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水浒潘金莲追斗贼船

楼主: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1-22 10:30:21 点击:4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水浒潘金莲追斗贼船


  作者:宝贝小菩萨
  


  
  早晨太阳已有三竿高
  斜阳光茫四射在古镇上
  把一夜陈旧的污气一扫而光
  镇河的清流蒸发着清澈的雾气
  吸入人的体内如淋浴着五藏六腑
  一夜的恶梦忧愁被冲得无影无踪
  阳光铺洒在河面上
  镇河的水雾好像神气多了
  来往的船只
  如一条条小龙在河面雾中上穿行
  雀鸟淋浴着晨熙阳光
  叫声委婉而动听又富有诗意
  河东一树枝中成群的白头翁轻唱着晨歌
  河西一树枝叉中成群的麻雀儿亨着晨曲
  一群乌鸦从它们上空略过
  白头翁和麻雀们忽然议论着凶案的奇离曲折
  何时能破案
  白头翁对着晨光叽叽胸有成竹
  麻雀儿对着街面雀雀满脸愁容
  镇河波浪咪着隐藏着凶案密码
  东日徐升的光芒坦然依旧洒洒
  绿色植物清气荡漾着犹愁心情
  潘金莲
  听了窃贼王青的交待和陈述
  她租了
  两条渔船向镇南方向速进
  河水涨潮 船顺流而下
  渔夫把着舵
  船在河中不偏左右稳当挺进
  潘金莲和白玲各站船尾
  运用脚力神功顺水推舟
  河伯神君心知肚明力助侠女除歹徒
  它要侠女还其河伯清白
  成群的鱼儿紧随在船尾
  万物有灵
  它们要看清正道与魔道的决战
  它们愿献出宝贵生命为勇士犒赏
  让自身的美味和肉体愿成为勇士的营养
  成为勇士血液和气骨中的一分子
  让勇士的眼神永放正义的光芒
  让勇士的智慧如鱼儿得水
  阳光照射在船体上
  船速如一支金箭在光芒中穿梭
  潘金莲和白玲盘计着水上决斗

  潘金莲望去
  眼前出现一片清澈的河面
  清水微波荡漾如一方蓝天
  河面足有三十亩大小的水域
  涨潮的清水
  正急急地流向四通八达的小河小溪
  河面岸边芦苇丛生密集
  河中半腰的芦苇竿随风摇摆
  灰白色的芦苇蓬头摇身晃脑
  芦苇丛中还传出野鸭的叫声
  各种鸟儿飞上飞下的鸣叫不停
  河岸上周围土地杂草丛生
  点落无序的树木深幽
  一片美景中又且荒野
  王青对潘金莲说
  那条贼船就隐藏在芦苇最深处
  潘金莲望去看不到船体
  但她发现有淡薄的炊烟扩散
  潘金莲等隐身在船蓬中
  渔夫唱起了号子
  开始撒网捕鱼
  两条渔船缓慢地向贼船逼近
  醉翁之意不在酒
  捕鱼是佯动
  潘金莲心想
  是否是贼船还要有指证
  不能光听王青一面之言
  俗语说
  捉奸捉双
  捉贼捉赃
  只有对方证据露头才有七分把握
  今日按潘金莲布局
  破网捕鱼
  渔夫网网撒下去 网网空

  渔夫唱
  洋洋一片湖
  清清一潮水
  今日运气浑
  不见鱼儿影
  娘儿干等眼
  渔夫心如灰
  不知哪帮贼
  吓走鱼儿魂
  早知网网空
  不如街坊遛
  听听凶杀案
  也许更惊人

  那贼船中钻出一人
  站在船头张望
  王青一看正是那夜见到的贼人
  那人不说话 钻进船舱
  潘金莲感到已有七分准头
  向白玲那条船使了暗号
  白玲运用神功将船头速撞贼船船尾
  贼船突然受外力冲击弹出三丈之远
  在芦苇丛中打了三个圈
  被贼船断折芦苇花猛然飘起
  花絮随风随力在空中飞舞
  水面激起哗哗波浪
  惊吓的小鸟向天空飞逃
  贼船舱中骂声很凶
  此时
  潘金莲那条船又向贼船头部撞去
  又把那贼船撞出三丈之远
  在水面又打圈又晃动
  几乎把贼船撞翻
  贼船中贼子顿悟此撞击是人为故意
  贼船中跳出一人
  手执钢刀飞身扑向白玲船头
  向渔夫劈头一刀
  渔夫见刀杀来
  扑通一声跳下水里不知去向
  那个贼人向水面张望
  被白玲背后臀上飞起一脚
  把贼人踢飞在空中垂头倒在水中
  刹那时间
  贼人从水中跃起
  脚踩水面向白玲发三镖
  白玲一惊 从未见过此等功夫
  正在危急之间
  华夏从船舱中发出三枚竹筷
  将三镖在空中击落水面
  华秋从船中飞出
  脚点芦苇花在空中飞舞
  阳光下水雾蒸起 她如仙人下凡
  那贼人看了一楞
  被华秋发出的一束芦花击面
  贼人顿时眼花失重又落下水中
  那贼人知道遇上强手不敢跃出水面
  水浪拍打着那贼人头部
  那贼人在水中快速盘旋
  借水势从水下双手发出六枚银针
  向华秋刺去
  华秋不躲避
  双手拍打 在空中将六枚银针接住反射
  那贼人一惊 其门面头部反中银针
  那贼人功夫也了得
  浮出水面使出滚水刀
  水花四溅不见人影
  只见水团向华秋杀去
  此时
  华夏在船尾撒去一把鱼网
  将贼人团团捆住动弹不得
  想不到那贼会缩骨功
  在水中翻了几个身从破网洞中钻出
  又双手将河水激起 水花
  向白玲华夏华秋面门五官射去
  每一束水力如钢珠
  白玲等想不到被水珠神功袭击
  脸上刺痛 额上有小血泡出现
  女人最恨破伤她们的脸面
  她们一身的心血大多用在护脸上
  脸面五官模样是她们的一身最宝贵的身价
  即使生育五男三女也得不忘护脸
  白玲本想捉活口 不想杀死盗贼
  不了怒从心头起 恶向胆边生
  使出激水捆龙神功
  双手在水面一拍
  水中两条水柱直冲那贼
  瞬间水柱之神力将贼抛在空中
  当坠落时
  白玲飞出一枚匕首击中贼心胸
  一股鲜血喷出
  阳光中如一道血光火焰喷散
  那贼一命呜呼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1-22 15:04:43
  @宝贝小菩萨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7-01-22 16:06:14
  @宝贝小菩萨 佳作!才华横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02-11 14:41:55
  祝贺
作者 :白发渔樵2017 时间:2017-02-22 14:40:00
  挺好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