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聚焦】谁也没有想到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10-12 18:07:27 点击:49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谁也没有想到

 
作者: 彭乾尧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连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错误决定,导致了那么大的损失,估计死了两千斤草鱼,那是妻子没有仔细去推敲,如果仔细推敲,那损失还真不好说出口来。
  鱼塘原来有一股水来自灯泡厂的电镀车间,那是电镀车间的废水,那一股水原来直接排放到水塘里。后来检测出来那排出来的废水里汞含量超标,环保局就责成灯泡厂沿着水池修了一条排水沟。
  那一条排水沟深一米宽一米,全长近三十米长短,鱼塘里第一天的死鱼,是被附近的农民捡起走了的,只第二天第三天和第四天捞起来的死鱼,才全部丢在了排水沟里。
  那一条三十米的排水沟,被死鱼填的满满的。这损失,只眼镜知道,眼镜不说,能瞒住妻子。眼镜还是无不懊恼,都是自己的无知,造就了终身都难以弥补的损失。眼镜心中有数,那损失至少是好几万块钱,90年代初期,一下子损失几万块钱,眼镜真的是连死的心都有……
  幸好还有翻盘的机会,眼镜憋足了力气,准备来年下点苦力气,来年把失去的损失弥补回来。
  意外的损失对妻子的打击可想而知,一个巴心不得把一分钱扳成两分钱用的家庭妇女,一年到头都在盘算着如何省钱的家庭妇女……买来豆瓣加上盐巴,买来酱油加上盐巴,有了十元钱,舍不得划零,去买点几毛钱的小东西,还宁愿找人借几毛钱也要把已经成整数的十元钱拿去存进银行里去,就妻子估计的那一万块钱的损失,也足以让妻子彻夜难眠……眼镜深知自己罪孽深重,这才盘算来年下狠心的拼命使力,即使不眠不休也要挣回自己丢失的颜面。
  眼镜知道妻子有点钱存在银行里,那是农转非的补偿款和自己哪一栋两层楼房的赔款,眼镜知道那一笔钱没有花,眼镜知道妻子把那一笔钱存在银行里。
  因为自己的过失,鱼塘虽然受了损失,可那些剩下没有死完的鱼,妻子还是挵去自由市场卖了的,只是眼镜不知道妻子到底卖了多少钱,也不知道妻子到底存了多少钱在银行,眼镜只自己估计,也许三四万块钱总还是有的。
  妻子不愿意再拿钱出来投资了,妻子的理由是安置房的问题没有解决,如果开发商来解决,自己多抢占的那一套房子,开发商多少都是要收点钱的,如果需要自己拿钱出来去买,到时候自己拿不出来钱,自己去抢占的那一套房子肯定就得不成了,如果因为自己拿不出钱来得不成那一套房子,自己以后这一家人就这么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自己以后啷个办,以后娃儿长大了还要结婚安家,到时候住哪儿?去歇岩洞迈?这是妻子不愿意再拿钱出来投资的理由。
  妻子的担忧不是多余的,眼镜这样的老实人相信政府一定会出面来解决安置房的问题,超出文件规定的面积,一定是要拿钱的,只是价格多少的问题,不可能让你随意抢占了就是你的,像眼镜这样的老实人,也希望政府早点出面来解决问题。
  可鱼塘已经承包下来了,签订的协议承包期是五年,第一年虽然失败了,只要你把钱拿出来再去买鱼苗,只要好生照管,只要下细经佑,草鱼还是会长成昨年子那么大一条一条的……
  只要你把钱拿出来去把鱼苗买回来,以后鱼塘的事情,全部都由你说了作数,以后家里的事情,我绝对听你的话,以后你说朗格就是朗格,如果我要再不听你的话,认打认罚我绝无怨言……
  眼镜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眼镜不知道下了多少矮桩,眼睛不知道下了多少保证……
  妻妹为了验证眼镜说的话是真话还是敷衍她的话,妻妹还不惜对眼镜大打出手,妻妹把眼镜打的一头一脸一身的伤痕,眼镜的疯子妈妈,看见眼镜身上的伤痕,抱着眼镜嚎啕大哭……
  好不容易,妻妹这才从蚊帐的帐竿里面抖出来了存折……
  眼镜没有食言,春天的脚步来了,眼镜像猴子一样的蹦跳了起来。
  去年去奶牛场拉牛粪,全家大人细娃总动员,今年一开春,眼镜独自一人早早的起床,当大地还沉睡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时,眼镜独自一人就来到了奶牛场。
  奶牛场的饲养员刚挤走的奶,还没来得及清扫昨晚奶牛拉在沟渠边的牛屎,眼镜就提着箢篼钻进了牛圈。
  眼镜收集的是昨晚喂了精饲料的牛粪,眼镜打听了许久,这才知道奶牛场一天分两次添加精饲料,去年只收集了白天的,今年眼镜打主意把两次添加了精饲料的牛粪全都收集起来……
  天慢慢亮了,眼镜独自一人,拉起那一车牛粪,爬那一段陡坡……当妻妹煮好了早饭喊大双小双起来吃饭时,眼镜不但拉回来了牛粪,眼镜还割回来了沾满露水的青草……
  这时候鱼塘里的鱼儿还是小鱼儿,这时候鱼塘里的小鱼儿最喜欢吃的只是嫩草和含有精饲料新鲜牛粪……这也是小草鱼和小白鲢鱼的最好的饵食……
  眼镜没有食言,眼镜真的是甩开膀子大干了,眼镜不但凌晨去奶牛场挵饲养员添加了精饲料的牛屎,眼镜也不放过中午添加了精饲料的牛屎,昨年子眼镜只是下午才去挵一次,今年眼镜不但增加拉牛粪的次数,今年眼镜还不要老婆儿子帮忙了,今年眼镜只是独自一个人,黄牛般的脚蹬手扒的独自一个人,妻妹一个人拉过那一车牛粪,妻妹知道那一车牛粪有多重,妻妹的心里也燃起了希望,但愿有一个好的收成!
  眼镜起早贪黑的忙碌,根本不知道祸患已经悄然降临,妻妹一天遇到九哥,九哥是原来的承包人之一,九哥说:“你们承包的鱼塘要遭占呢,319国道正好从鱼塘中间穿过,我们生产队,也因为修319国道要全体农转非,就这两天就要开会宣布了,你们鱼塘里的鱼,乘早打起去卖了,不然到时候,推土机说来就来,你想打鱼都来不及了……”
  妻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了一句:“真的你们全社的社员都要农转非吗?”九哥是我堂兄,九哥说:“我们生产队的那个张八,听说319国道要穿过我们生产队,就带起一群人去乡政府闹,要求农转非全生产队全部农转非,她男人是灯泡厂的工人,屋头娃儿五六个,都是十八九岁以上的娃儿,政府规定满了十八岁的娃儿,政府就补偿一万七千六百块钱,她龟儿张八认为划得着,张八就邀约人去乡政府闹,我们生产队,原本就人多地少,迟早都是要农转非的,张八这样去一闹,上面领导就干脆让我们这个合作社全体农转非了,据说这两天就要公布了,319国道,下半年就要动工了……”
  妻妹不相信九哥的话,妻妹赶紧来问我,我也只有去村委会打听,结果是真的,上半年结束农转非工作,下半年319国道动工。
  妻妹把这一消息告诉眼镜时,眼镜刚割回一背篼鲜嫩的青草来,那是眼镜专门割回来喂小草鱼的,一两寸来长,嫩绿的样儿能掐出水来,见妻子迎面走来,眼镜还说:“你看我割的草好嫩算,人都吃得……”妻妹深叹了一口气,说:“别高兴了,我们完蛋了,这个生产队的人全部都要农转非了,我们的鱼喂不成了……”
  眼镜惊愕的问:“真的?”妻妹说:“我去找了姐姐,姐哥还去村委会打听了来,农转非工作,今年上半年结束,下半年319国道动工,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个月……”
  眼镜愣怔住了,呆呆的站着,不说话也不动,阳春三月,莺飞草长,站在阳光下的眼镜,一件白衬衫,沾满了露水和汗水……突然哇地一声,眼镜大哭起来,说:“我们朗格恁格倒霉哦……这一下啷个办哦……”妻妹反而很冷静,妻妹说:“没有办法,还不是只有把鱼儿打起来拿去卖了……”眼镜哭泣着说:“恁么小的鱼儿卖给哪一个?”妻妹说:“只有把它当鱼苗卖,也许本钱还是买的起来。”眼镜哭泣着说:“都怪我哦,都怪我哦……”妻妹说:“这不怪你,只怪可恶的农转非!”
  鱼塘的承包协议是前年就拟定好了的,承包期五年,五年期满如要继续承包,可在承包期满前6个月续签承包协议,如果甲方提前终止协议,必须得提前6个月通知乙方,如果甲方在没有通知乙方的情况下终止协议,甲方要向乙方赔偿因提前终止协议造成的损失,如果因政府征地致使协议无法执行,甲方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突然的农转非,连生产队长都不知道,承包这鱼塘的那四家人怎么可能会提前知道信息?
  政府征用土地,对鱼塘的补偿只补偿给农村的集体组织,而且一亩地也只补偿两三百元钱,四家人承包的鱼塘是经济合作社的,自然补偿款就补偿给经济合作社,承包鱼塘的四家人能不能享受到补偿款都还不一定,这补偿的钱怎么也不可能落到你眼镜的头上来,再说一亩地也只补偿两三百块钱,十几亩地也就两三千块钱……
  眼镜的鱼苗是去年入冬前下水的,如今正是鱼苗的生长期,当初几元钱一尾的鱼苗,如今几元钱一斤的卖出去,而且还只有养鱼户才有可能买,这个时候的养鱼户,自己鱼塘里的鱼苗都是下够了数量的,一亩地只能下多少尾鱼苗……眼镜的半大鱼苗只能贱卖,以前一尾几元钱,如今几元钱买一斤,眼镜遭受的损失可想而知……
  这段日子的眼镜,日子肯定不好过,这段时间的眼镜心里一定憋屈,政府要这个经济合作社的农民集体农转非,这个经济合作社的农民只有唯命是从,政府只把鱼塘的补偿款补偿给经济合作社,连原始承包人也没有资格享受,只有那四家原始承包人才是鱼塘的主人,也许那四家人都只有望梅止渴……
  这鱼塘还是我从那四家人手中转包过来的,眼镜不但只是第三者,眼镜还有可能只是第四者,眼镜得不到一分钱的补偿款,眼镜只有望洋兴叹而无能为力……这段时间眼镜的日子一定过的窝囊。
  这窝囊的日子难以释怀,眼镜的心理和精神肯定抑郁烦闷,不知道怎么眼镜就迷恋上了酒……
  眼镜迷恋上了酒我还一无所知,直到一天眼镜偶然来我家,偶然碰见我和小连襟正在喝酒……
  这偶然的邂逅,致使眼镜酩酊大醉,我这才从妻妹的嘴里,这才知晓了这段时间的眼镜,已经堕落成了酒鬼。
  眼镜来的那天我家正吃晚饭,我和小连襟正坐在桌旁喝酒,见眼镜进门来,我说:“来来来,坐到吃饭,喝点酒不?”眼镜扫了一眼我和小连襟面前的酒碗说:“喝的啥子酒哦?”我说:“人参酒!”眼镜说:“人参酒,低度酒,没得味,我一个人喝你们两个!”说完话就端起面前的一碗酒一饮而尽。
  小连襟说:“是不是哦?”眼镜说:“朗格不是哎?来不来嘛?”小连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说:“来就来!”眼镜又端起一碗酒,还举起酒碗和小连襟的酒碗碰了一下,而后两人同时把自己端起的酒一饮而尽。
  小连襟把他的酒碗放在桌子上,又把眼镜手上的酒碗接过来放在桌子上,对我说:“倒满,你也和他喝一碗!”我倒满酒,眼镜端起碗对我说:“来嘛!”我也只好端起碗和眼镜对饮了一碗,而后小连襟和眼镜又对饮了一碗,而后我和眼镜又对饮了一碗,当我再次把酒碗倒满时,正当眼镜和小连襟准备端起酒碗对饮时,妻妹一步跨进门来了。妻妹看见眼镜端起酒碗正准备饮酒,妻妹赶紧上前去抓住眼镜的酒碗不松手,口里说:“不能让他喝!不能让他喝!他近段时间只要喝酒就必定要喝醉,你们不能让他喝了……”小连襟说:“人参酒低度酒……”妻妹说:“随便啥子酒,都不能让他喝……”说完话强行把眼镜手中的酒碗夺了下来。
  我和小连襟喝的是人参酒,那人参酒的酒瓶上标的是39度,我根本没有想到眼镜会喝醉,眼镜还真的就喝醉了。
  那一天是小连襟把眼镜背回的鱼塘边的那间小屋……那一次眼镜在那间小屋里躺了三天三夜……也许不是那一次喝酒……也许眼镜不会死的那么年轻!
  真是谁也没有想到!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0-12 19:22:52
  @彭乾尧 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2 21:02:25
  @彭乾尧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谁也没有想到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507e8db5bf0149d09cebf95aad956541-1.shtml
  帖子摘要: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连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错误决定,导致了那么大的损失,估计死了两千斤草鱼,那是妻子没有仔细去推敲,如果仔细推敲,那损失还真不好说出口来。
作者 :娇思 时间:2017-10-16 10:41:28
  @彭乾尧 点赞
作者 :红花2011 时间:2017-10-16 10:42:14
  @彭乾尧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6 14:02:24
  @彭乾尧 祝贺彭老师的作品《谁也没有想到 》荣登【天涯聚焦】首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0-16 18:22:46
  @彭乾尧 祝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