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生死一念间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21-06-01 16:39:07 点击: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生死一念间
  十年的诉讼,终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我胜诉了!
  【《渝行终(2016)376号行政判决书,》责令重庆市人民政府对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的厂房,重新作出补偿确认。《重庆市人民政府《(2016)83号裁定书》责令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对梨盛厂的厂房,重新确定补偿标准!】
  重庆市人民政府裁决确认,对梨盛厂的厂房重新确定补偿标准!梨盛厂胜诉了,梨盛厂的苦难熬出头了!
  【没想到沙坪坝区国土资源局,无视重庆高院的判决,无视重庆市人民政府的裁定,单方面泡制出一份(违法的)征地补偿确认书,《该确认书已经被(沙坪坝区人民法院“2019”渝0106行初64号行政判决书撤销》,该确认书被沙区法院撤销以后,沙坪坝区征地办公室,无视法律的尊严,竟然再次违反法律规定,再次以被沙区法院撤销的完全相同的违法理由再次作出违法的补偿确认。】
  2012年,我居住的房屋被融汇强拆后,覃家岗派出所安置我在宾馆里栖身,还差两个月就十年了!十年!人生没有多少个十年!我想有一个家,我想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家!
  2015年,重庆高院的岳敏法官打电话喊我去,岳敏法官说:“给你一套安置房,再补偿你50万元,房子用钱买!”
  我想都没有想就一口答应了,岳敏法官说:“如果国土局没有意见了,下午我们就去看房子。”
  没想到我还在公共汽车上,岳敏法官就打来电话说“国土局不拿钱,,国土局让融汇拿钱,融汇要把强拆房屋的损失计算在内,不然不付款!”|
  岳敏法官的协调就这样夭折了。
  2018年(大楷时间),张犁(国土局干部)打来电话喊我去拿“征地补偿确认书,”我离开时张犁说:“当初给你一套房子50万块钱你为啥子不干?”张犁又说:“同意我们的方案就来拿钱,不同意我们的方案我们就又来扯!”(岳敏法官可以作证当初到底是谁不干?)
  张犁的意思很明显,你恁大岁数了,你不干你能做啥子!拖也拖死你!
  死我并不害怕,人终归逃不过一死,十年间我并不是没有起过死的念头,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那是我递交材料去沙区法制办协调,材料递上去许久没有音讯,我不得不前去询问,当我气喘吁吁的爬上三楼,等了许久才来了一个小女孩,后来又来了一位孕妇。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人在绝望的时候会飘浮起一些怪异的念头,突然我在心底想,我把这小女孩和孕妇杀了即使被枪毙了也划得着?没想到女孩拿来一瓶矿泉水,当我一口气喝完女孩还又去拿来一瓶……是女孩的矿泉水和和蔼可亲的笑容,浇灭了我心中怪异的念头,女孩问我来干什么,女孩说:“我记得你,你的问题我已经交给区长了,也许是这段时间区长忙,也许是你的材料被压在了下面区长没有看见,以前也有一个以你相同的案列,交上去许久没有回音,后来还是我去区长办公室,还是我重新找出文件交给区长,你的问题,哪天我去区长办公室看看!”女孩还问我渴不渴,女孩还准备再去拿矿泉水……
  我回宾馆就把我的想法贴在了网上,后来还被叫去了天星桥派出所。那时候,我不但只是起了杀人的念头,而且还拿出来了随身携带的水果刀!
  曾经我去信访办,曾经有政府的人对我说:“你这个问题你该去闹!你不去上访你不去闹?你就乖乖的坐在宾馆里,有谁会来帮你解决问题,你去闹点事儿出来,自然会有人来帮你解决问题的!”我把这话告诉覃家岗派出所的彭景所长,彭景说:“莫去听那些鬼话,我们是深怕哪儿有人闹事,我们是深怕哪儿出事情,他们怎么还鼓动你去闹事,如果闹事真能解决问题,那还拿法院来干什么,莫信那些鬼话,还是相信法院吧!”
  2018年,信访办的张主任来宾馆说:“你不来上访我们就来下访!”张主任作出一副完全能帮我解决问题的态势,张主任离开时说:“一周内给你答复!”张主任离开了,答复犁牛如海没有结果……这次宾馆换老板,新来的老板嫌我交的租住的费用太低,新来的老板不让我继续租住,无奈何的我去找张主任,没想到张主任竟然说:“前次怎么说了说的就没有下文了呢?”是他没有在一周内给我答复,怎么还成了说了说的就没有下文了呢?
  看来要解决问题,还真的得去上访,还真的得去闹才有人管你?难道如今真的只有去上访才能解决问题吗?
  十年的官司,十年的流离失所,我感觉世上还是有好人!覃家岗派出所的彭景,经常短信劝我、信访办的张主任、为解决我的住房去过远祖桥、以及一中院的罗法官、征地办的蓝科长、重庆高院的岳敏法官、沙区法院的冯晞法官……罗法官判决我的案子是对补偿标准不服,应当依法申请协调、裁定……蓝科长协调时说再补偿20万元搬迁损失,我还答应拿到钱就去撤诉……岳敏协调说一套房子再补偿50万元,岳敏还说下午就去看房子,张犁问我为啥子不干?这些是我不干吗?这些协商结果没有结果,终因是没有人支付钱款,没有人给我钱,我怎么同意我怎么干?这次沙区法院冯晞法官的协调,也许也会因为没有人拿钱而半途而废……
  没有谁活的好好的会想去死,前妻因为案子拖了恁么多年,只认为我不去协商,只怨恨我无能便离婚而去,如今的协调方案眼看又将付之东流,我怎么办,难道我就只有洗颈就戮?
  如果不是有人从中作梗 ,我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当初因为没有人愿意拿钱,一中院的罗法官说:“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保证20万元会如数支付给你!”律师说:“还是等国土局把20万支付了再去撤诉。”高院岳敏法官的调解也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拿钱,如今沙区法院冯晞的调解还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拿钱?
  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相信如果我死了,如果我做出点令人惊诧的事来,我不相信这些人能独善其身!
  其实想作出点令人惊诧的事来并不难,几袋面粉一个打火机,一个空啤酒瓶几个人的脑袋……
  但愿一切都不会发生!
  彭乾尧
  2021年6月1日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21-06-03 16:53:06
  一定要冷静处理,天无绝人之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