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年味征文36】 你大娘身后的那一小碗儿炒豆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7-01-23 12:07:10 点击: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年味征文36】 你大娘身后的那一小碗儿炒豆


  

作者:王振江38307

 
  
  现在想吃啥吃啥,
  现在想咋吃咋吃,
  现在想吃啥有啥。
  我小时候可不是这样子,
  什么都缺,
  什么都少,
  什么都稀罕。
  话说上世纪60年代,我家在河南省许昌汽车修配厂家属院住的时候,我家祖籍山东、原籍牡丹江,在家属院里也有一家祖籍山东、原籍东北的老乡。在本地没亲戚,过年就我们两家走动。
  这一家的当家人是个大个子小裹脚有文化的家庭妇女。站在我父母的角度,常常说:“你大娘……”站在我家里姊妹们的角度常常说:“咱大娘……”
  话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年年过年,年年三十儿晚上熬夜都要去你大娘家,听你大娘讲故事。你大娘是个文化人,讲起来《****》《***》《**》那可是不亚于刘**。
  你大娘患病在身,往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炕上度过的。到了三十儿晚上,你大娘早已炒好了一小碗儿黄豆。
  家属院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都穿上新衣服或洗得干干净净衣服来到大娘家,炕头上,地上的小凳子上坐满了大小不一高矮不一的孩子们,于是你大娘就开始讲起故事来了。
  讲个把小时,你大娘就会从自己的身后拿出那一小碗炒豆,让每人捏上三个两个,于是满屋子的嘎嘣嘎嘣的咀嚼声,满屋是弥漫着从嘴里冒出来的炒豆的香味儿。
  一阵咯嘣声过后,你大娘又开始了她的精彩讲述。我哥我姐这一茬人都是你大娘的忠实听众。我去听故事,就是单存地冲着那碗儿炒豆儿去的,什么故事也没好好听到底,等吃了两轮约6个炒豆后我就溜出来玩其他的去了。
  你大娘身后的那一小碗儿炒豆,余香悠长,让我记忆了一辈子!

  【往事回眸】
  【过年的回忆】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的年三十儿》
  2016-2-9

  我这一生已经度过了60个大年三十儿(包括小历的二十九)。遇到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年三十儿也有个十次八次的,记忆比较深的有如下几次:

  @ 大雪没膝偷冻豆腐:
  ——刚到许昌的1964年的年三十儿,我7岁,一米多一点的身高。三十儿晚上下着大雪,一个人跑出去玩,大雪没膝到了我的大腿根儿,走一步很是艰难。我来到汽修厂的后家属院,看到许多人家的院墙上摆着豆腐、饺子、猪肉之类的食物,于是就偷了冻豆腐边走边吃。一不小心陷到路边的一个大树坑里,我没有惊慌,也没有呼喊,那年头人烟稀少,大过年的就是喊也没人听见。我用随身带的削铅笔刀在坑壁上掏了几个脚窝爬了出来。

  @ 敬老院里与死人为伴:
  ——下海的第二年,因为我的厂办在距离市区15公里远的,被废弃了多年的五七干校院内。这个院子被镇政府许了三个婆家,院子里的三亩良田地,由老李家种;后来有一个叫徐秀婷的办砖窑发家的妇女为了逃税,就租下来院子里的几十间平房办敬老院;我来了又把原来磷肥厂的厂房租给我办企业,答应我解除老李家和老徐家的合同。老李家搬到了大门外办了个杂货店,兼种院里的地;敬老院死活不搬,还不停地断我的电,断我的水。更甚者是年根儿杆儿敬老院里连续死的几个老头老太太故意停放在我的东隔壁,未死的奄奄一息的给放在我的西隔壁,大年三十这一天,西隔壁一个姓卢的老人,胆已经破裂,满脸蜡黄,整天痛苦地呻吟声很是焦心,我三番两次过那屋为老人喂热水,老人已经说不出话了,我就给老人手里塞了两块钱说:“你要是不行了,我就去通知你家的亲戚!带上点钱到那边花!”老人感激地点头,大年初一老人已经去了。过了初六,我开着2000元买的长江750警用摩托,带着政府的办事员挨家挨户去报丧。那以后我一直想,当到了我们的那时候会不会像这些孤苦伶仃的老人一样呢?所以选择尊严死,选择互助死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 大雪纷飞在路上
  ——1998年初的大年三十儿,我们开着朋友送的燕京面包车从项城返回许昌,那时我的驾驶证还没办下来,车有行驶证,因为行驶证上的单位比较牛逼,我无证驾驶也没出什么事。返回的路上路过周口沙河大闸,飘起了鹅毛雪花,对面只能看到两三米远,加上我初次驾车跑这麽远,浑身紧张,来到西华县城,路边店大都关门了,我让老张、小保下车敲开一家店铺,买了酒,买了花生米,让他俩划着拳,吆喝着,别睡觉,给我壮着胆,一口气跑回了许昌,下车时我的两条腿都软得站不住了。

  @ 我的一次“瓢昌”经历:
  ——00年的年底,天寒地冻,年根儿杆儿啦,哞天啦,我去送货,返回时已经上冻,没法走了,欲投宿一个路边店,店主说:“有房间,但是必须得包一个小姐,否则无房。”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这路况根本不敢走了,无论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都得住下,都得包一个小姐。这路边店的小姐其实都是农村的小媳妇,图着挣点钱哩。来我房间的是一个30岁上下的少妇,两人很谈得来,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丈夫是虐待狂,离家出走在这个店里打工,第一次坐台。我很同情她,两人谈得很投机,熟悉了以后我也想干事儿,但是怕,因为那时的路边店都和当地道上或警家有联系的,弄不好会敲诈你一番的。嫖资要付,但绝不能干事儿。次日付嫖资时,女方死活不要,而且还替我垫付。我俩成了朋友,以后我陷入了困境,她到处借钱为我解围,我感激她!我俩一直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必须相互问候一声的,有什么事必须真心实意帮忙的。

  @ 北风那个吹:
  ——文革时代的年三十儿,单位里的大喇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放着《白买女》的北风那个吹,尤其外面大雪纷飞,这场景,这音乐,这歌声都会给那个时代的人们带来深刻记忆的。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1-23 20:33:39
  佳作点赞!问候朋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