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夜幕低垂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6-12-12 17:26:42 点击:41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夜幕低垂


  作者: 高山对虾

  
  
  (一)盗 墓
  夜,漆黑漆黑,天,阴沉沉的,没有一丝星光。两条人影,疾行在通往山脚的一道田埂小道上,两人一身玄装,一看便知是惯于夜行之人。
  一阵疾行,来到山脚下的一片空旷地。这里,茅草丛生,荆棘遍地,一阵风过,沙沙作响。远处的怪石树木,在夜幕的遮掩下,像一头头随时都会向人扑来的怪兽,一般人到此定会毛骨悚然。可是,这两个人却不是一般人。他俩从袋子里拿出了洛阳铲等工具,明白了,它们是乘着夜色前来盗墓的。

  甲:哥,这里哪有古墓?只是一片平地呀。
  乙:你懂什么?这下边就是古墓。你别以为我不是考古专家,不是大学教授,那些专家教授,都是些无用的蠢材,整天价只能摆架子唬人,还用什么仪器探测,狗屁,老子啥也不用,看一眼就能断定下边的古墓墓门朝哪。(边说,边在小树左边约五米的地方画了一个圈)挖吧兄弟,要快。
  甲:哥,您能确定这下边一定有古墓?别叫我白累半天。
  乙:错不了兄弟,相信哥,没错。
  甲不再说话,挥动洋镐,奋力挖掘。不大会功夫,洛阳铲碰到一个硬物,发出一声闷响。甲轻声呼喊道:
  “哥,有动静了。”
  乙急忙过来,有些喜出望外地说道:
  “兄弟,怎么样?这回你该相信哥的能耐了吧?一下子挖到了慕门。”
  清除土壤后,两人挪开一块方石,一个黑洞便呈现在眼前。乙用手电往洞内照了照,点燃了一个火把,交到甲手中,说道:
  “兄弟,你下去!”
  边说边用绳索拴在甲的腰间,甲拉着绳索,缓缓下到墓穴之中。
  乙:兄弟,拿着火把往里走,只要火把不灭,就没事儿。只拣贵重的拿。(说着,把一个袋子扔下去。)
  没一会,下边喊道:
  “哥,拉。”
  一包宝贝便被提出洞外。就这样,不大会功夫,就提出了四包。当乙再次往下扔包时,竟连绳索一起扔了下去。甲大惊:
  “哥,你怎么把绳子也扔下来啦,我怎么上去?”
  乙:(嘿嘿一阵冷笑)兄弟,你上来干什么?你知道,干这种事儿,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你就在下边呆着吧兄弟。(边说边去挪那方块石头,准备盖上墓穴洞口)
  甲:(大惊)哥,你别开玩笑,咱可是磕过头的好弟兄,你是我哥。再说我家妻儿老小,还需要我哪。哥,拉我上去吧。
  乙: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你的妻儿老小的。(边说边挪动方块石头)
  甲:不能啊哥,你不能卸磨杀驴…..呜呜…
  砰地一声闷响,方块石头将墓口盖上了。洞内隐约传来甲的哭骂声:
  “你个天打五雷轰的,不得好死!”
  几铲土复在石头上,隔断了洞内的哭骂声。
  只一会功夫,地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地貌,像没人来过一样。
  一个黑影在田埂上往回疾行,像一道幽灵…….

  (二)求生
  那个被称为哥的,叫吴亮鑫,被关入墓穴的弟叫单(shan)忠.。那吴亮鑫独吞了大批珍宝,掐断了可能败露行藏的危险隐患,心中的美兹兹,自不待言。
  且说那被关入墓穴的弟弟单忠。单忠眼看着狼心狗肺的拜把子大哥,为了独吞珍宝而狠心地将自己关入这墓穴绝地,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绝境,如果不能找到墓穴的平开门,待到墓穴内的氧气耗尽,自己就要与墓主永远为伴了。
  单忠心急如焚,浑身冷汗直冒,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渐渐地,他沉静下来,理了理思绪,开始寻找墓穴平开门。他知道,墓穴不会只有一个天门。他举着火把,绕墓穴一周,没有找到墓门,他有些着急,但他很快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坚信一定有门,于是他更加细心寻找,忽然,一根斜倚在墓穴壁上的石柱引起他的注意,他用力推倒石柱,石柱居然是墓门的顶门栓。单忠一阵狂喜,他试着去拉那门,不料,那门因年久腐朽,随手而散落。单忠知道,这里是唯一可逃升的通道。他将火把插在别处,腰间抽出贴身小铲,开始挖掘逃生之门。他挖呀挖呀,幸好土质不算太坚硬,不久,就挖了一米多深的上斜通道。火把在一阵颤抖之后,熄灭了,墓穴内一片漆黑,这更增加了阴森恐怖的气氛。
  单忠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于是,他更加拼命地挖。渐渐地,他感到了呼吸有些困难,四肢有些软软地使不出力气,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向他袭来,他知道,快没有氧气了,死亡就在眼前,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了死神狰狞的狂笑。可他不愿坐以待毙,他拼尽所有力气继续猛挖不止。突然,他一铲子挖出,把他闪了一下,铲子挖空了,拔出铲子,一道微弱的光线射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新鲜空气。单忠一阵狂喜,他知道,自己得救了。她尽量把鼻子靠近刚刚挖通的小洞,贪婪地呼吸着,希望尽快恢复体力。几分钟之后,他感到身上有了力气,便继续扩大洞口。很快,他走出了墓穴。

  人性就是这么古怪,当他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把一切的财产利益,统统抛到了脑后,只想得到生存,然而,一旦得到生命,那对财产的贪婪之心,便立马复活了。
  单忠爬出墓穴,四处张望了一下,便寻找了不少可燃照明之物,随即,带着这些枯枝干柴又进入了墓穴。点燃枯枝干草后,单忠便急急忙忙地收集珍宝,当他将布包装得满满的,实在无法再装了,之后,才恋恋不舍地爬出墓穴……

  (三)复仇
  单忠看了看掩饰好的洞口,心中有一股死而复生的感觉。夜,还是那么黑,风,越刮越大了。
  他背上那包宝贝,沿着来时的道路往回疾行。当他回到熟悉的院门前,东天已经露出了鱼肚皮色,天将破晓了。
  单忠藏好宝贝,草草洗了把脸,从床下拿出酒瓶,咕咚咕咚猛灌了一气,倒头便睡,只一会功夫,房内便传出雷鸣般的鼾声。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自是无人打扰。
  一觉醒来,已是红日西沉。单忠呆坐在床上,细细回忆着昨晚发生的那一幕,恨得牙齿咬得嘎嘎作响。他决心要收拾这位大哥。
  他从冰箱里拿出几样现成的熟食,倒了满满的一茶杯烧酒,一阵风卷残云似地大嚼大喝,已然酒足饭饱。他边抽烟边思索了一会,拿了几样东西,出门去了。

  室外,夜幕低垂。今夜的天空,依然阴沉着,与昨夜不同的是,今夜没有一丝风。村里,鸡犬不鸣,寂静得令人有些发怵。
  单忠来到一家门前,轻轻地敲了几下小木门,门里响起小寡妇姗姗的声音:
  “谁呀?”
  “我,单忠。”
  “有事吗?”
  “我白天进城,给你带了点东西。”
  小木门“吱扭”一声,开了,一个尚可算得上年轻的女人,微笑着请单忠进屋坐。单忠把手中的一包东西放到桌子上,脸上挂着笑,说道:
  “嫂子,我上街买了点好吃的东西,喊你到大哥家,咱仨一同喝几杯。”
  “我就不去啦吧?”姗姗谦让着。
  “去吧,就是你现在不去,一会大哥也得让我来喊你,我还是得跑一趟。”
  姗姗锁上门,跟单忠一起往吴亮鑫家走去。

  “嫂子,到大哥家叫门时,别说跟我一起来的。”单忠说。
  “为什么?”姗姗不解地问道。
  “给大哥一个惊喜。”单忠回答。
  “就你们这些男人的鬼点子多,跟小孩过家家似地,还惊喜…….”姗姗边说边向单忠抛了个媚眼儿。

  吴亮鑫是个光棍,此刻屋里亮着灯,肯定在家。
  “亮鑫哥,开门”姗姗叫门。
  “谁呀?”问话的正是大哥。
  “我,姗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单忠轻轻把姗姗拉了一下,朝她挤了一下眼睛,扮了个鬼脸,姗姗明白他是要跟大哥开个玩笑,便闪到一边。
  门,无声地打开了,露出了吴亮鑫满是笑容的脸,当他看到站在门前的是单忠,瞬间石化了。仅仅就这一瞬间,一柄250克的铁锤,准确无误地重重地砸在他的印堂上,一声闷哼,吴亮鑫仰面跌倒在地。
  姗姗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呆若木鸡,甚至连惊呼声都发不出来。单忠一把将她拉进屋里。随手关上房门,从腰间迅速取出胶带,飞快地绑住了她的双手,同时,封住了姗姗的嘴巴,接着,用胶带紧紧封住了吴亮鑫的鼻子和嘴,拿出一条口袋,把大哥装了进去,扎紧了袋口,驼到背上,一手拉住姗姗:
  “走吧嫂子。”
  姗姗此刻才如梦方醒,想要叫喊,嘴却被封住,只有拼命的摇头。单忠发狠道:
  “老实跟我走,否则,跟他一样,我也驼着你走。”
  姗姗眼里流着泪,机械地地点头。

  田间的小路上,行走着一男一女,那驮着口袋的正是单忠。山脚下,墓门旁,单忠扒开了掩饰洞口的荆棘,抽出铁榔头,往口袋中的大哥头部又是一阵狠敲,扑扑之声不绝于耳,想是大哥的脑袋即使是钢铁制作的,此刻也已千疮百孔,敲击之后,把口袋推入洞口之内。
  目睹这一切的姗姗浑身索索发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双膝跪地,乞求不要加害自己。单忠缓缓说道:
  “嫂子,我知道你和大哥感情很好,你就忍心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受孤单?所以,你也一起去吧。再说,凭你跟大哥的感情,我办了这事儿,你能不去告发我?”
  姗姗泪如泉涌,连连以头叩地,求单忠饶她一命。单忠说道:
  “嫂子,你人很好,我不忍心让你流血,但,我也不能放了你,对不起了,嫂子!”说着,拿出胶带,在姗姗拼命地挣扎中,将她的口鼻紧绕了几圈,没一会儿,姗姗就软软地躺倒在地不动了。单忠抱起姗姗,推入洞口之内。单忠把墓门回填掩饰完好之后,便匆匆离去,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黑夜,对所有的罪恶,依然是那么的包容!

  时隔多年之后,考古队发掘这座古墓时,在墓穴平开门旁边发现两具尸骨,经考证认定,死者并非古尸,从头骨的多处破裂可以推测是谋杀,于是报案。警方经过缜密侦查,抓捕了单忠。此时的单忠,已是富甲一方、年近耄耋的老人了。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丰阳人田 时间:2016-12-12 17:38:27
  沙发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12-12 18:46:16
  写得有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12-13 10:48:38
  问好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2-13 14:47:10
  叹!比死神更恐怖的,是人的贪婪!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6-12-14 11:01:33
  @乌衣画客 自私与贪婪,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本性。所有的大公无私、公而忘私,都是靠后来修养而来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尊佛和一个魔,如果不注意修养,魔就会兴风作浪。所以,人要时刻注意修养,不可须臾放松,直到能够达到慎独的境界。

  感谢老友的关注与支持!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2-15 15:32:52
  @高山对虾 推荐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6-12-15 21:07:27  评论

    @贾庄当真 感谢领导推荐!@linsong1025a 感谢首席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6-12-15 21:27:47
  这对拜把子的兄弟俩,都够狠的,最后还是哥哥败在弟弟手里了,连自己的情妇也白白搭上了一条性命,姗姗死得真是可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