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夏天吗。

楼主:你与时光丶 时间:2017-04-28 15:33:56 点击: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忆中的夏天,应该是猛烈的阳光带着炙热把人怼进空调房里不敢出门的,应该是吃完午饭后一觉睡到傍晚六点,应该是在席梦思的床上翻阅着那些美好文字,应该是不听爸妈嘱咐一个劲吃着冰激凌的满足笑脸。
  可是那年夏天,我在干嘛呢?
  蝉鸣从遥远的树干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繁闹;远处汗流浃背的陌生人在电线杆上牵动着丝网;孩童从烈日下缓缓走过不伴有一点慌张;大槐树下的老奶奶们将针线摊在腿上便开始互诉衷肠;而我隔着玻璃在很冷的房间里向外望着,看着湛蓝的天是怎样肆无忌惮地悬在空中哀伤,独自彷徨。闲暇之余,我想给自己订一束花,可是看到这么热的天,瞬间有点心疼送花的人。于是我穿上了压箱底很久的防晒衣,套上了长裙,梳起了垂下很久的长发,换上了白色的凉鞋,拿着太阳伞准备出门。但是突然又想到拿着伞不好拿花,于是我放下了伞,准备出门。走到门口时,发现没带钥匙,于是回去找钥匙。十分钟后,我拨通了外公的电话,问他们几点到家,我的钥匙找不到了。妹妹在电话一头瞎起哄,说我这么大个人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在家不会收拾东西,全是妹妹在整理,衣服干了不知道收,被妹妹催着才会记起,整个暑假没进过厨房,没洗过碗,每天洗完澡贴完面膜后的垃圾是妹妹收拾的,一起出去玩她是指路人,没有她在我永远不会记得带钱,给在外地的爸妈打电话是她提醒我。那年妹妹11岁,在家的时候,我是那种状态。我喜欢这样被宠着的感觉。
  前段回忆完一些片段之后,开始干正事,既然找不到钥匙就在外面浪迹等他们一起回家吧。于是我出了门,可是关上门的前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该化个妆再出门,毕竟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应该美美的面对这世间,不枉年华。于是再次回到卧室,顺带再看了一眼天,不知道为何,那一刻的天我现在都还记得。—缕柔白的云飘过,用尽所有力气和勇气去拥抱了下刺眼的阳光,然后马上消失不见。是被融化了吗?是被吸收了吗?是被飘散了吗?总之,它不见了,我找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时候有了很多莫名的情绪,难过、焦灼、不安、害怕。我难过没用尽全力,我为以后的生活焦虑,我对现状强烈的不安,我怕多年之后仍在原地徘徊......涂上隔离霜,打了cc,吐了浅紫色的口红,换了露肩长裙,穿上帆布鞋,对着天空微笑了,出发了。关门的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十分钟后的自己——独自一人流落在空旷的街头、满头大汗寻找庇荫处、到处借手机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还好我有个记亲近人电话的好习惯。没错,我忘带手机了,也忘带钱了。
  但是我并没有出门,我待在不明不暗的楼道里,找了点废弃的DM单垫在楼梯上坐了下来,傻傻地向楼道转角处的方形洞口望去。
  我看见了什么,此生难忘。
  一个白衣少年穿着我喜欢的衬衫和浅蓝色休闲裤,半闭着眼睛抬头往我家的窗口望着,手里的那朵栀子花已经半枯萎。他就那样站在烈日之下,被灼烧着,被侵蚀着。好看的脸上不停地滴落着汗珠,执花的手藏在自己的阴影里。他站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后来外公外婆和妹妹回家的时候,他躲了起来,在他们上了楼梯之后,他离开了。
  回到卧室里,泪如雨下,悄无声息。三年,是怎样的少年才,会有这样的心,来做这样的事。从没拥有过,从来不知道,从来没说过什么,可是那份感情却从来没变。原来总能闻见的花香,不是因为夏天的温度使分子扩散所致,原来总感觉深夜里背后有人不是错觉,原来一个人在家时停气停水又突然来了并不是线路问题。原来,那个夏天,他做了这么多。
  整个夏天,都是在那天的回忆里度过的。我继续装作不知道,只是发朋友圈说我开始讨厌花香,只是会记得去充水电气,只是不再深夜里归来。可是很多年后,我偶尔会想,经年之后,还会会再相遇吗,期年之后,还会存在这类似的夏天吗。
  那天,我终究是没有出门买花,那天,终究是承载了一整个夏天的记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