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玄妙奇缘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4-07 05:17:15 点击:124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玄妙奇缘
 
作者:高山对虾
 
 


  在烟雨江南的大地上,伫立着一座姑苏古城。在这座温柔典雅的古城中,曾经演绎过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那一桩桩,一件件,欢笑也罢,洒泪也罢,无不令人回肠荡气、心结难解。
  人世间,青年男女,恋爱结婚,成就姻缘,正如春华秋实、瓜熟蒂落般地正常,若是一段姻缘中,具有了一个妙字,那就算是千里挑一的了,若是同时兼具了奇和玄,那就是放眼滚滚红尘,绝无仅有的一段姻缘了。
  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发生在苏州古城的事,屈指算来,距今已经六七十年了。可是,那事情的离奇玄妙色彩,并没有因时光的冲刷而衰减,至今依然是人们的热门话题,而津津乐道着。
  (一)巧遇
  郝照华是某国营工厂的技术工人。由于他工作认真,待人谦和,整个车间的人,都很喜欢他,
  今天该是郝照华上夜班,刚刚23点,他把饭盒夹在心爱的单车行李架上,便骑上单车出发了。
  夏夜的风,凉丝丝地迎面拂来,让人觉得舒适惬意。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早,小郝车子骑得并不快,他一边嘴里哼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一边悠闲地欣赏着夏天的夜景。那时的苏州市,人口不多,即使是观前街那样的繁华地段,一到夜间,行人也就不多了。
  小郝看到前边不远处有一女子步行(那时候,步行是主要交通手段,有单车者,少之又少),行至近前,忽然看到地上有一物品,小郝下车,捡起来一看,是一个钱包,拉开拉链,里边有二十多块钱,还有十几斤粮票。小郝心中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人丢了粮票,这个月可怎么过呀?(当时,粮食是按计划供应,没有粮票,光有钱,是买不到饭吃的)于是,他登上单车,追上前边的女子,问道:
  “同志,(‘同志’是当时人们之间的普遍称呼)这是你的钱包吗?”
  那女子转过身来,小郝看清了,原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见问,急忙向口袋摸去,果然钱包不见了。小郝问明钱包内物品相符后,把钱包交还给女孩。女孩千恩万谢。小郝又骑上单车向工厂方向驶去。女孩站在那里,久久地看着小郝离去的身影。
  次日,小郝仍然夜班,他照例于23点将饭盒夹在单车行李架上,骑上单车出发了。当他行经昨晚捡钱包的地方时,心中忽然闪出昨晚遇到的女孩俊美的形象,可立刻自己就觉得很可笑:她美不美跟我有什么关系?
  忽然,身后传来“当啷啷”的声响,小郝只顾向前走,没怎么在意,只听有人高喊:
  “喂!同志!你的饭盒掉了。”
  小郝急忙刹车,推车往回走。一女孩拿着饭盒正朝自己走来。及至近前,两人都不觉惊得一愣,拿饭盒的女孩,正是昨晚丢钱包的那个女孩。
  “啊?咋这么巧?我昨天给你捡钱包,今天你就给我检饭盒,报答也忒快了点吧。”
  小郝有些调侃地说。
  那女孩笑靥如花,说道:
  “我从来不欠人家的情,现在谁也不欠谁的了,拜拜。”说完就要走。
  “等一等!”小郝叫住了她。
  “有事儿?”女孩转身,看着小郝。
  小郝迟疑着,缓缓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只是,我觉得咋这么巧呢?而且这巧事还偏巧被我遇上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缘分?”女孩忽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谁跟你有缘分?你贵姓?”
  这本是明显的讽刺语言,可是,小郝却十分认真地回答道:
  “免贵,姓郝。”
  女孩一下子笑得花枝乱颤,他觉得小郝一本正经地回答自己的讽刺问话,太搞笑了。她一边笑,一边继续调侃小郝:
  “大名?”
  “照华,郝照华。”
  这下,女孩笑得更厉害了,他弯着腰,急忙扶住小郝的单车,以不致让自己笑倒下去。小郝微愠道:
  “很好笑吗?”
  “还不好笑?好造化,好造化,你真的好造化,你丢了饭盒,有人捡起来还给你,造化真的很好。”
  说完又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小郝认真更正道:
  “不是好造化。是郝照华。”
  小郝有些赌气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甄倩倩。”
  这回大笑的该是郝照华了。
  女孩嘟嘟着小嘴:
  “有什么好笑?”
  “还不好笑?欠别人的钱,还要强调是真的,真欠钱,谁还怀疑你欠钱是假的呀?”
  “不是真假的真,是荀羊於惠,甄麹家封的那个甄,美好意思的那个倩,也不是钱,什么真欠钱?没文化。”
  小郝看到女孩小嘴嘟起来了,便陪着笑脸道:
  “我是逗你的,哪能不知道你名字中的三个字呢。你刚才涮了我,我这也逗了你,谁也不欠谁啦,扯平。”
  女孩脸上又现出如花的笑靥,道:
  “好造化,我看你这人不让人讨厌,这样吧,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你什么时候歇班,你来找我,咱在一起说说笑话,怎样?”
  小郝当然乐意,急忙答道:
  “这是最后一个班,明天就歇班,可我到哪里找你呢?你住哪里?”
  女孩道:
  “我家住得很隐蔽,不好找,这样吧,明天上午八点半,我在拙政园荷花池南边的亭子上等你,行不行?”
  “好。明天拙政园见。”
  小郝踏上单车,飞快地向工厂方向驶去,他的班前时间已经不多了。(待续)
  (二)相恋
  别看郝照华已经23岁了,可他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甚至,连单独跟女孩在一起谈谈心的事也没有过,可以说,是个纯处男。
  因了天明要去会甄倩倩,整个夜班,他都显得有些亢奋,嘴上总是挂着笑。好容易到了八点钟,下班了。别人都忙着去洗澡换衣服,可他却拿起饭盒,跨上自行车,飞速冲出厂大门,向拙政园驶去。
  他一边尽力地蹬着车子,心中不由得有些埋怨:
  “这个甄倩倩,定在八点半,我八点才下班,从厂到拙政园,就我这速度,也得20分钟,我连换工作服的时间都没有,这脸上还有油灰,见了面,免不了又要拿我开涮。”埋怨归埋怨,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到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寄存好单车,便快步向拙政园走去。拐过九曲长廊,再往里走,荷花池南边的小亭子就远远在望了。他企盼着能够看到在凉亭上等候他的甄倩倩,然而,凉亭上没有一个人。他稍稍有些失望。
  他走上凉亭,面朝大门方向观望,他断定是倩倩睡过了头,迟到了。
  突然,他的身后发出一声很大的声音:
  “喂!”
  显然是故意恶作剧吓唬人,郝照华还当真被吓了一跳。他急忙转身,看着倩倩在作弄人得手之后笑弯了腰的样子,便假装生气,吼道:
  “把我吓了一大跳!”
  倩倩歪着头道:
  “我咋没看到?”
  “没看到什么?”
  “你不说吓了一大跳吗?我咋没看见你跳呢?跳了多高?”
  小郝知道她又在歪搅蛮缠,说道:
  “你迟到了吧?八点半可是你自己规定的哟。”
  “我迟到?笑话,我七点半就来了。你把车子骑得跟飞了似的,在门前还擦了擦汗,你也不看看你那袖子,满是油灰,那脸还不是越擦越脏?”
  小郝怔怔地看着她,自言自语似地:
  “你在门口看到我了?”
  “我是在看你这人是否信守约定,我故意把约会时间定在八点半,就是要看看你对约会的重视程度。如果你迟到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为甚么?”
  “我不喜欢跟不守信用的人交往。”
  小郝的心中不由得打了个机凌,暗道:
  “好险!”
  倩倩端详着小郝,只是笑。小郝问:
  “你笑什么?”
  “我笑,我是担心跟你这么个并不让人讨厌的呆头呆脑的家伙相处时间长了,会不会把我也传染成了呆子?”
  “我呆?你给我个馒头,看我会不会吃?”
  “啊哈哈哈哈,果然是个呆子,哈哈哈......”甄倩倩又笑弯了腰。

  他俩走下凉亭,沿着荷花池慢慢走着。别看小郝只是中技毕业,由于他爱读书,而且记性好,所以,知识面儿较宽。此刻,他给倩倩说起了拙政园筹建的前因后果,以及后来几次的修缮。小郝的口才真的不错,能够把意思准确完整地表达出来,把个倩倩听得如痴如醉,她原本那天真调皮的样子,一下子荡然无存了,此刻看去,简直就是一美艳绝伦的淑女。
  小郝的“故事”告一段落了,倩倩也苏醒了过来,幽幽地说道:
  “没看出来,你这呆子的肚子里还满有货哪。”
  时近中午,小郝请倩倩一起去吃午饭,倩倩拒绝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昨夜你当班没睡觉,一定很疲劳,快回家睡觉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小郝忽然想起件事情来,问道:
  “前两天,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出来做什么?”
  倩倩打了个愣神,遂道:
  “我姑妈生病了,她没儿没女,我去伺候她几天。”

  三个多月的日子,他俩都过得如蜜似糖。虎丘塔旁,留下了他俩的足迹;剑池边,有过他俩的身影;狮子林里,他俩听过“狮子吼;”沧浪亭里,他俩虽没有看到沧海波浪,却留下了一串串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沧浪亭;留园之中,曲径通幽门旁,他俩对视过深情的目光;金鸡湖的拱桥上,他俩曾陶醉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中;李公堤上的柳荫下,那款款深情、炽热得烫手的情话,让他俩激情难抑。最让他俩欣喜若狂的是,在西苑,按各自的年龄数五百罗汉,实在太神奇,无论怎么数,正时针数、反时针数、变化位置数,他俩的结尾总会聚到一起,这实在让他俩激动万分。小郝顾不得对神灵的亵渎,一把拉住倩倩的手:
  “这真是天意啊!”
  倩倩有些颤抖,嘴唇抖动着,好似自语:
  “天意?天......”

  已经进入深秋了,荷花塘已经没有了原先的碧绿,湖面吹来的风,明显地有了些许的萧杀之气。小郝把新买的纱巾展开,给倩倩围在脖子上。在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季节里,火红的纱巾,竟是那么的鲜艳,给人一种热情向上的蓬勃朝气之感。
  随着相处日子的长久,倩倩那略显调皮的鬼精灵性格逐渐没有了,代之而来的是沉稳、贤淑、温柔、顺从,还时不时地现出一丝丝羞涩。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小郝看着倩倩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美丽的凤眼,深情地问道:
  “倩儿,咱俩去照个像吧?”
  倩倩点了点头。
  整个苏州市,只有观前街有两家照相馆,一家叫留影,一家叫美芳。他俩来在留影照相馆,拍照的师傅,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师傅,头发有点儿谢顶,一看便知,是位技术娴熟、工作认真的人。
  摄影师很认真地帮他俩摆姿势、导表情,一声“咔塔”,两张甜蜜的笑脸被收进了相机。
  “好了”。拍照师傅微笑着说:
  “下周的今日来取照片。”
  小郝与倩倩相对一笑,他俩的心中,像是灌满了蜜。
  (三)变故
  取照片的日子在小郝和倩倩的期盼中,终于到了。照相馆刚开门,小郝和倩倩手牵着手,嘻嘻哈哈地进来取照片了。
  接待他们的是那位摄影师,看起来这照相馆只有他一人。当拍照师傅接过发票一看,又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俩,说道:
  “实在对不起,照片没拍好,底板跑光了。真是对不起,害你们白跑了一趟。”
  一下子,小郝倩倩愉快的心情没有了,心里有些窝火,可是,见人家连连道歉,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摄影师师傅说:
  “我再给你俩重新照一次,你们看行吗?”
  于是,又按上次照相时的程序,重新“导演”了一番。摄影师师傅十分精心地按下了快门。“好了,明天来拿照片,耽误你们使用了,真对不起!”
  “没什么,不就晚了一天吗,没事儿。”小郝见老师傅老是道歉,有些过意不去。
  次日,照相馆开门后,小郝是第一位顾客。老师傅认出是小郝,显得有些神秘,走出柜台,把小郝让进了柜台之内,说道:
  “同志,告诉你一个让你失望的消息,照片又拍坏了。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从业二十多年以来的第一次。说是底版跑光吧,也不像啊,而且,两次跑光的情况都一样,让我十分不解。”
  小郝听到“又拍坏了”,心里升起了一股恼怒,后边的话,他根本没听到。只听老师傅说:
  “同志,你跟我来。”
  小郝随着师傅进入了暗室。暗室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冲洗好了正在等待晾干的底板。摄影师付从夹子上取下一张底片,又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底片,让小郝比比看。小郝接过底片,对着灯光观看,底片上的情景让他疑惑不解:他看到两张底片都是只有他的影像清楚,倩倩的影像只是一个模糊的白影。他知道,如果洗成正片,倩倩的相片一定是一个黑影。
  他疑惑地看着拍照师傅,师傅说:
  “我拍照片几十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怪现象。要不然,你约你的朋友来再拍一次吧。”

  小郝默默地走出照相馆。朝着倩倩的姑妈家吴门桥走去。他清楚地记得,为了让她告诉姑妈家的地址,还颇费了一番口舌。
  在深深的小巷里,郝照华找到了姑妈家。独扇木门上的黑漆,已经斑驳,土院墙上的杂草,此刻已经干枯,在秋风中发出索索的声音。
  小郝敲了好一会门,一个苍老的声音:
  “谁呀?”
  这声音低沉阴森,像是发自地狱。
  小郝稳了稳心神,答道:
  “是我,阿姨。”
  “有事吗?”
  “我来问问您老,倩倩在您这里吗?”
  一阵沉寂。之后,便有了“拖沓,拖沓”的脚步声。门闩抽开,木门闪开了一条缝,一颗蓬乱花白的老人脑袋出现在门缝间,那只扶着木门的手,瘦骨嶙峋,指甲足有半寸长,老人脸上,皱纹纵横,两腮内吸,眼窝深陷,嘴唇干瘪,已是风烛残年之人了。
  小郝和颜悦色地问:
  “阿姨,请问,倩倩在您这里吗?”
  “你说的是甄倩倩?”老人眼中泛着疑惑的光。
  “是啊,甄倩倩。”
  老人端详着小郝,问道:
  “你是她的什么人?”
  “好朋友。”
  “好朋友?好朋友这么长时间没联系?”
  “昨天我俩还在一起呢。”
  “昨天?”
  “是啊,昨天我还和她一起去取照片呢。”
  老人的眼神上上下下地审视着小郝,像是在看一个怪物。好一会儿,说道:
  “那,你进来吧。”
  说着,把木门全部打开。小郝随老人进入院子。
  院子不大,一些杂物凌乱地堆放着,毫无生气。院内只有两间房子,房子低矮,房顶的瓦,有的地方已经下陷,若是雨天,难保雨水不漏进屋内。
  老人步履蹒跚地走到屋门前,把小郝让进了屋里。屋内正面摆放着一张条桌,条桌上面,摆放着两只香炉,墙上挂着一张老头的遗像,想必是她老伴的。
  老人招呼小郝落座后,问道:
  “你刚才说,昨天你还跟甄倩倩在一起,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和她一同去照相馆取照片,因为照坏了,拍照师傅让再重照,我这才来这里找她。”
  老人又一次陷入沉默。小郝为了打破沉默,说道:
  “阿姨,听倩倩说,前几天你老身体不太好,她天天来伺候您。”
  老人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小郝,吃惊得张大了嘴巴,问道:
  “你说什么?他来伺候我?”
  “是啊,阿姨。”
  老人的手颤抖着,拉开了旧木桌的抽屉,拿出一个镜框,镜框中镶着一张照片。小郝一眼就认出那是倩倩。照片上的倩倩,是平时常有的那种笑靥如花的表情。
  “你说的倩倩,是她吗?”老人指着照片问道。
  “没错,就是她。”
  老人又一次震惊得张大了嘴。半天,老人深陷的眼里,闪动着泪光,缓缓说道:
  “你一定是弄错了,倩倩,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死去了。”
  小郝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不对!阿姨,不对!倩倩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能说他半年前就死了呢?”
  “她的确在半年前就死了,她从来没有生过病,身体一直很好,那天在我这里吃过中午饭,忽然说困倦得很,到我床上,倒头就睡,从那就再也没有醒过来,送到医院,大夫检查以后说,已经死亡多时了。”
  老人很伤心,看起来她跟倩倩的感情很深。
  小郝心中沉甸甸的,虽然他不相信死去的就是他的朋友甄倩倩。
  老人接着说道:
  “她的父亲死得早,她跟着母亲长大的,她一死,她母亲伤心过度,没过几天,也跟倩儿一起走了。倩儿就埋在灵岩山旁边的太平山脚下,说是她喜欢干净,她母亲死后,也埋在那里,她娘儿俩在阴间也算相互有个照应了。”
  (待续)
  


  编辑:千颗珠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7 06:40:06
  沙发欣赏,期待继续!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4-07 08:30:59
  @高山对虾 先报到,慢慢细读!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4-07 12:09:53

  玄妙奇缘

  (四)深情

  小郝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虽然他对倩倩姑妈的话不愿相信、不能接受,可他心中的疑惑,却是挥之不去。
  小郝不嗜烟酒,今天却点燃了一支香烟,不一会,卧室里便烟雾囔囔。妈妈看着儿子有心事,便把饭菜送到儿子卧室里来,随便儿子啥时想吃啥时吃。小郝倒了两杯酒,端起一杯,跟另一个杯子碰了一下,心中默念着:
  “来,倩儿,干!”
  他接连喝了三杯,便觉得有点儿昏昏然,睡意逐渐袭上心来。于是,便和衣而卧,不一会,即进入梦乡。
  朦胧中,他觉得,对倩儿扯肝撕肺的思念,让他又去了拙政园,那是他俩第一次相会的地方。站在凉亭上,已经不见了初见时的满池碧绿,如今已是满目的枯叶残荷,此情此景,令他不禁伤感唏嘘。想想自己倾心的倩儿,现在不知身在何处,不自觉地眼中竟然流出两行泪来。
  小郝正自伤感,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他急忙转身,竟然是倩儿,虽然仅是一日未见,此刻却是恍如隔世般的感觉。只见倩儿双眼红肿,泫然涕流,甚是楚楚可怜。小郝一下将倩儿搂入怀中,眼泪如决堤的河水,滚滚而下。
  小郝刚要把去她姑妈家所听之事告诉倩倩,倩倩便制止了他,说道:
  “不要说了,我已全部知道。”
  “姑妈说的全是假话?是不想让你跟我好,故意编出故事骗我的,是吗?”小郝心里惴惴。
  “不!姑妈说的全是真的。”
  她说得声音极低,已经有些断断续续地泣不成声了。
  小郝虽然有了些思想准备,可当他听到“全是真的”从倩儿口中说出,仍然如五雷轰顶一般。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把索索发抖的倩儿抱得更紧了,好像一松手,他的倩儿就会消失似的。倩倩抽泣了一阵,强止住了悲伤,缓缓说道:
  “姑妈说的没错,我的确在半年前就已经死掉了,那是办事马虎的黑白无常的错,他俩拿着钩锁甄青青的令牌,却错把我甄倩倩给勾走了,虽然他俩受到了鞭笞三百、罚俸一年的严惩,可我却无法再续天年,王爷,就是阎王爷,王爷见我冤死,许我尸首不腐,并许诺若是我觅得真心相爱之人,可以让我原体复活。你我相识之后,见你对我一片真心,我对你也是倾注了全部的爱,王爷告知,只要取得你的一点精血,就可使白骨生暖,复活即会指日可待,然而,我担心我身上阴气太重,匆匆与你交合,会害你生出一场大病,这让我如何忍心?我打算与你交往一年之后,因你是未曾破身的纯阳男儿,你的阳气便会逐渐消减我的阴气,到那时,我俩再情之所动,身心交合,你既不会伤身,我也会重新复活,咱俩就能成为恩爱夫妻了。”
  倩倩说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你在西苑说‘这是天意’,我的心中就深为震撼,我深深知道,天意难度啊,果然,照相出了问题,也怪我知识不足,没成想到,我虽敛聚精气神,幻化成形,却无人的实体,相片如何照得出来?取照片时,师傅一说,我便知道露出了马脚,次日便没敢再去,没想到,鬼使神差,你居然到我姑妈家,听到了真相。”
  倩倩又叹了口气,道:
  “唉——!这就是天意啊,天意难违呀!呆哥哥,也是咱俩的缘分该当到此为止吧,此生是断然难接连理了。既然真相暴露,王爷已经告知于我,一周之后,我将转生一殷实之家。”
  泪流不止的小郝听到此处,忙道:
  “倩儿,我等你二十年,咱们还会结合的。”他的眼中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倩倩摇了摇头,说道:
  “呆哥哥,你真的很呆,试想,再过二十年,你已逾不惑之年,我那父母岂会将我嫁与一位年近半百的老者?再说,在我转世之时,难免要饮下孟婆的那瓢迷魂汤,转世之后,前世之事尽忘,待我长成,谁还认得你这苦等我二十年的呆哥哥?”
  倩倩说到这里,拢了一下被秋风吹到前额上的一绺散发,道:
  “呆哥哥,你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好的人,可惜,我无福气与你结成夫妻。你这样的好人,我一定要帮你寻找一位比我更好的女孩做你的妻子,若能如我所愿,我也能够放心转世了。”
  说到这里,倩倩心中的悲伤,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她抽泣着说道:
  “呆哥哥,咱们这次相见,既是相会,也是永诀,从此相见无期了。我已听到王爷的呼唤,让我立刻回去。呆哥哥,我这就要走了,让我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吻你吧。”
  他二人热烈地亲吻着,他们忘记了愁苦与悲伤,这一刻,他们只是感到了无上的幸福。忽然,倩倩离开小郝的热吻,满脸惊慌道:
  “呆哥哥,王爷发脾气了,我得马上走。”
  她挣脱了小郝的搂抱,走出两步后,转身叮嘱道:
  “记住,我会为你寻到一位好媳妇的。”
  虽然带着笑容,却是满脸的泪花。
  倩倩三步一回头地边说边走,小郝大声哭喊道:
  “倩儿,别走!倩儿,别走——!”
  随着哭喊声,他苏然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
  (待续)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4-07 12:20:06


  玄妙奇缘

  (五)圆缘

  小郝醒来,满脸泪痕,枕巾已是泪湿了一片。他知道,虽是梦境,却是真实,是倩儿托梦将实情相告,若想与倩儿再某一面,势比登天了。思念至此,不禁又是泪水长流。
  他走出卧室,红日已然西沉,是傍晚时分了。他走出小院,向吴门桥方向走去,其实,他是漫无目的的,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倩儿的姑姑住在吴门桥,那里好像还留有倩儿的身影。
  路上的行人已经稀疏,路灯开了,昏黄昏黄。晚秋的夜风,显得甚为萧杀,秋风卷起的沙尘,裹着落叶,向着隐蔽的拐角滚去。
  小郝举头望望夜空,一弯新月,遥挂西天,稀稀疏疏的星儿,闪闪烁烁。一阵风吹来,他感到有些寒意。此刻,他不禁又为倩儿担心起来:不知倩儿此刻是否穿了厚衣裳?她总是穿得太薄。
  小郝就这样漫无目的地闲走在马路上,当他回转家里时,已经接近半夜时分了。妈妈心疼地端来热了几回的饭菜,小郝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眼里又充满了泪水,也不知是想起了倩倩,还是被母亲的疼爱所感动?
  小郝草草吃过晚饭,洗漱之后,倒头便睡,他心中尚存一丝侥幸,希望能在梦中再与倩儿相会,然而,却彻夜辗转,难以入梦。

  早晨起来,头有些昏昏沉沉,他草草洗了把脸,马马虎虎用过妈妈做好的早点,告别妈妈,骑上单车,上班去了。
  一路之上,他心中总是思念着倩儿,回忆着与倩儿相处的时光,一阵欢喜,一阵心酸。就这样,心神不宁地行驶在马路上。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下意识地急忙刹闸,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平常一直非常灵光的车闸,此刻却不知为何一点也不管用了。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单车撞在那人身上,被撞那人和小郝都摔倒在地。
  小郝急忙爬起,把那人搀扶起来,连连道歉。被撞之人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妇女。她不仅没有责备小郝,却反过来安慰他:
  “没事,同志,我是从小裹脚,才放开的,走路本来就不稳。你还等着上班,快走吧!”
  小郝深为感动。但他看到那妇女手臂、手掌上,都有血渗出,鼻子也有血流出,便坚持把那妇女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
  在医院,经过清创包扎之后,大夫说:
  “没什么大事儿,不要沾水,过两天如果还不好,再来换药。”
  小郝问明了妇女的住址之后,便急忙向工厂驶去。
  下班后,小郝买了糕点水果,来到那妇女告知的地址,敲门。开门的正是那妇女。小郝满脸陪笑。说道:
  “阿姨,真的对不起您,是我不小心把您撞倒了,让您受了伤,我心里真的过不去,下班了,我这才来看看您。”
  说着,把糕点水果放到桌子上。
  那妇女真心实意地推让了一番。小郝落座后,刚端起茶杯,忽然有敲门声,妇女说:
  “我女儿回来了,我去开门。”
  门开处,一个身着工作服的女孩,出现在小郝面前。顿时,小郝吃惊得长大了嘴巴,手中的茶杯几乎坠地。站在他面前的,嘿然就是活生生的甄倩倩,不禁脱口喊道:
  “倩倩。”。
  女孩也是呆呆地看着小郝,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及至听到小郝喊她倩倩,才更正道:
  “我叫婧婧,你是郝照华?”
  “是啊,郝照华。”
  女孩脸上现出更加惊奇的神色,口中喃喃道:
  “竟有如此奇怪的事?”
  妈妈看看女儿,看看小郝,问道:
  “你俩认识?”
  “认识,不,不认识。”女儿回答。
  母亲把女儿的表现,看在眼里,思量在心里:女儿在凤凰苏绣厂工作,因为周围都是女孩,所以,虽然年龄已经21岁了,却连个对象还没有,便决定让他俩处处看。

  经过两年的相处,感情日渐成熟,选择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小郝与贾婧婧结婚了。当宾客散尽,他二人携手进入洞房之后,小郝发现桌子正中放着一封信。他打开信封,看着看着,眼泪滴滴答答落个不停。婧婧觉得奇怪,便接过信来观看,她看到信上娟秀的字迹:

  呆哥哥:
  当你接到这封信时,定是你的新婚之夜,也算了却了我的心事。婧婧是个好姑娘,你要好生待她。
  那日我跟你分别之后,就全城寻找适合你的女孩,终于寻到了跟我长相相似、人品端庄贤淑的贾婧婧,她一定能够像我一样地对你好,你俩的结合,我既高兴又嫉妒。你曾在西苑说过“是天意”,这“天意”,从贾婧婧身上得到了验证,她不仅模样与我相似,就连名字结构形状也几乎相同,这不能不说是上天弄人!
  呆哥哥,后天,我就要转世去了,这封信,是我央求崔判官于你们新婚之夜代劳送达的。祝福你俩,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甄倩倩
  信纸上,斑斑点点,想必那是倩倩的泪痕。
  婧婧读完,也是热泪盈眶。这让她回忆起了与小郝相见的头一天夜里,梦中,她被一位美丽的女孩牵着手与一陌生男子相会的情境。那女孩把那男子说得如何如何地好,并极力向自己推荐,说是,跟着这男人,笃定一生幸福。最后,自己真的被他说动了心。所以,当次日见到小郝时,吃惊地认出小郝就是那梦中的陌生男人郝照华,才能够直接叫出小郝的名字。
  小郝看看泪眼婆娑的婧婧,安慰道:
  “别伤心了,倩儿现在说不定正坐在她父母的膝头撒娇呢。”
  婧婧听了,破涕为笑。小郝道:
  “咱俩的结合,是倩倩的功劳,咱为她上一柱香吧,算是感谢她这位热心的媒人。”
  婧婧温顺地点点头。二人神情庄严地向着倩倩的那封书信,慢慢跪了下去。
  香炉中点燃起一束线香,线香放出了松柏的淡淡清香,缕缕青烟,盘盘旋旋、飘飘渺渺,向空中飘去.....

  ——全文完—— .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4-07 15:00:19
  佳作点赞!问好老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4-09 06:56:37
  @千颗珠 @乐安君 本文编辑像是出自您二位老师的手笔?首席编辑不是这种风格,他是大字体。我偏爱宋体细笔划,让人看起来清晰而不费眼,尤其是网络作品,看得时间长了,眼睛更累。这种开书也不错。谢谢!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9 07:00:06
  

  @高山对虾 我正在编辑,我喜欢淡雅,不喜欢浓色,晃眼!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9 07:05:35
  
  配个音乐,希望@高山对虾老师喜欢!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4-09 10:44:59  评论

    @千颗珠 老师您的编辑意境和文本正相吻合,这背景音乐也蕴含江南丝竹的韵味,亦与文本内容有水乳交融的效果。谢谢您的精心设计!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9 07:19:27
  @高山对虾推荐部落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玄妙奇缘
  帖子链接: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556e84fd23334d508d30520dbb73f021-1.shtml

  帖子摘要: 在烟雨江南的大地上,伫立着一座姑苏古城。在这座温柔典雅的古城中,曾经演绎过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那一桩桩,一件件,欢笑也罢,洒泪也罢,无不令人回肠荡气、心结难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4-09 12:36:30
  @高山对虾 支持推荐!问好高山对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7-04-10 21:56:07
  这故事真的很传奇,婚姻也真的是玄而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4-15 06:34:53
  @高山对虾 赞!缘得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ty_打鱼人 时间:2017-04-16 20:16:04
  这作品我在小说家园看过,的确好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23 11:28:22
  佳作点赞!问好老友!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18-06-23 15:03:38
  银铃之声妙传音,大马能骑可人心。丝弦如弓穿千古,好梦人人愿成真。欣赏点赞!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9-02-25 21:01:48
  @乐安君 这个玄妙奇缘故事,是以苏州为发生地作为背景来撰写的,您是老苏州,对苏州的地形地貌地址古迹一定非常熟悉,我是凭着很早以前对苏州的记忆写的,不知是否有穿帮的情况?故此,请您审一审文中有关地方的描述,看看是否有地方胡扯不靠谱?麻烦您了!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9-02-26 14:50:42
  @高山对虾 高老师描写人鬼奇缘,笔触细腻,感情真挚,很吸引人。两位主人翁在恋爱过程中几乎踏遍苏州大小园林,给人于情景交融的美感,有极强的故事性。没有穿帮的情况,您的记忆力很强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9-02-27 10:42:01
  @高山对虾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玄妙奇缘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556e84fd23334d508d30520dbb73f021-1.shtml
  帖子摘要:在烟雨江南的大地上,伫立着一座姑苏古城。在这座温柔典雅的古城中,曾经演绎过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那一桩桩,一件件,欢笑也罢,洒泪也罢,无不令人回肠荡气、心结难解。
  • 乐安君

    举报  2019-02-27 14:17:12  评论

    @linsong1025a 林松老师,你推荐的是高山对虾老师的“玄妙奇缘 ”帖子,但是帖子摘要却是乐安君的关系买羊奶粉的事。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9-02-27 20:58:00  评论

    @linsong1025a 感谢首席推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