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3【八千里路云和月】 《王垂静有故事》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7-12-13 21:55:36 点击: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3【八千里路云和月】
  《王垂静有故事》
  2017-11-14
  【提示】
  我们的年景路不仅仅是走年景路;
  我们的“八千里路云和月”不仅仅是单纯地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的同路人不仅仅是一次仅仅为了游玩的聚合。
  这其中有我们一辈子的友谊和交往,所以我将逐个介绍一下我的同路的朋友;再逐个介绍一下“走年景路做好老头”开步走仪式到场的朋友;再介绍一下“走年景路过年景节”群里的被我介绍来的朋友。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这些故事附在“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日志后边,很有意思滴!

  【正文】
  ——王垂静是我的长篇小说里的男二号人物。
  1973年底至1974年初的春节期间,许昌市发生了一个爆炸性新闻。许昌的知青,我们许昌市一中高一届的校友胡某杀人啦!胡某是1973年下的乡,比我们早一年下乡。这个事件直接影响到我们下乡的动员工作,也影响到我们这一届毕业生是否再以“新建队”的形式下乡,最有可能是改成单独插队,这是我们都不情愿的事情。
  接下来,我的同班同学袁君业外号“老膘”,每天都发布“新闻”似的给我讲述胡某杀人事件的进展,经过,绘声绘色。因为与胡某一同“作案”的同案犯王垂远就是老膘他们安装公司的子弟,我天天上学路过安装公司家属院,天天喊着老膘同路上学,这段时间天天听胡某案件的进展情况。后来知道了王垂远为了朋友,冒着被判死刑的危险穿着胡某杀人的血衣,拿着胡某的凶器去顶包。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让我对王垂远的义气肃然起敬。
  1974年4月22日一大早,我打好行装—— 一个被服卷,一个小木箱子,一个装瓶瓶罐罐的网兜,被我父亲单位的北京吉普送到了安装公司家属院,我要在这里转车,把东西装上安装公司派出的货车上。装车期间,我看见一个黑黑瘦瘦高高俩大眼的青年,两眼圈红红的,鼻涕哈啦的哭。老膘给我们介绍认识了,他叫王垂静,王垂远的弟弟,我们同校的初中毕业生。由于我对王垂远的如雷贯耳的“英雄事迹”的敬佩,所以让我对王垂静格外关注。
  下乡后,我们同班有5个男同学,加上王垂静、田松山一共7个人住进了一架梁的两间屋里,开始了“蹉跎岁月”。全队男女42个人,唯有我们俩姓王;全队33个男生,唯有我们7个住一屋,可谓“势力”最大。1975年我和王垂静第一批去参加颍河化行闸的建设;王垂静在地里一脚踢死了一直奔跑的野兔子;王垂静在队里刚买的小牛脱缰跑脱时,一个人追赶了十几里路把小牛找了回来;王垂静冬夜钻进伙房偷了半碗生菜籽油,半把大盐疙瘩,一个玉米面馍,把我从被窝里揪起来让我用馍蘸着生油就着大盐疙瘩吃,这一口让我香了一辈子;在我们一次打群架时,我一个下钩锤把对方打倒了,王垂静急忙给我使个眼色,我们及时撤出了战斗,以致我们都逃过了牢狱之灾;在我们两个的女朋友之间发生矛盾时,我和王垂静冒着雨钻进机井房里,吸着烟卷,表白着“宁要兄弟情,也不能为女人伤了兄弟情”;夏天,王垂静发明了把床头墙上的砖掏开一个洞,一入夜就把砖掏掉,凉风就吹进来了,冬天再把砖洞用泥糊上;那时王垂远已经是几个县远近闻名的餮人了,一般打架斗殴的知青被抓进审查站,王垂远一去都能领出来,我们队里闹矛盾有人要打我、付军、老膘,于是王垂远就领了几十个人来助威,返城后王垂远也成了“文青”,我俩往往坐在被窝里一夜一夜的说不完的话;那一年春节的大年三十晚上,我去王垂静家,在外面一喊,他拎了个棍子就出来了,原来我们队里有人扬言春节要暗算我,垂静还以为我被人追赶打了呢;第一次从王垂静那里听到了“模压底鞋”,因为王垂静是省城来的人比我们见识广;我从王垂静那里学会了“杨三皇拳”“四路查拳”“杨三皇长棍”各一路,那时代会拳的人都很保守,能把整路正宗拳法教给你很是了得。
  下乡以后直到1988年我离开许昌,几乎每年春节我都在王垂静家吃上一两顿饭。垂静家的咱叔的几手拿手菜让我间接地学会了:白斩鸡、油炸白条肉撒白糖、油炸花生米的火候掌握、第一次看到高压锅、上了一大盘雪茄烟,大口吸烟,大口吃菜,大碗喝酒。跟垂静家的咱娘学会了:丝光袜子晚上洗,晾一夜就会干,第二天不耽误穿,这一招非常关键,因为那时候仅有一双丝光袜子。
  王垂静当兵后在北京,1980年我失去工作去北京流荡在街头,没有去打搅他,后来他给我寄来一件十几块钱的时髦的确良尖领衬衣(那时候的三级工也就是三十六元的月工资),许昌仅此一件,我时常穿着上街鬼厥,牛逼得很!那是我长得像电影明星达式常,时髦衬衣一穿更是帅呆了,我姐纺织厂的那一群女工动辄就找个借口来我家找我姐玩,其实是想看我一眼,过过眼瘾。
  王垂静歌唱得很好,后来我有外事活动时就喊着他们两口来唱卡拉OK,往往能镇住所谓港珠澳台、京城、省城来的“高人”,往往让这些人对许昌这个小城市刮目相看。2003年王垂静跟我去甘肃处理矿山善后事宜,没事儿无聊时我俩就去歌厅引吭高歌,把那个高原小县城唱得走到大街上都认识我们俩了。
  呵呵!当年我们真年轻啊!
  呵呵!我们曾经年轻过啊!


  【附】
  登邙山
  王振江
  1978年1月17日于许昌
    1977年12月中旬来至黄河之滨,登上邙山,俯瞰祖国山河,沿着英雄足迹,心中无限感慨。
   
  邙山堕沧桑,
  浊流倾伦海。
  雄山难断流,
  洪涛震地哀。
   
  东逝欲无际,
  苍茫存万代。
  今寻古人迹,
  血腥滔天来。
   
  思绪伴浩波,
  势把黄河塞,
  古今多少事,
  山翁实难载。
   
  正是英豪径,
  不攀更何待?
  一览众山小,
  挥汗喜颜开。
   
  观《登邙山》诗有感
  王垂静 
   看过兄的诗,心潮澎湃,吾自感觉有股力量增现,因此立下誓,永不叛言。——黑虎
  思念邙山峰,
  思随黄河涌,
  少曾登邙山,
  感慨逐波流。
   
  洪涛漫无际,
  万代流不休,
  古今多少事,
  业绩存千秋。
   
  今飚胸怀际,
  志向展未来,
  虎献耿丹心,
  奔走在马前。
   
  青春烈火熊,
  毋须加深情,
  挥剑斩长鲸,
  残冬换新春。
  注:少年狂志,那时候我的名子起了一个“字”:秋飚;王垂静起了个“字”号:黑虎。


作者 :玉风林带 时间:2017-12-14 12:09:42
  @王振江38307 点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