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长篇小说《过眼云烟节选》活着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1 11:21:10 点击:3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虎死虎威在,还是有人仍然把廖奇云当凤凰。
  无所事事的廖奇云在红槽坊闲逛,斜刺里闯出一个人来,一本正经的对廖奇云说:“廖科长!有人组织卖淫嫖娼你管不管!”
  这状况发生的始料不及,情急之间廖奇云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曾经的廖奇云嫉恶如仇,谁干违法违纪的事情,只要被他知道了,立马会带上他的手下,该捆的捆,该抓的抓,改送派出所送派出所,该送看守所的送看守所,该打该骂该罚款……廖奇云一点也不会軟手,也一点不含糊。在廖奇云面前,任何人也休想逃脱正义的惩罚。
  “李友毅,你龟儿从哪里冒出来的?哪里又有人在组织妇女卖淫嫖娼?你龟儿不说清楚!老子现在就先抓你!”廖奇云盯着来人问。
  李友毅说:“那个儿哄老子!你不相信就和我一道去,保证抓十个八个卖淫嫖娼人员没有问题。”
  如今的廖奇云,已经没得多少心思管这样的事情了,一股好奇心冒起来,什么人在组织卖淫嫖娼?在哪里组织卖淫嫖娼的?怎么样组织卖淫嫖娼的?这勾起了廖奇云的好奇心?
  “哪一个在组织卖淫嫖娼?”廖奇云问。李友毅说:“卢开天。”
  廖奇云疑惑的说:“他可是一个老实人呢,怎么组织起妇女卖淫来了呢?”李友毅说:“日妈哪一个晓得?只怕是农转非了,又被钢圈厂清理了出来,没有土地可以种庄稼,又找球不到工作,也许才干这违法的勾当的,反正他在干这个是事实,你去看了就晓得,抓与不抓你保卫科长说了算。”廖奇云叹了一口气。李友毅说:“你保卫科长也虚场伙了么?”廖奇云说:“你带我去看一下再说。”李友毅说:“就我们两个去?你还喊几个人晒!”正巧不远处来了陈笠,李友毅喊:“陈科长!陈科长!廖科长喊你一道去办件事!”陈笠嘻嘻哈哈的说:“日妈老子哪里还是科长哦。”李友毅说:“是不是科长也可以帮个忙晒。”陈笠说:“啥子事嘛?”李友毅说:“有人组织卖淫嫖娼。”陈笠说:“真的呀!嘿,可以一道去开个眼界。”

  二

  廖奇云已经没有资格去抓卖淫嫖娼的人员了,之所以还是随李友毅前去,多还是受了好奇心的驱使。
  卢开天廖奇云并不陌生,儿时还有那么一段几乎相同的经历。卢开天的母亲是观花婆,没有人见过卢开天的父亲,从小就见他和观花婆的母亲在一起。
  在廖奇云的记忆里,卢开天的母亲,时常都是手上拿一根竹棒儿,胳膊上挂一个竹兜兜儿,那时候的廖奇云就知道,那一根竹棒儿是用来打狗儿的,胳膊上挂的竹兜兜儿却不知道用来干啥,只时常见卢开天,跟随在母亲身后,走村串巷的给人观花算命。
  卢开天从来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卢开天从小就穿的破破烂烂的,人们说他的母亲是大叫花子,说他是小叫花子。
  廖奇云和卢开天的经历相同,是因为廖奇云的脸不干净,也因为他的脸不干净,儿时没有小朋友与他往来。卢开天是因为衣服肮脏,就因为衣服肮脏,身上老散发着熏天的臭味,卢开天也就成了小朋友唯恐避之不及的对象。廖奇云和卢开天,小学就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儿时的他们,只是有点惺惺相惜,儿时的他们,只是有点同病相怜。
  真正改变他们命运的还是钢圈厂,钢圈厂改变了卢开天贫贱的生活,尽管卢开天在工厂里只是一名辅助工,可辅助工的几十元钱的工资,则彻底的改变了卢开天的命运,敲钟吃饭盖章拿钱的生活,五六个农民都挣不来的收入,卢开天终于衣着光鲜出人头地了,因此娶妻生子,生活蒸蒸日上。
  卢开天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幸福生活会突然地戛然而止,因为农转非,他被友善的清理出了工厂的大门。
  一万七千元钱的补偿款,关上了他通往幸福的大门。
  让许多人扼腕叹息还有他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别看卢开天曾经油渍麻花的肮脏邋遢,可他的女儿卢俊逸卢俊秀,则长的亭亭玉立风姿绰约。
  怎么不让人扼腕叹息,如今的姐妹俩,原本应该好好读书的,如今却成了待业人员,未成年的她们,去哪里找工作?
  卢开天的遭遇与廖奇云相似,相似的家庭,相似的遭遇,相似的失去了生活来源。
  廖奇云知道,陈笠知道,李友毅也许也知道,卢开天这是因为生活所迫……
  陈笠也在心底想:“生活所迫他也不该去干那事,他也不该去组织妇女……”

  三

  在红槽坊的东南方向,在红槽坊与松山化工厂之间的半坡上,有几间低矮的瓦房。
  这几间低矮的瓦房不知道是卢开天以前自己修建的,还是他租用的别人废弃的。松山化工厂数年前从渣滓洞白公馆的松山迁来此处,化工厂迁来时生意还相当红火,不然也不会去农村招学徒工,不曾料兵败如山倒,红火的国营企业也会垮台倒闭?
  瓦房低矮房门也低矮,个子稍微高的人,进门还得低下脑袋弯下腰杆。
  进得门来,是一排几间依坡坎而建的贯通房屋,往下面走几步梯坎垒砌的巷道,也是一排低矮的贯通房屋,上面上几步梯坎,也是一排低矮的贯通房屋,贯通房屋巷道相连,巷道把房屋分隔成了许多的小房间,许多的小房间都是低矮逼仄,这不像正常人家的住宅,有点像类似鸡圈猪圈般用作饲养家禽的场所。
  进门来的房间稍微宽大一点,一张桌子上,几个三四十岁的妇女正围着桌子打麻将,一个男人坐在一张老式的凉椅上,脸上盖着一顶破旧的草帽。有人进来了男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好像来人不来人与他毫不相干似的。
  见李友毅进门来,一妇女说:“李崽儿,又来耍号迈?”李友毅问:“快餐多少钱?”一妇女说:“快餐不快餐都是三十,你想耍我跟你找五个,五个排成一排,你一个一个的来,一百五十块钱就搞定,让你过足瘾走路,如何?”李友毅又问:“包夜呢?”一妇女说:“给五十块钱,随便你引去哪儿,随便你怎么玩。”李友毅问:“没有乖点的年轻点的妹儿吗?”一妇女说:“日妈你又不是来头一回,我们这里没有年轻的妹儿,你要年轻的妹儿得预约。”
  廖奇云和陈笠上下房间看了看,房间逼仄,每一个房间里都有一张床,估计躺在旧凉椅上的人是卢开天,正想喊他起来。屋外进来两个少女,进来就喊:“老汉,饭煮好没得,饿了哦……”跟随女孩脚跟脚的进来两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进门来就盯着两个女孩问:“开处多少钱?”躺在凉椅上的人一跃而起,大声对两个中年人吼:“老子早跟你龟儿说了,她们不做,你龟儿没有听到呀!”一中年人说:“两万如何?”另一中年人说:“三万也行。”卢开天咆哮吼说:“日妈跟你说了,她们不做!”两个中年人讪讪的往门外走。边走边搭讪说:“不做算了,不做算了。”
  廖奇云说:“卢开天,你真的在组织妇女卖淫呀?”
  陈笠说:“卢开天,你可是老实人,怎么也做这种生意?”
  卢开天低下了脑壳,默默无语一言不发,卢开天的小女儿说:“我们要读书,我们想读书,姐姐十六岁,我才十四岁,都是你们让我们退学进工厂,两年时间都没得,工厂垮了,我们连停薪留职的资格都没有,不做这样的生意,你让我们吃啥!……”卢开天呵斥女儿:“你不说话哪一个当你是哑巴迈!”而后无可奈何的说,“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啊,我快五十岁的人了,除了会种庄稼会栽瓢儿白,其它什么也不会,如今工厂不要我了,没有人请你廖奇云去当保卫科长,也没有人愿意请我去当辅助工,我没本事和你陈笠比,你可以自己做钢圈自己卖钱,我可没有你那样的本事……”卢开天叹息说:“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廖奇云对陈笠说:“走!我们走!”
  几个人顺着进门来的岩壁通道向西,低着脑壳走出低矮的房门,顺着岩壁的小路走向红槽坊,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几个人都心事重重。
  农转非了,没有了土地,除了种地什么也不会干的农民能去干什么呢?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13 14:52:26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