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乱伦巧缘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8-01-29 12:21:02 点击:203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乱伦巧缘
  

作者:高山对虾  
  

 
  


  (一)

  一则爆炸性新闻,震动了整个局机关:王局长又要结婚了,据说,新娘是位年仅二十二岁的校花。一时间,在局机关供职的王局长的所有下属、与王局长相关联的同僚、以及王局长的亲朋好友,无不争先恐后地送来丰厚的贺礼。
  喜宴设在凤凰大酒店,喜宴办得热闹而豪华,整个酒店飘荡着五粮液的酒香。男宾们看着那娇艳赛过广寒宫主的新娘,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女嘉宾们,在啧啧称羡的同时,则小声议论道:
  “新娘子恐怕比王局长的女儿年龄还小吧?”。
  老年男同僚,眼看着娇媚欲滴的新娘子就要落入王局长之手,心有几分嫉妒地讥讽道:
  “王局长这是老牛回头吃嫩草啊!”

  次日的清晨,在王局长的豪华别墅大门前,停了好几辆警车。在路人纷纷猜测无果的情况下,终于传出了确信:王局长死了。
  以刑警支队长亲自挂帅的侦破专案组的警察们,对别墅里里外外进行了仔细的勘查之后,一时没能发现任何他杀的蛛丝马迹,于是,便把秀发散乱、目光呆滞的新娘带回公安局,协助调查。

  说起王局长来,确也命苦得很,前几年,他费了好大劲,才把儿子弄进了部队军事院校,本想着让儿子将来弄个将军当当,不料,在一次实兵演练时,出事故牺牲了。女儿去年生孩子时,因难产,母婴双双不保。今年,王局长刚刚摘得月中丹桂,竟然无福消受,急匆匆踏上了黄泉之路。

  公安局专案组经过半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最终得出结论:王局长系新婚之夜因过度激动而导致的心跳骤停死亡。
  既然不是他杀,新娘子梁蕊自然就脱清了干系,重新获得了人身自由。她身心疲惫地走出羁押所。昂头看看天空,天,还是那样的阴沉沉、灰蒙蒙,看不到太阳究竟在哪里。
  她站在路边,希望有一辆出租车经过这里,然而,出租车司机都清楚,这羁押所周围,不是人们常来的地方,所以,出租车很少出现在这条路上。
  站在那里的梁蕊,不禁又回忆起新婚之夜那令她不寒而栗的一幕:王局长喷着满嘴的酒气,手捧着她的脸,这么看,那么看,折腾了好一阵子之后,便把她抱上了那宽大的喜床。她的衣服被一件件脱下,她心里流着泪,却是发作不得,她明白,欠的人情是要偿还的。她准备着,权当自己这身体已经死掉了。她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最大的屈辱。她感到,王局长那肥胖的身躯,压倒了她的身上,一时竟让她喘不上气来,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他那令人窒息的酒气,那嘴巴在她的脸上、耳边、嘴唇边,到处狂吻着......
  忽然,她感到,王局长整个身子一下子全部压到了自己身上,她憋得难受,便用手推,可王局长肥大的身躯,一动也不动,硕大的脑袋,无力地低垂在她的左肩。她用力将那身躯推开,不想,王局长竟然咕咚一声,翻跌于床上,一动不动。梁蕊心生疑惑,用手一探鼻息,已然气息全无。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忘记了自己正一丝不挂,便大声喊叫起来。
  住在相邻房间的保姆吴妈,听到了她的呼叫声,开始时,没当回事儿,以为是新婚的正常呼喊,接着,她听着太过反常,便急忙穿好衣裳来到新房,敲开房门,急忙帮一丝不挂的梁蕊穿衣裳,同时问梁蕊出了什么事?梁蕊手指躺在床上的王局长,结结巴巴说不成整句的话。吴妈伸手到王局长鼻下,发觉已经没了鼻息。顿时吃惊得魂不附体,她颤抖着手,急忙拿起电话,拨打了110......


  乱伦巧缘(二)

  梁蕊站了好大会儿,也没有等到出租车,便徒步行走约一公里,到达公交车站。当她乘上172路公交车之后,心中却有些为难了:我要到哪里去呢?回娘家?不成!如果父母知道了这情况,那卧病在床的父亲,会加重病情的;回王局长的别墅新房?她内心是一百个不情愿,然而,不去那里,别无去处啊。最后,只好咬咬牙,决定去别墅新房。
  172路公交车在鸡尾巴站停靠,梁蕊下了车。只要再走二三百米,就到达别墅新房了。尽管柏油马路宽敞平坦,可她总觉得好似凹凸不平,走起来总是踉踉跄跄。仅仅二三百米的路程,她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是心力交瘁,还是步履维艰?
  她按响了门铃,音乐声尚未停止,就见吴妈急匆匆地穿过院内花园,跑出来开门。本来,吴妈是无须亲自跑出来的,她只须按动大门自动锁的遥控开关,就可让大门自动打开,可吴妈还是亲自跑了出来,一则开门,二来是她心中十分同情梁蕊的不幸遭遇,她心中,隐隐有一种对弱者的怜悯心理,她想用自己的热情,让梁蕊感到一些温暖。
  “夫人,您回来啦?”
  吴妈刚一打开大门,便一边上前搀扶梁蕊,一边关心地问候。
  梁蕊轻轻点点头,算是回答。吴妈搀扶着年轻却步履蹒跚的梁蕊,走进了“家”。
  吴妈看着梁蕊散乱呆滞的眼神儿和瘦削的脸庞,知道他在羁押所一定受了不少苦,便如自言自语一般地念估道:
  “是啊,那地方哪是人呆的地方?看那一个个大檐帽,如狼似虎,夫人没有人情关系,又没人帮着使钱,那还能不受罪?”
  吴妈轻轻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
  “夫人,去洗洗澡吧,换换衣服,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梁蕊点点头。吴妈退了出去。

  当梁蕊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已是第三天的中午了。吴妈急忙迎上来,微笑中带着心疼地说道:
  “夫人,您这一睡,可把我吓死了,我老是去看您,可您老是不醒,我见您睡得那么沉,也就不忍心叫醒您。夫人,您这一睡,就是三天哪。可知您在那里边受了多少苦,身子亏得可是不轻啊。”
  梁蕊轻轻道了一声:“谢谢您,吴妈。”

  王局长是根独苗,没有兄弟姐妹,他的父母早已过世,一儿一女也已早他而去,梁蕊就当然地成了他万贯家业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梁蕊打开保险箱,里边堆满了一沓沓的现金,还有她从未见过的一摞摞黄灿灿的金砖、金条,梁蕊从最底层抽出了一沓子存折,她被那巨大的数字惊得目瞪口呆。
  “天哪,这得哪辈子才能花完哪?”梁蕊心中暗暗惊叹着。
  梁蕊突然有了一种拿出一部分给娘家使用的冲动,反正这钱也是来路不正,不用白不用。可是,瞬间她就平静下来:
  “如果那样,我跟这贪官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次日,她找来了律师,请他帮助清理王局长的财产。经过半个多月的清查整理,终于弄清了财产总数。律师又帮助她办完了财产的继承手续。此时的梁蕊,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亿万富婆了。

  乱伦巧缘

  (三)

  梁蕊决定让这些不义之财回归社会,用于慈善事业。她拿出一笔钱,交给吴妈,说道:
  “吴妈,您老如今年事已高,身边又无儿无女,孤身一人,这笔钱,留作您老人家养老之用吧。过几天,这房子就有人来收走了,我也不在这里住了,您回家养老去吧。”
  吴妈再三谦让,最后,含着眼泪,接受了那笔数额不菲的养老金。

  梁蕊把捐献亿万家产给慈善事业的手续办完之后,她又恢复了平平淡淡的平民之身。她在三环路之外,租了一小套租金便宜的房子,权且安身,准备寻找合适工作、就业谋生。

  她的善举,被媒体报道后,一家大型企业驭龙公司的总裁,亲自登门向她发出聘书,聘请她到公司任职。她成了驭龙公司的一位德语翻译。
  驭龙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对德国的,所以,与德国的行政官员、业务人员的交往十分频繁。因此,德语翻译是不可或缺的。
  梁蕊的德语口语水平,在学校时,就深得教授的夸赞。她曾在全校外语演讲竞赛中,获得过一等奖,之后,学校公费送她去德国进行口语培训一年,以资奖励。因此,梁蕊虽仅是大本学历,其德文水平,却是非同一般,如今担当此职,业务能力,自是游刃有余。

  梁蕊生性文静,待人接物,温文尔雅,进入公司后,她的捐款善举虽然备受同事的敬仰,她却低调得很,处处与人为善,工作认真负责,进公司半年来,深得同事们和总裁的好评。

  一天,她为了次日的谈判,急着翻译一个文件,一直干到很晚。当她处理完毕手头工作,走出公司大门时,接送职工的班车没有了。她便步行去1.5公里外的公交车站。只要走过一道长长的部队营房的围墙,就离车站不远了。
  当她走到部队营房围墙中央地段时,迎面走来三个小青年,看他们走路歪歪斜斜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定是喝了不少酒。
  当梁蕊低头准备擦身而过时,那三个小青年中的一个留着半边头发的,伸手拦住了她,笑嘻嘻地说道:
  “妹妹,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要到哪里去?你一个人不寂寞吗?要不,俺弟兄仨陪陪你?”
  梁蕊知道遇上了坏人,她回头瞅了瞅,见四处无人,便故作镇静地说:
  “我刚下班,老公就在后边,你三位快点儿回家休息去吧。”
  说完就想走开。半边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说道:
  “唬谁哪?你老公在哪里?现在,我们就是你老公。”
  说着,猛地一拉,就把梁蕊拉入怀中,接着,双手一抱,将梁蕊抱了个结结实实,喷着酒气的嘴,直往梁蕊脸上蹭。梁蕊一边东躲西躲,一边高喊“救命!”
  半边头一把撕开了她的上衣,另两人 在梁蕊拼命地脚蹬手刨的挣扎中,狠命地扯下了她的长裤。她拼命地呼喊。半边头用手捂住她的嘴,被她狠狠地咬住了无名指,半边头挥拳向她面部打来。另两人按住她的双腿,就要扯下她的小紧身内裤,情势万分危急。
  “滴滴——!”
  一声汽车喇叭,声震夜空,一道雪白的灯光,犹如一把利剑,刺破夜幕,三人的丑恶行径,在灯光下,暴露无遗。
  “嘎——!”
  一声急刹车的声音,一辆轿车骤然停在事发现场。从车内跳下一人,大喝一声:
  “住手!”
  三个人一看有人当横,便放下了梁蕊,一齐朝着这人围了过来。其中一人,顺手抽出了一把匕首,狞笑道:
  “小子,今天你坏了老子的好事,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周年。”
  说着,一个饿虎扑食,匕首闪着寒光,直刺那人胸膛。令人想不到的是,休看那人身体并不怎么伟岸,身手却是异常灵敏。但见他左足不动,右足后滑,身体迅速右侧,那匕首一刺落空,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那人右手上扬,一招金丝缠腕,准准地抓住了拿匕首的手腕儿,左手对着肘部反关节一拍,只听咔吧一声,同时,当啷一声,匕首落地,那小子鬼哭狼嚎着滚倒在地,看样子,右臂伤得不轻。
  梁蕊挣脱魔掌后,立马掏出电话报警。
  另外两人见他们有人负伤,便一左一右,同时发动进攻,但见那人,并不惊慌,先是急速迎向一人,左手一晃半边头眼神儿,右手直拳冲出,“咚”!半边头的胸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半边头咚咚咚咚接连后退好几步,方才稳住重心,那人侧目余光见到另一小子已经逼近自己,转身已是来不及了,于是,一招夜叉探海,身体前探的同时,左足使出了穿心脚的招式,疾蹬来者,没成想,那小子十分刁滑,在侧身闪过这致命的一击的同时,飞快地亮出短刀,照着那尚未来得及收回的左腿狠命地刺了一刀,深及刀柄。一阵剧烈的疼痛,让那人不由得啊呀一声,脚步踉跄,立足不稳。这时,两个小子如恶狼一般,疯狂的扑了过来,一阵拳打脚踢,把那人打倒在地,动弹不得,先前被伤了右臂的那小子,从地上爬起,左手拿过匕首,对着倒地的那人连刺数刀。
  眼看着那人已经一动不动,便恶狠狠地骂了几句,他们正想寻找刚才的“猎物”时,两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开来了。半边头大喊一声:
  “雷子来啦,快跑!”
  三人如鬼魅一般地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待续)

  编辑:linsong1025a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linsong1025a(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linsong1025a

作者 :竹素园主人 时间:2018-01-29 12:52:16
  继续呀,挺好看的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8-01-29 14:24:06
  @高山对虾 我只看了末尾一丁点儿,非常吸引眼球!慢慢再来欣赏!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1-29 15:37:21
  @高山对虾 拜读,待续!
作者 :岳定玉 时间:2018-01-29 15:58:38
  @高山对虾 品读老师精品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8-01-29 16:54:01

  乱伦巧缘

  (四)

  病房里安静异常。雪白的床单上躺着一位病人,他面带氧气呼吸面罩,脸色苍白,俊挺的双眉微微皱着,双眼紧闭。看得出,此人病情不轻。
  病榻前,坐着一位神色黯伤的女子,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病人,她那美丽的长睫毛上,挂满了细碎的泪珠。
  她,就是梁蕊,在看护着为了搭救自己而身负重伤的恩人、她心目中的英雄。她守护在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可恩人一直没有苏醒,她的一颗心,着急得几乎就要蹦出胸膛了。她无数次地默默祈祷:老天爷,你睁睁眼吧,让我的恩人快点儿醒过来吧!她也无数次地质问过上苍:为什么好人总是受伤害?为什么坏人总是能够横行无忌?
  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那晚对梁蕊舍命相救的人。他,名叫郝仲德,是某杂志社的首席记者。那晚,他采访结束后,又急着赶完稿子,开车回家的路上,发现女子被劫持,丑类的恶行,让他义愤填膺,于是,立刻出面制止。
  莫要看他是个舞文弄墨的人,可他却不是弱不禁风的那种文弱之士。他勤于锻炼身体,不论长拳短打,还是近身搏击,他都有所涉猎,跆拳道已经练到了黑带。由于他有了这些武术功底,才能够沉着应战三个恶狼的进攻。没成想,一招不慎,竟让那小子得手,而造成自己身负重伤。
  郝仲德被送来医院时,因失血过多,已经轻度休克,手术急需血浆,可是,白天做几个大手术时,AB型血浆已经用尽,大夫万分着急,可又一筹莫展。梁蕊得知后,立即找大夫:
  “抽我的血,我是O型血。”
  于是,她鲜红的血液,便泊泊地流淌到了郝仲德的身体之中。这数百毫升的血浆,为挽救郝仲德的生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梁蕊看着郝仲德微皱的双眉,轻轻叹道:
  “我的命咋这么苦呢?”
  她的思绪,渐渐又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之中.......

  他出身工人家庭,父母亲含辛茹苦将哥哥和她拉扯成人,为了培养她上大学,阖家竭尽了全力。父亲患病,却拒绝治疗,省下钱来,供她上学之用;哥哥已经二十六七岁了,可根本不敢提及婚姻之事,哥哥节衣缩食,把自己挣来的所有的钱,都用到供妹妹上学上去。她好容易大学毕业了,哥哥却因了“多管闲事”而惹上了官司。
  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了。哥哥下班回家,当他走到四处旷野的路段时,隐约听到有人呼喊救命的声音,他驻足仔细分辨方向,听出了声音来自路右侧不远处的小树林,便快步向小树林奔去。眼前的情景,让他怒不可遏:只见两个男青年正欲对一女孩实施轮奸。他大吼一声:
  “畜生!难道你们家就没有姐妹吗?”
  那两人并不答话,同时向他扑来。梁蕊的哥哥可不是好惹的,他人高马大,平时又习得一身好武艺,如何会将这两个小子放在眼里?几个照面,便把他俩打得跪地求饶。她哥哥解救了女孩后,便心情舒畅地哼着小曲回家了。
  不料,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一辆警车便开到门前,不由分说,将哥哥带走了。经多方打听,才知道哥哥昨晚抱打不平,打的是轩文区区长的儿子和书记的儿子。说是打断了三根肋骨,还有严重脑震荡,现在正昏迷不醒,在医院急救,是否有生命危险,尚未可知。虽然他哥哥明知是夸大伤情,可是,有医院的检查证明为凭。官方说她哥哥是无端滋事,是仇富仇官的反革命行为。
  谁都知道,打了衙内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下,可是惹下了大祸。全家人如热锅上的蚂蚁,却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实施搭救。后经多方托人,最后托到了王局长那里。王局长显得十分为难:
  “这案子很是棘手,听局子里边透出话来,说是至少要判十五年。”
  这无异于晴天霹雳。为了营救哥哥,带病的老父亲携带母亲和自己,再次去求王局长,两老人双双跪倒在王局长面前,声泪俱下地哀求王局长施以援手。王局长“颇受感动”,答应帮忙试试看,并且拒收父亲带去的礼物。三口人千恩万谢地离开了王局长的豪宅。
  次日,有位工作人员来到梁蕊家中,除了说王局长如何仗义,愿意一力担保哥哥免除牢狱之苦之外,还提出了一个请求:请梁蕊小姐考虑能否跟王局长结为连理。这,无异于又是一声晴空霹雳,嫁给跟父亲年龄一样大的王局长,就等于毁掉了自己的一生,这让她如何甘心?可是,她不能眼看着哥哥含冤受辱、在监牢中耗去十几年的时光,人生有几个十五年哪?她明白,区长书记,手握大权,自己一介贫民,到哪里去喊冤?两害相权取其轻,于是,梁蕊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答应下了这门婚事。王局长果然神通广大,就在他与梁蕊领取了结婚登记证的当天,哥哥被释放回家了。自己也就成了王局长的新娘。
  那个乘人之危的王局长死于非命,自己却无辜被关押折磨了半个多月,在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生活刚刚走上正轨,却又遭遇坏人劫持,幸亏这位好心的大哥出手相救,却又因为救我而受了重伤,......
  她正沉浸在往日的痛苦回忆之中,忽听得郝仲德发出轻轻的一声呻吟。她马上凑近他的脸,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只听郝仲德口中喃喃地叫道:
  “水,我渴。”
  梁蕊惊喜若狂,急忙跑出病房,高声喊叫:
  “大夫,大夫!他醒啦。”
  大夫边制止她不可高声叫嚷,边快步来到病房。郝仲德真的苏醒过来了。他整整昏迷了三个昼夜,这才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
  他睁开无神的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位陌生的女子,一脸的茫然:她是谁?为何对我如此关心?
  大夫看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便把给他输血,三个昼夜寸步不离地精心护理等情况,给他简单地介绍了一遍。看起来,他很受感动,感到欠了她很大的人情,连声道谢,虽然声音极小,却能看得出是出自真心的感谢。
  梁蕊感到,这谢字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担当不起的,便附在郝仲德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就是那晚被您搭救的那人,要说感谢,该是我感谢您才对。”
  郝仲德这才仔细端详着梁蕊,心中不由得赞道:好一个美艳照人的女子!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8-01-29 17:01:40


  乱伦巧缘

  (五)

  驭龙公司的高管们,的确很人性,他们得知梁蕊为了看护搭救自己的恩人而请假,便毫不犹豫地准假了。因为不出勤就没有工资,为了照顾梁蕊的生活,公司把她的工资以“生活补助”的形式,发给了她,这让她十分感动。公司老总派人传话给她:
  “好好护理郝记者,直到他康复,其间,你的工作,暂由他人代办,你不必挂心。”

  自从郝记者苏醒那一刻起,梁蕊像是搬开了心中的大石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脸上的泪痕不见了,美丽的凤眼,开始慢慢有些向弯月状的笑容变化了。她本就是一位细心的人,如今专职护理自己的恩人,那细致程度,自是不言可知。
  在梁蕊的精心看护照顾下,郝记者的身体在一日好于一日地恢复着。他的脸色由蜡黄渐渐泛出了红润,梁蕊的脸上,笑容逐渐成了日常表情的主调。郝记者能够下床拄拐慢行了,梁蕊就成了他的另一根拐杖。她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地挪动,仅仅十几米的路程,郝记者的额头上竟挂满了汗珠,细心地梁蕊,拿出自己的小手绢,一边小心翼翼地把他脸上的汗珠轻轻拭去。一边笑嘻嘻地鼓励着:
  “好!很好!今天进步真大!”
  郝仲德并不是粗心男儿,他听着梁蕊变粗的呼吸,看到她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的衣服后背,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力气,心中甚为感动。杂志社领导曾经几次前来探望,准备安排人员护理,均被梁蕊以自己已经轻车熟路为由,谢绝了。
  一个多月之后,郝记者已经可以丢掉拐杖独立行走了,可是,他的另一支拐杖,却是死活不肯退役,仍然坚持要搀扶着他。她,已经习惯了搀扶着他一起行走的感觉,自己一个人行走时,反觉得有些空荡。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她没有思量过。
  为了促进郝记者的快速康复,大夫说需要增加步行距离,进行机能恢复性锻炼。于是,郝记者每天就被梁蕊搀扶着,往返于医院与公园之间。他俩走累了,就坐在公园的连椅上休息。这时,见多识广的郝记者,便会绘声绘色地给她讲一些她从未听过的、天南地北的新奇见闻和故事,她脸上的表情,也随着故事情节的喜怒哀乐而变化着。
  她,渐渐感到所搀扶的恩人,越来越轻,那是他完全可以独立行走了,可她仍然要“搀扶”着他,慢慢地,她反倒把自身的重量,渐渐地加到了记者的臂膀上。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她“搀扶”着记者去“锻炼”的时候,背后总会有人发出各种含义的偷笑声,他们大都发现,他俩是多么合适的一对呀!
  这样的锻炼,又过了半个月,郝记者真的要出院了。出院这天,梁蕊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空虚与失落。郝记者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梁蕊:
  “小梁,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看护照顾,我的康复,全亏了您哪,更何况,我的心里还流着你的血”(笔者画外音:好狡猾的记者,他不说血管里流着她的血,却说“心里”)。
  梁蕊把名片装进贴身的口袋里,脸上挂着笑,眼里却转动着泪花,狠命地咬着嘴唇,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还是郝记者打破僵局,说道:
  “小梁,你回去上班后,不论早晚,我一定开车来接送你回家,以防再遇不测。另外,如有什么特殊情况,按名片上的电话打我手机。”
  梁蕊点点头,两颗肥胖的泪珠,嘭然落地。
  郝记者的汽车绝尘而去,梁蕊呆呆地遥望着汽车卷起的尘烟,渐渐地,尘烟消散了,不见了汽车的影踪......

  梁蕊上班后,决心更加努力工作,以报答总裁对自己的关照,可是,她却无论如何总是集中不起精神来,以致于,翻译一个普通的德文文件,竟然屡屡出错。她多次朝那墙上的大挂钟上看,她怀疑那挂钟是否坏了,要不,为什么总是不见指针走动呢?
  好容易盼到了下班的音乐声,她急忙规整好手头的文件,拿起挎包,匆匆向大门外走去。
  下班的员工纷纷登上各自合适的班车,她却站在大门附近,向西张望着。这时,他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向她驶来,她的心里,一阵激动,暗道:
  “他真是个守信用的人!”
  汽车上下来了郝记者,把她迎上了汽车,一声喇叭,汽车向着梁蕊的出租屋驶去。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8-01-29 17:16:04

  乱伦巧缘

  (六)

  这天,梁蕊下班后,郝记者照例来接她。
  轿车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车内,温暖如春,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如叮咚的泉水般,在车内奏响着。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十分惬意。
  郝记者驾驶着轿车,行驶在林荫道上。两侧的树木,不停地向后奔去。郝记者转头对副驾座位上的梁蕊说:
  “小梁,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
  “你有男朋友吗?”
  梁蕊的脸上飞起一片红霞,低声答道:
  “没有。”接着她反问道:
  “你呢?”
  郝记者狡黠地答道:
  “我?已经爱上了一个女子,准备找时间跟他结婚。”
  梁蕊的脸上立刻现出了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失望,问道:
  “她长得漂亮吗?”
  “漂亮。我这里有她的照片。”
  “能让我看看吗?”
  “可以。”
  郝记者说着,把一个长方形相框一样的东西递到梁蕊手里。她接过来一看,立马双颊红得如同东天的朝霞。原来,郝记者递给她的是一面镜子,她看到的是谁,那还用问吗?
  她一下把那方镜子塞给郝记者,佯嗔道:
  “你好坏!”
  郝记者正色说道:
  “这是我的心里话,我是认真的,请求你不要拒绝。”
  梁蕊低着头,好半天不说话,最后,抬起头,好像鼓足了勇气似的,说道:
  “郝大哥,我知道您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哪位姑娘能够嫁给您,那是她的福分。您是我有生以来最崇拜的人,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如果能够嫁给您,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可惜,我已经没有这个福气了。”
  说到这里,已是泫然落泪。说话间,汽车已经到达梁蕊的出租屋门前。车子停稳后,他们并没下车,而是坐在车里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为什么?”郝记者问。
  “因为,因为我已经结过一次婚了。”
  她直瞪瞪地看着他,却没有如她预想的那样,郝记者会吃惊得张大了嘴,更让她惊奇的是,郝记者只是微微一笑,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也是结过一次婚的人。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们爱情的拦路虎。”
  这回吃惊得长大了嘴巴的,倒是她梁蕊自己了。

  。。。。。。

  郝记者和梁蕊的婚礼办得隆重而简洁。当宾客亲朋散尽,洞房就成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新婚之夜,免不了风起云涌的彩云追月。风停雨住,他俩重新整理好折腾得凌乱了的床单,躺下来相拥着谈起了私房话,郝记者深有感慨地说:
  “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处女之身。”
  梁蕊脸上又一次飞起红霞,说道:
  “你不知道,那王局长……”
  郝记者打断她的话:
  “你不要说了,别忘了,我是记者,你的事我岂能不知道?”
  接着问梁蕊道:
  “你可知道王局长有个女儿?”
  “知道,听王局长说,她已经因难产不幸去世了。”
  “那么,她的丈夫是谁,你可知道?”
  “不知道。”
  “告诉你,她的丈夫,就、是、我。”
  郝仲德说得一字一顿,好似犹恐梁蕊听不真切似的。
  一瞬间,梁蕊的嘴张得好大,好一会,说道:
  “老天爷真会捉弄人,这不是乱伦了吗?”
  郝记者听了,哈哈大笑道:
  “乱伦?乱什么伦?你跟他们有什么血缘关系?你虽然跟王局长结了婚,可你还是个处女之身,更是跟‘伦’毫无关涉,更何谈什么屁的乱伦?”
  梁蕊沉思了一会,终于想明白了,她突然调皮地说道:
  “按说,我虽是继母,可毕竟是你的丈母娘,你还是得叫我一声妈,现在,你赤身裸体地抱着你的老丈母娘,成何体统?你这闺女婿咋这么不知道尊重老丈母娘呢?”随即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啪”的一声脆响,梁蕊那雪白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

  天上,惯于独居的一弯新月,被这对新人的恩爱羞得躲到西山之后去了,满天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不知道是在为这对恩爱的小夫妻祝福,还是在调皮地指指戳戳述说着他们的爱情传奇......
  ————全文完————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8-01-29 17:26:40
  @竹素园主人 @linsong1025a首席 @乐安君 @岳定玉 本贴是四缘中的第三缘,其余尚有《错位姻缘》《玄妙奇缘》和《坎坷良缘》。由于水平不济,难免出现诸多纰漏,惹得读者们掩口偷笑。今贴出,请诸位老师帮着审审,指出毛病,以便修改。感谢不尽!
作者 :珠峰雪A 时间:2018-01-30 09:37:01
  苦难鸳鸯,美满姻缘。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8-01-30 09:59:00
  @高山对虾 受尽磨难幸福来,善良人必然有福!高山老师写得好,人不能贪!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8-01-30 13:51:22
  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这话一点不错,本文两位主人公的美满姻缘,正好佐证了这理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1-30 16:07:18
  @高山对虾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乱伦巧缘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4666a921263a429d9cfad33e9171442c-1.shtml
  帖子摘要:
  一则爆炸性新闻,震动了整个局机关:王局长又要结婚了,据说,新娘是位年仅二十二岁的校花。一时间,在局机关供职的王局长的所有下属、与王局长相关联的同僚、以及王局长的亲朋好友,无不争先恐后地送来丰厚的贺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8-01-30 21:23:42
  非常精彩!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2-02 15:11:13
  @高山对虾 祝贺高老师的作品《乱伦巧缘》【聚焦-部落精华】榜上有名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8-02-02 20:23:13
  @高山对虾 祝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2-16 08:48:35
  @高山对虾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 :大漠醉红尘 时间:2018-02-19 19:58:54
  精彩
作者 :孙岩18235389501 时间:2018-02-23 16:13:51
  很吸引人,让人有继续看下去的愿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