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发现-精华帖子】原创长篇〉孤鹰浮踪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3 11:07:54 点击:480 回复:4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发现——精华帖子】原创长篇〉孤鹰浮踪
  第一回 剑影如云 身着何处
  宋朝末年,朝廷腐败,幼主无能。加上元兵入侵,宋军节节败退,宋朝岌岌可危。烽火连天,四处刀光剑影,百姓遭受无边兵祸。
  这天,江苏境内官道上,一伙人正在混战。刀剑相碰,火星闪闪,叮当不绝。其间一男一女手执长剑奋力抵挡四人围攻。那男大汉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孩。那小孩似惊呆了,睁着圆溜溜眼珠,却没有哭出声来。
  那大汉武艺甚是了得,那女的功夫差了点。而围攻的四个人也并非武功平平,步步相逼。大汉连出险招也没法脱身,急怒之下,长剑忽向外横削。围攻的那四人大惊,想不到他这般不顾死伤打法,不由自主齐齐退后几步。
  大汉转过身来,看上去是浓眉大眼三十余岁样子。他对那妇人道:“你快冲出去告知主人,我拦住他们!”那妇人也年过三旬样子,却也颇见清丽。她既急且惊道:“不,我、我不能离开你!”大汉跺跺脚,一时也没说什么。那四人又趁势国攻了上来,却也不甚迫紧,想是要累倒他俩。
  其中一人笑嘿嘿道:“想走?可办不到,放下背上的小子就饶你一命。至于你老婆嘛,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四人同时淫笑,手下加紧了招式。大汉无奈,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先行离走的了,心里既感激又着急。他转念一想,打定主意了。他蓦地长剑霍霍以一“四面楚歌”招式将四人迫开,猛地出手托住妇人腰际用力向后一推,喝道:“速走!”那妇人不由自主纵出,轻轻落在圈外。她骤觉内心酸楚,呆呆盈出泪水。
  大汉又道:“你若不能通信给主人,我永不原谅你。”妇人怔了一下,咬咬牙疾身而去。
  那四人中有三人想去追赶妇人,被身穿异服的老头喝道:“由她罢,我们只拿那小子!小心……”老头话儿未完,大汉已趁四人防备稍松,一轮快剑冲出圈外,斜向横路飞跑,与妇人去向成直角。四人吆喝着紧追过去。论武功,汉子与四人旗鼓相当,但他担心时间一长自己难免支持不住,只好抢个破绽避开四条恶狗再说。论轻功,他比四人胜出一截,虽然背上有人,十余里之后已甩开了那四人。
  大汉摆脱了四人后停下来,解下小孩。那小孩八、九岁,脸蛋圆圆,清秀可爱。那小孩突然惊叫:“苗叔叔,血、血!”原来大汉突围时左臂受了伤,伤口正流着血。大汉道:‘没事。你有没有伤着?哪儿不舒服吗?‘’小孩摇摇头道:‘没有。婶婶呢那些恶人为什么要追着我们打?我好害怕呀。’大汉包好伤口柔声道:“放心吧,恶人不会再来了。“
作者 :潇湘好居士 时间:2016-04-03 17:37:57
  分享精彩。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4 11:13:37
  原来,这大汉叫苗高宏,乃黄河三侠之一,手拥流云剑法行走江湖。此剑法清奇出俗。这天他与妻子媖晓匆匆南归,于山西境内遭遇元朝武士恩得勒及他招罗的三名左道人物,引发了一场恶斗。虽然避脱,事情却不会就此罢休的。苗高宏虽然无所畏惧,但他身背的小孩子却事关极要,显然这伙人是为此小孩而来。此小孩身世后文待说。
  苗高宏停了停,恐恩得勒四人追到,拉着小孩急走,入黑时找了间小店住下来,两人同一房。小孩忽道:“苗叔叔,咱们要去哪啦?我娘我爹呢?”苗高宏沉默了良久才道:“云霄,你娘你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没法来看你了,等你长大后就会知道。“云霄眨着眼睛听着,似是一片茫然 。苗高宏见他呆呆的,又道:“几日来急着赶路都忘了练功,云霄,你现在来练一练。”云霄似不大感兴趣道:“苗叔叔,那些吸气、呼气、睡觉的玩意我都会了,都不好玩的。”苗高宏素知这孩子聪明过人,只是有一样不好,就是没有什么耐性,对武学这一门毫不带劲。于是沉着脸道:“小孩子要听话,以后都要照常练习。”云霄无可奈何低着头道:“是,苗叔叔。”于是他和苗叔叔一起盘起双腿练习苗叔叔所授的吐纳功夫。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5 18:15:29
  接近天亮时分,苗高宏运功修身,脑中一片空明,一股热气从丹田冉冉升起,随之遍游周身,自觉功夫又有进步,心中大喜。身边的云霄已睡熟了。苗高宏忽然听见店外有轻微的声响,心中暗道不好,轻轻拉醒云霄,道:“别出声。”把他背好。云霄一路来见惯,知道又有恶人了。
  苗高宏从门隙中望出去,果见恩得勒带着那三人追到。苗高宏搬过一条长凳,向着窗一丢,啪一声窗门碎开,长凳飞了出去。外面四人顺声涌了过来。苗高宏跟着向上一窜,破顶而出。恩得勒知道中计,急喝道:“快,上屋顶!“苗高宏急中生智揭了几块瓦向四人弹去,人随即跃后而去。恩得勒等刚跳起,人在半空,忽觉风声飕然,忙挥兵器挡打,其中一人见机较慢,被打得头破血流,口中妈巴盖子乱骂。待四人重新上了屋顶,苗高宏人已去远。恩得勒暴跳如雷道:“吕翻,你与巴群从侧包抄那小子前去,宋戈跟我!”四人倏然分开,恩得勒与宋戈望着苗高宏背影追去。
  苗高宏出了店,上了官道,心想:路上毫无屏蔽,要甩开他们可不大容易。于是横过路向恻边山地林木中而去。云霄伏在苗高宏身上颤声道:“叔叔,大恶人快追到了,他们是要打我吗?“苗高宏回头一望,恩得勒正穷追不舍。他脚下不停,心里疑惑:怎么只剩下两个追来其余两人呢?口中却道:"没事,大恶人追不……",话未毕,前面斜冲出吕翻、巴群两人。苗高宏大吃一惊: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没法只得硬拼。他青锏剑挥出,咬牙怒道:“元狗,滚开!“吕翻单刀挑开,巴群长剑直冲苗高宏右肩,道:“苗小子,死到临头还骂人,你到阎王那儿去告状去好了。"苗高宏又急又怒,手上流云剑法更趋狠辣。他奋不顾身,似是要同归于尽打法。吕巴二人有些应付不了,显得手忙脚乱。苗高宏喝道:着!"剑星点点,使出流云剑法绝招“流星赶月”,眼看要得手,忽觉脑后有风流,便不顾伤敌,抽出剑向后一封,叮一声不由得身向前跄踉几步,身后面的人也退了几尺。苗高宏暗道:好险!回头见是恩得勒,心下大叫糟糕。恩得勒退而复上,四人把苗高宏围在中间令伳前后受敌。
作者 :莲梅玄明 时间:2016-04-06 16:44:08
  品读问候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6 17:44:07
  谢谢支持,祝大家好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6 17:44:54
  苗高宏武功虽好,但要照护背后云霄,顾前失后,逐渐有些手忙脚乱,当下沉思:自己可不足惜,只是伤了小主人就对不起他老人家,就算死也要冲出去。他心神稍定,抱元为一,流云剑使得密不透风,忽又以凌厉招数刺出,恩得勒四人一时也奈何不得他。恩得勒见他骁勇,道:“只要你放出那小孩,我可以保你性命,还可以让你做官,何苦为那南蛮子卖命?"苗高宏不理不睬,忽然乘着他说话稍松,对着他面门就是一剑,恩得勒以为他定会动心,哪知苗高宏对他就突然发难,眼下毫无防备,也幸好他功夫也不差,当那剑逼近之际头急向后一仰,避开了刎项之灾,但肩部却被拉了一条约3寸长的伤口,当下又惊又怒。苗高宏暗道可惜。恩得勒着了一剑,怒道:“苗小子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心狠,一齐上!这小子不要活的,若谁杀了他,我一定在老爷子面前为你保奏请功。"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4-07 10:53:18
  @竞彩人生 推荐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7 16:39:55
  有劳诸位,谢甚。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7 17:40:22
  吕翻、巴群、宋戈初时见苗高宏甚是勇猛,都不大敢逼迫,这时听到恩得勒这么一说,都打醒精神迫了上来。苗高宏勉力应付几招,觉得脚有些酸麻,心下长叹道:想不到我苗高宏要失信于主人了……正待闭目等死,忽见山路边走来一人,心中大喜,大声道:“唐师弟,快过来!"精神大振,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挥剑一挡,“叮"声将恩得勒和宋戈二人的兵器推了出去。吕翻、巴群二人的兵器刚到距他身3寸处,突然从旁伸出一柄剑挡住一拂,二人兵器差点脱手,身不由己蹬蹬退了两步。巴群害怕对方趁势袭来,,长剑一封,稳住身抬头一看,不禁怒道:“唐岛,又是你小子坏我大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完,不理会苗高宏,挺剑直指那刚来的苗高宏唤作“唐师弟"的唐岛。这个唐岛与苗高宏相差不大,只是颌下长着一络须,颇见老练。他不似苗师兄那样粗伟,瘦瘦削削,毫无过人之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xingcuide3 时间:2016-04-08 14:22:42
  @竞彩人生
  http://www.yiyuan88888.com/?q=%E4%B8%80%E6%AC%A1%E6%80%A7%E6%A0%B9%E6%B2%BB%E5%B0%96%E9%94%90%E6%B9%BF%E7%96%A3
  http://www.yiyuan88888.com/?q=%E4%B8%93%E6%B2%BB%E5%B0%96%E9%94%90%E6%B9%BF%E7%96%A3
  http://www.yiyuan88888.com/?q=%E4%B8%AD%E5%8C%BB%E5%A6%82%E4%BD%95%E6%B2%BB%E7%96%97%E5%B0%96%E9%94%90%E6%B9%BF%E7%96%A3
  http://www.yiyuan88888.com/?q=%E4%B8%AD%E5%8C%BB%E5%B0%96%E9%94%90%E6%B9%BF%E7%96%A3
  http://www.yiyuan88888.com/?q=%E4%B8%AD%E5%8C%BB%E6%80%8E%E4%B9%88%E6%B2%BB%E7%96%97%E5%B0%96%E9%94%90%E6%B9%BF%E7%96%A3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8 17:33:56
  唐岛待巴群攻到,铁剑突向外用力一挡,‘当’声把巴群的长剑弹了出去,巴群大惊,向后跃退。吕翻见状忙舞刀迎住。巴群心想道:五年不见,唐小子武功怎如此精进了?吕翻也似不是对手。他也砸了这么多,捡起剑加入双战唐岛。
  本来唐岛与苗高宏师出同门,两人武功剑术同出一源,都相似甚微,巴群等人与苗高宏比在伯仲之间,与唐岛比本应也是不分上下才对,只是巴群与苗高宏苦斗多时,如此此消彼长,故巴、吕二人自然各自不是对手了。
  巴群和吕翻合力斗唐岛,翻翻滚滚,始终是打成平手。巴群忽醒悟:啊,对了,唐小子不是比我高,原来我混打了半天,他却胜了力气而已。他心中又喜又急,出手更加紧。巴群恨唐岛是有缘由的,五年前巴群劫了一批金宝,见元军胜利在望,打算用这批金宝送到元军去捞个官职保命,不料图谋不成,行至半路给唐岛拦住。两人出手拼斗,都是彼此半斤八两。后来唐岛以流云剑法的“流星赶月“招数出其不意刺伤巴群右臂,巴群只好负伤弃宝逃去,终于庇于恩得勒麾下。今日眼看大事将成,哪知冤家路窄,又被唐岛遇着来搞坏。正是新仇旧恨,见面分外眼红。巴群恃着吕翻之势,此番定要致唐岛于死地,以雪旧耻。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8 17:46:47
  更正:一一‘他也砸了这么多’中的‘砸了’应为‘顾不了’
作者 :15882278891 时间:2016-04-08 18:57:24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09 10:34:43
  苗高宏少了两名对手,暂解了燃眉之急,松了一口气。他素知师弟功夫不在自己之下,一时不会落败。他长剑飞舞,流云剑法更使得淋漓尽致。先前对手太多太强自顾不下,此刻则显得急流险涡,势不可挡。那恩得勒本以为胜利在望,苗高宏唾手可擒,怎知突冲出一个唐岛,而苗高宏本是手中物摇摇欲坠,忽然却变得精勇无比,剑式越是清奇。恩得勒和宋戈都打醒精神小心应付,一时更不敢冒进。
  巴群对唐岛又惧又恨,出尽招数,式式要命,定要一雪前辱。唐岛有心整治他,也是使出浑身解数,身快猿猴,剑出流云。可谓流水行云,剑法比师兄苗高宏更胜一筹。剑式展开,似高山瀑布,一发不可收拾。吕翻夹在其间,见唐岛比苗高宏更加厉害,心暗惊惧:一个苗高宏,己方四人都没有他办法,加上个唐岛,可得小心,稍有怠慢即有杀身之灾。他没法,只好全力以赴,全神而战,刀法也趋狠辣。唐岛也料不到在此高山野地中有此等高手,本以为轻而易举即可了结,哪知己方尽力而为也只是互成平手,不禁暗暗着急:如此下去,非败不可。自己全身而退或可办到,只是师兄的对手看似比巴群更强,而且师兄的背上有人,要脱身谈何容易,也不知师兄所背小孩是何等人物……骑虎难下,只能咬牙与吕翻、巴群二人闷斗。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0 21:48:02
  苗高宏也想到这一着:久战必败。可是如何是好?忽然脑中一闪,口上叫道:“唐师弟,靠拢!”唐岛闻叫,长剑向巴群一点,使出“云开见日”,巴群举剑上提,向侧退开。唐岛反手一剑挡开吕翻单刀,趁两人闪开未合之际,提剑向后一跃,顺势刺向恩得勒。恩得勒正全神应付苗高宏,忽觉背后风声,心中微惊:哪来的高手?口上喝道“来得正好”,钢鞭往后一迎,“叮”一声嗡嗡作响,两人齐向两侧飘开,半斤对八两,谁也没讨到便宜。苗高宏剑向宋戈一推,“撒云蔽日”,宋戈只觉眼前一片剑影,忙向旁一纵,头上一凉,虽是避开了但被苗高宏削去头发一片。宋戈大惊失色,随即大怒,持剑再上。这时,巴群、吕翻赶到,合力围攻。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1 08:53:48
  苗高宏情知无幸,道:“唐师弟,你先挡住。”唐岛以为师兄挂彩,心里大怒,铁剑一紧,“云云不断",把苗高宏尚罩住,可谓密不透风。恩得勒只见白光一片,不见面前人人影,不禁抽了一口冷气,自思若是一人,绝非此人敌手。他们四人出尽所能攻击,只闻丁丁当当,飞沙走石,一片天天昏地暗。苗高宏迅速解下云霄,只见他吓得不知所措。苗高宏道:“站好,别怕。”剑向外一展,把唐岛替换下来,道:“唐师弟,你快把这孩子带出去,走得愈远愈好。”唐岛愕然道:“那师兄你呢?”苗高宏剑舞如风,道:“你快冲出去,我挡着,别不听师兄话。”唐岛知道再如此下去,必同归于尽。师兄把这孩子看得如此重,必定口是非同一般。于是含泪道:“好,师兄你要保重。”便左手抱起云霄,右手提剑冲出。苗高宏为了配合师弟突围脱离,用剑把四人罩住。只是四人也非比寻常,待唐岛冲出,苗高宏已是强弩末势,被恩得勒四人反攻,只好回剑自守,圈子愈来愈小。恩得勒蓦地跳开道:“那小孩走了,快追!”四人迅速跃开。苗高宏心想师弟未跑远,一定会被他们追上。于是提气向前一冲,挡住四人去路。恩得勒怒道:“你想死吗,今日暂饶你一命,滚开,不然莫怪老孑手下不留情!”苗高宏意欲拖延时间,哈哈大笑,指着恩得勒鼻子想说又似笑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苗高宏情知无幸,道:“唐师弟,你先挡住。”唐岛以为师兄挂彩,心里大怒,铁剑一紧,“云云不断",把苗高宏尚罩住,可谓密不透风。恩得勒只见白光一片,不见面前人影,不禁抽了一口冷气,自思若是一人,绝非此人敌手。他们四人出尽所能攻击,只闻丁丁当当,飞沙走石,一片天天昏地暗。苗高宏迅速解下云霄,只见他吓得不知所措。苗高宏道:“站好,别怕。”剑向外一展,把唐岛替换下来,道:“唐师弟,你快把这孩子带出去,走得愈远愈好。”唐岛愕然道:“那师兄你呢?”苗高宏剑舞如风,道:“你快冲出去,我挡着,别不听师兄话。”唐岛知道再如此下去,必同归于尽。师兄把这孩子看得如此重,必定口是非同一般。于是含泪道:“好,师兄你要保重。”便左手抱起云霄,右手提剑冲出。苗高宏为了配合师弟突围脱离,用剑把四人罩住。只是四人也非比寻常,待唐岛冲出,苗高宏已是强弩末势,被恩得勒四人反攻,只好回剑自守,圈子愈来愈小。恩得勒蓦地跳开道:“那小孩走了,快追!”四人迅速跃开。苗高宏心想师弟未跑远,一定会被他们追上。于是提气向前一冲,挡住四人去路。恩得勒怒道:“你想死吗,今日暂饶你一命,滚开,不然莫怪老孑手下不留情!”苗高宏意欲拖延时间,哈哈大笑,指着恩得勒鼻子想说又似笑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2 16:26:44
  恩得勒以为面上有什么异样,伸袖往面上抹了抹,苗高宏笑得更厉害。另外三人也莫名其妙,都转头看看恩得勒,却不见得有什么显眼的地方。恩得勒怒道:“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好笑,走开!”苗高宏又故意做作了许久,才道:“我笑什么?我笑你恩得勒装模作样,极是怕我的流云剑法,却胡侃什么饶我性命。你还是乖乖给我嗑个头,我以往不咎。”恩得勒气得暴跳如雷,怒道:“宋戈你们三人站着,我亲自杀了这家伙!”苗高宏见他中计,心中大喜,怕他变卦,笑道:“恩得勒,站稳了。”恩得勒呆一呆,怒道:“什么?”苗高宏并不说搭话,长剑突向他胸前撞刺,喝声:“看招!”恩得勒见来势凶猛,不敢怠慢,钢鞭一压,跟着反击。苗高宏心中暗暗佩服,恩得勒变招奇速,实是劲敌,却装出鄙视神色,有意跟他纠缠,口中叫道:“哎唷,好厉害,好厉害。”紧接着又道:“哼哈,没伤着,没伤着。”恩德勒招招奔向命门要害,道:“这下后悔已迟了,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可别怪我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3 13:34:09
  苗高宏摇摇头,却道:“你吹什么,我是叹息闻名不如见面,我觉得你武功不如传说中那样高,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连我都不如。”恩得勒更火了,钢鞭呼呼,,劲道十足,道:“你敢小看我,那就瞧瞧谁不如谁!”苗高宏一面迎战,一面出言相激。恩得勒急怒之下,什么也不管了,双方出手越来越快,一沾就变招,也听不到叱喝声了。再后来两人手上各自慢了下来,,斗鸡似的,双眼瞪着对方,兵器一碰即离,两人呼吸加重,额头露汗。
  巴群到后来感觉不对,大声道:“咱们上当了,缓兵之计!那小子被唐岛那家伙抢去了,快一齐上,先料理这苗蛮子。”宋戈、吕翻也猛然醒悟,抽出兵器,一齐向苗高宏出手。苗高宏想道:困住他们可办不到,估计唐师弟已走远,待我想办法脱身便是。于是且战且走。山路狭窄,恩得勒四人没法齐上。一路翻翻腾腾,一行人缓步格斗出了山路,来到平地上。四周杂草丛生,路边稀疏长着一些树木,唐岛已不知去向。苗高宏和恩得勒等人都辨不出东西南北了,不知自己身置何方。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4 23:24:50
  恩得勒斗得兴起,心想自己一们四人竟然奈何不了一个苗高宏,日后他传出去岂不也教人笑自己无能?心下一横,怒喝道:“今日先杀了这苗小子!那小孩待日后再慢慢找,不怕他会飞上天。巴群、宋戈你们攻他两侧,吕翻收后,我占前。”苗高宏心中大惊:这回难以脱身了。看那四人已从各方向袭来,心中打定主意:杀得一个少一个,唐师弟也少一个敌手,至多也就是来个同归于尽。主意已定,精神倍增,舞剑封住周身前后左右,时而又突刺几剑,后来实在没法,包围圈越缩越小。苗高宏虽骁勇,但他从清晨起一直打斗至近中午,滴水未进,喉咙冒火,饥肠辘辘,手脚慢慢变得酸软乏力,正欲强拚与恩得勒同归于尽。忽闻有人声道:“苗大哥,是你吗?”苗高宏回头一望,大叫道:“二弟,三弟,快…快…”苗高宏骤喜之下一时说话也不顺畅。说话间,两条人影忽而跃入战阵。“当”声响起,双方两人各自分开。恩得勒喝道:“什么人斗胆来捣乱,嫌命长是么?”未待那两人回答,吕翻却道:“哦,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李固、周班你俩家伙。好极,咱就来领教黄河三侠的本事。”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5 14:48:12
  那两人齐道:“好说,正是咱俩。兄台一定是吕翻吕师傅了,哦,还有宋兄、巴师傅,幸会,幸会。”这两人便是与苗高宏合称“黄河三侠”的李固、周班,两人本想去找苗高宏,恰巧在这儿碰到,不然也许与苗高宏再无相见之日了。恩得勒不耐烦道:“管他是黄河三侠还是黄河三鬼,拿人头来。”苗高宏顺过气道:“幸好两位兄弟赶到,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咱们黄河三侠的手法。”两人点头称是,又被恩得勒的话所气,二话不说,刀剑并举,展开激斗。这次阵势是李固、周班攻击吕翻等三人,苗高宏与恩得勒单打独斗,双方旗鼓相当。李固、周班与苗高宏合称黄河三侠,武艺确有过人之处。吕、宋、巴三人虽也甚了得,无奈苦斗半天,气力不济,有些支持不住。李固两支判官笔专挑三人周身穴道点击,笔似游龙,矫健变幻,撩人眼目。三人眼见李固笔尖奇特,认穴奇准,都不禁心寒。再加上周班一条软鞭一把长剑轮替攻击,远时鞭打,近则剑刺,互相配合,毫无漏动。吕、宋、巴三人久战之下,已感气速,应付有些艰难。苗高宏和恩得勒也打得难分难解。恩得勒胜在气力悠长、刚猛,一味硬打硬碰。苗高宏招数精奇,善于以防补劲。苗高宏知他力大,出剑往往横扫,避免与他正面相碰,与之游斗,心想就算你恩得勒力大如牛,也有用尽的时候。他有时出剑特快,剑招全是虚招,,剑至中途已收,霍霍然,煞是惊人。恩得勒初时有些晕头转向,随即他抱元为一,不再跟着苗高宏转,舞动双鞭护住周身要害,苗高宏正是要这样耗他。只是,恩得勒见识甚广,片刻已看出端倪,他既护身也不时地出鞭点击,令苗高宏也防不胜防。两人心有顾忌,倍加谨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6 00:38:38
  @竞彩人生 都是写武侠的,看了先生作品,真让兰秋自惭形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6 11:11:08
  两边人分开两组苦斗,一直到黄昏,各人都是饥饿如焚。刀剑相击,烟尘飞漫,日月无光。周班忽一鞭打中巴群腰间,痛得他蹲了下来。而周班也被巴群飞脚踢中小肚,只是无甚大碍。李固乘宋戈分心,判宫笔在他右肩的启贞穴一点,宋戈整条手臂软了下来,剑也脱手。吕翻见状向后跃开,展刀护住。此时,苗高宏剑和恩得勒剑鞭渐慢,两人同时出掌,“轰”一声各自后退丈余。恩得勒见自方已有两人受伤,继续斗下去,胜败未知,大声道:“长河三侠,名不虚传,咱们以后再斗。”招三人扬尘而去。三侠饥渴要命,也知再打下去未必占到便宜,也不理会他们,分头而行。
  再说唐岛,他带云霄冲了出去,一路飞奔,约走了二十余里后,再听不到后有声响,停下来,心想:不知师兄胜负如何?他危急中念念不忘这孩儿,定非平常。他把云宵放下,上下瞧了一遍,见他骨格清奇,真是习武美质,不禁点头赞许:师兄收的好徒儿。他暗自替师兄高兴。想到自己收的徒弟远有不及,师门的发扬光大将来要靠这孩子了。唐岛看着云霄沉思良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云霄眨眨眼睛道:“我叫云霄,苗叔叔呢?他怎么不来?”唐岛闻他称苗师兄为叔叔而不是叫师父,于是道:“苗叔叔等会就来,怎么苗叔叔不是你师父吗?”云霄似懂非懂,摇了摇头。唐岛不敢停留太久,打定主意先回开封老家黄杏山庄再说,于是带着云霄向开封方向赶去。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7 23:09:13
  第二回 黄杏山庄 两小无猜
  八月的开封,最是迷人。只是身处乱世,人心惶惶,见到的多是疏乱恐惧的人面,来是匆匆,去也惊慌。仅有黄河还奔腾依旧,从开封侧长远流去。在这动乱的时期,人似吓破胆,路上想找个人影都不易。不过,这日在大官道上却见走来二人。一个年过三十的中午大汉,相貌甚是威武。大汉身旁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似是父女俩。大汉一路见是荒凉满目,不禁长叹。小姑娘拉着大汉衣角,仰头道:“爹,你为什么又叹气?”大汉叹了口气,望着远方,低低叹道:“爹爹心事你如何懂哩。大好河山,变得零碎不堪,你小孩子不明白什么国仇家恨。”那女孩对父亲似并不畏惧,还有些刁蛮,听父亲这么说,心下不服,鼓着小嘴道:“这有什么,爹爹得理无理都责怪人,那次唐叔叔说,都是元鬼子造次,哪有什么了不起,遇上我,也会杀他们。”大汉一时没法回答,觉得她说的也是,点点头道:“说的是,我也希望汝以后也多杀几个元蛋子。现在得快点赶路,天似要黑了,咱们得快到达你唐叔叔家里,不然要住店了。”那女孩见爹爹表赞,心下高兴,脸上满是喜色。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8 22:48:36
  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市镇,,人虽不甚多,但此路上却热闹得多。大汉混在人中,忽然小声“咦” 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魔头怎么会到此处?”那女孩子顺着望去,见前面不远地方有个衣着华丽,而相貌却丑陋的道士,他身边还有几个人。道士头大,眼小,宽嘴巴,模样很滑稽。小女孩“嗤”声笑了出来,却又连忙把口掩住。道士转过头来,见是小姑娘,没理会她。那大汉早把头别过一处,没和道士照面。大汉一把拉着小女孩向旁走开,去了甚远尬:“咱们没有理由去惹他。”小姑娘问道:“爹爹,那道士是什么人?“大汉没回答眉头皱着想些什么许久才道:“茜碧,走吧,赶路要紧,这些事慢慢再告诉你。”大汉正走着,忽觉似有东西向自己右肩推来,忙把肩头一缩,哪知来物神速,紧接着一落,抓在大汉肩上。大汉一惊,运上内力向上一顶,自己不由带动女儿向前跨出两步,这惊非同一般,同时听到后面唉喐一声,接着听到有人也噔噔几步向后退,回头一望,却是那丑陋道士。那道士细眼一眨,阴恻恻道:“果然是你盛屿盛大侠,咱们又见面了,我差点走漏眼,脚不沾地,果是好功夫。”那叫盛屿的大汉也拱手道:“咱俩终于有缘,你悟惠好眼力,名不虚传。”两人试了一招,各自戒备。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19 17:40:51
  盛屿发现自己两侧还有几个人盯住自己,心中微惊道:“今日之事,速决为妙。”便抽出腰间长剑,向着道士一点,拉着女儿就走。悟惠侧身躲开,正待出招,盛屿已走出丈余。侧边却涌出二人,正是吕翻、宋戈。盛屿心想果然不妙,无心恋战,待两人近至,纵身从刀剑中转身,回剑一拍,吕翻、宋戈两人遭受出其不意,“当”声兵刃脱手,落在地上。二人同时向两侧跃开,面无人色,心想若剑是向颈上拍来,哪还得了?盛屿本欲全身而退,却被吕宋二人一阻,悟惠钢丝拂尘已向他背后扫来。盛屿估算距离,也不转身,剑向后一挡,左手轻轻一托盛茜碧,道:“前头等我。”随即听到”叮”声兵器相碰,不分高下。盛屿回身”嗖嗖嗖”三剑剌出,唔惠忙舞扫扫开。茜碧轻轻地飘出二丈余落在地上。吕翻、宋戈晓得厉害,心想:“让道士对付棘手的,咱拣易的做罢了。”便齐喝:“哪儿走!”向茜碧奔去。盛屿大急,出剑如电,上下左右剑影飘忽。悟惠只觉冷气从四面袭来,神情紧张,翻舞拂尘护住,口中道:“让女娃娃去吧,先吃掉老的。”吕翻、宋戈被悟惠叫住,不好意思再去追,勉强拿起兵刃加入战团。盛屿见状放下心来,心想不可久战,趁两人未到,长剑搭住悟惠拂尘,情势身向后翻出,头下脚上向下冲,“嚓嚓”两剑刺向吕翻、宋戈两人。悟惠目睹盛屿如此翻跃轻功了得,自悔不如。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20 15:27:44
  吕、宋两人未看清盛屿,只觉头上冷风袭来,连忙弯腰缩颈,同时刀剑向上封阻,总算见机得早,不至于受伤,不过也吓出一身冷汗。悟惠不待盛屿落地,收拂尘双掌推出。盛屿见他死缠着,心中大怒,来不及回剑,顺势一放,双手也运力拍出。“呯”一声,盛屿在半空中被震得飞了出去,悟惠也斜窜丈余,两人内力对比大致相若。盛屿飘落着地拾回剑,见茜碧正在张望,就拉着她手向前便走。走不多远,悟惠三人又追上。盛屿边斗边退,路上的人都向两边避开,盛屿心里大叫正好,伸手入囊中,跟着回手一挥。悟、吕、宋三人正追赶,忽觉眼前金星闪闪,悟惠大叫:“小心钢针!”挥起拂尘把飞来的暗器打落,听着“丁丁”声清脆的音响,却是几枚钢针。而吕、宋两人觉察时已躲避不及,,身上着了几枚,痛得哇哇大叫,蹲了下来。悟惠打下钢针,再想去追,见人已去远,而吕、宋二人不知伤势如何,无可奈何回身来察看二人。
  说起来盛屿和悟惠都大有来头。盛屿是名震江湖的剑侠名家,他的天龙剑法早十年前已极负盛名,一身怪异轻功也甚是了得。别人启动都是头向上跃飞,而他却别具一格,头向下倒翻,又快又好,令人防不胜防。而悟惠去堤邪派高手,一手拂尘,怪诞百出。两人正邪分立,互不相容,曾两度交手,均是棋逢敌手,半斤八两,不分胜负。近日悟惠被恩得勒收揽,与吕翻、宋戈两人南下,恰逢在开封此地与盛屿相遇。悟惠以为多两个帮手,必胜无疑,哪知出乎意料,盛屿剑法愈加凌厉,始终打个平手,自方还伤了两人,心内愈发恼怒,恨恨不已。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21 15:56:53
  盛屿离开市镇,一直走到一座山上。此处满地杏树,郁郁葱葱。盛屿来到山腰一座庄园前,只见门前有两个家人坐守。家人一见盛屿连忙道:“盛大侠,你老人家好。”盛屿还未应声,茜碧接着上前道:“伟大哥,你好,唐叔叔在家吗?你不认识我吗?”那家人“哦”了声道:“原来是茜碧,都长这么高了,可愈来愈清秀了。”盛茜碧更加高兴,道:“真的?多谢你。”盛屿含笑道:“你这小丫头不要胡闹,你们再赞她,以后就会无法无天了。”这时早有家人向内传报,只见门内走出来一个人,清清瘦瘦,一捋长须,正是唐岛。他一出门便道:“好家伙,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茜碧走上前道:“唐叔叔你好。”唐岛把她抱起,道:“你这小姑娘也来啦。”转头对盛屿说:“亏你生得出这般可爱的小公主,送给我做女儿好了。”两人说笑着走进里面。
  两人坐定,唐岛叫道:“罗源,过来拜见师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走了过来行礼。盛屿扶起少年,瞧了瞧道:“不错,名师出高徒。”唐岛笑道:“你一上山便送我一顶高帽,要讨什么?”盛屿也笑笑,他转头望见云霄,上下打量一番,满脸喜色走过去拉着他点点头赞道:“唐师弟,恭喜你找到个好娃娃。”云霄脸蛋红红,不知所措。盛茜碧见云霄与她一般年纪,样子小巧,上前亲热道:“你陪我玩好吗?”云宵呆呆没有反应,拿眼睛看着唐岛。盛屿发觉唐岛脸无喜色,提到云霄时反添些忧虑神情,不禁疑惑不解。茜碧又走到唐岛跟前道:“你让他出去玩吧,我可闷得很。”唐岛露笑点点头道:“那你俩到后院玩吧,不要走远了,不然你爹爹可挂心了。”茜碧高兴拉着云霄就走,云霄有点无可奈何跟着出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22 11:52:23
  盛屿望着俩小孩背影道:“唐兄弟,这个小孩是谁家的,你似不大喜欢啊。”唐岛摇摇头,叹口气道:“我都不知他来历。”盛屿奇怪道:“怎么回事?”唐岛皱皱眉头道:“这孩子,我只知他姓名叫云霄,其余积一概不知。我询问过他,他什么都摇头,,要不就是瞪着眼,静静地发呆。他是几日前师兄托付给我的,只是匆匆交接,什么都来不及问清楚……”盛屿插话道:“就是苗高宏苗大哥吗?”唐岛点点头道:“正是他。”接着说了几日前遇到苗高宏的事。最后道:“至今我也没有苗师兄的消息,这孩子只好安顿在这儿了。”盛屿沉默良久,才道:“这孩子恐怕不寻常。你说其中还有个元军武士?” 唐岛道:“没错,怎么啦?”盛屿想了想道: “恐怕大事不好。你那师兄从边塞匆匆南归必有缘由。我今日也遇到大魔头悟惠,江湖又有难了。”唐岛甚为关注,道:“你在什么地方遇他?”盛屿道:“就在山脚下三十里外的那个市镇,一路来民慌如鼠,唉……”唐岛哦了声,没有回话,两人一时相对无言。唐岛见老朋友满面憔容,换个话题道:“你还有什么不满,得了一个娇美女儿。哈哈,这个丫头与云霄也真投契,天生一对。“说完哈哈笑了起来。盛屿知他意思,面色放松,也微笑道:“这话还早着哩,嗯,对了,你让他跟我几年,可以吗?”唐岛哈哈笑道:“求之不得啦,你想收徒?正合我意,何不直说?”两人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楼主竞彩人生 时间:2016-04-23 12:09:33
  盛茜碧和云霄来到后院,盛茜碧甚是高兴,蹦蹦跳跳道:“这儿真好,你师父找到这地方,真会享福。”云霄似觉不大有兴趣道:“师父,什么师父?”盛茜碧奇怪地瞪着眼道:“唐叔叔不是你师父吗?唐叔叔的武功听爹爹说是很高,你一定会功夫了。”云霄听他提到爹爹这么亲切,心下难过,道:“我没师父。”茜碧道:“我不信,咱俩比划比划看看。”她娇惯了,想怎样要怎样。云霄没好气道:“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来到这儿几天,没学什么武功,比什么?”茜碧听他十问九不知的,刁蛮脾气又起,道:“不比也不行,看招!”茜碧娇滴滴,却学大人比武一样,声招兼施,手向前打去。茜碧说打便打,云霄没提防,眼看她手打到,本能地侧身,却闪不及,,“啪”一声脸上着了一掌。茜碧倒也呆了一下,云霄也是小孩子性情,无法落面,满肚委屈,怒道:“你为什么乱打人?“,挥乱拳要打茜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