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琼文炮楼里的爱情故事(中篇小说连载)

楼主:linsong1025a 时间:2018-05-04 11:43:15 点击:125 回复:2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琼文炮楼里的爱情故事
 
作者:候天仁
  


  

  (一}

  下第二节课的铃声响了,我上完课,夹着课本从教室回到宿舍。陈文国校长、冯伟奇副校长跟五个陌生人站在我的宿舍门前,其中一个长者靠着窗口往里看,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我见这五个人容貌、神情、举止跟我们总有不同处,我知道他们是来历不凡的客人。

  .陈文国校长一见我就欣喜的说,你回来正好,高乔值郎先生正要进入你的宿舍里观看呢,.陈校长又对那个长者介绍我,这位是侯天日老师,这间宿舍的主人,这位是高乔值郎先生……
  不等陈校长介绍完,这位高乔值郎就匆匆的走过来和我握手,并用生硬的中国话对我说,侯老师,你好,请你打开你的房门,让我进去看看。
  看他的容貌,听他的名字与口音,我料他是来自日本。我注视着他,他身高约一米七0,七十出头年纪,浓眉大眼,那张面庞端端正正,虽年愈古稀,但没有一块老人斑,年青时这张脸肯定很洁净,那张嘴巴不宽不窄,两嘴角微微翘起,尽管年纪高深,身体仍很结实,走起路来腰板挺直,脚步很有力。我的手跟他的手一接触,尽管我年青,尽管我这双手能做各种体育运动,但在他那双年老的手里反而显得纤弱无力。
  我的判断果然不错,几分钟后,冯副校长才悄悄的补充陈校长的介绍:他就是当年会文炮楼里的日军中队长高乔值郎。
  
  我心里一咯噔,真料不到四十多年前的日军中队长竟回到我们的学校,来到我的宿舍里来。原来他这双手能开各种枪支,能驶各种车,能把军刀挥得呼呼响,打过无数次仗,还在会文地区烧毁了大量的房屋,强奸了大批妇女,杀害了大批的老百姓。这是一双罪恶的的手,这又是一双训练有素的手,怪不得年纪这么大仍然这么坚实有力。
  我怀着冷漠而诧异的心情打开门,让他进去。他先是环视整间宿舍,接着是把房顶、地板、门窗、四壁看得很仔细,再接着是在我的床前停了下来,用手摸着床铺、枕头、蚊帐,他似乎觉得还不够,又坐着,躺着,痴痴的想着什么,时而嘴里念念有词。他到底念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清楚。他的一举一动都令我费解,但我知道在这间宿舍里、在这张床的地方,肯定发生过令他终生难忘的事情。我以主人的身份要给他沏茶,他婉言辞谢,他说要到炮楼大院那边看看。他走时坐在我的床上拍下了一张四寸单人照片。

  得知他的身份后马上令我注意,我虽不是学校的领导,但也跟着两位校长陪着他们一行来到炮楼大院这边来。
  炮楼大院跟我宿舍相距三百多米,中间隔着一个操场和一个篮球场,我们走过这些体育场地,在炮楼前停下了脚步。这是四十多年前日军在会文留下的较为完整的炮楼,以前周围十几里的烟堆、福昌、廖村岭各有一座,后来都拆除了,这座保存得比较完整,是它成为老师和学生宿舍的缘故。



  高乔值郎来到炮楼前,也像刚才在我的宿舍里那样观看,炮楼里有二十个房间,陈校长把每个房间的门都打开,配合他寻找当年的脚印,追溯那些难忘的往事。

  学校初建,炮楼里的房间全是师生的宿舍,后来办学条件不断改善,特别是陈文国担任校长后,建起了一批新的教学楼和师生宿舍,师生们住进新的宿舍,炮楼的房间腾了出来,放学校的财物,部分空了下来。炮楼底层前面由三部分构成:中间是指挥部,左边是接待室,右边是他的卧室。他第一个进入的是他的卧室。这是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他的脚步很慢、很轻,把里面的东西看了又看,似乎想把它全都印在脑海里。他的大脑在沉思,他的神情回溯到了那遥远的年代。他在这里坐镇了六年,那时的他是一个身穿军装,腰挂手枪,佩着军刀的中队长,这里记下了他的辉煌,记下了他的甜蜜,记下了他的悲怆,同时也记下他的罪恶。但他看到的已不是当年的陈设,现在卧室里放下几块旧黑板,一堆旧簸箕,旧水桶,一片脏乱,当年的家具、墙上张贴的画幅一件也没有了。

  他看完卧室又转入指挥部,指挥部较宽敞,是当年他办公的地方,里面挂着太阳旗、军旗、地图,办公的桌椅,现在塞满旧的桁桷,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观看。接待室里空荡荡的,尘土厚积,角头、顶部结满蜘蛛网,他进入转了一圈就出去了。
  他从前面转到后面,他在一间矮小的阴暗的小屋的前面停下了脚步。陈校长不知道他跟这个小房间有着特殊的情缘,没开门,他只得靠着窗口往里看。这个房间不足十平方米,伸手可摸到顶部,地板上露着许多蚯蚓洞,是这座炮楼最小的房间。里面阴暗潮湿,他看到的只是一些破旧的桌椅、水桶,吸到的是龌龊的空气,当年里面的东西一点也不存在了,但当年的人事却永记在他的脑海里。睹物思人,人去屋空,不能不令他黯然神伤。

  他看完一楼就走上二楼。二楼四周有走廊,他沿着走廊慢走了一周,每一个房间都进入仔细的看一遍后,再上三楼。三楼横直只有七八步,比二楼小了三分之二,整层只有一个空间,他浏览几遍就往下走。
  他本想上四楼,但四楼已不存在了。原来是有四楼的,这是会文的最高点,哨兵在上面放哨,站在楼顶,向东南可看见蓝色的大海,向西北可看见周围二十多里的村庄。下面有什么活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发现有人从事抗日活动马上枪击,不少人是被放哨在四楼上的哨兵开枪打死的。办学后,炮楼与大院成为教室与宿舍,第四楼横直只有五六步,不能做校舍,并且高而陡,要用梯子才能登上去,学生如果经常上下,难保不从上面跌下,为了学生安全,拆除了。现存的炮楼已拆去了第四层,并且堵住了四周的枪眼,它不是完整的炮楼。
  他从三楼上下来,沿着大院慢步走,两位校长以主人的身份陪伴着他,我随其后。大院呈环状,以前的兵营、食堂、监狱、审讯室,后来改为教室与师生宿舍,炮楼在中间,教室与宿舍在四周,构成一个大院,人们都称为炮楼大院。

  他走到当年的水井处就转过头来问陈校长,你们在大院里挖到什么东西吗?
  陈校长那犀利的眼光在眼镜片里闪了闪,问。你们走的时候埋下什么?
  他轻轻的摇头,笑了笑,不作回答。
  陈校长又追问,你们埋下的东西请告诉我们吧,我们把它挖出来,当作你对我们学校和会文地区的贡献,行?
  他仍摇头说,时间久啦,记不清了。
  陈校长见他不肯说真话,知道追问也没结果,不再问了。
  走完大院,他又在指挥部、接待室、卧室和后面那间小屋前各拍一张相片。到了这一步,他理应是告别了,但他反复的深情的看着这座炮楼,总是舍不得离开,显然有着未了情。

  他终于离开,离别时终于说出他的未了情。他对陈校长说,校长先生,我这次回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故地重游。我在这里住了六年,我对它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它是我的第二故乡,几十年来我都想念着它,现在终于回来了,终于找到了当年的脚印,实现了多年的愿望,这个愿望是在你们的帮助下实现的,十分感谢!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还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愿意帮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什么事,你尽管说吧!
  我还要找两个女人。
  她俩叫什么名字,哪一个村子的人?
  她们是母女俩,龙家村人,母亲名叫龙丽婷,又名小龙女,女儿叫樱椰芳子。我离开时母亲刚满二十岁,女儿只有三岁,现在母亲是六十三,女儿是四十六了。四十多年来我总是挂念着她俩,现在不知是死是活,查不出她们的下落,我的心情是很难过的。请你们再帮我一忙,不让我空手回去。

  陈校长说,这个忙我们一定尽力帮。不过,此事有可能顺利,说不定我一到龙加村就找到她,马到功成;也有可能踏破铁鞋找不到,因为几十年过去,知道她俩的人恐怕不多,叫我在今天里找到,有些难,你就给我两三天的时间,好不好?
  好吧,他说,我还要去三亚走走,三天后就回来找你。为了让你寻找顺利,我还要告诉你这位母亲的一些特征,她身高有一米六0,苗条白皙,长得很美,最突出的是两道柳眉间有一颗花生米大的红痣。
  母亲叫龙丽婷,又名小龙女,女儿叫樱椰芳子,母亲两眉间有一颗花生米大的红痣。陈校长重复着他提供的线索,说到母亲‘长得很美’时,他有意把声音提高拉长。
  他一听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
  陈校长接着说,我们很乐意帮助你,但我也要提出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找到了母子俩,你要给我们相当的报酬。
  他瞟了陈校长一眼,说,这,你放心。
  作者简介
  
  作者:侯天仁,男,1955年出生于会文镇后元峰村。1974年毕业于琼文中学,1983年毕业于海师中文系,同年分配到琼文中学任教,2015年于文昌实验高级中学退休。辗转于教坛三十二年,有多篇教育教学论文发表、获奖,两次评为市优秀教师,多次评为镇优秀教师,首批省级语文科骨干教师,中学高级教师。
  在教学之余从事文学创作, 写长篇小说有《破镜重圆》,中篇小说有《启迪》、《一个迟知的爱情故事》、《詹开梁的人生片断》、《左邻右舍》、《同桌异梦》等,还有短篇小说、散文、随笔多篇。1989年发表处女作《扎扫帚》于海南日报副刊,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近百篇(首),十多篇文学作品参赛获奖,文昌市作协理事,海南省作协会员,作家证为380号。

  


  编辑:linsong1025a
  

  
楼主linsong1025a 时间:2018-05-04 11:46:29
  
 
琼文炮楼里的爱情故事
 
作者:候天仁
  


  
  (二)
  我对高乔值郎与他所要找的母子俩发生了兴趣,我经过多方的查访,在这位中队长的身上,在这个炮楼大院前,在他的卧室里,在后面那间小屋里,在我的宿舍里,得到以下悲欢离合,扑朔迷离,丰富多彩的故事来,这些故事是从我的宿舍里开始的。

  1939年年底日寇侵琼,第二年初春攻占了会文。驻会文的就是高乔值郎的中队。他带着他的士兵在会文这一带的村庄大杀大烧大抢大奸淫,然后在会文的高峰处建筑了这座炮楼,同时也建了一座妓院。这座妓院就是我们宿舍的这些房间。我们的宿舍是由两栋瓦房构成‘丁’字形的宿舍群,我的宿舍在‘丁’字的接合处,它是当年妓院的一号房,现在很多人还说我是住在妓院里呢。其实,它称不上妓院,它跟妓院是有区别的,不过数十年来人们都这样叫它,我只是随风入俗罢了。



  妓院建成后,鬼子、汉奸就到各个村庄去捉民女,第一批入妓院里的有二十个女孩,在一号房的也就是在我宿舍里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她上午被捉来,中午就遭蹂躏,第一个进入这个房间的是第一小队队长三木武雄。这个三木武雄矮矮墩墩,满脸横肉,手脚毛茸茸的,他的肚子大得出奇,如妇女怀孕八九个月,走起路来总是挺着这个肚子,他那嘴巴前尖后宽,像一张蟾蜍嘴,会文的老百姓没有几个知道他的名字,知道的也不叫他的名字,人们都叫他蟾蜍小队长,或叫他孕妇小队长。
  这位姑娘是他早上来到龙加村捉来的。尽管姑娘撕心裂肺般的哭叫,尽管姑娘的爸妈双双跪在他面前苦苦的哀求:太君,放我的女儿,她才十五岁呀,她是良民啊。

  但一点也没用。她的爸妈见求鬼子行,转过来求汉奸杨传训,传训哥,我们是同乡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请你向太君说情,放我的女儿吧,我会答谢你的人情的。我女儿还不吃十五岁的生日呢。爸妈泪水满面,声音凄哀到了极点。

  杨传训是会文地区的头号汉奸,日本人来之前,他在会文地区偷鸡摸狗出了名,高乔值郎刚来到会文,他就投靠鬼子。他那时二十刚出头,瘦而高,人们称他为“狗瘦”,那张嘴巴很大,能说会道。他腰间挂着手枪,威风极了。为了体现他的身份,他的头上戴着草帽,手里离不开一把白色的折叠的纸扇。这二十个女孩是他带着蟾蜍小队长挨家挨户捉来的,会文地区谁家有姑娘他最清楚。他带蟾蜍小队长第一个来到的是龙加村龙源泉的家,他早就听说龙源泉的闺女美貌出众。捉到姑娘后,他对蟾蜍小队长说,太君,这女孩只有十五岁,是个处女,回去你好好的享受享受。人常说,享受一个处女胜过吃十贴补药呢。

  当姑娘的爸妈来向他求情时,他的眼珠转了转,说,放她我是办不到的,皇军只是带她去炮楼里做点工,不会加害,他最后以安慰的口吻说,如果我能帮助一定会帮助的。
  女儿被捉押上车,离别的这一刻是极凄惨的,爸妈嘶声裂肺的叫:婷婷,婷婷,我的女儿;女儿推肝裂胆的叫:爸爸,妈妈,救救我呀,救救我呀。

  她一来到会文就关进一号房间,她又累又饥又渴,这个“孕妇”偏出现在眼前。她第一次见到她前面这个丑陋的男人,吓得魂不附体,她知道厄运就要降临,只是哭,只是求,只是叫喊,可是一点也没用,这个蟾蜍小队长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慈悲。他来到中国,杀人、放火、强奸、抢劫、打人,样样都是内行,现在面对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他哪肯放过呢?他先一件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接着发出一阵狂笑,然后扒姑娘的衣服。他的动作很慢,他知道这样的美女不可多得,享受她是自己一生的大幸,要慢慢来。姑娘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叫喊,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这样的呼叫如果在别的场合发出,或许唤出某个大侠来,演着英雄救美女的壮举。但在这里的各个房间,都发出这样的呼救声,无论怎样呼叫,都叫不出大侠或英雄来,尽管叫不来救星,那些房间里的姑娘仍然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呼叫。

  上天似乎不绝这位姑娘之路,当蟾蜍小队长扒下她那层内裤,将她按在床上时,房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很生气,是谁来冲散他的雅趣,敢在太岁的头上动土!他开始不理睬,但敲门声一声比一声紧,似乎表明他一定要开门,否则绝不罢休。他穿上裤叉,怒气冲冲的起来开门,准备对门外人发作,但一开门,发作不成,他反而向门外人立正敬礼。
  来人上下打量姑娘,对他说,你出去,我要带她回指挥部。
  是,蟾蜍小队长应了一声,穿上衣服转入别的房间。
  来人见姑娘裸体,抖抖瑟瑟的缩在床角,他又上下的端祥着她,频频点头,然后温和的对她说,姑娘别害怕,快穿上衣服跟我走。
  她抬起头来,见来人一身军装,腰间挂着手枪、佩着军刀,两手套着雪白的手套。她知道他肯定是一个长官,不然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是不会贴贴服服的退出去的,不管哪个,自己的厄运都难逃。她见这个眉清眼秀,有几分威武英俊,少女见了要偷看几眼,那个阎王见了也要退避三舍,同是受侮辱,她选这个而抛那个。她依照他的吩咐,穿上衣服跟他往外走,门口两个哨兵见到他立即立正敬礼。她跟着他走出妓院,妓院里的房间都传出了一声声尖厉的呼救声。

  她跟着他往炮楼这边走,经过两个门口,站岗的士兵一律向他立正敬礼。他把她带到炮楼右边的卧室,她的心情很紧张,脚步也缓慢起来。他打开门,说,姑娘进来吧,别害怕。他不容分说的把她推进屋,闩上门。她意识到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这时她不像刚才那样呼喊救命,她知道捉进这里早晚要被强暴的,事到临头,她反而不觉得那么可怕了。这年头她目睹耳闻鬼子杀的人很多,烧的房屋很多,强奸的妇女很多,最坏不超过死,她准备死,任何害怕都放在一边了。她祈求他不要过于粗暴的蹂躏她,这似乎比死还要可怕。她的祈求没有落空,这位长官的动作一点也不粗野,他对她又亲有吻,似乎在玩弄一个宝贝。她躺在床上任他摆布。
  两个钟头后,她战战兢兢的起来穿上衣服,这时她万分恐惧,下一步他会怎样处置她呢?她最害怕的是送她回妓院,她这薄弱的身体怎能受得了那群兽兵的蹂躏呢。她低着头,捂着脸,眼眶里充满着泪水。

  他也起床穿上衣服,端详着她,这是玩弄的数不清的女人中最满意的一个,果然像杨传训所说的正宗的处女,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美好的感觉,他觉得应感谢杨传训。他倒一杯开水递到她的面前,说,姑娘,别害怕,别哭哭啼啼的,笑一笑嘛。
  她又饥又渴,接过水就把它喝干。她无论如何也笑不起来。
  他又给她倒第二杯水,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村子的人?
  龙丽婷,龙家村人。
  呵,你的名字跟你一样美丽。他入侵中国三年了,从北打到南,奸淫的妇女可不少,见到的就更多了,他真料不到在会文遇到这个花容月貌的姑娘,他刚才脱光她的衣服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便展现在他的眼前:一米六0的身高,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那双眼清澈得如一潭秋水,眸子乌黑,脉脉含情,胸部、腰部曲线分明,脚长屁股小,鹤腿鸳鸯腰,浑身一团雪白,肌肤细细的,嫩嫩的。总之,女性的美全集中在她的身上,女性的丑统统远离她的身体。他觉得最难得的是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处女,他最喜欢的是她两道柳眉间有一颗花生米大的红痣。她在他的心目中是一个活宝贝,他觉得人生一世,能得到这样的美女该心满意足,好事要多磨,他要让这道亮丽风景线长期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接过他递过的第二杯水。他指着旁边的椅子说,姑娘坐下来慢慢喝吧,别急。
  她喝完水,抖抖瑟瑟的说,太君,我害怕。
  你怕什么?我是这里的中队长,是最高长官,在我身边有什么可怕的?
  我想回家。
  这,不行,你必须留在这里。他毋庸置辩的说。
  她见他有点温和、亲切,手脚发抖得不那么厉害,紧张之情也有所减轻。
  这时一个勤务兵进来,报告,长官,开晚饭了,去吃饭吧。勤务兵指着龙丽婷问,她怎么办?他的言下之意是:该把她送回妓院吧。
  她那双珍珠般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双唇,恐惶万状的神情透了出来。



  他那双唇张开了,晚饭送来卧室,要两份。他平时是在食堂跟士兵一起吃饭的,今天例外了。另外的那一份显然是龙丽婷的。
  一会儿晚饭送来了,勤务兵转身要走,中队长叫住他:炮楼后有一个小房间,你去打扫一下,今夜龙姑娘要住在那里。告诉那些人,谁都不准伤害她。
  是,勤务兵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她一听,恐慌之情消除了一半,有点激动的看他一眼。他盛了两碗饭,把一碗推到她面前,说。姑娘吃吧。你肯定很饿了。
  她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难受,这时姑娘的拘谨、文雅、羞涩、谦让全不顾,接过饭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说,姑娘别害怕,在我这里还有谁敢欺负你呢?他要给她盛饭,她不让,自己来。
  吃完饭,他带她来到收拾好的房间。这个房间在炮楼后面,原来是放铁铲、锄头,镐头水桶等东西的,现在这些东西都搬了出去。里面窄小阴暗潮湿,放下一张单人床,床上铺着席,放着被,挂着蚊帐,地板扫得干干净净,旁边一张桌子上还放着牙膏、牙刷、口盅、镜子、梳子等生活用品。

  他指着床对她说,你就睡在这里,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要多多的陪我睡觉。这里没人敢来欺负你,但不准逃跑,逃跑不但杀你,还要杀你全家,甚至杀你全村,懂吗?
  他转身要走,她叫住他,问,太君,你叫什么名字?
  他先一怔,接着笑呵呵的说,你也问起我的名字来,好大的胆子。
  她说,刚才你问我的名字,我告诉你了,现在我也问你的名字,你也要告诉我,这才公平嘛。
  他左手把她的下巴轻轻一提,右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摸了摸她两眉间那颗红痣,再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鼻梁,说,你也跟我讲起公平来,看来我也要告诉你才公平,好,我叫高乔值郎,怎么样?这样公平了吧。

  高乔值郎,高乔值郎,她把他的没名字念了两遍,说,你的名字也很漂亮呀。
  他呵呵的笑了几声走了。

  这一夜她是在这间小屋里过的。她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乡村,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睡多年的矮小旧陋的房间,甚是害怕,但再害怕也莫超过送她回妓院。这个小房就是高乔值郎前面高度注视的炮楼后面的那个小房。
  作者简介
  
  作者:侯天仁,男,1955年出生于会文镇后元峰村。1974年毕业于琼文中学,1983年毕业于海师中文系,同年分配到琼文中学任教,2015年于文昌实验高级中学退休。辗转于教坛三十二年,有多篇教育教学论文发表、获奖,两次评为市优秀教师,多次评为镇优秀教师,首批省级语文科骨干教师,中学高级教师。
  在教学之余从事文学创作, 写长篇小说有《破镜重圆》,中篇小说有《启迪》、《一个迟知的爱情故事》、《詹开梁的人生片断》、《左邻右舍》、《同桌异梦》等,还有短篇小说、散文、随笔多篇。1989年发表处女作《扎扫帚》于海南日报副刊,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近百篇(首),十多篇文学作品参赛获奖,文昌市作协理事,海南省作协会员,作家证为380号。

  


  编辑:linsong1025a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源88 时间:2018-05-04 12:20:27
  @linsong1025a 拜读杰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牛五子 时间:2018-05-04 12:21:18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雨6225 时间:2018-05-04 13:42:06
  @linsong1025a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芳菊花 时间:2018-05-04 13:48:18
  @linsong1025a 点赞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8-05-04 22:46:27
  拜读。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面手01 时间:2018-05-05 10:47:13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热风云 时间:2018-05-05 10:48:00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聪谋 时间:2018-05-05 10:49:21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俊义树 时间:2018-05-05 10:54:40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8-05-05 11:42:52
  @linsong1025a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琼文炮楼里的爱情故事(中篇小说连载)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3375d12f2997417fb2d0421c2089dd0a-1.shtml
  帖子摘要: 学校初建,炮楼里的房间全是师生的宿舍,后来办学条件不断改善,特别是陈文国担任校长后,建起了一批新的教学楼和师生宿舍,师生们住进新的宿舍,炮楼的房间腾了出来,放学校的财物,部分空了下来。炮楼底层前面由三部分构成:中间是指挥部,左边是接待室,右边是他的卧室。
  • linsong1025a

    举报  2018-05-05 11:50:42  评论

    @天湖赏月 谢谢美女推荐,以后尽量不要推荐我的文章,我们的部落是已广大网友为上帝,新网友来发表文章,有好的尽量优先推荐,以便提高他们的积极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春冬的风 时间:2018-05-05 14:25:51
  @linsong1025a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8-05-05 16:26:23
  @linsong1025a 点赞
  • linsong1025a

    举报  2018-05-05 19:50:51  评论

    @千颗珠 谢谢千珠点赞,琼文炮楼的琼文中学是我的母校,作者候天仁老师是我的初中同学,我念初中的时候,炮楼还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linsong1025a 时间:2018-05-16 16:01:03
  @linsong1025a 咖啡美人志:
  您好!您的文章《琼文炮楼里的爱情故事》已被推荐至"天涯热门部落_天涯部落2015_发现_精华帖子"栏目,感谢您对"天涯热门部落_天涯部落2015_发现_精华帖子"栏目的支持!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16 22:36:20
  @linsong1025a 拜读杰作,点赞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8-05-31 20:04:38
  @linsong1025a 拜读,点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