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首页头条】扑朔迷离(小说连载)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1-08 18:07:04 点击:96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扑朔迷离(小说连载)  
  

作者:彭乾尧  
  


  
  曾经心动过的女人突然到来,眼镜多少有点惊慌失措。
  眼镜从床上坐起来,惊得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朗格来啦?”
  “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
  眼镜说:“我们两个没得缘分,那一年不晓得你朗格想的,都商量去办理结婚登记了,你还把我送你的东西退了回来……”
  杨光美说:“也许你不晓得,你妈妈不晓得朗格知道我家住在哪儿,不晓得你妈妈朗格会半夜三更的跑到我家窗户外边来骂我……”
  眼镜惊愕说:“我妈妈来骂过你的吗?”杨光美说:“怎么?你真的不晓得?”眼镜说:“我听我们生产队的人说,你在和一个叫小毛的工人耍朋友,那一个曾经送信给我的女娃儿,还把我送给你的布料送了回来,那女娃儿说你不愿意和我耍朋友了,不晓得我们生产队的人,朗格会晓得你和小毛的事情……”
  杨光美说“我和小毛的啥子事情?”眼镜喃喃说:“听说你被小毛……”杨光美接口说:“听说我遭小毛搞过了的?……”眼镜没有回答,算是眼镜默认了。
  杨光美说:“不晓得是哪一个造的谣言,也许就是他给你妈妈说了我许多的坏话,说我以耍朋友的名义去骗工人阶级的钱财,对你妈妈说我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你妈妈就是听了那个人的话,才半夜三更的跑来我家骂我是骗子,你不晓得,你妈妈骂的我好脏班子……”
  眼镜说:“不晓得是哪个来我们生产队说了你的坏话,不晓得是哪个来我们生产队造的你的谣言,那时候的我年轻,听了那样的话我也信以为真,我妈妈原本就有病,哪里听得那样的话来,我妈妈肯定就是听了那样的话,才找到你的家门口来骂你的,如今看来我们是遭人整了,那个来我们生产队造你的谣言的人,给许多的人说你被小毛搞过了的,还给许多的人说你是骗子,说你专门骗那些工人阶级的钱,我妈妈原本就有病,哪里听得那些谣言……可我妈妈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呀……”
  杨光美说:“我也怀疑过是有人捣鬼,后来听说你妈妈是疯子……”
  眼镜说:“如果我们没有分手,也许我的生活会是另一种样儿……”
  杨光美说:“也许这都是命,我去算过命的,算命先生说我嫁给工人阶级容易,说我嫁给工人阶级也没有好日子过,算命先生说我嫁的男人是酒鬼,哪怕结婚的时候不喝酒,将来也会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你不晓得,我后来嫁的男人,开始并不喝酒,后来还真的就成了一个酒鬼……”
  眼镜说:“世上有几个男人不喝酒的,这个你也信?……”
  杨光美说:“你不相信吗?我就听你老婆说你以前什么都不相信,听说你前次得病有人劝你去信基督教,说你如果不去相信基督教,你的病就会复发,结果你去信了基督教,可是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是你并没有真心诚意的去信基督教,结果你的病又复发了……”
  眼镜说:“我还是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杨光美说:“没有真的见过鬼的人,许多人都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如果你去阴间,如果你真的见到过鬼了,也许你就会相信了……”
  眼镜说:“哪里有鬼哦?我活了五十多年了,掏人大粪经常半夜三更的去,我就从来没有遇见哪里有鬼……”
  眼镜的妻子说:“她就能把你带去阴间见鬼!”杨光美说:“那也不一定,这要看他眼镜的阴气重不重,如果眼镜的阳气压倒了阴气,我也没有办法引带眼镜去阴间。如果眼镜的阴气重,如果眼镜的阴气压倒了阳气,我就有可能把眼镜带到阴间去,我就有可能让眼镜去见他去世了的亲人……”眼镜笑了说:“你们莫来哄我,哪一个人去的了阴间哦,还能够见到去世了的亲人?我可不是三岁的娃儿!莫来哄我……”
  眼镜的妻子说:“就是你不相信,我这才去把她请来的,我还听说你们还耍过几天朋友的,难道她会骗你不成?……”
  眼镜问杨光美说:“你真的能把我带去阴间吗?”杨光美说:“就看你是阴气重还是阳气重了,如果你的阴气重,我就有可能把你带你去阴间,我就有可能让你见到你已经去世了的亲人,……”
  眼镜不说话只是笑,一副不相信的样儿……
  眼镜的妻子说:“我不可能请她来骗你晒,你们耍过几天朋友的,她也不会来骗你晒,你不晓得她会请筲箕神呢,你不相信就让她先把筲箕神请来,看筲箕神给你说些啥子……”
  眼镜心底明白,这是妻子晓得他活不长了,把杨光美请来编一些瞎话来哄骗他,妻子想让他活的开心一点,眼镜不由得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死也说不得,无需你们来哄我开心……”
  杨光美说:“你既然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说明你还是相信命运的晒,那我就把筲箕神请来,看筲箕神朗格给你说……”
  眼镜听说过请筲箕神,就是把竹棒儿和筷子绑在筲箕上,再把捆绑了竹棒儿和筷子的筲箕让两个人抬着,筲箕自己就能在河沙上写出字来……
  眼镜说:“还是算了吧,莫搞那些空灯,没得用得的……”
  杨光美明显的看出眼镜不相信,就对眼镜的妻子说:“你去找一个大一点的筲箕来,另外还找两根长一点的竹棒儿,再找一十六支筷子来,把竹棒儿和筷子绑在筲箕上,让你和眼镜亲自来掌握竹棒儿,让你和眼镜自己来操作,免得眼镜不相信还说我是来骗他的……”
  眼镜的妻子早就听说了请筲箕神需要一个大一点的筲箕,也听说了请筲箕神需要筷子和竹棒儿,还知道需要河沙,眼镜的妻子早就把这些东西准备妥当了的。
  只见杨光美把河沙铺在一张桌子上,把竹棒儿捆绑在筲箕上,而后在竹棒儿的两边各捆绑上八支竹筷子,而后喊眼镜来站在桌子旁边,喊眼镜的妻子站在眼镜的对面,而后用黑布蒙上眼镜和眼镜妻子的眼睛,而后把捆绑了十六支筷子的筲箕放在铺满河沙的桌子上,而后把房屋的门窗全部蒙上黑布,而后关上了点灯……
  刚蒙上黑布时,眼镜的眼睛还感觉得出亮光来,待杨光美蒙上窗户关上电灯,屋子里就一片漆黑了。
  杨光美让眼镜和眼镜的妻子把捆绑了筷子的筲箕抬起来,抬到一定的高度,杨光美说:“你们两个都不要动哈!不要让手左右上下摆动!也不能让筲箕上捆绑的筷子离开桌面上的河沙,也不能让筲箕上的筷子停留在桌面上,你们要一动不动的把竹棒儿抬着,两个人都要保持平稳,筲箕神自己就会在河沙上写出字来……”
  眼镜松了点手,筷子落到了桌面上,只听杨光美说:“眼镜你的手不能动,不然就不灵验了……”
  眼镜不相信捆绑了竹棒儿和筷子的筲箕真的能在河沙上写出字来……眼镜感觉自己稳稳的抬着竹棒儿,眼镜感觉自己纹丝未动……
  只听杨光美喃喃的念叨:“筲箕神快快来,指点迷津化祸灾……”
  眼镜集中着注意力牢牢的抓着竹棒儿 ,杨光美念叨的声音并不大,逐渐的还越来越细声……
  眼镜只一门心思控制住自己手中的竹棒儿不让它移动,眼镜渐渐的也听不清杨光美念叨些什么了,眼镜渐渐的闻到了香蜡纸烛燃烧的味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镜都感觉自己有些倦怠了,眼镜都觉得自己抬竹棒儿的手和胳膊都有点儿酸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杨光美大声说:“你们两人把竹棒儿和筲箕抬到一边去,让我们来看筲箕神说了些啥子!”
  眼镜不相信筲箕神会说些啥子,眼镜自己感觉自己并没有动,眼镜觉得绑在竹棒儿上的筷子最多也就只是留下几个眼眼来……
  去掉门窗上挂着的黑布拉亮点灯,眼镜傻眼了,那捆绑在竹棒儿上的筷子,却在桌子上的河沙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纹路……
  自己明明感觉自己握住竹棒儿的手没有移动,桌面上怎么会留下密密麻麻的纹路来呢?
  眼镜没有挵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眼镜不相信真的有筲箕神!

  迷雾重重

  许多人对筲箕神深信不疑,眼镜和妻子都说自己没有动,然而那捆绑在竹棒儿上的筷子,却在桌面上留下了许多纹路。
  虽然留下的纹路杂乱无章,而且很是凌乱,也根本看不出来其中蕴藏着文字的信息,令人大惑不解的是这纹路是怎么形成的?
  眼镜的大姐夫分析,“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双眼还被蒙上了黑布,连一点光感也感觉不到,人在这没有光感没有其它声响的环境里,精神会逐渐的松弛下来,就像一个人无意识的进入梦乡一样,人的意识会逐渐的松弛,脑海中只存在一个念头:‘不要动……不要动……’这就有点像一个失眠的人数绵阳一样,‘一只绵羊,两只绵羊……’数着数着就进入梦乡了……”眼镜说:“我好像还真拽了哈儿瞌睡,但我绝对没有睡过去,只是一哈儿就醒了……”大姐夫说:“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没有谁能长时间的托住竹棒儿手不乏酸不乏软,没有几个人能够纹丝不动的站立几个小时,别说手杆会乏软会乏酸,手臂还会不由自主的抖颤动,只是你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眼镜的妻子说:“仅到抬起不放下来,我的胳膊也酸软的不要命,仅到抬起不说话也不动,我也有点瞌睡眯细的……”
  大姐夫说:“眼镜原本就有病,眼镜原本身体就虚弱,眼镜哪里能够站立着纹丝不动的支撑几个小时,而且还要保持平衡,而且还要保证身体不摇晃,这些筷子留下的纹路其实就是眼镜和眼镜的妻子无意识的晃动造成的。”
  大姐夫指着沙盘上的纹路分析说:“筷子的摆动幅度不大,这些纹路肯定是眼镜和眼镜的妻子疲惫时无意识的挪动身体造成的,身体疲惫不堪必然影响人的精神抑制力,无意识的挪动手腕,无意识的前后晃动身体,而眼镜和眼镜的妻子并没有感觉自己在晃动,你看这些出现在筷子周围的纹路,乱麻似的缠绕成一团,哪里是什么筲箕神给人的指令,纯粹就是眼镜和眼镜的妻子身体摇晃时留下来的纹路……
  眼镜对大姐夫的话半信半疑,眼镜对沙盘上的纹路迷惑不解,眼镜也有点相信那并不是什么筲箕神留下的指令,可眼镜相信杨光美不可能来哄骗自己!
  每个人的过去,都有段值得回味的日子,眼镜和杨光美的那段日子,还深深的停留在了眼镜的记忆中,杨光美的那一只小手,小手腕上的那腕骨骨节,那半圆形的小疙瘩,很让眼镜记忆尤新……
  眼镜还记得一次随杨光美去她家里,途径一片佛豆地,一片淡蓝色的佛豆花,眼镜对杨光美说:“走!我们去找佛豆耳朵……”
  杨光美挥起手中的雨伞来打他,还嗔怪的说:“吃饱了撑的,去找佛豆耳朵……”
  眼镜一直想不明白,自己说去找佛豆耳朵玩,杨光美怎么就挥起雨伞来打他……
  眼镜不知道母亲曾去骂过杨光美,眼镜不知道杨光美为啥把自己送给她的迪卡和的确良布料退回来,几乎每个男人都有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因为母亲是神经病人的缘故,眼镜这一辈子,没有得到过几个女孩的青睐,更没有漂亮可心的女孩儿对自己动过心思,杨光美还真就只是眼镜这辈子遇到的唯一……虽然眼镜没有得到过什么,至少眼镜曾牵拉过她细滑柔软的小手儿,虽然如今水过山丘,虽然如今仅只成了记忆,如今回想起来还是能让眼镜兴奋无不……
  如果那时候杨光美没有把礼物退回来,如果那时候顺利的与她办理了结婚登记,自己的人生也许就是另一个人生了……
  水从山丘上流过去了,永远不会再从山丘下流回来,一个对自己的婚姻不甚满意的人,更留恋自己曾经触碰过又失去了的甜蜜……
  眼镜与杨光美,已经商量去办理结婚登记了,虽然没有拥抱,虽然没有卿卿我我,可两个人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多多少少还是留下了几丝值得回味的温馨……
  眼镜知道自己与漂亮女孩无缘,眼镜只想找一个脸包干净点儿的女孩,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奢望都犹如天边的月亮……
  那个年代的青年男女,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难找到情投意合的伴侣,许多男女的结合都是勉为其难……县区种粮食的女孩,为了吃上菜农的返销粮嫁来城郊,女孩结婚嫁人只是为了生活,这样的结果,没有几许男女的结合是为了爱情……
  眼镜这一辈子,就交往过这么一个可心的女孩,论说眼镜当菜农的生产队劳动日投的高,眼镜的收入在菜农中算是条件好的,可眼镜的日子却依然贫穷,甚至还食不果腹,原本不该如此,只因为眼镜母亲的缘故,眼镜母亲的精神病发了,不但脱光了衣服漫山遍野的乱跑,而且还把家里的粮票钞票布票拿出去漫山遍野的丢,如果只是漫山遍野的丢也许还找的回来,可眼镜的母亲还把那些生活必须的票证拿出来点起火来一张一张的烧,钞票烧了还可以再去挣,布票烧了可以不买新衣服,可粮票烧了就只有饿肚子了,黑市的重庆搭伙卷三元多钱一斤,眼镜的生活就是这样陷入困境的……
  眼镜还有一个致命的秘密,眼镜的父亲是在押犯,眼镜都不知道父亲到底犯的什么罪,可那罪责却延伸到了眼镜身上,眼镜还是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那个年代的女孩,知道红色江山万万年,那个年代的女孩,没有几个愿意嫁给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杨光美就是眼镜心中的女神,心中的女神怎么可能来骗自己呢?眼镜还是有点不相信筲箕神,眼镜有点相信大姐夫分析是对的,眼镜不相信杨光美会来骗自己,杨光美对沙盘上的纹路分析来分析去,终于分析出几个字来“烧、衣、冷、褥……”
  杨光美说出来一句让眼镜瞠目结舌的话:“把你们家所有的铺的盖的穿戴的给你妈妈和你老汉烧起去……”
  眼镜说:“如果你真的能带我去阴间,如果你真的能带我去阴间见我的妈妈和老汉,我就把我家里的所有东西全部烧了买新的……”
  杨光美说:“你真的想去阴间?”
  眼镜说:“不去阴间怎么晓得你说的话是真的?”
  杨光美说:“去阴间得等阴间开门的日子,还得你的阴气压住阳气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可遇不可求,不过还是可以试一试……”
  眼镜说:“那就等你试一试再说吧!”眼镜转脸对妻子说:“如果杨光美真的能带我去阴间,她要再多的钱你也给她!”
  杨光美说:“我也不是为了钱才来的……”
  眼镜说:“这个我晓得……”

  去阴间看看

  如果真的有阴间,眼镜还真就想去阴间看一看。
  人都不想死,人都害怕死,如果世上真的有阴间,那死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如果真的有阴间,人死了以后也就是去了另一个空间,那有什么可怕的,去了就投胎转世,二十年后不又是一条好汉么,眼镜还真希望真的有阴间阳世,眼镜还真就想去阴间看一看。
  眼镜对走阴婆能够把人带进阴间里去还是持怀疑态度。以前曾听妻子说起过她们长寿老家,有一个女孩就曾被走阴婆带去过阴间。
  那一个女孩还在阴间见到了自己去世了的父母。
  妻子对那女孩去阴间的事儿坚信不疑,因为那被带去阴间的女孩,曾经是妻子儿时的同学,那女孩本分老实,不是那种善于撒谎骗人的角色,女孩去阴间的情景,妻子曾亲眼得见来,女孩见到去世的父母时,捶胸顿足的哭,女孩从阴间回来,痴痴呆呆神情恍惚,当女孩恢复正常后,还对眼镜的妻子讲述了她去阴间的经过,还对眼镜的妻子讲述了她见到亲身父母的情景。
  有人认为那个女孩是一个托儿,是为走阴婆当托儿拉生意的,眼镜的妻子却不相信女孩是给走阴婆当托儿的。
  女孩在走阴的过程中捶胸顿足的哭,那凄厉的哭泣不是一般的人能够伪装的出来的,那女孩捶胸顿足的哭泣时,气急败坏的拍打自己的身体,女孩的胸脯被她自己捶打的淤青一片,女孩的一双大腿,被她自己拍打的紫青淤肿,女孩在走阴过程中流露的真情,没有几个人能伪装的出来,那胸脯上和大腿上的瘀伤,许多日子以后方才散尽,如果是给走阴婆当托儿?怎么可能那么下死手拍打自己?……
  女孩去阴间眼镜的妻子就在现场,眼镜的妻子亲眼目睹了走阴的全过程,亲眼目睹过女孩胸脯上和大腿上的瘀伤,女孩见到父母时悲痛欲绝,那伤心难过的情景催人泪下,女孩是见到亲人流露真情才把自己伤成了那个样儿……
  女孩是妻子儿时的闺蜜,妻子相信女孩不可能骗她也不会骗她……
  女孩并不认识那走阴婆,女孩如果是托儿?女孩如果是蓄意做作?女孩不会把自己伤成那个样儿……
  大姐夫听说过这个故事,大姐夫不相信走阴婆能把女孩带去阴间,大姐夫说那女孩有癔病,是走阴婆利用天时地利因势利导的诱发了女孩的癔病……
  眼镜不知道什么是癔病,问及方才晓得那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多是在精神受到刺激和不良暗示后诱发的病……
  眼镜恍然明白癔病就是神经病,确切的说癔病就是疯子。
  眼镜有点相信大姐夫的分析,眼镜知道疯子发起病来干出的事情不可理喻。
  眼镜原本不相信阴间阳间之说,眼镜原本相信人死如灯灭,眼镜原本相信人死了一切就不复存在了。
  眼睛原本就不相信人死了以后是去了阴间,眼镜原本就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阴间,眼镜也就不相信活人还可以到阴间里去,眼镜原本就不相信活着的人还可以到阴间里去见自己已经去世了的亲人。
  如果真的有阴间阳世,眼镜还是想亲自到阴间里去看一看!
  杨光美解释桌子上的纹路,那桌子上河沙里留下的十六团乱七八糟的图案,那图案横七竖八杂乱无章,杨光美一笔一划的解释这个是什么字,那个又是什么字。杨光美把自己认为可以构成文字的线条留下来,杨光美把那些她认为没有用的线条抹掉……
  杨光美说:“你看嘛,这个字是一个冷字,这个字是一个烧字,这个字是一个衣字,这个字是一个被褥的褥字……”
  经过杨光美修饰后留下来的线条,还真就有点像杨光美口里说的文字,只不过线条不规范,歪七倒把长长短短,比如她辨认出来的烧字,火旁和尧字离的老远老远,被褥的褥字还是从两团乱麻里找寻出来的,还有一些父、母、日、子、……什么的,认真说来最多也只是有点型似而神不似的线条,如果不是杨光美牵强附会的说她留下来的线条是一个什么字什么字,没得哪一个人会认得出来那是一个什么字来……
  杨光美的最终结论,让眼镜和眼镜的妻子瞠目结舌!
  “这些年,你妈和你老汉在阴间过的日子苦,你们也没有烧一床铺盖也没有烧一件衣服去,虽然你们日常也烧过一些纸钱去,可阴间也和阳间一样,物价也是上涨了十几倍,你们父母对你们有怨言,要拉你们去阴间陪伴他们,如今你们只有把你们所有的铺的穿的盖的全部烧了给你们的父母送过去,眼镜的病才有可能医治好,不然的话,不但眼镜的病医治不好,也许还会连累到眼镜的妻子和孩子们……”
  眼镜的妻子说:“我们多给他们少点纸钱去不就行了吗,那些几千几万还有上亿的,我们去买点纸钱来给他们烧起去不就可以了吗?”
  杨光美说:“那个是不中用的,只有把你们家的穿的盖的,你们家日常还在使用的,全部给他们烧起去了,方才能够解脱他们这么多年对你们心头的怨恨,也只有那样方才能表达你们对他们的诚心和诚意……”
  眼镜说:“是不是哦?”杨光美说:“莫必哪一个还哄你迈朗格嘛?”
  眼镜知道街上时不时有算命测字的,那些人打的招牌是小神仙,招牌上写着算命灵,测字灵,观花灵……不灵不收钱……
  眼镜知道这些人都是编方打杂的想挵钱的,眼镜还没有在街上看见过哪一个写出的招牌是可以带人去阴间的,眼镜说:“你真的可以带我去阴间吗?”
  杨光美说:“这得看你是阴气重还是阳气重了,如果你的阴气重,如果你的阴气压得住阳气,我还真的就有可能带你去阴间呢!”
  眼镜对妻子说:“如果她真的能带我去阴间,她要多少钱你就给她多少钱。”
  杨光美说:“那也得等阴间开门的日子。”
  眼镜说:“那就等阴间开门的日子你来带我去阴间好了!”

  世事难料

  眼镜想去阴间看看,杨光美说得等阴间开门的日子!阴间什么时候开门迎客?这也只有杨光美才知道。
  眼镜想去阴间看看,并不完全是想医治好自己的病,如果真的有阴间存在,就证明了生命可以轮回,人死了又可以去投生转世,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就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了,早死还早投胎呢!
  眼镜想去阴间看看,就必须得靠杨光美引路,单靠眼镜自己的能力,眼镜是不可能到阴间里去的。
  杨光美离开时,给眼镜丢下了一句话:“等阴间开门的日子,我就引带你去阴间看一看。”
  杨光美离开了,许多天不见上门来,眼镜想去阴间心切,也就亲自上门去找她。
  来到杨光美曾经居住的地方,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了,原先的铁道拆了重新在修建,原先的单车道如今扩建成了双车道。
  眼镜四处找寻人打听,居然邂逅撞见了大莽。
  大莽也老了,也成了一个焉泡老头了,大莽说:“你来找她?她可没有在这儿居住了!”
  眼镜有点失望的说:“那尚她到哪儿去了呢?”
  大莽叹了一口气说:“前段时间回来过,如今的她没得房屋居住了,她还来找我老婆,说她愿意拿出三百块钱来,想让我老婆把我家的房子租一间给她。我老婆晓得她这个人脾气不好,没有答应她。杨光美还埋怨我老婆,说你让房子空起都不租给我,老婆还只好对她说,过年过节娃儿要回家来住的,真是世事难料,那么漂亮的女孩,如今成这样儿……”
  眼镜问:“农转非她没有安置房子迈?”
  大莽说:“朗格没有安置房子呢,安置的房子还是三室一厅呢,如今那安置房,被她原来的那个男人黎娃儿住起的,还有她的女儿和女婿,她原先的那个男人,没都没得资格住这一套安置房,如今还偏份搞成正份去了,如今杨光美自己还没得房子居住了!”
  眼镜这才知道,杨光美这一辈子的日子,过的很是凄凉……
  大莽说:“她这一辈子,过的日子最值不得。后来她嫁给了一个煤坪的当了工人崽儿,那崽儿不晓得是顶替迈朗格当的工人。那崽儿姓黎,大家都喊他黎娃儿。黎娃儿人长相一般,在伙食团当炊事员,原本也能相安无事的过日子的,只是那崽儿脾气不好,结婚没几天就和杨光美打架,还打的杨光美喊爹叫娘的哭。农村里长相漂亮的女孩,我们拿她当宝贝,可在工人阶级眼里,人家就不拿她当盘菜了。人家一个月的工资你一年也挣不来,凭什么低三下四的来服侍你。也许是经媒人介绍的,双方都没有感情基础,反正两个人关系不好。杨光美的父母,还专门给杨光美修了两间屋子。那些日子我从那间屋子外面路过,时常听见屋子里传出杨光美的哭声来,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娃儿,看见她被男人打,听见她经常哭,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这黎娃儿还喜欢喝酒,经常喝的醉醺醺从梨树湾火车站回来,一路走一路醉醺醺的喊:‘我日你拉……’这黎娃儿是在骂‘我日你妈……’只不知道这黎娃儿是骂的哪一个……”
  “黎娃儿不分青红皂白的打老婆,杨光美的弟弟气不过,把黎娃儿拉出来狠揍了一顿还把他赶出了那一间屋子,可翌日晚上黎娃儿又吼喊着:‘日你拉……’又窜进了那一间屋子里……”
  “小舅子单打独斗不是黎娃儿的对手,小舅子就邀约兄弟伙来整黎娃儿,黎娃儿背地里对人说:‘你打我我任由你打,我打你姐姐任由我打……’七十年代的人,不是想离婚就能离婚的,杨光美为了和黎娃儿离婚,费劲不少周折……”
  “后来终于离婚了,可黎娃儿还是不死不休的缠着杨光美,为了摆脱黎娃儿,杨光美还去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从监狱里出来的男人,那男人胡子巴渣的比杨光美大十几岁,那男人周围团转的人喊他八十年代,意思就是那男人又老又丑。那男人还就住进了杨光美的那两间屋子里,黎娃儿这才来的稀疏了些……”
  “杨光美原本应该有好日子过的,黎娃儿是煤坪的工人,后来黎娃儿买断了工龄,得了几十万块钱的补偿款,黎娃儿还得了一套房子。就那几天,黎娃儿和杨光美重归于好的。可惜好景不长,黎娃儿不知道怎么沾染上了赌博,不但把买断工龄的几十万块钱输了个精光,还把那一套房子卖了几十万块钱也全都输光了……”
  “前些年农转非,杨光美和女儿分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原本女儿长大了,原本杨光美的日子也不该像现在这样,她女儿还嫁了一一个摩配老板的儿子,后来那摩配老板的儿子出去晃,摩配老板的儿子出去找女人,杨光美的女儿气不过,杨光美的女儿也出去找男人,结果被摩配老板的儿子晓得了,摩配老板的儿子与杨光美的女儿离了婚,杨光美的女儿带着一个儿子回到安置房里来,还带来了一个农村来打工的男人……”
  “如果杨光美的女儿没有回安置房里来,黎娃儿是不可能来安置房居住的,杨光美的女儿回来了,黎娃儿顺势就住进来了,杨光美没有办法不让女儿回家里来住,杨光美也就没有办法阻止黎娃儿跟随女儿来安置房住……”
  “杨光美后来又找了一个男人,据说是一个搞建筑的老板,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板,没有人见过也就挵不清楚,我估计也许也就是一个从开发商哪儿揽点活儿来干的包工头,如果真的是什么老板的话,杨光美的生活不会这么的落魄……”
  “你不是在追求她吗?”
  “那个年代的女孩,哪一个愿意嫁给你农民哦!我们生产队没有你们生产队的生产搞得好,你们干一天的活儿一块多钱的收入,我们干一天的活儿两毛钱的收入,工人阶级一个月的工资几十块钱的收入,我们一个月收入几块钱,与工人阶级的收入悬殊大,城乡差别造就了贫富悬殊,那个年代的农民,干活像劳改犯一样,两百四五十斤的担子,压得人移动脚步都战战兢兢,从红槽房挑到陈家湾蔬菜公司,还只有一毛五分钱的收入……”大莽叹了一口气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有几个女孩愿意过那样的苦日子……”
  “你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儿吗?”
  “听说在涪陵迈不晓得那点,只有去问她女儿了,她女儿肯定晓得她住在哪儿,你找她干啥子嘛?”
  “她说她可以带人到阴间去,我想到阴间去看看!”
  大莽说:“听人说起过,不晓得是不是她真的得行。”
  眼镜说:“你帮忙打听一下,我想去她家里找她。”
  大莽说:“我也想去看看她!”
  眼镜说:“那尚你打听清楚了我们一路去!”
  (未完待续)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顾天园 时间:2018-01-09 11:59:00
  @彭乾尧 拜读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丰激 时间:2018-01-09 12:00:42
  @彭乾尧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1-10 11:26:10
  @彭乾尧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扑朔迷离(小说连载)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3f3fb85045234c21b686d48c1b279cf0-1.shtml
  帖子摘要:曾经心动过的女人突然到来,眼镜多少有点惊慌失措。
  眼镜从床上坐起来,惊得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朗格来啦?”“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1-12 11:50:16
  @彭乾尧 祝贺彭老师的小说<扑朔迷离>【天涯部落—首页头条】榜上有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