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首页头条】老房子(一)长篇小说连载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1-25 19:22:28 点击:316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房子
  

作者:老瓢的故事
  


  
  这场大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让人们平常忙碌的脚慢了下来。雪下的也太大了,路上积雪的厚度几乎快到了一个成年人的膝盖那里,这么大的雪又有谁会没事出来瞎溜达呢。
     
  白静宽披着一条麻袋,迎着寒风,冒着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张向五家的方向走去。

  今天张向五没在家,他去生产队牛棚那儿听说古书去了。他老婆蔡桔红在家呢,她正和几个孩子在砸红薯干,这时她听到门外有人喊门,她赶紧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到了大门口,原来是本村的白静宽来喊她了。

  白静宽面色紧张的说道;五婶,你赶紧去我家看看吧!看着秋凤她这会儿就快要生了。你先把家里的活放下,到我家去看看吧。

  蔡桔红说道:下雪前我见这闺女的时候还问她呢,我问她啥时候到预产期呢?你看看这才几天啊!这咋说该生就该生了呢!

  蔡桔红大声地对外屋的白静宽喊道,这次生的是个男孩,你老白家的老祖坟这次真的是冒青烟了,秋风这闺女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给你们老白家生出个带把的了。

  白静宽听到了蔡桔红的喜报,他除了激动还是激动,已经不知道给蔡桔红怎么说了。

  张向葵这会儿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些年出门听别人的闲话听得太多了,有人说他,你心思再重又能咋着?你张向葵自己一辈子生不出儿子来还不死心,又让你闺女娶一个男人到咱们张夏村来生孩子。这不,心强命不强谁也没法不是?你闺女给你一个样,也是没有生儿子的命,这么多年她一连生了四个闺女,就是生不出儿子来。

   又有人说,张向葵啊!你别天天为你那三间老房子的事发愁了,秋凤生不出来儿子她有啥办法啊?我看你有闺女能给你生几个外甥女就已经不错了,别因为那老房子继承的事把秋凤给逼坏了啊。

  孩子的啼哭声给一家人带来了一个新的希望,秋凤娘赶紧给蔡桔红兜了一兜鸡蛋,她千恩万谢地给蔡桔红说道:她婶子啊!这回我家可是托着你的福了,这次你给我家又拾(接生)个男孩,我家人都不知道该咋感谢你了,这不,你看俺家这穷的也没啥好东西给你拿,你就把这兜鸡蛋掂回去补补身体吧,今天真是让你受累了。

   秋凤看着新出生的儿子她哭了,她哭的是他们一家人为了今天她生出这个儿子来等的时间太长了。她爹,她娘为了等待他们这个外孙的降临,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冷风热潮,不知受了多少人的谩骂和诅咒。

  她丈夫白静和她等的时间也太长了,他们老白家的香火延续,还有这老张家祖上这三间老房子的继承人,这些都需要她生出一个男孩来应对,这下白静宽也算给张家,白家完成任务了。

  秋凤看着儿子她又笑了,她把儿子翻过来调过去地仔细看看,这孩子长的除了虎头虎脑以外,咋还比别家的男孩多了一些秀气呢。
    
   
  


  

>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7-11-26 10:36:17
  @老瓢的故事 点赞,谢谢朋友带来精品
作者 :新叶2016 时间:2017-11-26 10:37:03
  @老瓢的故事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26 11:09:24
  @老瓢的故事 谢谢朋友光临
作者 :日丽2016 时间:2017-11-26 12:52:43
  问好!拜读!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1-26 14:37:48
  @老瓢的故事 欣赏!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7-11-27 10:24:36
  @老瓢的故事 顶起来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1-27 16:06:45
  长篇小说«老房子 »二

  张夏村以前它不叫张夏村,它很早以前叫小张村,这个村以前没有姓夏的这个姓,小张村的先民在这儿安家落户以后,他们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成了这一带的地主。他们为了能在这儿创造更多的财富,就想雇佣一些佃户来给他们干活,准备在这儿发展和壮大他们的家业。

  他们雇佣的佃户也是外地逃荒过来的人,来小张村这儿的是一对夫妻,领着他们的三个孩子,他们经过与张家商议,也就在小张村留了下来给张家当了长工。给张家当佃户的这家人也就是现在张夏村姓夏人家的祖先。

  夏家给张家做了两代佃户以后,张家因为一个官司家族落败了,夏家人趁机买了张家一部分土地自行地发展了起来。从此姓夏的也不给姓张的当佃户了。

  夏家经过日积月累的发展,财富已经超过了张家,这时的夏家腰杆子也硬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恭维张家了,又过了许多时间,夏家已经敢直接给张家叫板了,他们要求:这个小张村以后不能叫小张村了,这个村子必须把他们姓夏的姓氏也得加到村子的名称里去。

  张家的人怎么也没想到姓夏的会这样对待他们,这小张庄是他们祖先留下来的名字,他们姓夏的只不过是他们的佃户,现在他们看张家落魄了,居然想把村子的名字也给改了,张家不同意姓夏的要求,这时候姓夏的已经很有钱了,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通过用钱打点官府,最后县太爷一拍桌子就给张家下了一纸判决,以前的小张村不能再叫小张村了,从此以后这个村就叫张夏村。

  再后来,张家又出了一个大当官的,名叫张敬堂,他当官多年积攒了不少财富,等他告老还乡之后,在张夏村建起了一个大院落,盖起了三间大瓦房,等到他临死的时候,有人听说他把以前留下来的财宝埋在了这三间老房子下边了。

  当初建这三间老房子的主人张敬堂,也就是现在张夏村里姓张的人的一个先人,张夏村的多少代人都知道这老房子下边藏的有宝贝,这老房子下边到底藏的是什么宝贝?又藏有多少宝贝?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敢动过这老房子,因为大家知道张敬堂去世的时候说过,只要谁动了这三间老房子的地砖,他们张家的风水就要破了,这样会对他们张家的后代有不祥之兆的。

  张敬堂临死之前还写了一个遗嘱,说这三间老房子以后一代一代的往下传,往下传的顺序就是传大不传小,接管这三间老房子的人必须是张家的后代,如果这家没有男孩?女孩可以娶一个男人来张夏村这老房子里入住,他们生出的的孩子必须得姓张,或者他就得把这三间老房子交出来,交给他现在最亲近的那个人手里去。

  现在张向葵是这三间老房子的继承人,他和姓张的这些人里一个叫张明福和一个叫张明礼的人门第最亲。张明福和张明礼他俩是一个太爷爷,张向葵和张明福,张明礼他们的爹又是一个太爷爷。张向葵到他这一辈已经单传三辈了,可是,到了秋凤这一辈,他也就生出秋凤这么一个闺女来。要按他们张敬堂留下的遗嘱要求,如果这次秋凤生不出男孩了,这三间老房子就得交给张明福和张明礼他们两个人手里了。

  秋凤这次生了一个儿子,就像一颗炸弹落在了张夏村,以前因为这三间老房子,这些姓张的人就对张向葵让秋凤娶了一个男人到张夏村有看法。现在秋凤真的又生出一个男孩,以后整个张夏村的人更要给张向葵一家拼个你死我活了。

作者 :秋盛月 时间:2017-11-28 14:51:37
  @老瓢的故事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28 15:00:35
  @老瓢的故事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老房子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2f36108c16604e1eb4dc279166f5e456-1.shtml
  帖子摘要:这场大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让人们平常忙碌的脚慢了下来。雪下的也太大了,路上积雪的厚度几乎快到了一个成年人的膝盖那里,这么大的雪又有谁会没事出来瞎溜达呢。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1-29 08:32:50
  老房子 十二
   
  秋高气爽,秋收刚过,孩子们秋假结束,也该到学校进入到了学堂。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也是新的学生来学校报名上学的季节。
   
  秋凤给白雪生做了一个新书包,这个书包是她用一块新棉布做的。这块布是她出嫁时候的一块压箱底布。她多年就想用这块布做一件衣裳,可是她就是没舍的用。这次为了给儿子做个新书包,她毫不犹豫地就把这块布也就给用上了。
   
  白雪生,张雪勤,夏雪灵,他三个都是同龄人,今天这三个人也都到了学校报了名。

  他们三个分到了一个班级,而且他们三个也分在了一排,还坐在了一起。
   
  都说大雪天出生的孩子都聪明;白雪生,夏雪灵,张雪勤他们三个真的比别的孩子聪明些。自打他们三个开始上学,他们三个的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在班里里考试,他们三个不是这个考第一名,就是那个考第一名。反正每次考试,他们三个人把全班成绩的前三全部给包圆了。
   
  三个人都七岁多了,他们也都懂事了,具体他们家长之间发生的矛盾;他们三个人谁心里都很清楚。夏雪灵和张雪勤对白雪生没有向他们家长那样;她俩对白雪生除了服气他的学习成绩,就是欣赏他的个性和人品,她俩对白雪生非常好。
   
  白雪生对她俩确不冷不热,白雪生他家经常遭到别人的欺负,更是受到张雪勤和夏雪灵她们两家的欺负,他对一个张夏村就有一种恨,特别是张雪勤和夏雪灵她们两家人。
   
  说着说着就到了到了第二年的夏天。这天是个星期天。白雪生提着一壶水,他准备去地里给他娘送水去,他他刚走到村头,就听见张庆远喊道:小资本;你他娘的为啥从我家门口过啊?你给我滚回去,你不能从我家门口过。

  白雪生扭头一看,这是张明礼的儿子张庆远,小名叫娃蛋。白雪生看看他没理他,他继续往前走自己的路。
   
  张娃蛋领着他的几个小孩过来了。他嘴里骂道;你个小资本,你他娘的耳朵聋了不是?他嘴里骂着手也没闲着,他伸手把白雪生的茶罐子给打翻了。这时候白雪生什么也没说,他上去就抓住了张娃蛋的头发就打开了。
   
  白雪生的年龄还不到八岁,张娃蛋和他几个小孩都已经十几岁了,他们几个过来把白雪生按倒在地上,这个一拳那个一脚的开始揍起了白雪生。
   
  张明福家也在村口住,这时候的张雪勤正在家写作业,她猛地听到外边有几个小孩喊;狠劲揍他,狠劲揍他,张雪勤放下作业赶紧跑了出来。她出来一看;张娃蛋正领着几个人在殴打白雪生。
   
  张雪勤赶紧回家掂了一根木棍,她过去不论分说就开始打张娃蛋他们几个人。张娃蛋回过头一看是张雪勤,他问张雪勤?你打俺几个干嘛啊?这白雪生是咱们两家的仇人,你咋不打他啊?张雪勤什么话也不说,抡起棍子又开始打他了。

  张娃蛋猛地推了张雪勤一把,嘴里还骂道;你他娘的是疯了不是?谁知道他这一下用力过猛,他把张雪勤給推趴在了地上。

  张雪勤的额头正好磕在一块转头上了,张雪勤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的她已经满脸是血了。
   
  这些小孩一看这情况都跑了,张娃蛋赶紧去地里喊他爹去了。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1-29 08:37:51
  老房子 三
   
  腊月的天气就是这样:月初到月底不是下小雪就是下大雪,而且今年的雪好像比往年地雪,下的更大了一些。
   
  腊月十六这天是个吉利的日子。张向葵他们一家人,今天要给这个全家期盼已久的孩子起名字了。

  张向葵今天老早的就起床了,他提前宰了一只鸡。他又喊着秋凤娘,让她去地窑里再去取出一些萝卜,白菜来。他今天要亲手做一桌子的菜,祝贺他这个外孙降临到他家里来了。

  老两口从早起一直到了中午,慢慢的一桌子菜已经做好了。他又安排秋凤娘,赶快把全家人都叫到一起,大家共同祝贺这个孩子的出生。另外再给这个孩子取个好名字。

  秋凤安排三秀;让她去外边找大秀和二秀回来吃饭,三秀刚想出门,大秀和二秀两个人已经回来了。

   大秀进屋就对张向葵说;姥爷!今天张明福家去了好多客人,他们都是去给他家贺喜的,咱们村的人,老张家的人除了咱家没去,其他那些人家都去了。姓夏的也去了好几家人呢。

  秋风娘也接着说;张明福现在是咱们村的村长,谁不巴结他啊?

  大秀又说:我还听说;今天他给他家闺女起了一个名;名字叫张雪勤。

   二秀也接着说;姥爷!夏志力他家今天去的人更多了,去他家的不光是他们夏家的那些人,还有咱们姓张的好多人呢!其他村的人也来了好几个呢!

  秋风娘摇摇头说;他夏志力的老婆周秀华,她娘家有个表哥,她表哥现在当上了咱们公社的书记了,现在谁不巴结他家啊?

  二说;我听说夏志力他闺女今天起个名字;叫夏雪玲。

   张向葵抽着旱烟,他皱着眉头一声也没吭。秋凤娘问道?她爹!你想好了没有啊?咱家这个孩子叫啥名字啊?张向葵没理她,他又装了一袋烟,吧嗒吧嗒地又抽开了。

   只听见地上猛地几声响;张向葵把烟袋锅往地上敲了敲说;我想好了,他们两家给孩子取名都带个雪字,咱家这个小子的名字也得带个雪字,咱就给这小子取名;叫白雪生吧。

  白静宽愣了,秋凤愣了,秋凤娘更愣了。

  秋凤娘问张向葵?她爹!你是不是说错了啊?咱们老张家以前不是给咱们家说好了吗?咱家秋凤如果生个儿子,他就得姓张,不能姓白啊!你给这孩子取名叫哥叫白雪生,这不是明摆着;要给他们这些人作对吗?要不你再想想?要不!他们这些人,还会把咱家地老房子给要咱走的啊。

  咱家这个这孩子必须姓白,他不能姓张。如果他们谁敢给我要咱家的老房子?我就给谁拼命。我不能对不起静宽,白家的孩子就应该姓白,凭什么姓张的非得逼着让白家的孩子姓张呢?咱家的事我说了算,他们谁说的也不算。

  这张向葵不是想翻天了吗?咱们张家定的规矩都是他张向葵说了算。他是咱村族长?还是村长啊?这不行;只要他家这个孩子不姓张?咱们就得要回咱张家的老房子,不能让咱张家的老房子以后姓白了。

   张明福摆摆手说:你们这个说一句,那个说一句的,你们到底谁去和张向葵拼命去?就他那脾气你们也都知道,别看他平常响屁都不放一个,只要沾着老房子的事?他比疯子还要疯, 谁给他要老房子,他就给谁拼命。这万一出了人命谁负责啊?再说了;等这个老东西他死了,咱们再给白静宽去要老房子!到那时候,我看白静宽屁都不敢给咱们放一个屁。

  几个人看着张明福点点头对!你说的对,咱们以后对张向葵这家人更得疏远他们了。咱们赶快气死张向葵这老两口,他家就完蛋了。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30 12:45:09
  @老瓢的故事 祝贺你的长篇小说《老房子》荣登【天涯部落—首页头条】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1-30 14:55:28
  老房子___四

  今年的雪比往年的雪多少提前下了那么几天。但是,看这劲头好像还是一场大雪。

  张向葵今天老早的就起床了,他打扫着院子里的雪,准备扫出一条路来。他干着活又喊着秋凤她娘:秋凤娘,你马上去地窖里拿一些菜去吧!今天早起做饭,咱们要多炒一个菜的。

  秋凤娘说;这还需要你安排我?这是咱家静宽第一天去上班,我咋着也得多炒个菜,给他祝贺一下吧。

  张向葵又说;秋凤娘,你把静宽的衣服都给他准备好了吗?他这去干的可是有脸面的活,咱可不能让他像在地里干活那样的穿戴了!你也快让秋凤起来,好好的给他捯饬捯饬去。
   
  秋凤拍打着白静宽身上那件中山装,嘴里还笑道:你看;咱就这件儿像样的衣服了,就这你也已经穿了两三年了。要不?等这场雪停了,咱们再去做一件新的去吧。

  白静宽说:我去教个学;又不是去相亲的,我穿那么漂亮干嘛啊?

  秋凤说:你说的也对。在我眼里边,别人穿着再新的衣裳,我看还没你穿着破着衣裳好看呢!这也可能这是人家所说的;一个人要是长地漂亮帅气了,披个麻袋片也是好看的吧!
   
  张向葵这家人的日子虽然过得很紧巴,但是他们一家人都很知足。别看张夏村的人每天冷脸热屁股的对待他们,但他们还是乐呵呵地,一天一天的过来了。
   
  人的一生霉运再多,老天也会恩赐于这个人有一次鸿运的机会。这不,白静宽他到张夏村学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了。
   
  白静宽当老师了?你听说的?张明福看着张明礼说:这事还会有假?白静宽他已经去学校报到两天了啊!。

  张明礼把头摇的给拨浪鼓一样,他骂道:看来这个白静宽真的要在咱们张夏村安家落户了,不行,咱们不能让他在咱们张夏村待舒服了,咱们还得想法给他家下绊子。

  张明福和张明礼找到了夏志力,他两个问夏志力?我俩以前不是给你说过吗?如果咱们把白静宽给他撵走了,我们张家老房子里边的财宝,我们也会分给你一份的。这你表弟李书记咋又让白静宽当老师了呢?你咋不管管这事啊。

  夏志力说:就因为这个事,我已经去公社见过李书记了,他给我说:白静宽老家有个堂哥,他在县里当个什么领导,他这个堂哥给李书记说:白静宽有文化,他想让白静宽到咱们学校当个民办老师。你们说这李书记能不给县里领导一个面子吗?我回来的时候李书记已经给我说了:他让咱们得着机会找白静宽的茬子,等白静宽出现毛病了,他好再找个理由,才能不让白静宽干这个教师了。

  白静宽家里弟兄多,他爹娘省吃俭用也就让他一个人上了学。白静宽自上学开始,他在学校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等到他上高中的时候,他爹得了一场大病,那时他的两个哥哥已经结婚了,家里没了有劳力干活,家里又没钱供他上学,他只好回家务农了。

  白静宽得着这次机会,他很高兴,因为他以前学的文化,这次能彻底派上用场了。他的课教的很好,多次受到学校校长徐校长的赞赏。白静宽不光课教的好,他做人更好 。无论谁家穷,谁家富,谁家有权,谁家没势,他对那个学生和家长都是一视同仁的看待。他从来都不会去巴结那个家长,也从来不会看不起那个学生,他更不会因为什么事打骂过那个学生。

  今天是个下雪天,白静宽还是早起五点半就到了学校,他有个习惯;在学生没有上课之前,他都要在黑板上写上几句励志的话;他今天用粉笔在黑板上恭恭敬敬的写下了几个字:现在苦读,幸福一生。

  这时候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上课来了,在他刚想安排学生今天早读课程的时候,他听见大秀在外边大声的喊道:爸!你赶快回家吧,我弟他快不行了。

  白静宽赶紧安排好学生,他又去找到了徐校长,让徐校长先找一个老师代他上课,他跟着大秀,飞奔似的往家里跑去了。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01 10:27:25
  老房子  五
   
  雪越下越大,张向葵今天还是和以往一样,老早的就起床了。他起来打扫着院子里的雪,心里还在打算着要怎么过年呢,等雪停了以后,应该提前买点啥年货去?要不再下大雪了?什么东西又该比现在贵了啊!
   
  秋凤娘也起床了,她去厨房里收拾一下,准备做就就今天的早饭了。

  白静宽和三秀,四秀去了学校。大秀,二秀还没起床,这下雪天生产队没活干,她俩今天也想睡个懒觉。
   
  秋凤今天起来的晚,她想陪着孩子多睡一会儿。可是,生活就是一种习惯,她躺了一会儿就是睡不着。索性她就穿起了衣裳,她从被窝里拉起白雪生,让他起来尿尿。白雪生早起爱睡懒觉,有时候也爱尿床,特别是早起,谁喊他起床他就跟谁生气不理你。
   
  今天秋凤喊白雪生喊了几遍,白雪生就是不理她,秋凤掀开白雪生的被窝,开玩笑似的说道:儿子!我摸摸你今天尿床没有,她无论怎样去拉白雪生,白雪生就是不动,而且也听不到给她犟嘴说话的声音了。秋凤再一摸白雪生的身上,感觉白雪生身上热乎乎的烫手,再一摸他的额头,更是热的不得了。这下秋凤慌了,她不停地晃着白雪生嘴里喊道;雪生!雪生!你咋了?无论秋凤怎样的晃他喊他,这时的白雪生就是不动也不说话。秋凤发疯似的喊道,你们快来啊,雪生他出事了啊。
   
  张向葵,秋凤娘,大秀,二秀都赶了过来,大家一看白雪生这样,他们也都吓傻了。秋凤安排大秀:你赶快去学校喊你爹去。大秀二话没说,她外衣都没穿就往学校跑去了。
   
  天要塌了,这天要塌了啊!你说这孩子昨晚还是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的老天爷啊,你可不能让我家雪生出事啊!秋风娘一边哭着一边祈祷着。
   
  村医高錦山来了,他过来看了看白雪生,又给白雪生量了一下体温,他对白静宽说:这孩子可能得了急性脑膜炎了,这种病来的都比较急,我现在对这病没什么好办法,我看你们还是赶紧去市里大医院去吧。高錦山先给白雪生打了一只退烧针,他走的时候又再次安排白静宽;你们千万不要在家磨蹭了,这样的病治疗晚了会出大问题的。
   
  白静宽冒着大雪,他去村里挨家挨户的找人来帮忙,可是他找来找去,谁也不愿意过来给他家帮忙。村里有一个叫张向中的给他说:你别再跑了,你们家的事,张明福和张明礼提前就给我们说过了,如果你们家有啥事了?我们谁要给你们帮忙,他们要说谁家的事呢。
   
  另一个村民夏志明也给白静宽说:夏志力提前就给我们说了,你们家有啥事我们不能给你们帮忙。他家现在的情况你是知道,他老表是咱公社的书记,我们都得罪不起他家啊。
   
  白静宽在村里跑了一圈,他又是一个人回来了。秋凤娘他?你找的人呢?白静宽把出去找人的情况给她说一遍了。

  秋凤娘骂道:这些天杀的,你说咱家今天摊的这是啥事啊?这可是人命的事啊!他们不来给咱帮忙?咱咋办啊?。
   
  白静宽又回到了学校,徐校长赶紧安排两个年轻的老师;你们今天别上课了,你们跟着白静宽赶紧去市医院,孩子生病的事是大事,你们赶紧走吧。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02 11:18:18
  老房子  六
   
  雪越下越大,这满天飞舞的大雪,北风吹的让人看不到了雪花,只看见满天的雪块儿,好像从天上直接往下砸……
   
  张向葵,白净宽他们两个人抬着担架,担架上铺了两双被子,白雪生在上边躺着。张向葵,白净宽这爷俩一步一陷,一步一滑的往前走着,但是,他俩这时的心情就像一口油锅在烹炸。
   
  两个老师过来接替了他两个,他两个实在是累了。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天气里,他俩脸上的汗水顺着脸直往下直淌,秋凤赶紧给张向葵递过去一瓶热水说:爹你先喝点水,一会儿再换班的时候你背着包袱,我替你抬一会儿吧!

  张向葵说:我不喝了。让你抬啥啊?我再咋着也是一个男人,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去干这活儿的。秋凤还想说些什么,张向葵说:别说了,咱们赶路要紧,要不咱这孩子的病就给耽误了。
   
  秋凤又掀开被子摸了摸白雪生的头,她哭着说:儿啊!你再坚持一会儿,咱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
   
  三十里的路程,几个人硬是走了一天才到了医院。他们到了医院的急诊室,他们刚把白雪生放下,这两个老师就一下子瘫坐在了凳子上了,他俩这会儿已经累到只会喘气,没有说话的气力了。
   
  秋凤大声地喊:救命啊,救命啊,几个医生护士听见了喊声;他们急匆匆地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他们围着秋凤问道:你这是干啥的?这里是医院,不是你的家。
   
  其中一个医生翻开白雪生的被子,他摸了摸白雪生的额头,又翻开白雪生的眼睛看了看说:赶快给他打一针退烧针,这孩子病的利害,你们赶快去病房那儿叫郭医生去。
   
  郭医生赶过来了,他赶紧安排护士给白雪生输上了吊瓶,又回过头来对白净宽说:你们这家长是咋当的?我给你们说实话吧;这孩子的病我们没有把握能把他给救过来。你们知道孩子发烧发这么厉害?为啥不赶紧送到医院来治疗?我看要是再晚送过来一个小时,预计这孩子的命就算交待了。这样吧,即使你们先到了我们医院我们就得给他治疗,可是你们也要随时准备好转院的准备。
   
  秋凤给郭医生跪下了,她哭着说:郭医生:你就尽力吧,外边下这么大的雪,你让我们往那转院去啊?你放心,要是这孩子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们也绝对不会怨你,怨你们医院的。
   
  张向葵和白净宽他们抬着白雪生刚走,秋凤娘给大秀,二秀说:你俩赶紧去你们老家通知你们的几个伯伯去,你们去了就说你兄弟得了重病了,让他们赶快跟你俩一块去医院,咱家里有我招呼着家和三秀,四秀她俩,你们俩啥也不用管了,你们赶紧走吧。
   
  一连输了四瓶子的液,白雪生还是昏迷不醒,秋凤这会儿真的傻了,她看着白雪生哭着说道:儿啊!你快醒醒吧!你别让娘害怕了,你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娘我也活不了了啊。
   
  奇迹,真的是奇迹,白雪生醒了,他醒过来以后看看秋凤问道:娘,你哭啥哩?秋凤听到了白雪生说话的声音,赶紧给站在病房外的白净宽说:咱儿醒了,咱儿醒了。
   
  郭医生领着几个医生也过来了,他摇着头说:这孩子的命真大,人家得了这急性脑膜炎的孩子,比你家孩子的病情轻多了,也没见哪个孩子有他醒来的这么快。他说完以后,他把秋凤和白净宽叫出了病房,他对秋凤说:这孩子的病只是暂时给控制住了,你们还不能掉以轻心啊!这病是病毒性的疾病,最容易留下后遗症,我们必须得给他彻底治好,才能让他出院的。你们家长也必须要做好长期住院的准备。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02 11:42:19
  大家对这部小说有什么看法?尽管提议,等我写下一部小说;"桃花园里杏子黄;的时候加以注意。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2-02 16:38:28
  老房子的故事结束啦?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03 08:51:12
  老房子 七
   
   
  秋凤他从兜里掏出来钱查了查,她数着钱,嘴里也不住的打着嗨声:咱们今儿一天就花去了一百多块了,家里的那点儿钱我已经拿过来了,也就是二百多一点,如果要是按郭医生说的那样?我看咱这钱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事啊!
   
  白净宽看看秋凤:他说:不讲怎么说,雪生的病算是给稳定住了,你自己先在这看着他吧,我和咱爹今晚就回去,我们想办法借钱去。
   
  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大秀,二秀领着她们的两个伯伯也来了,她两个伯伯来的时候,他俩一人拿了三十块钱。他们来到以后,听说雪生的病还需要好多钱,他俩就给白净宽说:咱们别在这耽误事了,咱们各自回家想办法借钱去吧。
   
  白净宽带着张向葵还有两个老师,他们冒着大雪,赶着黑路又往回张夏村的路上赶去了,白就静宽他一路上走着,一路上也在在琢磨着,我这回去了给谁借钱去啊?。
   
  挨家挨户的求,挨家挨户的借,白净宽从大早起一直跑到中午,等他回家的时候秋风娘问他:净宽,咋样啊?借来钱没有?借来多少啊?白净宽一个堂堂的男子汉他哭了,他说:娘,我一分钱也没借到啊。
   
  徐校长来了,他见着白净宽说道:我听张老师和李老师他俩说了,你家孩子的病非常厉害,但是要是治疗彻底还需要很多钱,这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当老师的一月有多钱的工资。这不,这一百多块钱是咱们学校老师集体给你怼的,这五十块钱是我自己的,你赶紧拿着钱去医院吧,别耽误孩子看病治疗了。
   
  张向葵一直抽着烟,他知道白净宽出去借不来钱的,他出去更没人借给他,他看了看白净宽说;你们学校给咱送来的钱,你先送到医院去吧。县城有我一老亲戚,他家比较富裕,我明天到他家看看去吧。
   
  秋凤娘说:咱俩过大半辈子了,咱家有啥亲戚我还知道啊!咱们县城哪有亲戚啊,张向葵瞪着眼说道:他是我爷爷的亲戚,你咋会知道呢?不该你问的你就别操心了,你把家照顾好就行了。
   
  白净宽拿着学校老师给他筹的那二百多块钱,他又回到了医院,秋凤见了他赶紧说:雪生昨天又昏迷了一次,郭医生给他用了几只最好的针;他说这种针治疗雪生的病比较好,他们这医院没有这种针,还是郭医生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呢。可是,这种针特别贵啊!输一瓶就得几十块钱,昨天一天就输了四瓶吊瓶。咱家的钱用完以后钱就不够用了,这不咱还欠着人家医院的钱呢。刚才郭医生过来通知我;今天还要去别的医院去调这种针。我正愁着兜里没钱给他们呢。
   
  白静宽这次就带来二百多块钱,还了昨天的帐,还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了。就是今天够用的,那明天,后天.....'呢。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张向葵来到了医院。今天一早,他从家里去了县城,他又从县城赶到了市医院。他今天最少也走了六十里路,他今天的路,可不是一般的路啊,这是一条头上下着雪,脚下踩着雪的路啊。

  张向葵从兜里掏出了一千五百块钱,他把钱交给了秋凤,他又到病床跟前看看白雪生。他问秋凤?这医生咋说的啊?秋凤说;医生说;雪生这病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就是不能停药治疗。张向葵点点头,只要能保住孩子不出事儿,这次咱们全家就托老天爷的福了。
   
  张向葵刚说完这句话,他身子一晃就顺着病房的墙倒下了。秋凤,白净宽过去就把他扶住,秋凤把他搂在了怀里,秋凤哭着喊道;爹,爹,你这是咋的啦?。
   
  张向葵慢慢的又醒了,他睁开眼看看秋凤和白净宽说:我累了,你们别害怕,我先找个地方躺一会就没事了。
   
  腊月二十八,白雪生出院了,他整整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但是,他的病已经彻底治好了。他出院的时候,郭医生看着白雪生说道;你这孩子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啊!你看看,你这么重的病,你一点儿后遗症都没留下,我看你长大了必定会有后福的。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04 01:05:35
  @老瓢的故事 点赞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04 10:13:29
  老房子 ___ 八
   
  谁家再穷也得要过年的,就是没钱过年?老天爷他也不能把谁撇到年这边儿。

  秋凤看着张向奎说;爹刚才你说的这些老话也是那个理儿,咱今年过年其他啥也不买了,我马上让大秀去集上买一副对联,再买一些香蜡纸炮回来。咱不过年不吃不喝,咱也得让咱张家的老祖先和老天爷他们过年吧。
   
  大年初一这天,鞭炮齐鸣,笑声欢天。张夏村各家各户得人都早早的起来了。他们吃过早饭以后,斗相互帝东家走西家串的去拜见新年的第一天。可是,张向五着一家,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拜见和问安。
   
  过年就得祭拜祖先和各路的神仙,白静宽领着大秀,二秀他们去了坟地烧纸去了,他们前去祭拜他们老张家的各位祖先。
   
  秋凤和她娘在家祭拜各路的神仙,秋凤摆好了香案,香案上没有水果,也没有甜点,只有三个馒头,就连最起码的一块祭拜肉也没有看得见。秋凤娘领着秋凤跪下了,她嘴里不停地在祈祷;各位神仙,你们别生气,今年俺家出了大事,俺们没钱给你们买贡品,请你们不要给俺计较啊!因为有你们保佑,才让俺的外孙死里逃生的,今年我给我闺女多给你们磕几个响头;等到明年我家有钱了,我们再给你们多买一些贡品吧!她说完以后,不停地对着地上磕起响头来。
   
  又是一年,这一年磕磕绊绊总是又熬过来了,今天又到了初五这一天。张向奎老早的起来了,他把家里唯有的三只鸡杀了一只,他和秋凤娘他俩亲自下厨开始做早饭。破五这一天有个规矩;这顿饭必须有家里最有权威的人他亲自下厨做饭,做的这顿饭是代表家长给孩子们祝福,也是祝福新地一年幸福的开端。
   
  一家人,一桌饭。秋凤给张向葵和她娘俩人一人夹了一筷子的菜,这筷子菜,代表她对两位老人新一年的祝福喝祝愿。张向葵也用手指蘸一点红墨,他抹到白静宽,秋凤和这些孩子的额头上边。这些红墨代表着;他为了这些孩子在新的一年里鸿运齐天。
   
  秋凤看看白静宽,她回过头来试着问张向葵?爹!雪生治病你给那借的钱啊?静宽给我说;以后等咱有钱了好去还人家。张向葵看看秋凤说;借给我钱这个人是我爷爷的亲戚,这事给你们没关系,以后要是还钱也是我的事,你们吃饭吧,别问了。
   
  张明礼和张明福他俩喝着酒聊着天,张明礼说;我看这个张向葵可不对劲啊?你说他从哪弄了那么多钱?我听说这次白雪生看病,他家花了四五千块呢,我预计些钱?绝对是张向葵偷了老房子下边的宝贝了,要不他就是全家砸了骨头去卖?他们也卖不出这些钱的零头钱的。
   
  张明福瞪着俩眼,咬着嘴唇点点头。他给张明礼说;你说的不错,这个张向葵绝对不是那省油的灯,他敢被着咱们,被着咱们老张家这么多人,他敢干这事?我看他真是吃了虎心豹子胆了。
   
  夏志力听着张明福和张明礼对他的回报;张明礼说;刚才我俩给你说的是实话,要不张向葵从哪弄那么多钱去啊?夏志力点点头说;我也想治他,可是咱有啥理由治他呢。
   
  你没法?谁还有法啊?你现在可是咱张夏村的民兵排长,你不是一句话的事就把他家给查了吗?夏志力看着张明福摇摇头说;这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的事。抓贼抓脏,捉奸捉双,张向卖宝贝也得卖给这些收宝贝的人吧。我现在只是咱张夏村的一个民兵排长,我没权查张向葵,更没权出去查别个地方的人啊。
   
  张明福看看张明礼,他俩又看看夏志力,只见夏志力用手托着额头在想什么似的。突然他把手中的香烟一扔说道;有了,等过了正月十五,我去公社找派出所的周所长去,让他下手查这个事情去吧。
   
   
作者 :邪果然不压正吗 时间:2017-12-04 13:17:54
  拜读!
作者 :钟山风雨离 时间:2017-12-07 23:56:33
  厉害了!我想问一下,已经发帖的小说能在这个部落发吗?我是一枚小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钟山风雨离 时间:2017-12-08 12:01:12
  谢谢大大指点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12 09:01:19
  老房子  ___ 九
   
  冬去春又来,春暖花自开。

  春天是春耕播种的时节,张夏村的春耕春种,今年又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张向葵和几个村民在地里打田埂,按理说;像张向葵这样的年龄人,他们都不应该干重活了。同村的同龄人别人可以不干重活,但是张明福可不会让张向葵那么轻松,他还是安排张向葵;你要和年轻人一样的去干活。

  今天张向葵正在干活的时候,夏志力过来喊他;他让张向葵去大队部一趟。

  大队部屋里边坐了几个人;一个是大队支书高锦堂,一个是大队副支书毛万春,还有另外三个人:一个是派出所张周明刚领着两个民警。

  高錦堂面色很难看,他瞪着眼问张向葵说?张向葵!平常你们张夏村好多人都给我说:你张向葵不老实,我还不相信他们说的话,刚才我听了周所长给我说了你的情况;看来你们村里人给我说你的话一点儿也不假。他对张向葵说:这是咱们派出所的周所长,今天他问你啥?你都要如实回答他。如果你要还是顽固不化?今天可有你张向葵受的罪。

  周明刚脸一沉,她把桌子一拍说;张向葵!你卖给刘明辉的银元是从哪偷来的?我们公安局已经把刘明辉给抓起来了,他都如实交代了,他说这些银元是你卖给他的,,今天你不要给我装迷糊了,你要如实的给我交代出来这是咋回事。

  张向葵说;这银元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我不是偷人家,也不是抢人家的的。周明刚破口大骂;你他娘的看来是真的给我玩滚刀肉了,他扭过头来对高锦堂说;高支书!这个张向葵我们今天把他带走了,看来不给他点颜色是不行的。

  白静宽,秋凤,秋凤娘他们赶到了大队部那里,他们大队部里的时候,这里只剩下高锦堂,毛万春和夏志力了。他们说;张向葵已经被派出所的人给带走了。
   
  他们赶紧又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周所长说的很简单;张向葵已经被民警送往县看守所了,他说白静宽;你们有啥事儿想问清楚?你们去县公安局问去吧。这事他已经不管了。
   
  公安局的办案民警对白静宽说;张向葵说;他的银元不是他偷来的,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偷不偷这不是他说了算的事啊。你们这样吧;你们回去让你们公社或者村里出个证明;证明这银元不是张向葵偷是他爷爷留给他的。你们把证明拿过来以后,我们再做下一步调查,等把这事调查清楚了!我们再给你们说怎样处理张向葵吧。
   
  张明福对白静宽和秋凤说;你们让给张向葵出证明?出啥证明啊?张向葵说他的银元是他爷爷留给他的?那我还说;我的太爷爷和张向葵的爷爷是一个爹呢!那我咋没银元呢?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张向葵绝对是偷了老房子下边的东西了,他偷的不只是银元,预计还偷了其他宝贝呢。你们爱找谁出证明,你们就找谁出证明去吧。

  公社书记李继尧面色难看,他指着秋凤娘说;你们让公社给你们出证明,公社里怎么会知道张向葵偷人家的?还是他爷爷留给给他的啊?反过来说了;就算是张向葵不是偷别人的银元,他也是偷拿你们老张家老房子下边的银元了吧。

  白静宽的堂哥白静文来了,他给李继尧说;这样吧李书记,咱们让派出所前去张夏村再去调查调查去,让他们彻底的查查,看张向葵到底动了老房子没有?如果他没有动过老房子,也就证明他的银元是他爷爷留给他的。李书记你看我说着行不行。

  派出所长周志刚领着人来了,他们围着老房子转了好几圈,又在老房子里边翻了几个遍,他确实找不到张向葵动了老房子的迹象,他又回去如实的给李书记,白静文做了回报。

  李继尧这时候还有啥话可说了,怎么说这白静文也是县里的领导啊!再说;确实也没证据证明;他张向葵动了老房子的证据。他只好给秋凤开了一个证明:证明这银元是张向葵祖上给他留下来的。

  秋凤和白静宽拿着这份证明,他们马不停蹄去了县公安局,找公安局长去了。
   
   
   
楼主老瓢的故事 时间:2017-12-13 08:29:06
  老房子 ___ 十
   
  秋凤和白静宽拿着证明到了县公安局,公安局长说:你们把证明开过来了,张向葵这偷盗银元罪名也就不成立了。但是他这可是犯了投机倒把罪的啊。
  公安局长打电话;他让大六派出所的周所长来显公安局,让他把张向葵带回大刘派出所去,让他把张向葵交给了公社书记李继尧,让李书记再另行进行处理。
  公安局的杜局长又给秋凤说;你们回去吧,你们有事要想再问?你们就去找你们公社的李书记。
  李继尧对周明刚说;你先把张向葵关到你们派出所去,我安排各个大队;把咱们公社这些投机倒把的这些人,把他们全部都集中到一起,咱们在张夏村大队开一个现场批斗会去。
  这次开打击投机倒把分子大会,整个大刘公社一共抓了四个打击的典型。其中一个重重的典型就是张向葵了。
  到了开批斗会这天,周明刚老早的就把这四个人送到了张夏村。只见他们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帮着,被押解到了张夏村大队部里去了。
  张夏村大队部门前有个土台子,在土台子上边站了四个五花大绑的人。在他们身后边的摆了几张桌子。到了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李继尧领着大刘公社的各部门主要人员来了,他们在桌子后边的椅子上分主次座位坐了下来。
  土台子下边站的是人山人海,今天这是一个公社开的大会,可不是一个张夏村开的大会。即然是公社开会,各大队都要派出村民代表来参加,那个大队的支书也不敢不重视,所以今天张夏村开会的人,要比以往本大队开会的人多的太多了。
  周志刚看看李继尧问?李书记!现在会议开始不开始?李继尧看了看前来开会的各个大队的大队支书;他点点头嗯了一声说;我再看看各大队的人到齐没有。
  这些大队支书来的一个也没少。他们还是咱们的要求:举着写这个大队旗号的牌子亲自带队,还着他们的村民代表们,已经按顺序排好了队形。
  李继尧对着周明刚点点头说;开始吧。
  周明刚安排人:把写有投机倒把的牌子;挂在了这四个人的脖子上,这些牌子上写着他们每个人的名字。
  大会开始了。
  李继尧滔滔不绝的讲着全国打击投机倒把的指导方针和精神;他声色俱厉的说道;现在全国打击投机倒把的形式这么严峻,这样的事出现在我们大刘公社已经很久了,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干这事。我看县里领导批评我们公社的没有错,是我们大刘公社领导们,没有把打击这投机倒把的的放在心上。特别是张向奎投机倒把这个事:县领导对我个人也做出严重批评了。我也已经向县领导作出检查和保证。今天和以后,像张向葵这样的投机倒把分子,我们要坚决打击他,不能让他再死灰复燃了。
  台上一个接一个领导的讲话;他们各自讲了了,各个大队的村民代表们也一个接一个的上去揭露;他们大队这些投机倒把分子的嚣张气焰和罪行。
  张夏村大队只有一个投机倒把分子,高锦堂作为大队支书先上去给公社的各个领导做了自我批评和检讨,他又对向各大队的代表讲了;他是怎样发现张向葵投机倒罪行和打击经验,他们张夏村大队委,以后怎样严厉打击张向葵的决心和态度。
  秋凤,秋风娘,她俩看见张向葵这段廋多了,他本来就瘦的颧骨高耸,这半月没有见他,他显得更瘦了,两个眼窝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面色也是一片苍白。
  秋凤和她娘两个人再哭,秋凤感觉她的衣角被人拉了一下,她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儿子白雪生。她问白雪生?我不是安排你姐;让她在家看着你吗?你咋上这来了。
  白雪生指着张向葵问;娘!他们为啥把俺姥爷给绑了起来?刚才我和我姐站到张明福和张明礼旁边听他们说话;他俩说我姥爷还是批斗的轻,娘!我姥爷到底怎么着他们了。
  秋风娘哭着给白雪生说;雪生啊!你别问了,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白雪生把嘴唇咬着,两只拳头紧握着,他恶狠狠的说;你们不给我说我也知道,自打我记事儿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这些人都经常欺负咱们家,等我长大了我一个一个的非杀了他们不可。
  秋凤赶紧用手捂住了白雪生的嘴。
   一个批斗会整整开了六个多小时,上边的领导口渴了有水喝,想方便了可以去方便。下边的村民谁有个紧急情况也可以打个报告去解决。台上站着这四个投机倒把分子们课惨了;他们一直在那站了六个多小时。其中有一个人连吓带气,又加上自己的私人问题没法解决,他早就尿了一裤子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