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三轮车夫与阔小姐的传奇姻缘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21 13:05:48 点击:361 回复:3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轮车夫与阔小姐的传奇姻缘
 
作者:高山对虾
 
 


  
  在红尘滚滚的大千世界里,什么意想不到的离奇古怪事,都有可能发生,尤其姻缘,更是云诡波谲,千回百转,其发展、其结局,千差万别、神鬼莫测。尽管如此,能够如本文所记述的,能够离奇到令人扼腕咋舌程度的姻缘,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

  (一)

  公元1926年,上海南京路上,人流如织。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身着各种服饰的中国人,外国人,缓缓地流动着;沿街店铺,传出留声机经过扩音喇叭发出的音乐声响,路边不时响起青楼女子放荡的笑声。
  一辆轿车驶过,车窗开启处,一位戴着墨镜的女郎,顺手将一只烟蒂弹出,可巧,不偏不倚,砸到一个小乞丐的身上,小乞丐手指轿车骂道:
  “侬眼睛瞎得啦?侬个骚刺老!”
  那墨镜女郎也不甘示弱,反口骂道:
  “阿拉就是要烫死侬个小瘪三!”
  轿车在人们的嬉笑声中,向外滩方向驶去。

  一辆人力脚踏三轮车,朝着去西藏路的方向行驶着。蹬车人,叫孙力生,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也许是因为生活的艰辛,年轻轻的,就双眉紧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老实人。
  孙立生车子蹬得很快,像是赶着去办某件急事。正行驶间,突然从路边巷口里窜出一个小乞丐,像是后边有人追赶。飞奔的小乞丐突然出现在三轮车前边,孙力生急忙猛打车把转向,堪堪地避开了小乞丐。然而,只听“哎呀”一声,孙立生吓得魂飞魄散,他看到,一位衣着光鲜的女士被撞倒在地。他急忙跳下三轮车,把女士扶起。女士的膝盖臂肘等几处,都因跌擦而隐隐有血渗出。
  孙立生一边连声道歉,一边急忙姜女士搀扶上三轮车,要送往医院医治,却被女士阻止了:
  “不必送医院了,送我回家吧,我家中有外伤药水。”
  孙立生心中十分感激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女士年约四十上下,肤色白皙,容貌端庄,气质高雅,雍容华贵,虽然膝肘部有伤,面部却依然带着和善的微笑。这让孙力生紧张的心平静了不少。他问明女士的住址之后,便蹬起三轮车,朝女士的住处驶去。

  时间不大,三轮车来到西藏路上的一座小洋楼前。女士说:
  “停下吧,到了,谢谢您!”
  孙立生听到女士的谢谢,感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分不清是愧疚,还是对女士的宽宏大量的感激,他小心地停下车,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座三层的小洋楼,西洋建筑风格,窗户上镶着深蓝玻璃,给人一种富贵高雅的感觉。
  孙立生搀扶女士下了三轮车,又搀扶着她来到小洋楼前,女士按响了门铃,一位保姆模样的中年女佣将门打开,弯腰问候道:
  “您回来了,小姐?”
  孙立生微微弯腰,说了声“对不起您,小姐,我明天再来看您。”便告辞离去。


  (二)
  次日近午时分,孙力生的三轮车在小洋楼前停了下来,孙力生从车上提起两盒糕点和一袋水果,按响了门铃。
  女佣打开门,见是昨日送小姐回来的那人,便上下打量着孙力生,问道:
  “先生,您有事吗?”
  “我叫孙力生,是来看望你家小姐的。”
  孙力生十分恭敬地答道。接着又补充道:
  “昨天,是我不小心,把你家小姐给撞伤了,今天特来看望。”
  女佣很客气地说:
  “请您稍候,容我去报知小姐。”
  时候不大,女佣回来,说道:
  “小姐有请,孙先生您请进!”女佣上身微躬,伸手作延请姿势。
  孙力生道声谢谢,随女佣进入客厅。他游目四顾,见沙发、茶几、花瓶、鱼缸等一应摆设,无不精致高雅,墙角处,站立着一座硕大的自鸣钟,“咔、塔、咔、塔”地发出节奏均匀、和谐悦耳的声音。
  女佣请孙力生落座,奉茶。
  这时,木质楼梯发出有节奏的轻响,女佣说道:
  “小姐下楼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急忙走过去迎接搀扶小姐。
  孙力生循声看去,但见小姐身着泛着暗红色的黑色天鹅绒拖地长裙,步履轻盈地走下楼来。小姐由女佣搀扶着,来到孙力生近前,伸手请已经站立起来的孙力生重新落座,自己也在孙对面的沙发上落座,女佣奉上茶来。小姐欠身道:
  “十分感谢您来看望我!听林妈说,先生您姓孙?”
  孙力生急忙欠身回答道:
  “是的,我姓孙,孙力生。”
  此时,孙立生才认真看了看小姐,见她脸庞清癯,肤色白净,细眉弯曲而略微高挑,双眼皮,细长眼,鼻子挺直而圆润,嘴唇丹红,唇线红白分明。孙力生心道:
  “这小姐年轻时,定是一位绝色美女。”
  他心里正自开着小差,就听小姐说道:
  “孙先生,从您前来看望我这事上,可以看出您是一位至诚君子。孙先生,您请用茶。”
  小姐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道:
  “我姓凌,父母给我起名叫凤桐。孙先生,您就称呼我凌小姐吧。”
  孙力生急忙答应。接着,孙力生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却被凌小姐阻止了:
  “孙先生,您不要这样自责,你也是为了避开那孩子免受伤害,而无意中撞到我的,即此可见,您是一位极有善心的好人。”
  凌小姐顿了顿,接着说道:
  “其实,世间的万事万物,都讲的是缘分,如若您不撞到我,我们怎会相识?”
  小姐说到这里,发出一串爽朗却不失典雅的轻笑声。
  女佣走近小姐身旁,轻声说道:
  “小姐,饭菜备齐,请您与孙先生用餐。”
  凌小姐招呼孙力生道:
  “孙先生,林妈已经将午餐准备停当,请吧。”
  孙力生感到十分过意不去,谦让道:
  “我前来看望小姐,怎好叨扰?您这样热情,实在让我不好意思。”
  小姐道:
  “孙先生不必客气,请!”
  他二人走出客厅,向餐厅走去。


  (三)
  孙力生随着凌小姐来到餐厅,餐厅正中摆放着一张楠木长方餐桌,并不像当时流行的圆形转动餐桌,倒愈加显得古朴典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和各种饮品酒水,在这宽敞餐厅的一隅,电动留声机响着交响乐,孙力生只是觉得好听,却是不知道曲作者是贝多芬还是莫扎特,更不知道系何乐团演奏。
  凌小姐延请孙力生落座,林妈微微屈身道:
  “小姐、先生,请慢用。”
  躬身退了出去,几乎同时,走进来两位妙龄女子,问明要用什么酒水后,便分别给凌小姐和孙力生斟酒,然后,侍立两侧。
  凌小姐端起斟满了“路易十六”的酒杯,说道:
  “孙先生,感谢您来看望我,还带来了礼物,这让我十分感动。说实话,在当今的上海,很难有如先生这等至诚的君子了。为此,我略备薄酒,聊表感谢之情。我敬孙先生一杯。”
  孙力生在局促不安中,跟凌小姐的杯子碰了一下,凌小姐一饮而尽,可以看出,凌小姐酒量不错。孙力生喝完杯中酒之后,与凌小姐相互照杯,然后,二人落座。
  孙力生口齿笨拙地也向凌小姐回敬了一杯。就这样,你来我往,一瓶“路易十六”已经下去了一大半。二人脸颊上,都泛起了淡淡的红昏。凌小姐向侍立两侧的两位女孩说:
  “你们下去吧。”
  两女孩轻声应道:
  “是!”
  躬身施礼后,退身离去。
  凌小姐端起酒杯,说道:
  “孙先生,请满饮此杯。”
  孙力生端起酒杯,说了声谢谢,在与凌小姐清脆的碰杯声中,一饮而尽。凌小姐说道:
  “孙先生,请原谅我不揣冒昧,想打听一下您的家事,不知见允否?”
  孙力生其实并未真的听懂是什么意思,便急忙应道:
  “可以,可以。”
  “请问孙先生,您家中还有何人?”
  孙力生道:
  “我家中还有爸爸妈妈。”
  “其他人呢?”凌小姐问道。
  “没别的人了,全家就我们三人。”
  “敢问先生,今年青春几何?”
  “到年,就快满二十五岁了。”
  “按说,似孙先生这般年龄,应该娶妻生子了,不知先生可曾订下婚约?”
  “没有。一是因为家境贫穷,无力养活妻子,二是虽然给我介绍了不少,可没有一个是合我心意的,外人都说我‘一个穷小子,还这么挑剔’,所以,这么大了,还是孤身一人。”
  凌小姐微笑道:
  “清先生稍候。”
  说完,起身向外走去,孙力生听到楼梯在轻响,猜测小姐是上楼去了。不大一会儿,楼梯响处,凌小姐下楼回到了餐厅。落座后,面带微笑道:
  “孙先生,既然您尚未订婚,我想向您介绍一位女子与您结成连理,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孙力生满脸通红,道:
  “谢谢小姐,可是,与您相识的人,定是富贵人家,岂肯下嫁给我这穷小子?”
  凌小姐含笑不语,打开精致的小木盒,从相册中取出一张照片,推到孙力生面前,道:
  “孙先生,您看看这人的长相,还过得去吗?”
  孙力生拿起照片,但见照片上的女子,细眉微微高挑,一双凤眼,略显天真地直视着自己,小嘴嘟嘟着,好像照相时她的一旁有人故意逗她,她在努力忍住笑似的。孙力生心中不由暗暗称赞道:
  “好一位美貌女子!”
  “她长相还看得过吗?如果先生同意,我给你介绍介绍。”
  孙力生忙道:
  “凌小姐,这玩笑开不得的。”
  “不是开玩笑。”凌小姐十分认真地说。
  孙力生讪讪地问道:
  “不知道这女孩是什么家境?”
  凌小姐抿嘴一笑,说道:
  “这女孩的祖父,是上海颇有名气的珠宝商,家资颇丰,到她父亲这一代,对经商毫无兴趣,倒是迷恋仕途,于是,在政府公干了多年之后,便出使英国,当起了大使,一干就是多年,既不升迁,也不调任,就这样,大使一职就一直干到退休。他们夫妇一生只有一个女儿,其父母总想为女儿寻找一位门当户对的乘龙快婿,可是,那女儿十分挑剔,给她介绍的,有王公贵族之子,也有公侯伯爵的少爷,按说,一个个不论是人才长相,还是家境势力,都是可以与之相匹配的了,可是,不知为什么,那女孩就是一个劲儿地摇头,说是不对心思。所以,至今尚未字人。”
  凌小姐说完之后,略一停顿,接着道:
  “孙先生,您回家考虑一下,明天来我家作答,如何?”
  孙力生有些云里雾里,只是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
  凌小姐见孙力生已经酒足饭饱,便向外喊道:
  “林妈!”
  林妈应声而入。
  “林妈,你叫吴师傅开车送孙先生回家,孙先生喝酒了,不便踏三轮车回家。”
  林妈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不一会,复又进来,轻声道:
  “小姐,汽车已经备好,在门外恭候。”
  凌小姐跟孙力生又寒暄了几句,便向门前的汽车走去。孙力生看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门前,司机吴师傅恭候在轿车一侧,见小姐跟孙力生走来,急忙打开车门,伸手作延请姿势。
  孙力生上了汽车,与凌小姐道了声再见,汽车在凌小姐纤手的挥动中,绝尘而去。
  (待续)
  编辑:千颗珠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3-21 14:21:40
  好看!高山老弟对上海很熟悉呀!
  • 千颗珠

    举报  2017-03-21 14:32:10  评论

    @乐安君 大姐好!
  • 千颗珠

    举报  2017-03-21 14:42:06  评论

    @乐安君 大姐,你看可以吗?不配背景我觉得也很清爽。音乐不是很好,可以再选。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21 14:32:27
  @高山对虾好看,期待继续!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21 14:45:12
  @linsong1025 a 抢活了,你看行吗?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21 15:10:54

  (四)
  孙力生回到家中,也许是对那洋酒不太适应,总觉得头昏沉沉的,于是,他躺在床上,打算稍事休息,不料。脑袋刚沾枕头,便进入了梦乡。
  他觉得,自己正坐在窗前,忽然,一位老者推门进来,他仔细端详那老者,并不认识,可又感到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那老者,看上去慈眉善目,两眼含笑,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双手扯着一根鲜红的红绳儿,那红绳,大约有毛线一般粗细。
  孙力生站起身来,很礼貌地问老者:
  “老先生,您找谁?”
  老人家爽朗地笑道:
  “找你呀!”
  “找我?”孙力生有些惊诧。
  “是啊,找你。你不是孙力生吗?”
  “是啊,我是孙力生。可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人大声笑着说:
  “有事,有事,当然有事,而且是大好事。”
  “大好事?我的?”孙力生愈加迷茫。
  “当然是你的大好事,不是你的,难道还是我的不成?”
  老人乐呵呵地举起了手中一直扯着的那根红线绳,在孙力生面前一晃,问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老人又哈哈大笑了,说道:
  “我问你,你可曾听说过月老?”
  “您是说月下老人,那个为天下男女注定终身的老神仙?”
  “是啊。”
  “难道您就是那……”孙力生吃惊得长大了嘴巴。
  “对!我就是你们传说的那个老神仙,专门为男女的婚姻牵线搭桥、预定终身的月下老人。”
  “啊?”
  孙力生的嘴张得愈加大了。月下老人自己拉了个凳子坐下,叹了口气,语气低沉地说道:
  “孙力生啊,人们都说只有神仙才不犯错,其实不然,神仙也有犯错的时候,只是,人们不得而知罢了。”
  孙力生平生第一次听说神仙也会犯错,惊奇道:
  “神仙也会犯错?”
  “当然。我今天来,就是因为神仙犯了错失,特地来向你道歉的。”
  “向我道歉?”孙力生的嘴巴又一次张得很大。
  “是的,向你道歉。说起来话长,这错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今天,当时,我用这根红线把一对十分相配的男女连接了起来,这一连接,就注定了他俩一辈子只会爱对方一个人,除此之外,任凭有多么好的异性,也绝对打不动他俩的心。”
  孙力生静静地听着。月下老人顿了顿,显得心情有些沉重,接着说道:
  “那天,我用红线的一端,系住的那个男孩,就是你,”
  孙力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眼,他急切地想知道那女孩子是谁。月老接着说道:
  “红线的另一端系住的女孩,就是……”
  孙力生的眼瞪得很大。月老说:
  “就是凌凤梧。”
  “啊?凌凤桐?哪个凌凤桐?”孙力生神经紧张得快要绷断了。
  月老像是有意让孙力生的激动情绪平静下来似的,停了一停之后,才慢吞吞地说道:
  “稍安勿躁!且听我说给你听。按说,只要我将红线栓好,你们俩的心就只会爱慕对方,所以,虽然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多得浩如烟海,那爱情的选择,却是万万错不得的。这就是人间为什么男女相隔千里万里,最终还是要配到一起去的原因。人们常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就是来源于此。”
  月老似乎感到口有点儿渴,从衣袋中掏出一个如拇指般大的小葫芦,拔开顶盖,放到嘴边狂饮了一气儿,孙力生惊奇不已,心道:
  “这么小的葫芦,竟然能够盛这么多水,神仙真是无所不能啊!”
  月老盖上葫芦盖儿,抹了一下嘴巴,接着说:
  “《生死轮回簿》上注明你与凌凤梧两人同日投生,凌凤梧投生上海珠宝商官宦人家,你投生上海印染大亨之家,而且是独根苗,你俩绝对是门当户对。
  按照定制,每近两纪,要对所系之人的婚配情况进行检查核对,检查是否有误配错配现象。当检查到你俩这一对时,发现竟然在反馈中注明:“单挂无配”。这显然是挑战了我的权威,我大发雷霆,找到阎王,说是要上告天庭。阎王十分重视,立刻着手逐级检查,最后发现,人间并没有你的名字,也就是说,那时你还没有出生,没有出生,当然没有成配。
  按照轮回簿上的顺序,本来,你应该与凌凤梧同日轮回投生,生死簿上,你的名字在凌风梧的次页,那天轮回司当值的是阴魂使者,也怪他多喝了几口,在翻走凌凤梧那一页时,连同你的那一页也一同翻了过去,叫作夹页,他的这一误翻,你就被误认为已经投生,于是,你就成了无籍之鬼,随处游荡了。
  既然事情查明,阎王就急令轮回司安排你的投生,可惜,印染大亨由于年龄已经过了生育期,致使你已无法投生他家,只好权且让你投生到现在的贫苦之家。
  当值的阴魂使者鞭笞三百,被降职为牛头马面,轮回司司长也被连带受罚三个月的薪俸,虽然制裁了他们,可是,你的婚姻富贵却被全部改写了。
  由于我拴在你们身上的红线并未解去,所以,你们的爱心依然在对方身上,这就是凌凤梧为何对那么多王公贵族富豪公卿的公子不屑一顾、你年近而立却无有中意之人的根本原因。
  凌凤梧这一耽误,就是二十个春秋,二十度的春花秋月,把她如花似玉的容貌销蚀过半,她自己为了婚姻也是心急如焚,可她心中一直在盼望着红线那一头的心上人的出现。前天,我安排了你俩的撞车相会,让她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等待近二十年的的人出现了,她心跳不已,跃跃欲试,只是囿于女子的矜持,才强行制住了那颗狂跳的芳心。孙力生,我且问你,你难道对凌凤梧没有丝毫感觉?”
  孙力生如实答道:
  “我初见到她时,虽然她已年逾不惑,可我心中感到似曾相识,而且,有一股爱的冲动,只是因为她是豪富之家的小姐,我若说出相爱的话,难保不被小姐掌嘴,更难保不被世人说我是贪图富贵、攀龙附凤的小人。”
  月老手捻稀疏长髯,点头笑道:
  “这就对了。《凤求凰姻缘簿》上记得清楚:你二人尚有十年夫妻之缘份,你要分外珍惜。”
  孙力生点头称是。月老接着嘱咐道:
  “明日你与她相见之时,不可拘泥于世人俗见,必须顺应天意,不可拗天行事,否则,必遭天谴。再则,女子脸皮嫩薄,很难主动启齿,你须主动提出婚姻请求,方才顺应天意、顺理成章。我之所言,你务须谨慎遵行,不可有殆。”
  孙力生连连点头。
  月老昂首哈哈一笑,好似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说了一声:
  “你要好自为之,我去也!”
  一阵香风,老人已经不见了踪迹。孙力生激灵一下,弹身而起,知是南柯一梦,梦中情景,犹然历历在目,似真似幻,实是捉摸不定。他看看窗外,街上灯火阑珊,已是半夜子时时分了。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21 15:22:38

  (五)
  孙力生梦醒之后,后半夜辗转无眠,早晨起床,感到有些昏沉沉的,他打开水龙头,让凉水冲洗了一下脑袋,感觉清醒了许多。他草草用过早点,之后,便盘算着如何前去赴约。从天目路到大世界附近的小洋楼,有好一段距离,不通有轨电车,三轮车被留在了小洋楼里,若是坐黄包车前往,自己虽然轻松了,却是辛苦了车夫,何况自己本身也是车夫,不能乘坐。于是,他决定徒步前往。
  “笃笃笃”,有人敲响了他的家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昨天送自己回来的轿车司机吴师傅,吴师傅笑吟吟地说道:
  “孙先生,小姐命我前来相请,汽车在门外恭候。”
  说罢,退了出去。
  孙力生急忙穿好那唯一的一套“喝茶的衣服”,便出门跨进停在门口的黝黑发亮的劳斯莱斯。轿车悄无声息地向前驶去,一声喇叭响过,汽车稳稳地停在洋楼门前。
  吴师傅打开车门,躬身请孙力生下车后,便去按动门铃,门铃尚未按到,大门居然自动大开,林妈笑盈盈地站在门前,道:
  “小姐命我在此恭侯先生多时了,孙先生,请!”

  孙力生步入客厅,小姐起身相迎,茶几上摆着几碟干鲜果品与一对盖碗茶具。寒暄之后,双双落座。凌小姐问孙力生是用茶还是用咖啡,回说喝茶,小姐命将咖啡用品撤去。
  一番闲话之后,凌小姐将谈话拉近主题,问道:
  “昨日所提之事,先生考虑得如何了?”
  “我已经考虑清楚,这就是一段前世注定的姻缘,我岂有不同意之理?”
  孙力生的如此答复,竟让凌凤梧大感意外,微微张开了嘴巴,仅只瞬间,即又恢复正常,问道:
  “孙先生,你可知道照片上之人实为何人?”小姐心中忐忑着。
  “当然知道,那照片实为小姐您的倩影玉照。”
  这回,凌凤梧真的被惊得长大了嘴巴,喃喃问道:
  “既然知道,为何应得如此爽快?孙先生正值青春年华,可我却是青春不再之人,先生若是违心迁就于我,岂不耽误了先生的终身?”
  孙力生见凤梧言语恳切,句句出于真情,便将昨夜所梦之事,详详细细地述说了一遍,然后问道:
  “我所说有关您的家世,可有出入差错?”
  凌凤梧有些痴呆呆地应道:
  “毫无差错。只是那前世之事,却是我所不曾知晓的。”
  她略一沉吟,接着说道:
  “难怪我刚一见到先生,就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爱意,犹如火山爆发般地自心中喷涌而出,竟至按捺不住、欲罢不能,原来已是前生注定。可怜,仅因那使者的些许疏忽,致使您苦度贫寒风雨二十年,更将您我的青春耽搁荒废!”
  凌凤梧说到此处,不禁泪水竟潸然而下……

  凌凤梧与孙力生的婚宴设在外滩的锦江饭店,宽大豪华的大厅,布置得喜庆异常。前来贺喜的,尽是上海政要、帮会老大、商界大亨、社会名流,他们前来,一则为了道贺,同时,也想看看这位白马王子是何等样人,竟然能进入被世人传为冷艳公主的芳心。
  婚礼在来宾的啧啧赞叹中,尽善尽美地进行完毕。一对新人恭送众位宾客走完之后,二人分乘劳斯莱斯和红色迈巴赫(这是凌凤梧的专用车),返回小洋楼。
  小洋楼内外,装饰布置得灯火辉煌,俨然一座不夜的宫殿。大门两侧,新增加了身着红黄两色服装的两名警卫,显得喜庆而隆重。
  洞房之内,玫瑰色的灯光,温柔而神秘,所有的家具,精致典雅,硕大的红木床铺之上,丝锦绸缎的被褥叠摞摆放,一对鸳鸯戏水的香枕,紧紧相连,留声机发出不大的的音乐声响,一切都是那么的幽雅温馨。
  两扇法兰西式褐色房门轻轻打开,两个身着粉红色服饰的美貌少女,各挑一个红色灯笼在前引路,另有两位少女,搀扶着新娘子,缓步进入洞房。但见,新娘子身着玫瑰红法兰丝绒的拖地长裙,雪白的粉颈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项链正中间,装有一颗泛着绿色毫光的心形翡翠,新娘子在玫瑰色溶溶灯光的映照下,脸色如美玉般的晶莹,微微上挑的细眉,长长的睫毛下的凤眼,顾盼生情,若是不知底细,谁会相信她是已逾不惑的年龄?
  早已守候在洞房中等待新娘到来的孙力生,急忙起身相迎。两少女侍候新娘落座后,轻施一礼,四少女退了出去。洞房之内,只留下一对新合卺的夫妻。
  孙力生走近凌凤梧,看着她满脸的娇羞,轻声问道:
  “梧姐,我帮您除下长裙吧?”
  凌凤梧轻轻点了点头,孙力生伸手小心地解开纽扣,把长裙从她身上缓缓脱下,露出了她一身薄如蝉翼的鹅黄色晚装。这薄透的晚装,恰到好处地将凌凤梧的阿娜身姿展现出来,宜人的法兰西香水味,从她身上飘逸而出,一时间,孙力生竟然如入仙境般地飘然无措了,痴痴然,如呆头鹅般木立不动。终于,他鼓起了勇气,一下将凤梧抱起,轻轻放到大床之上,晚服除去,但见她酮体如玉,肤腻若脂,其娇羞忸怩之态,无逊二八妙龄少女......(待续)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21 15:42:18

  (六)
  自鸣钟敲响了六响浑厚悠扬的报时声,夫妻二人起床,洗漱完毕,走进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各色西点。
  二人落座,凌凤梧优雅地细细品味着热奶和各道甜点,孙力生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夹起一块夹心巧克力蛋糕,很不情愿地吃完之后,便放下了餐具。凌凤梧疑惑而关心地问道:
  “您吃饱了吗?饭量咋这么小?”
  他看到孙力生未做回答,立刻醒悟,心中暗暗自责道:
  “我好粗心啊!怎么就没想到先生不习惯西餐呢?”
  随即向外喊道:
  “林妈!”
  林妈应声而入,问道:
  “夫人有何吩咐?”
  “通知厨房,给先生做一份中式早餐,要精,要快。”
  林妈答应一声,转身离去。凌凤梧起身倒了一杯雨前茶,递到孙力生手上,说道:
  “都怪我考虑不周,您先喝杯茶,早餐马上就到。”

  早饭过后,孙力生在角橱柜的底层,翻出了自己那套“喝茶的衣服”(原先那套工作服没在这里,只好穿这套好衣服了),换下了身上的这套豪华昂贵的结婚礼服,对站在身边的凌凤梧说道:
  “梧姐,我要上工去了。”
  凌凤梧似乎有些没听懂,反问道:
  “您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上工。蹬三轮车去挣钱。”
  凌凤梧略一沉思,即便点头,说道:
  “您去吧,要注意安全,别累着,量力而行,中午早些回来吃饭,我等您。”
  孙力生因妻子对自己的理解,心生感激,连连答应。他看了看凌凤梧,她正深情地注视着自己,关心、钟爱的真情,尽数呈现于目光之中。孙力生心潮翻涌,遂即将凤梧轻轻揽于怀中,在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当他从车库中推出三轮车,准备蹬上骑走时,被正在擦拭轿车的吴师傅和周师傅看到,他俩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日子就这样愉快地过着,白天孙力生身着工作服,当车夫,回来后,就是西装革履的先生。
  凌凤梧除了偶尔听取各个总经理的业务汇报之外,就是到外边走走,有时还会躲在某个隐蔽处,偷看丈夫蹬车拉客的情形。每当看到丈夫满面是汗地蹬车的情景,她的心中就会一阵阵地隐痛,可又经常会忍俊不住地觉得好笑。她深深知道,必须遵从丈夫的意志和尊重他的选择,丈夫是绝不可以凭自己的喜好加以改造的,即使是好心,也绝对不行!

  一个月过后,文汇报第二版刊登了一篇题为《踏三轮车谋生的亿万富翁》的报告文学体裁的文章,文章把凌凤梧和孙力生的传奇爱情绘声绘色地报道出来,并且浓墨重彩地描述了孙力生富而不淫、继续蹬车挣钱,贵而不忘贫贱之本的可贵品质。一时间,三轮车夫与阔小姐的传奇姻缘又一次成了上海人的热门话题。

  顺心的日子总是感到时光太快,几度春秋交替、数番寒暑易节,婚后第九个中秋佳节,在一片娱乐升平的欢快乐曲声中过去了。
  为了观赏钱塘涌潮,凌凤梧夫妇驱车前往海宁。八月十八这天,是钱塘正潮,他二人相拥着站在高台之上,从这里观潮,对钱塘江可以一览无遗。
  大约近中午时分,江面平静,并无异样,人们耳边却已传来轰隆隆、轰隆隆的声响,响声越来越大,渐渐地变成犹如雷公擂动天鼓,震耳欲聋。远处,雾蒙蒙的江面出现了一条白线,并迅速移近,渐渐地,白线变成了一堵水墙,水墙逐渐升高,随着一堵白墙的迅速向近前推移,涌潮来到眼前,犹如万马奔腾,声势浩大,直可谓惊天动地。凌凤梧紧紧依偎在孙力生的怀里,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鸟一般,孙力生双手搂抱着妻子,像哄孩子一样,连连说着:
  “不怕,不怕!”
  这声音,在江潮如雷的咆哮声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也许是观潮时受了惊吓,也许是沿途感受了风寒,回到上海之后,凌凤梧有些发烧,孙力生急忙将妻子送到协和医院诊治。本以为发烧感冒,稍施诊治,即会康复,不意病情却是日渐沉重,中医西医轮番治疗,药石入体,竟如泥牛入海,病情毫无起色。孙力生心急如焚,日夜守候在病塌之前。他眼看着妻子面皮蜡黄,两眼深陷,心中暗暗祷告苍天,宁愿让自己生病来换取梧姐的康复。然而,苍天无情,不从人愿,看看凤梧的病情愈加沉重了起来。

  一天,凤梧突然欠起身来,拿起枕边的电话机,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不大一会儿,几位各产业的总经理和律师来到了凤梧的病房,宽敞的病房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寒暄落座后,凌凤梧说道:
  “在过去的日子里,感谢你们对我凌家的忠诚,感谢诸位为我凌家做出的巨大贡献。我本当与诸位继续风雨同舟,怎奈身体欠佳,精力不济,已感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此,召请诸位前来,向你们宣布一件大事,从即日起,凌家的所有产业,全部由我的丈夫孙力生接手,他就是凌氏家族所有产业的董事长,你们必须向他负责。请文律师写出正式文书,办理清楚董事长更名等一应相关手续。”
  文律师和几位总经理同时称是。
  凌凤梧的目光转向孙力生,说道:
  “先生,从即日起,您即开始管理凌家的所有财产,当文律师将手续办理完毕之后,所有财产就统统归于您的名下了。希望您事事谨慎,莫负我望。”
  孙力生握着妻子的右手,明显地感到骨瘦如柴了,听得她像是遗言般的嘱咐,不禁悲从心中涌起,眼中滴下泪来,他急忙转头,生怕被凤梧看到。
  次日下午,文律师将办理完结的一应手续全部呈给凤梧查看,凤梧查看完毕之后,脸上现出多日来少见的红昏。她对孙力生微笑着说:
  “我此番可以放心离去了,先生,您要好好照顾自己,莫要让妻子我挂心于九泉之下。”
  孙力生连连点头,喉头哽咽,语不成声,泪珠滚滚。凌凤梧气息渐弱,减弱.......(待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21 16:00:48
  (七)
  自从凌凤梧逝去之后,孙力生一下子像是老了许多,整天不说一句话。每天晨起后与入睡前,定要点燃一炷香,这是他心中对梧姐深深的思念,也成了他不变的规律。每天,他都牢记着妻子的嘱托,对事业倾注着全部心血,凡事他都要亲临考察,努力不让决策出现失误。
  一个年纪轻轻的亿万富翁,孑然一身,在大上海,简直就是各个美女的抢手货,谁不希望能够让自己成为这位富翁的妻子?于是,前来说媒的人,几乎踏破了他家的门槛儿。然而,孙力生心如止水,一概拒之门外。
  时光匆匆,一眨眼,十八个春秋过去了,孙力生的事业蒸蒸日上,两鬓却生出了根根华发。

  一日,光华电缆公司的老板钱明浩前来拜访,宾主落座,献茶,寒暄之后,钱老板直奔主题:
  “孙先生,我此次前来,实在是用猪皮蒙着我这张老脸来的。”
  “钱老板何出此言?”孙力生有些惊奇地问道。
  钱老板那张肥胖的脸,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潮红。说道:
  “孙先生,我家门不幸,生养了一个生性执拗的女儿,从小就异常任性,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我和她妈对她总是不得不再三迁就。”
  孙力生插话道:
  “你女儿是不是那个叫钱若娣的漂亮女孩?”
  “啊,是的,是的。”
  他忽然拍了一下已经没与多少头发的圆头,说道:
  “咳!看我这记性,十几年前,我带着她还来你府上玩过,那时,她还小,非闹着要你抱她,没办法,只好请你抱了她一会,结果,还把您那昂贵的西服弄脏了,她看着你衣服上的脏渍,却笑得前仰后合。你说她是不是从小就桀骜不驯?”
  “小孩子家,也不能这样评价。”孙力生打着圆场。
  “现在长大了,满十八岁了,那桀骜不驯的劲儿更加厉害了。”
  “女孩子大都喜欢闹点小脾气,不可当真的。”孙力生安慰着。
  “闹小脾气?自从她过了年,进入十八岁,就整天闹着要出嫁。”
  “女孩子十八岁出嫁也属正常。”孙力生仍然安慰钱老板。
  “可是,你知道她要嫁给谁吗?”
  “那我如何知道?”
  “她指名道姓非要嫁给你不可。”
  “啊?”孙力生大惊失色,说道:
  “这也闹得太过头了一点,我可是她的叔叔辈。咋能这样闹法?”
  “是啊,可她说啦,如果不让她嫁给你,立即自杀,并且已经开始绝食了。我知道,您已经决心不再续弦,若是找媒人前来提亲,一定会被您拒之门外,那样一来,我那任性的独生女儿,岂不要命丧黄泉?万般无奈,我这才在脸上蒙着张猪皮,亲自前来当面向您求亲。这真是天下奇闻的丑事。为了女儿能活命,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孙先生,我女儿论长相,也算是女中少有的美貌,只是任性了一点,我的家产,虽比不得您富可敌国,却也不愁冻饿。为了我那女儿的性命,孙先生,您就俯就了吧,我这里求您啦!”
  说到这里,钱老板已是眼泪汪汪。
  孙力生沉吟道:
  “这如何使得?传扬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钱老板见孙力生不允,几乎是带着哭声说道:
  “孙先生,难道您非要逼着我给您下跪不成吗?”
  钱老板说着,居然真的站起身来,作出要下跪的样子。孙力生急忙站起来阻止。心道: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为了女儿,竟然不顾尊贵的脸皮,亲自前来提亲,甚至还要下跪相求。我若不应,后果必定十分严重,说不定真的会害死一条性命,可是,若要答允这门亲事,又如何对得起那对我情深意重的梧姐,这,叫我如何是好?”
  孙力生的犹豫不决,却是急坏了钱老板,他顾不得斯文,大声催促道:
  “孙先生,我女儿在家绝食已经是第三天了,救救我女儿吧,求您啦!”
  终于,孙力生艰难地点头答允了亲事,婚期就定在下月初六。钱老板千恩万谢地离去了。孙力生回到卧室,急忙点燃了一炷香,跪地祷告道:
  “梧姐,请您原谅,我这绝非为求男女之欢,完全是为了拯救那任性女孩的性命。”
  香烟飘渺,孙力生却是泪水涟涟......

  喜庆之日转眼即到,婚庆自是办得既隆重又热烈。当新娘钱若娣在两位美少女的搀扶下,姗姗进入洞房,孙力生深感愧疚,总觉得他的梧姐就在旁边看着他。当洞房内只剩下他与新娘子时,孙力生怯怯地勉强叫了一声:
  “若娣小姐,请坐吧。”
  没想到,那新娘子竟然笑道:
  “还是叫我梧姐吧。”
  “啊?”孙力生耳朵嗡嗡直响,好似听错了,问道:
  “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是像过去那样,叫我梧姐吧。”
  孙力生大惊道:
  “你是如何得知我对我前爱妻的爱称的?”
  “先生,说来话长啊!我就是凌凤梧转世再生呀。我的肉体死去之后,那热心的月老硬逼着阎王为了弥补因轮回司犯错给我造成的爱情损失,让我即可转生,阎王开始不肯,说是无此先例,后被月老以上告天庭相威胁,才特允我即刻转世富贵人家,同时特许不喝孟婆汤,以便待我长大之后能够寻找到您。”
  孙力生被惊得汗珠儿直冒。若娣接着说道:
  “所以,我刚一出生,便知道您的一切,而您对我却是一无所知。我五岁那年,随父亲到这里来玩,我闹着非让你抱我不可,并且把您的西服弄脏,那是我故意的恶作剧。您当时还让我叫您叔叔,可我只是叫了您一声先生,还记得吗?爸爸还说我不懂事。”
  孙力生有些相信了,说道:
  “您既然记得前生之事,为什么不来相认?却让我白白痛苦了这么多年?”
  “如果在我没有长成大人之前与您相认,那就失去了天和,会折损您的阳寿,所以,我就一直隐忍着。须知,隐忍比您的不知晓,更加痛苦得多。好容易熬到了十八岁,即迫不及待地非要嫁给您不可,才闹了那么一出。您说,您该不该继续叫我梧姐?”
  “梧姐!”孙力生轻轻地叫了一声,竟然禁不住泪水长流。
  夫妻两人竟然又是隔世完婚,终于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这泊泊奔流的泪水,承载了太多的无奈,更标示着无上的幸福。
  好久,二人止住了哭泣,却又相视破涕为笑。他们拉开落地窗帘,但见一钩新月,遥挂西天,耿耿河汉,横卧东西,满天星斗,闪闪烁烁。
  若娣说道:
  “先生,承您十八年的忠贞思念,真的让我好感动,只是太苦了您了!可怜,您的双鬓已经生出根根华发!”
  说话间,几乎又要盈盈落泪。孙力生道:
  “双鬓早生华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照样可以娶得您这年轻貌美的媳妇吗?”
  一句话,把若娣逗得笑出声来。
  窗帘慢慢合拢,一对男女紧紧相拥的影子,清晰地映在窗帘之上。
  (——全文完——)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21 19:27:17
  @高山对虾 这篇小说,我好像看过,在家园里吧,是一篇非常细腻感人的小说!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3-21 21:02:27  评论

    @千颗珠 是的,曾在家园贴出过。老师的记忆力真好,对于这样一篇极为普通的小作品还能够有印象!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3-21 19:53:48
  原来这是由月老神仙相助的两届隔世姻缘,构思新奇,好看。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3-22 11:45:39  评论

    @乐安君 感谢老师不弃地支持!本文纯粹是胡编乱造,哈哈哈。我就是想通过本文告诉人们,真情是可贵的、是无价的。
  • 乐安君

    举报  2017-03-22 12:49:28  评论

    @高山对虾 可以改编电视剧呀!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7-03-22 20:35:05
  真的很好看,吸引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3-23 14:59:53
  @高山对虾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之声昆明听力 时间:2017-03-23 15:34:12
  来看看
作者 :广州豫龙租车 时间:2017-03-23 15:35:27
  好文章,耐人寻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之声昆明听力 时间:2017-03-24 10:35:54
  好看,期待继续!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28 00:02:40
  @高山对虾 祝贺
作者 :流浪小空 时间:2017-03-28 15:23:17
  hello world!!!!!
作者 :流浪小空 时间:2017-03-28 15:25:09
  zhen hao hello world!!!!!!!!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2 06:06:45
  @高山对虾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4-23 16:48:56
  语句连贯流畅有韵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