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微论精华】为人不让人识透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11-04 19:26:47 点击:49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为人不让人识透

  

作者:彭乾尧 

  

 

  人生一辈子,接触过的人形形色色。
  有的人与你仅只是一面之缘,有的人还就与你相处了一辈子。有的人会成为你的朋友,有的人还会成为你潜在的敌人。有的人会诚心诚意的帮助你,也有的人一直在暗地里整你。
  有的人与你相处没多久,你便了解了他的为人。有的人与你相处了大半辈子,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一辈子都没有分辨的出来。
  应诺二连襟和小连襟到我这儿来打工,原本还是想让他们能够来助我一臂之力。当初应诺他们来的时候,打主意给他们的工资比一般的工人多一点,原本也打算把他们培养成自己的顶梁柱。
  眼镜想当干部,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只要你自己能够独挡一面,只要你自己能够支撑起工厂里的日常工作,不但会让你当干部,而且还会给你增加点工资,也很有可能不再让你去干汗流浃背的工作。
  没有想到事与愿违,没有想到两个人都不堪大用,一个连阿拉伯数目字都混淆不清的人,你能放心的把工作交给他吗?这样一来有些只需要动脑壳不需要下力气的活儿,也就不可能再交给他们去做了。
  其实下力气的活儿也有领班的,只要舍得花力气,只要舍得实干苦干,只要能够领带一群人干活儿,用不着谁来任命你当领导,你自然而然的就充当起了领导人的角色,只要你有这样的能力,老板照样会给你增加工资。
  令人惋惜的是,就这种自然形成的领头羊的角色,两个人都没有能力去充当。
  许多人有一个肤浅的意识,只要我来你这儿打工,只要我成了你名义上的工人,你就该当给我发工资,而且还应该不间断的给我增加工资。
  这些人从来不去想他的工资从哪儿来,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工资需要他自己去创造,这些人不知道他所得的工资只是他自己创造的价值的一部分。
  世界上没有哪个老板会请你去当翘脚丘,你不自己去创造价值,老板就没得钱来为你发工资,老板也没得钱来为你增加工资。
  老板是需要人去创造价值的,需要那种自觉自愿的带头去创造价值的人。这样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了领导,这样的人必定会得到老板的重用。
  铸造铜合金,需要掌握一定的技术。什么时候加辅料?温度达到什么程度铜开始融化?铜液达到什么程度才可以浇铸?生产过程怎么样脱氧?怎么样排气?……这些技术是需要你自己在实践中去逐渐的掌握的……
  在实践中逐渐的掌握了这些技术的人,在实际的生产过程中,掌握了这些技术的人,自然而然的就逐渐的进入了主导地位,这样的人也就自然而然的在生产过程中担当起领导角色来。
  这些在生产过程中自然而然脱颖而出的人,无需别人来批准,也无需别人来认可,这样的人就逐渐的成了工人中的领头羊。
  这样的人也会逐渐的得到老板的重用,老板也就会明里暗里的给这样的人增加工资。
  领导不是自己想当就能的,而是需要自己去争取,那争取也是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妻子逐渐的把生产浇铸铜胚件的工作,逐渐的托付给了一个姓杨的小伙子。
  小伙子进厂来打工的时候,两个连襟已经是熟练工了,二连襟还不愿意接收他,说他这个人笨得很,妻子还只好把这姓杨的小伙子交给了小连襟领带。
  这姓杨的小伙子,说来也是亲戚,是老婆兄长的大舅子。
  姓杨的是一个能干的人,没有多久就掌握了浇铸技术,没有多久还就指挥起生产作业来。
  什么时候加料,什么时候浇铸,什么时候补铜水,今天浇铸什么型号的产品……甚至于什么时候加材料,什么牌号怎么配材料,逐渐的就都由他铺排指挥……到后来两个连襟也都听从他调遣……
  车工的领头羊姓陈,说来也不是外人,他是妻子舅娘的侄儿,来自涪陵,刚来的时候,也是什么也不懂,刚来的时候还在炉子上浇铸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铜胚件,后来车工缺人手,他自告奋勇的来学了车工……
  这个姓陈的不但逐渐的学会了车工技术,也逐渐的成了车工的领头羊,而且还逐渐的学会了修理车床……
  老婆的幺兄弟老早就是车工了,老婆的幺兄弟老早就想当领头羊。老婆的兄弟老早就有心思来参与管理生产,可老婆的兄弟也实在不是管理生产的那块材料……
  老婆的兄弟喜怒无常,老婆的兄弟高兴的时候,他可以加班加点的抢急件,老婆的兄弟不高兴的时候,他姐姐也时常喊不动他……
  当所有的工人都必须抢急件时,老婆的兄弟不得不参与抢急件,可他流露的态度却让他姐姐高兴不起来,只见他一边抢急件一边不迭声的说:“恁格点时间,车不出来的!恁格点时间,朗格车的出来嘛……明天早晨交货!我看你后天都没有办法交货!……”
  那姓陈的车工,却什么话也不说,只埋着头干活儿,急件终于抢完了,姐姐的心也终于放下去了,没有想到老婆的兄弟嘴里还在唠叨:“恁格短的时间,不晓得哪里完的成……”
  这样的幺兄弟,老婆怎么可能把管理车工的工作交给他?
  老婆知道自己的兄弟很懒,老婆知道自己的兄弟不想上班,还找过借口搪塞过她。
  有一次幺兄弟来给姐姐说:“车床坏了……”
  车床坏了,需要找人来修理,兄弟自然可以不上班了。
  可老婆怀疑那次车床并没有坏,第二天的早上,幺兄弟自己去启动了车床,老婆疑惑的问过兄弟:“你不是说车床坏了吗?”幺兄弟说:“我修好了!”老婆知道他不会修车床,老婆断定车床并没有坏,老婆知道这幺兄弟是借故想偷懒……
  这样的兄弟,老婆哪里敢把管理生产的工作交给他!
  姓杨的小伙子是一个勤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姓杨的小伙子凌晨两点钟就起来捅火发炉子。
  有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姓杨的一个人操作,一个人把车间门打开,一个人发火捅炉子,一个人加铜材,一个人守着照看熔炉。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三姨妈的女婿也加入了进去,后来就姓杨的和三姨妈的女婿一起,两个人齐心协力把炉子桶开,两个人齐心协力把铜材加进坩埚里,当二连襟和小连襟和其他的工人来上班时,坩埚里的铜水已经可以浇铸了。
  凌晨起来发火捅炉子,不是我喊他们这样做的,也不是厂里规定让他们这样做的,姓杨的说:“这样做可以节省时间,这样做可以多浇铸出产品来,如果早晨七八点钟发火捅炉子,铜水要中午十分才可以浇铸,如果凌晨发火捅炉子,早晨七八点钟就可以浇铸了,而且第二炉铜水的浇铸时间也不会超过十二点,如果生产任务重,下午还可以浇铸一炉,反正是做计件,我们做得多工资也才多,这样做也特别适合于夏天,凌晨和上午气温最低,等下午气温升高了,炉子上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姓杨的理由无可厚非,姓杨的这样的做法得到了我们的认同,姓杨的也因此更加得到了我们的信任。
  姓杨的是一个勤快人,他不但干我们厂的活儿勤快,这姓杨是还勤于找外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姓杨的把炉子挵好铜材加好就骑上摩托车出厂去了,记不得什么时候我才晓得姓杨的骑摩托车出厂去是帮屠户送猪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姓杨的接下的这送猪肉的生意。
  几乎每天姓杨的都是凌晨起床,挵好熔炉的火,加好坩埚里的铜材,而后就骑上摩托车离厂而去,开始那段时间,姓杨的离开工厂熔炉并没有人看护,他只是把铜材加进坩埚打开鼓风机就离开了,等他送完猪肉回厂来,天也才蒙蒙亮,那时候的铜已经在开始熔化了,姓杨的又独自把火盖移开,而后把铜材添满,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三姨妈的女婿也加入了进来,后来我三姨妈的女婿也凌晨起床来,也参与捅炉子发火添加铜材,姓杨的拉猪肉去了,我三姨妈的女婿就在熔炉旁独自照看,那时候我工厂里有职工宿舍,农村来我厂打工的都在职工宿舍居住,二连襟和小连襟是本地人,每天都回自己家里去。
  好长时间几乎都是这样,每天都是姓杨的和我三姨妈的女婿凌晨起来捅火发炉子。
  每天大天白亮的时候,每天二连襟和小连襟来厂上班时,熔炉里的铜材已经完全熔化,熔炉里的铜液也已经达到浇铸的温度了。
  说句掏心窝的话,姓杨的对工作,还是认真负责的。二连襟和小连襟对姓杨的凌晨出外去找外快颇有微词。我说:“有本事你们两个也像他一样,凌晨两点钟来捅炉子发火,七八点钟能够保证第一炉铜水出炉,你们哪一个也能够想他一样的指挥管理生产,你们说朗格就朗格,我绝对听你们的,甚至把他开销了都可以,你们哪一个得行呢?”
  二连襟和小连襟都不敢吱声应承。
  当初请两个连襟来我工厂打工,就巴望他们能有这个能力,如果他们也有这个能力,如果他们两个也能够像姓杨的这样主持管理生产,别说他想当领导,也许他们早就走上了领导岗位,也许他们的工资早就与别人不一样了。
  老婆不但给姓杨的增加了工资,还把库房的钥匙也一并交给了姓杨的。
  我们厂里的顶梁柱,除了姓杨的,也就只能是姓陈的那小伙子了,有什么难度大的工件,需要加班加点抢急件的任务,老婆一般也交都给姓陈的小伙子来完成。如果单说车工技术,老婆的幺兄弟还要稍胜一筹,只是幺兄弟做事情爱偷奸耍滑,而且做事情还凭兴趣,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当姐姐的也无可奈何,这不是幺兄弟坏,也不是幺兄弟懒,幺兄弟生来就是这么一个人,生来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那样的人……
  姓陈的小伙子也想像姓杨的小伙子哪样的去找外快,而且还买来一辆摩托车跟着姓杨的一道去跑给好几天……
  也就因为他也骑起摩托去送猪肉,一辆东风大卡车从他身边擦过去,车厢挂了一下他摩托车上的猪肉,搭乘他摩托车的猪肉老板从摩托上掉下来,猪肉老板被东风大卡车辗轧死了,姓陈的还受了很重的伤。
  据说姓陈的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摩托车无证照,他本人也无驾驶证照,猪肉老板的老婆带起娃儿来厂里找他,姓陈的只有去躲起来,人们对猪肉老板的老婆说:“他是涪陵来的,没有在我们这儿做工了,他已经回涪陵去了……”猪肉老板的老婆来找了他好多次,找不见他也没有办法,最后不知道她们的事情的怎么解决的……
  姓陈的伤的很重,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而后几乎半年没有办法工作,看在他是老婆舅娘的侄儿的面上,老婆只让他帮忙检查一下产品的尺寸,基本工资还照样发给了他。
  我厂使用的材料属于金属货币,随便拿一点随处都可以换成钱,来我厂上班的工人,几乎都有点沾亲挂角的关系,也就因为我们厂里到处都是铜,所以来的工人几乎都沾亲挂角,我对我厂的工人,从来没有起过丁点怀疑。
  不知道老婆的幺兄弟对姓杨的小伙子是有成见还是怎么的,幺兄弟老在我的面前说姓杨的偷铜。
  我说你看见的吗?幺兄弟说没有看见,但他肯定的说姓杨的绝对偷铜。
  我不相信幺兄弟说的话,幺兄弟这个人说话一直就不靠谱。
  我觉得我自己心底有数,我这个人记心很好,许多事情许久以后都还有印象,曾经一次我去蔡家驹家,进门看见桌子上一副扑克牌,我随手拿起来,蔡家驹说:“差一张。”我边看边数,数完看完我说:“差一张黑桃10。”蔡家驹说:“对头!”
  因此我看见过的东西许久都还记得。
  我厂购进废旧铜材的时候,只要我在场我就在旁边看,收购了些什么形状的铜材也就看在眼睛里。
  厂里的工人都知道,收购回来的可以做胚件用的成型材料,只要不是工厂里实在缺原材料,这些成型材料是不准许随便拿去熔化了的。
  十天半月甚至半年以后,偶尔来一张图纸,那图纸上显示的形状尺寸与前段时间收购进来的形状尺寸相符,我把图纸拿去给姓杨的,说:“前段时间收购进来了一块铜胚件,和这一张图纸上的形状很相似,应该可以拿来加工这个东西,你去库房把它给我找出来,……”姓杨的接过图纸,不一会儿就把那一件适合加工这一件产品的胚件找出来了,而且正是我记忆中的那一件铜胚件。
  我厂收购回来的成型的胚件并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废旧铜材,如果姓杨的要偷铜,他为啥没有把这种成型的胚件偷起走呢,这种成型的铜胚件轻的七八公斤重的十几二十公斤,姓杨的要偷也是偷这种成型的,方便容易携带不说而且就一块就值许多钱……
  就因为姓杨的随时随地拿得出来我记忆中的铜胚件,所以我不相信幺兄弟说的话,我说:“你说他偷铜拿出证据来!”幺兄弟拿不出证据来,但还是口口声声的说姓杨的偷铜……
  直到2010年姓杨的已经离开我们厂了,幺兄弟才说出来一件我不敢相信的事情。
  很多年前,那还是姓杨的刚当上领头羊的时候,一天眼镜来上班,眼镜看了车间问姓杨的道:“浇注机里面还有一个铜涡轮呢,你拿到哪儿去了?”姓杨的说:“不晓得。”眼镜说:“昨天晚上最后浇铸的那一个铜涡轮,在浇注机里面没有取出来,你们都走了,我最后走,我走的时候那一个铜涡轮还在浇注机里面的,昨天一共浇铸了8个,现在只有7个,那一个在哪儿去了,你必须拿出来!”姓杨的还是说:“我不晓得。”眼镜说:“你各人拿出来,就当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不拿出来我就给彭老板说……”姓杨的说:“在鱼池里头的……”眼镜说:“你各人下水去把铜涡轮摸起来!”姓杨的自己跳下鱼池,自己把那个铜涡轮摸了起来……
  幺兄弟说的是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姓杨的刚来不久 那时候姓杨的刚当上铸造车间的领头羊。
  幺兄弟的话在小连襟的口里得到了证实,这件事情真的有点让我难以置信。那种铜涡轮我知道,是为水泵厂做的,100多公斤一个,一个价值五六千块钱……
  那时候,铸造车间紧靠一个大鱼池,大鱼池的水深一米五左右,没有想到姓杨的会把铜涡轮藏在鱼池里。
  我知道姓杨的有点小偷小摸的行为,曾经我们厂里有一台220伏的直流电机,我知道被姓杨的偷偷拿回长寿去做了一台打谷机,我还知道姓杨的把我买的2000多块钱的不锈钢管悄悄拿出厂去给了他的兄弟,我一直没有追究,终还是看在他很勤快的份上,但我却始终不相信姓杨的会悄悄的偷铜材……
  我有点埋怨当时眼镜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也埋怨幺兄弟为什么不早点说出真相来。
  以前大儿就让我在厂里安装监控摄像头,我没有答应他,我觉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2010年以后,儿子来参与经营工厂了,儿子在铸造车间安装了摄像头,没多久还真抓住一个偷铜的工人,只是被抓住的偷铜的并不是姓杨的,安装摄像头的时候姓杨的已经离开我们工厂了。
  姓杨的人勤快,姓杨的不但在我们厂打工,姓杨的也帮隔壁的一个做肥皂生意的人打工,那人是一个化工厂的干部,干部把他们厂的肥皂拿出来,换上另一个标牌的肥皂,而后销售给他以前的用户,这个做肥皂生意的人没有请工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姓杨的成了他的工人,那时候姓杨的住在我们厂的宿舍里,那人把他库房的钥匙交给姓杨的,有人来提货还是干什么,就来找姓杨的开门,姓杨的也去帮他包装那人从他原先的工厂里挵出来的肥皂,后来姓杨的也帮那人生产加工肥皂……
  姓杨的真的算是个勤快人,姓杨的不但帮助那人生产加工和包装肥皂,姓杨的还帮助我厂隔壁的彭力车加工汽车钢圈。
  彭力生产汽车钢圈,彭力有一台老式630车床,姓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车工,姓杨的不但学会了车工还学会了电焊,姓杨的不但帮彭力车加工汽车钢圈,姓杨的也时常帮彭力焊接钢圈……自然彭力也支付他一些工钱。
  2010年,我们厂遭遇拆迁……而且法院判决我厂交出土地……法院还来张贴的强拆通告……
  姓杨的离开我厂,住进了那个经营肥皂生意的人那儿去了……
  儿子安装摄像头的时候,姓杨的已经去了隔壁,姓杨的没有在我们厂上班了……
  如今的我还是不相信姓杨的真偷了我厂的铜材的……
  后来姓杨的全款买了两套住房……
  时过境迁,怪只怪眼镜当时没有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4 21:24:21
  人生一辈子,接触过的人形形色色。
  有的人与你仅只是一面之缘,有的人还就与你相处了一辈子。有的人会成为你的朋友,有的人还会成为你潜在的敌人。有的人会诚心诚意的帮助你,也有的人一直在暗地里整你。
  有的人与你相处没多久,你便了解了他的为人。有的人与你相处了大半辈子,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一辈子都没有分辨的出来。
  ++++++++++++
  夜读,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11-05 06:12:49
  欣赏,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7-11-05 10:19:53
  @彭乾尧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神钟识 时间:2017-11-05 15:08:10
  @彭乾尧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05 15:29:06
  @彭乾尧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为人不让人识透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60b8e032a46e4fbe89ceaae309e9dc88-1.shtml
  帖子摘要:人生一辈子,接触过的人形形色色。有的人与你仅只是一面之缘,有的人还就与你相处了一辈子。有的人会成为你的朋友,有的人还会成为你潜在的敌人。有的人会诚心诚意的帮助你,也有的人一直在暗地里整你。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06 14:22:16
  @彭乾尧 祝贺你的作品《为人不让人识透 》荣登【聚焦微论精华】首页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6 18:17:11
  热烈祝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1-06 19:50:26
  @彭乾尧 祝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11-08 11:22:59
  @彭乾尧 问候彭老师,祝贺佳作上首页!谢谢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