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迟来的道歉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6-12-14 10:56:55 点击:26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何大妈正陪着她的宝贝孙子做作业,电话铃突然想起,她急忙拿起手机,走到另一间屋子接听,她担心影响了宝贝的学习。
  何大妈电话的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低沉而缓慢,何大妈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嗯一声,时间不长,通话结束。大妈手有些颤抖,她缓缓地放下电话机,无力地坐到沙发上。这个电话,犹如一块石头,砸到她平静得如湖水般的心境上,溅起了层层涟漪,一下子,把她的思绪带回到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之中......

  何大妈名叫何菲琳。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她和其他青年学生一样,响应党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满怀激情地奔赴沿海某农场插队落户。一路上,知青们不在乎拉他们的卡车扬起的滚滚烟尘,笑啊,唱啊,他们个个雄心勃勃,决心要用自己的青春和知识,去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在他们的眼前展现出的蓝图,是一望无际的滚滚麦浪、沁人心脾的稻谷清香,和无数张因富足而乐得合不拢嘴的农民笑脸......
  大卡车经过一整天的颠簸,于傍晚时分,到达了目的地。当这群激情澎湃的青年学生从大卡车上跳下来,眼前的情景,像一盆零度以下的冰水,一下子浇到他们头上,让他们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从头冷到到脚后跟。
  眼前,是扯地连天、长得比人还高的茅草蓬蒿,几间小草房,在蓬蒿茅草之中,若隐若现,活像是汹涌波涛之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波涛吞没的几片舢板小舟。
  残阳西斜,这群孩子的心,如同他们此刻的影子一样,越拉越长。太阳落山了,大地一片昏暗,晚风吹动一望无际的蓬蒿,起起伏伏,沙沙作响,让人感到愈加荒芜。
  兴奋了一天的孩子们,此刻已是精疲力竭,过惯了灯火通明的城市生活的他们,面对无边的漆黑,惊慌恐惧,不可言表。农场管理员安排他们吃了一顿他们有生以来最简单的饭,他们便带着满身的尘土,拥拥挤挤地在铺满茅草的地铺上睡下了。
  次日一早,急促的哨子声,把他们从梦中惊醒,管理员向他们宣布了纪律,说是生活军事化,人员成连排建制。把人员分好之后,便开始了无休止的挥动䦆头镰刀的垦荒工作。知青们的农场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机械、枯燥、简单而无限反复地垦荒,磨光了学生们的热情,代之而来的是烦闷与彷徨。他们看不到光明和前途,正如他们每天面对的,是高过人头的蓬蒿而难见蓝天一样。
  他们心中,充满了灰暗与消沉。知青们面对枯燥乏味的生活,他们在各自寻找自己的乐趣,以打发无聊空虚的时光。于是,并不怎么成熟的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谈恋爱,这一颇具刺激性的法宝。
  何菲琳跟一个名叫吴信的同学好上了。他二人原本是同班同学,在学校时,吴信就多次给何菲琳偷偷递纸条,可是,何菲琳从来没有展开看过一眼,就统统扔进了字纸篓。何菲琳的行动,很是刺伤了吴信的自尊心。有时候,他决心不再理那个骄傲的何菲琳了,暗道:
  “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好看又不能当馒头吃。去!我再也不理她了。”
  这样的决心,吴信也不知下了多少次,可总是身不由己,心里总是放不下何菲琳,在屡追屡失败的情况下,两个人就这么不热不凉地相处着。如今,两人一下子离开爹娘和熟悉的城市生活,而来到这荒芜的不毛之地,他俩像是同时被扔进了大海,看不到光明的枯燥生活,让他俩感到惶恐和寂寞,于是,何菲琳接受了吴信的追求,这两个“乳臭未干”的金童玉女,开始了青涩的恋爱生活。

  何菲琳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浩、亭亭玉立,尤其那对黑白分明的凤眼,顾盼生情,着实迷人。吴信也是一表人才,他身材高挑,眉清目秀,整个一帅气小伙。他俩的相爱,让好多同来的知青称羡不已。他俩在远离亲人的情况下,相互照顾,互相关心,都从对方那里获得了温暖,他俩爱得如痴如醉、如胶似漆。

  一天,一个爆炸性好消息传到农场:上级发来文件,要通过民主选举,选出一部分表现好的知青,返城安排工作。这消息在知青中的震撼力度,不亚于爆炸了一颗原子弹。试想,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谁不想立刻离开这地狱般的生活而飞回妈妈身边、去干那能挣工资的工作?
  何菲琳当然盼望着幸运之神能够降临到自己头上,可是,她知道,这幸运需要通过大家的选举才能实现。论人缘,她是极好的,由于她待人诚恳,人又温和谦顺,所以,全营的知青大都很喜欢她。如果选举,她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件事让她感到十分为难:“如果我走了,吴信怎么办?”她知道,凭吴信的为人和表现,肯定选不上。她决定要帮他一把。于是,她找到不少跟她感情甚好的朋友,求他们帮忙投吴信一票。几天来,他不停地奔走游说,有时,他不得不用面子央求别人:
  “看在我的面子上,投他一票吧。”
  有人问她:
  “菲琳,名额很有限,如果他得票多了。万一你被淘汰下去怎么办?”
  何菲琳笑笑说:
  “没关系,只要他回城了,我倒是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选举结束了,说来也真巧,何菲琳跟吴信所得票数竟然同样多,如果都回城,就超出一个名额。这就要求她两人重选一次,以决定取舍。
  何菲琳心里明白,只要重选,肯定吴信落选。她当即表态:
  “不要重选了,我放弃。让吴信回城吧。”
  所有知情,几乎都投来吃惊和不理解的眼光。

  没过几天,吴信跟其他十几位幸运的同学回城了。在送别的时刻,何菲琳哭得说不出话。吴信安慰她说:
  “琳,我的名额是您给的,这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会一辈子爱着你,非你不娶,决不食言。如果食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急得何菲琳双手捂住了他的嘴。她泪眼模糊,看着回城的汽车开走了,走远了,直至汽车卷起的滚滚烟尘已经散尽,她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自打吴信他们回城之后,何菲琳的心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和孤独,她急切地盼着吴信的来信。终于,信来了。她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拆开了信封。那一句句滚烫的情话,让她泪流不止。她知道,吴信回城安排到铁路工作了,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好。何菲琳真心地为他高兴。
  何菲琳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整天价高高兴兴,苦和累好像跟她没关系似的。数天之后,她又开始思念吴信了,她盼着送报纸来的邮递员,可邮递员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总是不见吴信的来信。开始,她自说自话:
  “他肯定忙得很,没时间写信。”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仍然不见片纸只字的到来,她的心开始动摇了: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儿?”
  她仍然往好处假设,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假设。
  终于,吴信的书信来了,厚厚的一沓子。她兴奋得手微微发抖,心中暗暗责备自己:
  “我真是杞人忧天。”
  她急不可待地打开信封,她的笑容不见了,渐渐地,皱紧了双眉,继而,眼里充满了泪水,终于,眼眶盛不下那么多刺心伤肝的酸痛,泪水,滚滚而下。
  吴信的信中,不再提对何菲琳的感谢,而是提出分手。他信中这样写道:
  “菲琳同志,虽然现在我仍然爱着你,可是,你我相距千里,结婚后如何生活?难道要像牛郎织女一样,婚后过聚少离多的生活吗?因此,我思考再三,决定与你分手。虽然,这样会让你和我的心中,都感到难受,可是,长痛不如短痛。让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以好朋友的关系相处吧。菲琳同志,你年轻漂亮,要找到一位白马王子,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何菲琳与吴信的这段初恋的感情,就这样,被吴信无情地终结了。后来,听说,吴信结婚了,女方是跟他一起的铁路乘务员。何菲琳得知之后,心里虽然感到酸痛,可心地善良的她,却仍然在心中由衷地为他们祝福。

  数年之后,国家的大政策决定,让知青返城。何菲琳跟大家一起,回到了城里。安排工作、结婚生子,如今已经祖孙三代,一家几口,日子过得和美而平静。

  没成想,今天,吴信的女儿吴越,突然打来电话,她带着哭腔告诉何菲琳:
  “阿姨,我爸爸病重,眼看着就快不行了。可他这几天总是念叨着要见您一面。我们才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您的电话。恳请阿姨您能来我家一趟,了却爸爸的最后心愿。”
  何大妈心中虽然又涌起了许多的恨意,可是,面对电话那端孩子的哀求,还是决定前往见吴信一面。
  大妈按照告诉的地址,找到了吴信的家。进得家来,与吴信的家人寒暄几句之后,便径直来到吴信的病榻前。当年风流倜傥的帅小伙不见了,如今躺在病榻上的吴信,两眼深陷,颧骨高凸,两腮深凹,面如黄纸,露在被子外边的双手,形如鸡爪。疾病已经把吴信折磨得气若游丝了。
  大妈凑近吴信的脸,说道:
  “吴信,我是何菲琳,来看看你。”
  吴信猛地挣开了无神的双眼,定定地看着何大妈,嘴唇颤抖着:
  “菲琳,是你吗?”
  “是我。老啦,认不出啦,是吧?”
  “认得出!认得出!”他停下来,喘了几口气。接着说道:
  “菲琳,我就要走了,可我有个心事总是放不下。”
  他再次停下来,急促地喘着粗气。接着说:
  “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我要是不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就是到了阴间,也不会安心的。菲琳,我真的对不起你,我请求你的原谅!”
  吴信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泪水顺着瘦削的面颊流向耳朵、枕巾。
  大妈的眼里,此刻也充满了泪水,她忍住了,轻轻说道:
  “吴信啊,别在意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那时 ,你我都还年轻,处理事情难免不够周全。再说,这也许是缘分决定的吧。”
  吴信张开鸡爪般的手,像是要跟大妈握手。大妈急忙把手伸过去。吴信尽力地抓住大妈的手,断断续续地说:
  “菲琳,我就要走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我会尽力对你好,弥补我这辈子对你的亏欠。”
  大妈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砸到吴信那干枯的手上。
  大妈觉得吴信的手越抓越紧,她感到有些疼。她抽出了手,告别了吴信的家人,向门外走去。忽然,身后传来一片哭声……
  大妈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终于没有转回头去。她的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悲凉。
作者 :zgsxsltsj 时间:2016-12-14 11:02:57
  沙发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2-14 12:05:16
  在那个年代,甜蜜的爱情总是败给残酷的现实......往事不堪回首。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6-12-17 07:22:47  评论

    @乌衣画客 文革时期的事,我也是通过查阅资料而把故事的主题跟时代背景连贯起来的,不知道是否有穿帮之处?感谢老友的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6-12-14 19:11:14
  这个吴信,真是良心坏了坏了的,直到该死了,才知道道歉,太迟了!何菲琳大妈真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6-12-17 07:24:26  评论

    这种自私自利、不讲信用、不知感恩的人,还真的不少。在利益面前,亲情、友情,统统不在话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2-19 10:58:57
  @高山对虾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