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老王家的半个儿李玉山 2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5 17:03:19 点击: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5 17:03:34
  【一千零一个老头】
  老王家的半个儿李玉山 2

  2019-8-25

  1970年许(昌)禹(县)铁路筹建处招来了第一批青年工人,这批工人大部分来至禹县,其中有一批是禹县的知识青年。

  当时小铁路的西站还在建设中,筹建处的房子也不够用,这批轻工都暂时住在了球场旁边的一个大帐篷里,青春活力四射,嘻嘻哈哈,吹拉弹唱,篮球乒乓球好不热闹。

  那时我刚上初一,14岁,是这群青年激活了我的音乐细胞,我的运动细胞。于是我也买来了秦琴、二胡、古萧、口琴,跟他们沒日没夜地厮混在一起。

  跟他们学习各种乐器;

  在家里偷偷地练习各种乐器;

  半夜在球场的水银灯下,看着影子练习投篮的动作。

  李玉山那时候潇洒地经常屁股兜里装着个重音口琴,故意露出来一半,亮晃晃的,很是潇洒!

  那时候的李玉山,中等个子,黑黑的健康皮肤,两道剑眉,两眼炯炯有神,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我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边到处跑着玩。

  李玉山在社会上交了很多朋友,我就跟着他去他的朋友那里玩,而且他也很会交往我的朋友。

  尤其让我们感到那都是大人的动作——握手,在李玉山那里却成了友好、亲切、兄长般的关怀。凡是见到我的朋友、同学,李玉山必然和每一个人去握手。

  西站的房子盖好了,李玉山搬到了西站单身宿舍里住,我就开始往西站跑着去找他玩。他那时候分配当了养路工,巡道工,整天背着个工具包,穿着铁路服,拿着个巡道锤,那形象真和李玉和一样神气活现。

  每逢我们的寒暑假,我还会去跟着李玉山干点临时工,养路,砸洋镐,李玉山会吹着哨子,我们几十个人一起举镐,一起落镐,一起翻镐(洋镐是一头尖一头锤似的,十几斤重,用尖头把石子敲到枕木下边,再用锤头把那石子敲实,如此反复。)

  李玉山的同屋有一个叫雷江林的轻工,湖北武汉人,见过大世面,比我们小城的人们看起来灵性活泛。有一次雷江林的父亲给他打长途电话,声音不佳,必须由市邮电局总机的话务员一声一声地传话,这个女话务员也是武汉人,干脆就用武汉话为他们传话。之后雷江林约了女话务员,见了面,叙了老乡关系,这些活动我和李玉山就成了他们的“电灯泡”。后来雷江林对那个女话务员展开了爱情攻势,装病,装服毒自杀,最终把那个大独辫子的武汉美女争取到手了。

  有一天我来到李玉山的屋里玩,雷江林和李玉山正在口琴合奏一个曲子,那曲调一下子吸引了我——遥远、悲壮、苍凉、坚韧、不拔,他俩忘我的,一遍一遍演奏着,一个吹,一个唱,再轮过来你吹我唱。

  我被震撼了!我被感动了!

  这首歌就是《苏武牧羊》,于是雷江林余兴未消给我讲了苏武的故事,这真是让我闻所未闻,闻之惊骇!这是我步入人生以来的心灵的第一次震撼!

  其实我的骨子里,我的潜在的人生观里,我是非常崇尚那些坚忍不拔之士的,因此《苏武牧羊》便成了我一生中最美好最深刻的记忆了!

  忘不了雷江林用一张发货单的背面为我写下了《苏武牧羊》的谱和曲,那字迹犹如碑刻一般深深刻在了我的记忆之中:



  《苏武牧羊》

  苏武留胡节不辱。

  雪地又冰天 ,

  苦忍十九年,

  渴饮雪,

  饥吞毡,

  牧羊北海边。

  心存汉社稷,

  旄落犹未还。

  历尽难中难,

  心如铁石坚,

  夜坐塞上时有笳声,

  入耳痛心酸。



  转眼北风吹,

  雁群汉关飞。

  白发娘,

  望儿归,

  红妆守空帏,

  三更同入梦,

  两地谁梦谁?

  任海枯石烂,

  大节不稍亏,

  终教匈奴心惊胆碎,

  拱服汉德威。

  苏武牧羊讲的是苏武在天汉元年(前100年)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匈奴贵族多次威胁利诱,欲使其投降;后将他迁到北海(今贝加尔湖)边牧羊,手持汉朝符节,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苏武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至始元六年(前81年),方获释回汉。苏武去世后,汉宣帝将其列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彰显其节操。

  苏武(前140—前60年),字子卿,汉族,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西汉大臣。武帝时为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