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黄海怒涛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6-15 16:27:40 点击:41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黄海怒涛
  

作者:高山对虾
  


  
  一九七五年的夏天,解放军黄海某部礼堂里,坐满了官兵,战士们粗犷嘹亮的军歌声,此起彼伏,他们拉歌正拉得热火朝天。这时,只听一声洪亮的口令:
  “起立——!”
  全体官兵“唰”地一声,笔挺地站立起来。从舞台上的右侧,走上来一位头发花白、看起来是位首长模样的人。顿时,礼堂内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首长向台下挥了挥手,又是一声口令:
  “坐下——!”
  一位英姿飒爽的军官走上舞台,对着话筒朗声说道:
  “同志们!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60xx部队的部队长,来为我们作阶级斗争教育报告,首长将用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在万恶的旧社会,阶级斗争是何等地残酷,穷苦人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是何等地苦不堪言?我们的队伍,是一支人民的队伍,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解放被压迫百姓、使之脱离苦海,这就是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强大的根本原因。被我们推翻的敌人,不甘心失去的天堂,他们正磨刀嚯嚯,妄图重新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对于这一点,我们必须一刻也不能忘记。同志们听完首长报告之后,回去要组织讨论,以进一步提高我们的阶级觉悟。下边,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首长给我们作报告。”
  礼堂内,再一次响起暴风雨般的鼓掌声。当掌声减弱,首长清了清喉咙,报告开始了。

  “同志们!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家住在黄海之滨,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家祖辈都是靠出海打渔为生。按说,船行海上,无拘无束,多么自由,可是,同志们,你们别忘了,哪里有穷人,哪里就有恶霸,我们打鱼人,同样要受渔霸的欺压。我们那里的渔霸,名叫申四道。他家有大船六十多条,几个码头,都是他家的,可以说,他家是日进斗金,是真正的财大势力大。在沿海百里,谁不知道申四爷?”
  首长喝了口水,像是为了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讲道:
  “听我娘给我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年,连续多日风大浪高,渔船不敢出海,因而欠下了申四道的租船金和鱼税钱。一天,申四道的管家来到我家,道
  ‘我说曹老二,你不出海,是准备在家捂白脸,还是怎么着?你欠下四爷的税钱,可是不老少了,再不出海,四爷就要收回渔船了。’
  说完,转身走了。父亲知道,他这是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出海,申四道真的会收回渔船。到那时,我们全家怎么活呀?”
  “当天,父亲收拾了一下,就要出海,母亲从破窗户看着海上那喷着白沫的海浪,就想劝父亲不要出海,可母亲知道,不出海也是没有活路啊!”
  “母亲流着泪,送走了父亲以后,就每天带着我,站在海浪堤外的一块大礁石上,望着茫茫的大海,焦急地盼望着父亲归来,然而,半个月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仍然没有见到父亲归来。”

  “母亲绝望了,她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可于是何补?母亲看看家中粒米无有的土缸,再看看不谙世事的我,知道这里已经不能存活我们母子二人了。于是,母亲便带着我,开始到处为人家补渔网、织渔网,其实,这等活计,原本不会雇人做的,是他们出于对我们母子的可怜,才让我母亲干的。好歹总算能够有口饭吃,夜里有个地方安身了。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我也稍稍长大了一些,可以赶海了。”
  “所谓赶海,就是当海潮退去之后,一些小蟹、跳跳鱼、沙光子,还有因为贪玩没有随潮水一同退走的各种小鱼儿,便成了‘瓮中之鳖’,海螺海蛎子更是必获之物。运气好的时候,赶一次海,几乎够我和母亲一天的生活。”
  “渔霸心最黑,他们必将渔民骨髓吸干而后快,随着鱼税的不断增加,那家好心收留我们母子的大伯,也只好将母亲辞退了。我们母子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资源。母亲几经努力,再也找不到雇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带着我开始了以行乞为生的讨饭生活。”
  “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风餐露宿,艰难地度过了十年。我已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了,虽然看起来瘦骨嶙峋的我,仅仅像十四五岁的孩子。为了养活娘,我给盐霸扛盐包,干粗活。就是这样拼命干,依然没法让娘吃饱肚子。”
  “多年的艰辛与悲伤,娘,终于病倒下来。眼看着娘病情日渐加重,可我到哪里弄钱给娘治病?数日之后,娘陷入了昏迷,我见娘的嘴唇开开合合,便将耳朵贴近仔细听,只听娘在断断续续地说道‘螃蟹,我要吃螃蟹。’我知道,娘出生在海边,长大后就跟着爹爹出海打渔,对海产品自是情有独钟,如今在病重昏迷期间,说出了她的要求。作为儿子的我,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老人家的这一心愿。”
  “然而,时下正是寒冬腊月季节,哪里会有螃蟹登陆?唯一有螃蟹的主,就是渔霸申四道。他家用网箱养着不少的毛脚螃蟹,准备春节奇货可居,大赚一笔。”
  “这网箱设在离海堤三四里的大海里,即使退潮,也在二百米的海水里。为了满足母亲的心愿,我决定当晚趁退潮,游泳去网箱弄两只螃蟹出来。”
  冬天,天黑得早,七点钟不到的样子,夜幕即已降临。潮水已退。天黑洞洞的。我脱下衣服,藏在一块大礁石后边,便悄悄向网箱游去。海水,向一把把钢针,刺得我浑身都疼,可我顾不了这些,奋力向网箱游去。当我感到气短乏力之际,嘿!我抓住了网箱的竹竿,我稍事休息,却是不敢太休息,水太凉,时间长了,会被冻死。我急忙在网乡里抓了两只毛螃,将它们装进布口袋,便急急往回游了。”
  “虽然冻得我直哆嗦,可心里却有一丝暖意,终于可以满足母亲的心愿了。”
  “当我嘴叼着布口袋,走上滩涂,北风一吹,那个冷劲儿,难以形容,可以说是透心凉。然而,更加让我透心凉的,还不止是北风,而是滩涂上正站着四个大汉,那是申四道的家丁。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我来弄螃蟹的?总之,完了。”
  “我被他们绳捆索绑,押到申四道跟前,申四道挥了挥手,说:
  ‘把他吊在大门前,狠抽一顿,然后关他三天,就算饶了他啦。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那假惺惺的样子,直到现在,我仍感到恶心。”
  “我被一顿鞭子打得皮开肉绽,还好,却不觉得怎么疼,原来,身体早被冻僵,根本不知道疼。我被毒打之后,被倒剪双臂关到杂物房里。在这寒冬腊月的季节里,我遍体鳞伤,而且三天滴水未进,我时不时地犯迷糊。最让我揪心的,是我那正在卧病在床的老娘,她老人家正在患病,再加上没吃没喝,这让她老人家可怎么活啊?我不禁泪水长流,却又无计可施。”
  “好容易熬过了三天,申四道还真‘讲信用’,真的把我放了。我急忙踉踉跄跄往家跑,看看娘怎么样了?当我扑到娘的病床前,娘已经直挺挺地,死去多时了。”
  “我心中滴着血,眼里却没有一滴泪。我揭下娘床上的那张芦席,将娘卷好,趁着天黑。在山脚拐弯处,挖了个坑,将吃了一辈子苦的老娘,草草埋葬了。”
  “我跪在土坟前,给娘磕了几个头,心中发誓道:
  、‘娘,是申四道害死了您和我爹,这仇,你儿子一定要报,娘,您就看着吧!’”
  “我站起身来,看了看申四道的大宅院,正是灯火辉煌。我知道,这时候去,等于送死。于是,我回到已经没有了娘和任何东西的家中,翻出了两个硬得像铁块一般的窝窝头,烧开水,煮了煮,囫囵吞枣地吃了下去。看看天,已经到了下半夜了。再望望申四道家,已经灯火熄灭。我心道,是时候了!”
  “我顺手从床上抽出那把爹用来杀鱼的尖刀,将之别在腰间,乘着夜色,径直向申家大院奔去。我知道,我这么做很危险,无异于拿生命赌博,可我爹娘的血海深仇,如何能够不报?为报父母仇,即便死了,我也绝不后悔。”
  “我对申四道家很是熟悉,从后院墙翻墙而入,跨过一进院子,就到了申四道老狗的卧室。也许是天意,也许是老狗觉得高墙大院,又有那么多家丁巡逻,十分安全,居然没有栓上卧房大门,只是放下了暖帘。我心中暗暗庆幸,这要我少费了不少手脚。我蹑手蹑脚来到老狗的床前,借着被拧小灯头发出的暗光,见老狗半张着嘴,睡得正香。那母老虎侧身睡在他的里边。我不敢大意,立刻手起刀落,尖刀深深刺进老狗的胸腔,老狗刚要喊叫,被我拉起被子,堵住了他的嘴。母老虎正迷糊着,被我在她那粗而短的脖子上,猛地一划,那鲜血便如箭一般直喷出来。我担心老狗没死,又给他补了几刀,算是特殊照顾吧。”
  “我顺手将煤油灯的煤油,倾倒在老狗的被子上,将煤油点燃之后,即迅速从后院翻墙而出,连夜投奔八路军去了。”
  礼堂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首长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
  “同志们,那些渔霸为什么可以横行霸道?因为他们手里有权。腰里有钱,手里有枪杆子。我们党带领民众,打倒了他们,夺了他们的权,这些人,会甘心吗?不会!他们会恨共产党一辈子、两辈子,甚至会世世代代地恨共产党,一旦有了机会,他们就会兴风作浪,妄图夺回失去的天堂,重新骑在穷苦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同志们,我们能答应吗?”
  台下立马响起惊天动地的回应:
  “不答应!不答应!”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口号声。
  首长接着说: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牢记,阶级斗争是很残酷的,我们要紧握手中抢,随时准备为保卫我们的江山,为保卫我们的政权,去拼命,去战斗!”

  首长报告结束,台下官兵,群情激奋,暴风雨般的掌声,和一浪高过一浪的口号声,在礼堂内,经久不息。

  编辑;linsong1025a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6-15 16:47:37
  牢记血泪仇!握紧手中抢!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06-15 18:20:45
  @高山对虾 推荐部落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黄海怒涛 》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4c052bbd8eb4498c99f89030d6cba811-1.shtml
  帖子摘要: 一九七五年的夏天,解放军黄海某部礼堂里,坐满了官兵,战士们粗犷嘹亮的军歌声,此起彼伏,他们拉歌正拉得热火朝天。这时,只听一声洪亮的口令:
  “起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6-15 18:37:45
  好贴,推荐的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6-15 19:32:33
  给战士们上一堂阶级斗争的课,也很适合当今国内外形势。我们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苦难,所以生在福中不知福,此帖给大家看看很有必要。好帖应该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6-15 21:07:12
  他们“郑茂到”嚯嚯,——正磨刀嚯嚯——勘误(第十三行)请@insong1025a 首席帮着更正过来。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同源2013 时间:2017-06-16 11:12:43
  @高山对虾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6-16 14:56:38
  黄海怒涛!

  佳作!顶起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6-16 15:26:10
  黄海怒涛!

  佳作!顶起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珠峰雪A 时间:2017-06-17 20:49:56
  有教育意义正能量的作品,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6-20 21:53:02
  如今政治思想教育少了,尤其是演艺圈文体圈内,所以,犯错犯法的人就多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