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盼儿归来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11-07 17:19:01 点击:5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盼儿归来
  

作者:牧野2015
  


  在外干事的人,忙活起来,有时是关顾不到遥远家乡亲人的。牛老汉唯一的儿子牛男,在深圳一家电子工厂做工程师。三年了,没有回过一次家,都当一岁娃的爸了,孙子还没见过爷的面。只电话里向牛老汉“哼唧哼唧”过两声,爷爷的字眼儿,始终小嘴里没有嘣出来过。牛老汉有点发急,今年正月十五那天,打电话给牛男说,“儿媳妇有了,只看相片看不见个人,孙子生了,只听声儿见不上个脸,清明节你得给你妈烧纸来,一准带上他们,我想抱抱孙子,见见你媳妇”。牛男电话里说,“爸,请上假,就回来,你等着”。
  牛老汉今年六十五岁,属低头欢实干活、不仰头过多言声的那号人。打我影响那蓝楚楚的衣服、裤子、帽子,在地头上、街头上、炕头上和院落里,老是晃悠,穿戴的不甚整洁,很少变个颜色。土苍苍的,污垢黏到衣领边儿、袖口边儿,极少去清洗。眼袋儿、旱烟锅攥在手里,叼在嘴上,丢入衣兜,身子到那儿,它们到那儿,“忠心耿耿”的。自从牛男考了大学,老汉弓着的背似乎稍直了点,但还是“陀”的本体变不了身。喜爱着手背到后腰接近屁股处,摇晃烟杆烟袋,哼哼几句不太铿锵、不太连贯大伙儿不知其名不懂其调的“秦腔”,“瓮声瓮气”钻入身边人的耳朵,不明其中的意蕴。大伙晓得死了老婆、娃考了学的老汉,精神头近年来转好了,不再“阴暗”脸色。往前再推上二十年,年龄尽管不大,可那一幅脸颊,带着沮丧。老伴疾病缠身,也缠的他心烦,上了几年学未上成的三个姑娘,懵懂的围着他转,地里来家里去,忙里忙外,忙进忙出,跟“孵”出的小鸡不离左右一样一样的,要“顾这照那”,都忙晕了头。月上树梢,还是闲不得,为牛家续“香火”的事,煞费苦心,不懈努力。好在总算老伴的肚子挣气,养了牛男,五岁岁小小的娃,“甩”给他“走”了,日子凄苦着他得撑下去。心儿既有老伴不忍离去的苦闷,也有男娃诞生成长的快乐。这娃满足了老汉一生夙愿,接续了牛家香火,成为家中“宝玉”,姐姐们疼爱呵护,老汗专心喂养,溺爱放纵出聪明顽皮、率意而为的个性。小学、中学的书,念得聪颖、轻松、顺畅,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到深圳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月薪八千元,平稳舒心,又娶了一位广东女子,生一个大头孙子,足可填满老汉的心愿,足可彰显儿事业生活的顺畅。那埋在黄冢的老伴,大可踏踏实实“眠”去,不必再三天两头,搅的老汉觉睡不实,梦里恍惚“道这言那”喋喋不休谆谆教诲,逼的一大早睁眼给姑娘们说“你妈又托梦了”。想起临咽气时她拉着他的手,搂着牛男的头,微弱的语丝,从颤动的腔里扯出“一家人我管不了啦,你养去,把娃们养大,成器成才。我的碎娃,可不敢掐亏,你得叫过好了”。临终还愁肠儿子的命运,嫌她身子骨儿不争气,带着牵捐带着寄托要“走”了。这样的情景徘徊老汉心里,他就很酸楚,眼眶包涵起泪漪。这个家,残缺破漏了十几年,他“灰头土脸”了十几年,心气儿消沉了十几年。待到姑娘们陆续嫁了附近人家,来来往往帮衬填补着他身上的苦、心里的累;经济拮据、精神拮据,自打牛男进了大学的门,随后有了工作的事儿干,这些“拨云见日”的举动,到如今使他稍稍逍遥自在了。
  西北农村偏远山区的习惯,姑娘嫁了人,成别人家的了,再无需去操持娘家的大小事务。说到底,法律上赡养义务不去担负,伦理道德是默许而不受谴责的。牛老汉对姑娘、女婿们的孝心孝为,心里知足,心里荡漾一股暖流,用一句时髦的词儿说,需要点赞一下的。但是论感情浓厚度,牛老汉的心目中,牛男是他的“天老爷”,儿子高兴平安、事事顺心了,南边的家和和美美,好比晴朗阳光、和煦微风,他的心就开朗、平顺、安稳。如果牛男半个月不来一次电话,信儿也不来,电话打过去,吱唔着太忙,“稍后说,晚上说”,电话挂了,等了半天、半夜没了回话。他的心若天空隐晦的云,若漫天狂卷的风,若大雨倾盆、山洪暴发,屋子里、院子里,巷道里,惴惴不安,弥漫着叹息。电话再打过去,父子俩责怪责难、埋怨抱怨,甚至于儿子不留神厌烦厌倦起来,那犹如天外飞来的陨石,重重砸在他的心坎里,连续几天难以恢复往日的逍遥自在。牛男是“顶门立户”唯一的人,父子连心,一时一刻割舍不开啊,难道“娃”变心了呀,这是他牵肠挂肚唯一的气不顺。三年来,山重水复,山高水长,落户于南方的儿子,没有踏进过家门,只有那稀疏的汇款单,数目大的撩老汉的眼,老汉也不稀奇,固执的专等一家人见面,让农村的堂屋,冒出天伦之乐的氤氲。
  我和牛老汉住一个巷道里,他本分老实憨厚、一味吃苦耐劳的秉性,留放我的心底。姑娘女婿们来的勤、去的勤,老汉心里得到宽慰。可就是牛男,老汉等他不来,我几年间也没有见过。老汉给我说,“儿媳妇没见过,只看到相片儿。想亲亲孙子胖乎乎脸蛋蛋,搂抱到怀里摇晃摇晃。土炕上和儿子聊聊家里的、单位上的事,解解心慌,可他们老说忙,来不了,我心急呀”。我眼瞧着老汉忙完地里、家里活计,犹如“身在曹营心在汉”,一门心思的想南方那个家,就隐隐觉得牛男过分了,哪怕说一声道清楚,由着老汉南边走一回也行,咱脑筋悬悬的、怪怪的,就是不吐声。难道是嫌农村人的炕焦味,嫌他猥琐的言、佝偻的身,嫌招来南边亲友、同事的不屑轻蔑。再不就是担忧老人一路的颠簸,南方水土不服、吃喝睡觉不便罢了。本想着牛男春节回来,陪陪老人过过年,可他没来,老汉除夕的夜晚,心中定会卷起狂潮,击打心岸,难以入眠的。当邻居们噼噼啪啪凌晨的炮竹声,打断老人的思续,他难捱的一夜、孤独的一夜,艰难的不知如何默默滑过。
  清明放假的头天,我准备扫墓祭祖。心想牛男春节没来,清明节理当回来,去他母亲的坟头烧纸。路过他家门口时,瞧厨房烟囱的炊烟,午时袅袅升腾,一缕饭香、菜香扑鼻而来,轻盈环绕果树的枝叶间,喜鹊叽叽喳喳,屋顶上欢叫。我以为牛男可能来了,家里喜洋洋,老汉的心,也安实妥帖了。但出我所料,老汉耷拉脑袋,身披蓝色褂袄,院门不搭理合拢,手指把弄旱烟管,屁股后耷拉长长的、丰圆的烟袋,倾斜着身,挪动软布鞋包裹的脚,遇我到了巷道口。我和他寒暄问话,“儿子来啦”,他说,“哼哼唧唧答应,没有万急的事儿,赶回来,坟上填土上香的,姑娘们都到了,就不见个碎娃。我到村头路口,瞧一瞧,迎一迎,看咱回事儿”。我说,“那好,你赶快去”。
  我立定原处,目送老汉禹禹独行土沙路上,脚步急急,走了大约五分钟路程,落脚到村头的十字路口。斜倚粗壮柳树背上,身处在它萌荫里,腰后身抽出烟管烟袋,左手从烟袋中掏出烟丝搓入烟斗,颤抖的手用了三根火柴,才划拉出火苗,燃起满荷的烟丝,噙到嘴边烟管,右手托着,猛咂猛吸几口,鼻孔飘出的烟云渐渐旋起,与烟斗扩散的烟雾,缠绕一处,头顶的枝桠拢入怀里,悄无声息地黯淡消失了。只烟斗微弱的火星,暗红扑闪着。满足了烟瘾之后,老汉离开柳树的遮阴,站在路当间,额头搭起手背,遮挡午间阳光的刺射,专注神色,微微摆动上身,极目眺望弯弯曲曲的山道。急于望见儿子一人、或者全家人飘忽的身影,伴随时光的推移,渐渐明朗,姗姗来临,演绎父子的深情聚首。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老汉趔趄着脚步,从十字路口孤零零折返回来了,没有见到、没有接到牛男和他的一家。此刻老汉的心,如同他屁股后的烟袋,耷拉摇晃的更急更慌。牛男啊,这清明稍微有一点宽暇的时光,你当撇开纷飞杂乱的事,心灵树起老人的牵心,超越时空,超越纷扰,赶快回来呀,不然老人的心,苦涩的都隐忍不了啦。
  清明假期过了,牛男终究没有来。也许往后节假日里,会来的,会看望翘首以盼、田间默默耕耘他爹的 。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1-08 14:54:41
  赞!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6-11-08 15:30:52
  @牧野2015 文笔细腻,对人物的形象,描写得十分有立体感,足见作者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学习了。点赞!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1-09 16:55:44
  @牧野2015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