不惧生死!别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2007中国年度中篇小说上有一篇“无巢”,一个贵州的青年因走投无路,抱起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跳下了高架桥,这样的事情并不难做,别逼得我也走投无路!如果我死了,如果我抱的小孩也死了,我不相信你们就能独善其身!
  我想有一个家,我想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彭乾尧,陈群英如今无房居住。彭乾尧、陈群英的户口在渝培路社区,公安民警以及法官可以去杨梨路社区查证。彭乾尧、陈群英要求沙区国土资源局,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安置住房,用以维持本人的正常生活。
  希望征地办一视同仁,希望沙区国土局公平公正的解决问题。
  有关与我同时期的农转非人员获取购房名额的问题,警察可前往杨梨路社区调查杨书记。
  杨梨路社区的杨书记,对辖区内的农转非人员胡蓉的儿子周健、周强、刘德芳的女儿等的安置详情如数家珍,谁谁的房屋是怎么补偿安置的,谁谁不要腰子堡的安置房还给的是融汇童话里的商品房,杨书记说童话里的商品房的价格比腰子堡的安置房每平方米贵2000元,杨书记言谈中透露,有些问题还是她协助解决的,谈及我的问题,杨书记说我的房屋的拆迁地属于覃家岗社区,杨书记的话意里透露出她鞭长莫及,言辞中透露出我该去找覃家岗社区?
  我原来相信法院,相信法院能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
  哪知道官司赢了,哪知道赢了官司还是见不到钱!
  关于我的问题以及我的处境,建议去覃家岗派出所调查副所长彭景。看彭乾尧、陈群英是不是无理取闹!
  人间自有公道在!希望公道仍然在!
  如果没有一中院的罗法官,如果没有重庆高院的岳敏法官,我的案子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我不知道如今是世风日下还是道德准则日趋没落,身为公仆的执行政策者说假话说谎话脸不变色心不跳,甚至在法庭上也假话谎话连篇,明明停工停产损失没有支付,居然在答辩状中声称已经按政策支付完毕,明明没有按法律法规明文规定的重置价格补偿房屋,官员们竟然信誓旦旦的在法庭上声称就是按文件规定的重置价格计算支付的补偿……
  好政策还得有好人执行,执行者不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政策法规执行,你小民百姓能奈其何?
  我知道,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人的思绪原本就变换莫测,善恶仅在一念间,曾经的我就起过杀人的念头,那还是2014年的夏天,一中院判决我应该先行申请人民政府协调,我递交到沙区法制办的协调申请书久久没有音讯,那时候,沙区法制办还在沙区计生办楼上,那一天,天气很炎热。那一天,我气喘吁吁的爬上四楼,等了许久才来了一个女孩,后来又来了一个孕妇,突然间我没来由的想,“把这女孩和孕妇杀了,即使被枪毙了也划得着了!”想着,我还摸出来了水果刀,没料到正当我犹豫斟酌时,女孩拿出来了矿泉水,待我心急火燎的吞下矿泉水,女孩还又拿出来了一瓶矿泉水,还问我还渴不渴!就是那女孩的矿泉水,让我的心绪平静了下来,
  那天我回到宾馆,我就把我的思想活动写出来上传到了网上,贾家岗派出所因此还喊我去了一趟。那件事发生在2014年夏天!
  如今的国土局,没有一丁点解决问题的诚意,如今的国土局,只想温水煮青蛙似的把我煮死,如今的国土局,只想拖死我,只要把我拖死了,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
  如果想让我死,我也可以去死,一个随时有大便从裤腿里掉落出来的人,并不惧怕死亡,但我不会白白的去死,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抱两个小孩跳下高架桥,去幼儿园用钉锤敲几个小孩的脑袋,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我想去北京一趟,七十周年大庆,经历了看了,死了也值得了!
  北京也有高架桥,北京也有托儿所,北京到处都人流如织……一个人如果想去死……那想死很难吗?
  如今的我无路可走了,赢了官司也无可奈何,沙区征地办补偿与我同时农转非的周健的房屋是按一千八百多一平米计算的补偿费。姑且不说周健的房屋应不应该按一千八百块钱一平米补偿,我的房屋重庆高院判决了,重庆市人民政府也裁定了,责令沙区政府按55号令规定的重置价格重新确定补偿标准。
  征地办与周健的补偿协议书明确写明:根据市政府53、55号令和渝府发(2008)45号文规定……旧房123平方米,补偿金额226970、6……测算下来每平方米1845、3……国土局对我的房屋作出的决定书中,补偿标准每平方米不足四百元……
  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撤销了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对我房屋做出的征地补偿决定书……
  征地办与周健签订的协议书中的补偿标准是怎么来的?我们无从知晓,上面写明是根据市政府53、55号令和渝府发(2008)45号文规定……我想这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难道重庆市人民政府对征地拆迁农村企业房屋的重置价格真的就没有一个规范的标准吗?为什么要藏着掖着不拿出来呢?难道政府的文件也见不得天吗?
  别逼我去做不愿意做的事,如果不想让我活下去了,就派阻击手打死我吧,就当我是黑社会头目……枪响了,我便失去知觉了,我也就解脱了,这样的死,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因为我没有伤及无辜,
  因为儿时穷,读的书少,十五岁就当农民了,一辈子与派出所、公安局、监狱、法院无缘,数年前被融汇告上法庭,那时候只要听见与打官司有关的信息便会心惊肉跳,更别说面见法官检察官警察了,听见法院来传票就惶惶然,一辈子都小心慎行哪知道会惹上官司……一辈子都谨言慎行哪知道会落得走投无路!
  以前的我老实的呆在宾馆里,以前就常有人劝我你得出去闹,你得出去上访,闹出事儿来了自然会有人来解决你的问题,甚至连我去信访办也有办事员对我这样说,只覃家岗派出所的彭景说:“别相信那些鬼话,怎么可能你闹出事儿来了才给你解决问题!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的鼠掇你!我们可是深怕哪儿出事儿……”
  这些年我都安静的呆在宾馆里,这些年我也相信我的问题会得到公平公正的解决,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赢了官司的我不但得不到钱!还很有可能被逼的走投无路!
  收到重庆高院判决我胜诉的判决书一晃两年过去了,收到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判决为我胜诉的判决书也过去一个多月了。
  沙区法院责令重庆市沙坪坝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30日内对我房屋重新作出补偿确认……
  “同意就来拿钱,不同意我们就又来扯……”这是国土局的张犁说的。
  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想拖死我,他们已经拖了我七年了,人生没有多少个七年……他们不讲道理,他们不执行政府的政策法规,我无可奈何,我不相信这世上就没有讲道理的地方!我准备走出去找讲道理的地方,也许我这一走出去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新浪、天涯、凤凰、人民等博客上有我的头像,读过我书写的文字的朋友相互转告,在街上的高架桥上或者托儿所附近看见我在徘徊,你最好带上你的孩子离我远点儿,以免我心血来潮误伤了你的孩子!
  彭乾尧
  2019年8月27日
作者 :448602271 时间:2019-08-28 12:29:06
  @摇钱盆 拜读佳作,彭老师换马甲了吗
作者 :L13601878484 时间:2019-08-30 09:23:01
  坚持斗争就一定会胜利、
作者 :李华瑞 时间:2019-08-30 13:06:57
  @摇钱盆
  许多人说,你得到3套房子的补偿,都分给了你的子女,却说自己没有房子住。很难得到别人的同情。
  你说想杀人,那你最好把我杀了。我今年83岁了,早点死,可以解除老年病的痛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