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碾场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08-18 21:17:20 点击:57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碾场
  
作者:牧野2015
  


  
  夏天的中午时分,太阳炙热的像一块彤红的炭块,烤灼的林斌不敢抬头仰望天空,汗水已湿透衣背,手攥着鞭干,无精打采的吆喝一头同样无精打采的骡子,骡子拉着石磙子慢悠悠来回打着大的圆圈,周旋在林斌随它也打着三百六十度微小圆形的周围,骡子腿挡里不中用的的阳物,於黑的晒涔出晶莹的汗珠,与林斌膀胱周围的粘湿,全属于那火红炭块的造作。
  这热的午天,林斌和骡子显得有气无力,闷热所致的汗津津已然裹遍全身,还不得不原地反复打转碾场。黑布绒的布鞋与那黑鬃毛的踢脚,偶尔隐埋麦草里头,偶尔抬晃出来在空中飘逸成细碎的半圆弧线,瞬间跌落到麦草的颅脑,遏制一些麦草昂首的气势。就好比大人不太倔硬的巴掌,轻轻捶打一下顽皮孩子的脑门,孩子只是稍微顺势低缓了一下头,待林斌和骡子抬脚后,麦草又像孩子般待大人的掌印缓释消解之后,又昂首挺胸嬉闹挑逗起来,蕴含对林斌和骡子侵袭蹂躏的蔑视与挑战。唯有石磙子随后轰隆隆杀奔而来,猛然挤压到麦草身上,扭曲的麦草身板变了形态,强力摧残出悉悉索索的悲悯声浪,被逼无奈划破穗儿包裹的外衣,破壳而出头角尖尖、体态丰盈的麦粒,穿插藏掖在麦草的里间,或者跌落躺到在麦场那结实的土地皮上面,麦草碾压的囊中空空,俨然为林斌和骡子期望的结局。
  碾场是是失望和希望对立冲突的过程。从发芽催生出禾苗,结穗开花到乳白色的浆汁渐渐干烈,麦穗丰满而殷实,翠绿挺拔昂扬的气势,演变为暗黄衰老的枝桠;穗儿在枝桠的腹里,孕育成形,相依相伴了五六个月份,情同母子般的深情,就在日头的烤晒中,石磙子的碾压下,现在或者即将远离而去,成为脱离母体的“婴孩”,碾场引发了别离失望的阵阵痛楚。而林斌和牵动厚重石磙的骡子,清晨已扯开了麦垛,洋洋洒洒铺陈了满院场秸秆,循环往复研磨已然四个多小时了,全为的是下午能在不太猛烈的风波中,举起木叉铣朳,把麦草与碎屑区别开来,一番扬场的举动,把干爽的麦粒倒腾整洁,让骡子做今日最后一次的辛劳,装入麻袋驮回家中填补空空的粮仓。这样,重头的事,就算林斌和骡子今日办理终结了,希望终归化为现实。总之,烈日炎炎的今天,麦草被碾压的悲悯伤感,林斌和骡子辛苦一日的收获希望,就交织凝聚到了一起。
  碾场期间,骡子的粪门实在把持不住,滚圆的粪蛋抛洒了两回,撒尿的“物件”硬直起来,刺射出暗黄的液体,流入秸秆的腰背大致三次之多。林斌的婆娘眼见撒尿的“物件”噗嗤噗嗤,一举一动一串尿,眼仁的光辉传递到男人的身上,虽然她大热天没有俩下里对比的心思,但还是对林斌有隐隐的高兴和傲意。骡子要撒尿是生理现象,和她撒尿是一样的,她不仅无从干涉,反而对着那“物件”的举动,望而生出一番怜惜感慨。心底于是毛糙同情起来,直到那“物件”软降耷拉下来,才稍有所心定内敛,下意识也移转到骡子的粪门上了。对粪门起初撇放的臭气和骡子尾巴的缕直僵硬,她悟解的极为迅速,急急拿上箩筐捧到粪门近后,她的屁股丰圆的一拧一拧的,相跟在一拧一拧的骡子的屁股后面,承接她喂填的食物消化完结后喷出的粪蛋,跌落筐中,一点都不嫌臊嫌臭,很是痴迷的样子,显现她的农妇本真。
  林斌尿急的时候,慌忙撇下缰绳和鞭干,瞧麦场周围没有闲逛的人,快步跑向场边的墙脚处,打开裤门,流淌出与骡子一样的黄尿,一半的尿液滴落到地面的浮土上,噆起的泥浆“做客”他的鞋帮、鞋面、裤脚处;一半的尿液束刺到低矮的土墙身上,二三口蜂窝状的土眼,冒出湿漉漉的“泪水”,细细的垂直而下流淌一会儿,等到林斌”收兵回营”,系好裤袋和裤门的两只纽扣,转身迈步时,太阳寂静无声的迅疾烤干他曾经“放纵”的地方,除留下“弹痕”之外,土墙恢复那依旧的干涩。
  林斌撒尿的当间,骡子不情愿与他同时做同样的事情,也许这就是摄入食物和水分质与量的差异,泌尿系统的差异,劳动强度的差异。它情愿于不受吆喝的打着旋转,或者停下来喘口气歇歇脚,吃一吃新鲜脆生的麦粒;抢到林斌和他女人之前,优先品味品味鲜麦的浓郁芳香,让它自由自在多好。不然,它心底就有诸多的失衡。一则沉重苦累的活计,一年到头负荷的过于危重,没有“劳动法”规定的节假日,去休息酣睡几天,悠闲悠闲;凡正男主人是做不到“依法”使唤它,世间也没有相应的维权机构,保护实现它的歇息权益,因为它是畜生,不在“劳动法”适用保障的范围之内;所以只得蒙头干活,风雨无阻,经年累月;男主人的颐指气使,只能隐忍默不作声罢了;家里的女主人还能频频光顾它的“寒舍”,言语间嘘寒问暖的,粗糙的手掌偶尔抚摸一下它的脊背和下腹部,喂它吃喂它喝,像是它的亲人;因此,报恩的心情一直萦绕着它,故才没有独自离开主人一家,否则,它是有机会逃离的;毕竟鉴于林斌无情他女人有情呀。二则自己既已没有后代,省吃俭用有何意义,自我观照自我保护自我生存,那都是命中注定要独自担当的,做牲畜那是天命敲定的,无法抗拒,无法改变。那寂寞的长夜,林斌的女人干完对它应做的事,关闭它“寒舍”门扉,晃动身板回到她住屋的土炕,脱衣相拥林斌的时候,灯光亮闪着,心情快乐着,它有心无能,确实羡慕眼热人活的世界,隐隐有点嫉妒。今天如果不是女主人也在麦场里,也许再懒散一点,叫林斌干着急,它也不惧鞭打。可女主人周旋它的身边,能陪陪她干活,也是有恩必报,它做畜力的本分,那就给林斌一点面子吧。因于人家俩口子,急靠这新鲜的麦粒,要吃到明年的今天啊。
  林斌撒尿的当间,他的女人是不屑揽入他专务的吆号骡子的活计,独自拿起挑叉,抖一抖麦草,便于细微的颗粒和琐碎,沉淀在场院的表层,粗长的秸秆,漂浮到它们的上面,捣鼓出两三个层次,尔后叫那勤恳的骡子拖动石磙子,继续碾压固执的不离不弃那麦穗里傲慢的颗粒。林斌在撒完第四泡尿,拾起鞭干吆喝骡子迈快脚步的时候,快接近中午十二点了。肚皮因为早上喝的罐罐茶咽了三口馍馍,已经打起鼓来。可是那女人围在骡子的周围,仍干这干那,粪筐也使了,木叉木铣也使了,弓着腰干了好长一会儿活计,似乎淡忘了自己男人的午饭,把他的饥饿早已抛之脑后。只见肥硕的屁股奶子忽闪翘动的厉害,分分合合的,乳沟的汗水由脖颈流淌而下,流落到更为开阔的方向,他既心疼又埋怨,思忖到这个女人对孩儿和骡子精细呵护的无可挑剔,只是对待他,马虎一些被动一些粗糙一些。于是,大热天的口出一句,“嘴燥起火,肚燥起饭,你在骡子身边燥什么;场我碾,回去端水造饭去,我的舌头我的胃已经燥起来了”。那女人瞟了一眼骡子和自己的男人,言道,“你们两个等着,我回家造饭去,造熟了来给你们喂嘴”。说罢,甩转头扭着屁股回家了。骡子和林斌听后都已默不作声了,唯有石磙子翻动的速度,比对先前,就像林斌家里烟囱的炊烟,不一会儿就急急旋动,与足篮球解说员的语速一般,分明加快了许多。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08-18 22:11:57
  为佳作点赞。问候朋友:)))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08-18 22:16:34
  谢谢大家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8-24 11:05:23
  @牧野2015 推荐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6-08-24 14:00:32
  @牧野2015 祝贺首页聚焦!@linsong1025a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