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黑土情怀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6-11-21 17:47:41 点击:37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在黑土地上长大的女孩儿,那一片黑黑的土地上,广阔无垠的碧绿点缀着我童年的梦境。我最喜欢去玩的地方,就是一片片低矮的山坡,春天的山坡上散发着泥土的芳香,开着五颜六色不知名的花朵,苍翠的树木,撑开一把大伞。夏天的蟋蟀在草丛里高声鸣叫,山坡上可以摘到酸甜的野草莓,可以到采到飘着香味的花朵,秋天可以找到可口的山梨咬上一口,酸酸的流着口水!于是那一片黑土,成了我小时候的乐园,也成了我中最心酸的记忆……

  那一年,下岗了的爸爸决定到山里开荒,于是他带着妈妈还有哥哥去了山里,家里只留下我们姐妹三人上学。爸爸妈妈一走就是好多天,在山里开辟了一块田地,整日整夜的在田里播种。终于到了暑假,我们不用上课了,爸爸赶着牛车把我们接到了山里。

  一片片低矮的小山一座连着一座,青翠的草地沿着山脚一直向前蜿蜒而去。头顶不时的有山雀尖叫着飞过,灌木丛中也会传来吓人的哗啦声。漂亮的蝴蝶在我们的头顶翻飞,追赶着野花散发出的徐徐香气。于是,我们在好奇中的被爸爸接到了我们的‘草原小屋’。

  开阔平坦的草地上,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搭起了一座茅草屋。屋后有清澈的地下泉水,汩汩的冒着水泡,水很甜,也很凉。屋子门前是一颗山梨树,硕大的叶片下,依稀可见,一颗颗顶着花蒂的果实。
  我趴在窗台上透过纱窗看着外面被太阳烘烤的炙热干裂的地面,汗水顺着脸颊丝丝的往外冒。蚊蝇嗡嗡的飞舞,围着山梨树下拴着的老黄牛打转,老黄牛半寐着眼睛,甩起尾巴驱赶,口中不紧不慢的咀嚼着。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卧在树荫下。

  过了晌午,太阳隐去了它的锋芒。我跟妹妹奔跑在草地里的野花丛中,摘下一支支野。花我们也会跑到山顶附身向下望去,一望无垠的绿色,漫山遍野的大豆,那是我们一家人的未来!我跟妹妹呵呵的笑着,躺在山坡的草地上看着天边泛起的红云。火红的一片,烧红了半个天边,几朵流浪的云儿加快了步伐划过天际。偶有一两只归家的山雀,点着树梢,或是窜进高空,或是隐匿在繁茂的枝叶里。

  蟋蟀在草丛中吱吱的叫着,丢一颗石子把它赶跑。又折下一根草叶,趴在草地上看草叶上的瓢虫被惊吓的慌不择路的样子,我们哈哈的大笑之后,拉着手跑下了山坡。

  当秋风清爽地袭来,吹进小屋的窗子,吹到正酣睡的我的脸上。于是我听见麻雀早已在窗外叽叽喳喳地道着八卦,路过的野鸽子咕咕发出几声嘲讽,便没了踪迹。老黄牛也许是被吵得心烦,低沉而洪亮地发出一阵长长的抗议声‘哞!’无奈的继续晃动它的尾巴,似乎它的快乐一直寄托在它的尾巴上。

  又是一阵风吹过,我不禁有点冷意。梨树上干黄了的叶子被风儿无情的掳走,依依不舍盘旋在半空中,最后跌落在老黄牛的身旁。老黄牛黄,树叶更黄,就连老黄牛嘴角上含着的草儿也变得青黄色。我望了一眼远处的农田,哦!秋天来了!

  当我再次仰倒在草丛中,天空是那样的蓝,那样的高,那样的清澈。几朵悠闲的云慢悠悠地飘荡在湛蓝里,不知道它们要流浪到哪里?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6-11-21 17:48:21
  我趴在窗台上透过纱窗看着外面被太阳烘烤的炙热干裂的地面,汗水顺着脸颊丝丝的往外冒。蚊蝇嗡嗡的飞舞,围着山梨树下拴着的老黄牛打转,老黄牛半寐着眼睛,甩起尾巴驱赶,口中不紧不慢的咀嚼着。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卧在树荫下。

  过了晌午,太阳隐去了它的锋芒。我跟妹妹奔跑在草地里的野花丛中,摘下一支支野。花我们也会跑到山顶附身向下望去,一望无垠的绿色,漫山遍野的大豆,那是我们一家人的未来!我跟妹妹呵呵的笑着,躺在山坡的草地上看着天边泛起的红云。火红的一片,烧红了半个天边,几朵流浪的云儿加快了步伐划过天际。偶有一两只归家的山雀,点着树梢,或是窜进高空,或是隐匿在繁茂的枝叶里。

  蟋蟀在草丛中吱吱的叫着,丢一颗石子把它赶跑。又折下一根草叶,趴在草地上看草叶上的瓢虫被惊吓的慌不择路的样子,我们哈哈的大笑之后,拉着手跑下了山坡。

  当秋风清爽地袭来,吹进小屋的窗子,吹到正酣睡的我的脸上。于是我听见麻雀早已在窗外叽叽喳喳地道着八卦,路过的野鸽子咕咕发出几声嘲讽,便没了踪迹。老黄牛也许是被吵得心烦,低沉而洪亮地发出一阵长长的抗议声‘哞!’无奈的继续晃动它的尾巴,似乎它的快乐一直寄托在它的尾巴上。

  又是一阵风吹过,我不禁有点冷意。梨树上干黄了的叶子被风儿无情的掳走,依依不舍盘旋在半空中,最后跌落在老黄牛的身旁。老黄牛黄,树叶更黄,就连老黄牛嘴角上含着的草儿也变得青黄色。我望了一眼远处的农田,哦!秋天来了!

  当我再次仰倒在草丛中,天空是那样的蓝,那样的高,那样的清澈。几朵悠闲的云慢悠悠地飘荡在湛蓝里,不知道它们要流浪到哪里?
  秋收开始了!妈妈天不亮就起来做早饭,爸爸哥哥还有姐姐,在天空上刚刚露出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迎着萧瑟的秋风消失在雾气中。雾气渐渐散去,我看见远处金色的庄稼地里,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正舞动着镰刀收获我们一家的未来。

  一连忙碌收割了几天,一排排的大豆变成了一堆堆,整齐的码在田间。爸爸拖着沉重脚步倒在火炕上,半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棚顶有些结霜的干草。“再过几天,我们就离好日子不远了!”屋子里除了饭菜冒出的腾腾热气,还有山梨一阵阵诱人的香气。

  深秋的夜晚,风很大,枯草树枝拍打着用塑料薄膜钉住的窗户,啪啪的响。闭着眼睛,我能听见爸爸沉重的鼾声,妈妈轻微的翻身声,哥哥梦中的呓语,还有屋顶被风卷起的枯草的哗哗声……

  疲惫的神经彻底放松在漆黑的夜里,屋外很冷,可是屋子里的火炕暖暖的。直到清晨,沉睡在梦里的家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场过早降临的冰雪,淹没了我们一家人的所有希望!

  当黎明的光线斜插进小窗的时候,异样的白不但灼伤了我们的眼睛,也灼伤了我们的心。敞开的门外,一片洁白覆盖住了所有。

  昨夜的那阵狂风,卷来了不该来的这么早的初雪。父母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带着我们赶到田里,一堆堆地挨着抖落庄稼上面的积雪。心情压抑,安奈不住的焦虑。我们一年的辛苦,一年的成果,一家的希望!一天下来,抖落完小部分的庄稼,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床上酣酣睡去。

  不知道是初雪跟秋雨开了玩笑,还是困苦跟我们开了个玩笑,前天的雪没有让我们心寒,可是昨夜的雨却让我们的心跌落了谷底。一场大雪没有消融,又来了一场大雨,雨后,骤降的温度让雨雪冻在一起,紧紧裹住庄稼上。哥哥攥着拳头冲进田里,奋力甩着庄稼上的冰雪,然而丝毫没有作用。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桌上已经没有温度的饭菜,默默不语。哥哥站起身抓起自己的衣服,负气地冲出门,离开了草原上的小屋。眼见一年的辛苦成了泡影,他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汗水此刻都成了凝固在地面上的冰凌。

  父母似乎一下苍老了许多,妈妈的脊背更弯了,眼睛又红又肿,默默地把饭菜端去热。爸爸蜷曲着身子把脸别在胳膊下,不让任何人看见他的脸,一躺就是一整天。我看见他鬓角的白发,在微微颤动。姐姐独自一人出了门,拎起一根木棒缓缓走向田地里。我远远望见她在用木棒用力敲打庄稼上的冰凌,蹲在地上一下接着一下,用力地敲打。

  当深秋瑟瑟的风终于沥干了冰雪,丰收的果实却有一部分永远留在了这片承载希望的土地上。我跟姐姐执拗着非要一颗颗地把它们拾回来,妈妈心疼我们被风吹得通红的手指,拉着我们往小木屋走。我却无意间发现,妈妈的手上已经干裂出数道口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皱纹爬满了她的手背。明晃晃的阳光下,妈妈的鬓角上的白发闪着银光,格外的刺眼。

  我忍住不哭,我怕我的眼泪负累了她们的辛酸,我怕我的眼泪击垮了她们想要给我们的美好。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很努力的去做一件事,结果却背道而驰。明明希望就在眼前,顷刻间却又化为乌有。爸爸妈妈一夜苍老了很多,但是他们也是坚强的,他们没有被困苦打倒,他们用自己弯曲的脊梁扛起一家人的重担。

  如今,我已经慢慢学会淡定,如今我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承受能力,如今,我也读懂了爸爸蜷在胳膊下的脸,写满了忧伤,如今,我也体会了妈妈手上干裂口子里的疼痛。因为这,就是生活!生活中的艰难可以教会我们什么叫成长,什么叫担当,什么叫永不放弃!

  离开家乡好多年,再没有机会去山上那片草地里看我们的草原小屋。我想,现在那所小木屋不是腐蚀坍塌了,就是成了虫鼠的避风港。也不知道门前那棵野梨树是否还能结出
  酸酸甜甜的梨子,也不知道树下还会不会有只喜欢摇尾巴的老黄牛。小木屋后面的那条小路,还可不可以延伸到坡下的泉眼边。汩汩的泉水应该还是依旧的甘甜吧?

  望着那个方向,一片青翠的草地上,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撒欢地狂奔在草地上,她的笑声和着风声徘徊在山坡上一座小木屋前。一位母亲慈爱地望着女孩奔跑,微微把头靠在身边的父亲肩上,父亲伸出一只粗大的手臂揽住母亲的腰身。草地上陆陆续续又跑来几个其他的孩子,母亲跟父亲开心幸福地对笑着。身后的小木屋,高耸的烟囱飘散着袅袅 炊烟。

  这个画面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曾经的欢乐,曾经的向往,曾经的汗水,曾经的失落,都化作一粒粒种子,深埋在那片土地上,等待春的召唤,等待着萌芽开花……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1-22 15:42:21
  @沙清1977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1-22 15:44:25
  为佳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6-11-23 13:27:01
  赞!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1-23 14:11:27
  祝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6-12-06 19:25:57
  藏在心底的秘密

  (二)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当微风徐徐吹来,柳绿花红的盛夏时节,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炽热的阳光炙烤着被踩的发亮的路面,扬起一阵热浪。
  正在写作业的我,顶破了我唯一的一双从姐姐那捡来的旧布鞋。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也是个爱臭美的女孩子,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双漂亮的新鞋子。那时候的爸爸每个月只有百十块钱的工资,要养活我们兄妹四人,我们姐妹几个的衣服鞋子都是大的穿小了,小的接着穿,直到穿到坏掉然后才丢弃。

  天气已经很热了,别的孩子都换上了漂亮的凉鞋,可是姐姐穿小的凉鞋带子断了,只好丢掉。正在做家务的妈妈看了一眼我脚上的鞋,什么也没说,理了理齐耳的短发,摘下围裙就出了门。

  我爬上窗台想看看妈妈是不是去给我买新鞋子了,心里一阵狂喜,我也可以穿新买的鞋子了。可是妈妈没有朝市场的方向去,而是去了我家对门的邻居家。妈妈径直走到了邻居家的屋子里许久,我默默的坐回桌子写作业。心里特别的失望,埋怨家里穷,妈妈给我买不起新鞋。

  过了很久,我听见妈妈跟邻居阿姨站在门口的对话。

  “真不好意思啊,又来跟你开口,过几天俺家她爸发工资了就还你!”

  “没事,都是邻居,你家孩子多也怪不容易的!”

  妈妈涨红着脸跟邻居阿姨客套了几句,反身回家。拉着我的手说要去给我买新鞋子,我发现她的手里攥着几张钱,我高兴的丢下作业跟妈妈去了市场。市场虽然不大,可是在那个时候也算是繁华了。妈妈带着我从头走到尾,问我喜欢哪双凉鞋。我的眼睛都看花了,一双双五颜六色的的鞋子,每一双我都喜欢。可是妈妈问了问价钱,又看了看手里捏着的钱,拉着我又走向另一个摊位。

  最后,我挑中了一双黑色的凉鞋,在我看来那双鞋子就像是跳舞蹈的女孩子才会有的鞋子。妈妈问了价钱,16块钱,妈妈低头数了一遍自己手里,才14块!我失望的盯着那双鞋,妈妈拉了我几次我都不肯走。

  没办法,妈妈跟卖鞋的人说了半天价钱,还被人家数落了几句,那人最后才同意把鞋卖给我们。妈妈蹲在地上把鞋子穿在我的脚上,我扶着她的肩膀,试着鞋可是我的心里有一种负罪感。

  妈妈付了钱,拉着心满意足的我往家走。嘴里絮絮叨叨的叮嘱“小心仔细的穿,等小了好给老三。”我满口答应,心里却暗自自责。

  其实我知道,妈妈去邻居阿姨家是去借钱的,因为妈妈不止一次去阿姨家借钱买东西给我们。可是我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没有阻止妈妈去。穿着那双漂亮的黑色凉鞋,我的脚上心里一阵阵的发烫。

  妈妈却一直问我,脚舒不舒服。她拉着我的手上,满是老茧跟肉刺,她那身衣服我不记得她穿了多少年。就连她的短发,也是在家里爸爸帮她理的。

  其实我很想说,“对不起妈妈,旧鞋子是我故意顶坏的,因为那双鞋子太大,我穿着走路很别扭。”我没有勇气说,看着妈妈脸上又增添的几道皱纹,我只有默默的低头。

  后来新年里的大红衣服,是妈妈在裁缝店赊来的。五颜六色的的毛裤,是妈妈从姥姥家捡来的旧毛线贪黑给我打成的。我跟妹妹的花裙子,是妈妈用地摊上跟人讨价还价买的布自己缝制的。我去上学的学费,也是妈妈在别人家借来的。我一次又一次的满足了自己的心里的小小虚荣,却一次次看见妈妈眼角增添出新的皱纹。

  我只能在夜里,捂在被窝问我自己,这些东西很重要吗?可是一次又一次妈妈满足着我的心愿,也一次又一次的尴尬的面对着别人的白眼。那时候的我并不懂什么是面子,可是我知道要强的妈妈从不向困苦低头,却不得去求别人,忍受着别人在背后的讥笑只是为了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很多年后,我懂得了求助别人的尴尬跟为难,我体会了妈妈当时的感受,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为了区区十几块钱跟别人说上半天的客套话,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有一双新鞋。他们给以的是我们不能想象的爱,而我们接受的是那样的坦然。

  母爱,人类永远歌颂不完的诗句,人类心理永远不会干涸的溪水。依偎在妈妈怀里的那份温热,比冬天的炉火更加难以忘却。闻着妈妈身上的肥皂味,那是一种多么踏实的感觉。吃着妈妈做的热乎乎的饭菜,那个味道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记得小时候学校里教过一首歌,这首歌每当我听到,仿佛看见灯光摇曳下,妈妈在一针一线的帮我缝补着衣衫。她花白的头发在灯光里跳跃,她颤抖的手指,牵引着针线,把她的爱缝进我的衣衫……
  妈 我想对您说
  话到嘴边又咽下
  妈 我想对您笑
  眼里却点点泪花
  噢妈妈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
  噢妈妈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脸颊印着这多牵挂
  噢妈妈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腰身倦得不再挺拔
  噢妈妈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眼睛为何失去了光华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6-12-08 19:30:08
  (三)一根绳子上的快乐
  秋风袭来,阵阵微凉,白绒绒的清霜,黏在叶子上,想把最后一抹绿也吸干榨尽。几片枯叶荡在半空中无奈的飘于泥土,被沙尘掩埋。金色的庄稼地转眼只留下一地的秸秆,随风摆动着秋的萧瑟。

  屋檐上的麻雀,懒惰的家伙,不肯去田间寻找果腹的谷粒。叽叽喳喳的叫来一群伙伴,窥视着院子里的玉米堆。待你不及防,一个俯冲下来,啄起一颗金灿灿的种子洋洋得意地跃上屋檐美美吞食。然后还不就此罢休,等待再一次的完美着陆。

  秋收后的麻雀总是最肥胖的时候,辛苦收回来的粮食堆成了它们取之不尽的大粮仓。每当麻雀欢呼雀跃的叽喳着自己的重大发现,妈妈则推开屋门,站在院子里,“哦,哦!”的大声吆喝,以便赶走那群坐收渔翁的家伙。

  即便是如此,也不能赶走它们。于是妈妈交给我们兄妹结果一项重要的任务。妈妈找来一只铁网筛子,又让哥哥在库房里拿出一个细麻绳。妈妈将麻绳缠绕在一块小木头上,打上结扣,再用力拉上几下,确定绑的够结实。

  我们几个孩子围在妈妈身边,看着她对我们神秘的笑笑,却不知妈妈做这些到底为何意。妈妈从玉米堆上抓了一把玉米,撒在空地上,然后用小木头支住铁网筛子,小心的拉着绳子,一直把绳子的另一端牵进屋子。重点来了,妈妈把绳子郑重的交到哥哥的手里。

  “拉好绳子,仔细看筛子底下,等有麻雀下来偷吃,进到筛子底下的时候,你就用力拉绳子,把它扣住!”

  贪玩的哥哥一听可以扣麻雀了,眼睛放着光兴奋的点头答应着。我们姐妹则做了监视麻雀活动的小侦探,蹲在屋门里,木门仅留下一条缝隙,静静等待麻雀上钩。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风缓缓的吹着,带着些许的凉意。妈妈在屋子里洗衣服,微笑着看我们的捉麻雀行动。

  屋檐上再次传来麻雀聒噪的吵嚷声,一只贪嘴的麻雀没有识穿我们的陷阱,振翅俯冲下来,落在陷阱附近,偏着脑袋蹦跳着观察动静。年幼的妹妹过于心急,大嚷着“麻雀下来了,下来了,快拉,快拉!”哥哥被吵得心急用力往后一拉绳子,结果警觉的麻雀叽喳几声直窜屋顶不肯下来。

  妈妈哈哈大笑,说我们太心急,麻雀都没进到筛子下怎么能扣到。妈妈还说,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耐性,没有万全的把握,着急去做往往会失败,也就是老话说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妈妈就是这样,她辛苦的养育着我们,不管我们犯过什么样的错误,不管我们惹她生多大的气,她都会耐心的教导我们,人都会犯错,只要改过耐心的吸取教训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再次按照妈妈教的去做,耐着性子的等待着,麻雀好像察觉到了我们的心思,迟迟不肯下来。正当哥哥有些泄气的时候,一直趴在门边的姐姐轻轻的喊了一声“哥”!我们再次围拢过来,果然有一只小麻雀自投罗网,大摇大摆的蹦跳到筛子下啄着玉米粒,吃的津津有味。哥哥屏住呼吸,双手抓紧绳子使劲往后一拉,我们开始欢呼,大功告成!

  那只小麻雀惊叫着在筛子下四下乱撞,妈妈赶忙带着我们走进院子。只见她伸出手把筛子掀起一点缝隙,另一双伸进筛子底下一把抓住小麻雀。她手心里的小麻雀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我们,凄凉的哀叫着。

  妈妈说这是一只刚刚学会飞的幼鸟,哥哥找来一根毛线要绑在它的脚上以防逃走。这时妹妹踮起脚尖摸着妈妈手里的麻雀问了一句,“它妈妈找不到它,会不会哭?”我们几个人都沉默了,只听屋檐上果真有一只老麻雀在尖声的鸣叫着。

  老麻雀叫,小麻雀也跟着叫。“是它妈妈来找它了!”妹妹指着屋顶大声喊。哀鸣的老麻雀几次飞下屋檐,徘徊在我们的身边,势做攻击状。哥哥放下了手里的毛线,妹妹难过的看着妈妈,妈妈看了看屋顶的麻雀,又看了看我们。

  “放了吧,养不活的。再说,它们的妈妈找不到孩子会着急……”

  是啊!妈妈找不到着急的孩子会着急,就像小时候哥哥贪玩很晚都不回家,妈妈带着姐姐打着手电筒走在漆黑的夜晚,到处寻找。看见一只凶狠的大狗堵住了哥哥回家的路,妈妈毫不犹豫冲上前拾起碎砖头狠狠朝大狗扔去。被激怒的大狗龇牙咧嘴对着妈妈狂吠。她焦急的眼神,她慌乱的手脚,她忙不迭时的动作,无一不在告诉我们,为了孩子安全,她随时可以变成一只勇猛的狮子,挡住大狗扑向哥哥的方向。

  妈妈就像一只抚育幼崽的‘母鸡’,把我们围拢在她的翅膀下,无论是勇猛的老鹰,还是狡猾狠毒的黄鼠狼,只要她在,她绝不容许任何人对我们的伤害。

  还记得小时候我跟妹妹无意中拔了邻居家的葱苗,邻居叔叔从田里一路追到家里,我跟妹妹跑的快断了气,躲在屋子里哭的涕不成声。妈妈问明原因,给邻居道了歉。然后她指着邻居叔叔的鼻子质问一颗葱苗值多少钱,我们姐妹又值多少钱?责备邻居为了几颗葱苗把我跟妹妹吓得大哭不止,当时我看见妈妈气的全身颤抖,及其泼辣的跟邻居争执。最后邻居叔叔也很过意不去,给妈妈道了歉。

  我从未见妈妈跟邻居吵过架,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很温和的女人,跟邻里的关系也相当融洽。这次可是第一次见识了妈妈的彪悍,为了自己的孩子女人随时都可以变成猛兽!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位普通的妈妈,她们可以忍受生活的苦难,可以经历人世的沧桑,可以备受他人的讥讽,但是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们的孩子。母亲的眼里,孩子就是她们的生命,她们的一切!生活的点滴,记述着平凡的母亲伟大的爱,无论何时,母亲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孩子身边的人。

  妈妈展开手指,放飞了那只小麻雀,小麻雀闪动翅膀冲到屋檐上。老麻雀蹦跳到它的身旁,一阵叽叽喳喳后,老麻雀带着它的孩子飞离了屋顶。我们目送它们远去,希望它们能永远在一起!

  此时,妈妈双鬓已花白,目送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们远去,她坚强的目光里闪着湿润的痕迹,慈祥的微笑勉强地拉动嘴角,默默的转身,我想她的心里也是一样的不舍一样的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