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傻傻的爱(四)

楼主:骤雨l 时间:2016-11-04 20:04:04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傻傻的爱(四)
  作者:骤雨l
  我是你的右手
  上课做笔记的时候,左手写字东倒西歪的,速度还跟不上,关键是自己写的什么自己都不认识,简直了。
  署树拍了拍赖清,让她和自己换位子。赖清慢慢移开凳子,蹲下去,从署树桌子底下钻出去,署树再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林杨把自己的P4给俞小小,让她录音,下来在整理。当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旁边的赖清变成了署树,署树的位子上是赖清,他们换位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难道是从桌子下面?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画面,多想看看署树钻桌子的样子。
  署树把自己的教科书与俞小小的对换,“我帮你做笔记”。
  “你?你写的字,我认识它么?”,俞小小看着署树的教科书,上面一个笔记都没有,反倒是鬼画符多的很,各种污污的画面,不忍直视的字眼,俞小小不敢看下去了,脸早就红了。不敢看下去,是当着人多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想看的,她把书合上。其实他的字写的很好看,一字一画的,很工整。
  “我认真写”。他认真起来,那么好看,清晰的轮廓,大眼睛,深邃的眼窝,浓眉,五官很精致,标致的美男子。俞小小第一次正视他,第一次觉得他够得上学校之最帅,他要说自己第二,真没用人敢称自己第一。“不要爱上我哦”。
  “.......”,自己都忘记自己盯着他看了多久,慌乱中翻开教科书,正好看到自己的侧面素颜画像,看样子,是在他自己位子上完成的。
  下课铃想起,整个学校满血复活了,你追我赶的。署树把笔记给俞小小,“怎么样?”,自己右手托着脑袋侧着头看着俞小小。
  “不错”
  “俞小小,俞小小”,外面突然嘈杂起来,“俞小小”,一个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小哥在同学们的指引下进入教室,要知道,学校史来还没有这样过,更何况还是在高中部,学校是三令五申不准早恋,所以男女同学经常换位子,目的就是防止早恋。
  “她就是俞小小”
  小哥来到俞小小面前,“你是俞小小?”,玫瑰好香,整个教室都弥漫着花香味,多少女同学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男同学起哄的声音,“请签收”。
  俞小小都还没有弄明白,随便让她签收,她不会。“什么意思?”
  “有人在我们店里定了这花,让我今天中午送过来,请签收”
  “老师来了”,当小哥进入学校的时候,保安队的就已经通知校方了,虽然保安队也不是什么好人,既然拿着学校的钱,事还是要办。
  老师来了,什么意思啊?这件事情,自己根本就不知情,俞小小慌了,要是被老师发现了,自己还能活么?她爸会打死她的,俞小小看着署树,希望他能有办法,一定不能让老师知道了。
  “这个是我定的,我送给B办李鹤宁的,怎么送到这里来了?”,署树站起来,从俞小小身后出来。“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都能搞错?”,显然小哥有点不相信,自己怎么会送错,“我的手机号.......”,在小哥耳边小声说,趁小哥不注意,把上面的卡片给拿了。小哥听了电话号码,又仔细对了下单子,电话对上了,将信将疑,小哥抱着花出去了。
  署树吹着口哨出去了,他没有看到俞小小听到他说花是他定的,是送李鹤宁的时候那个表情。画面又回到那晚,他和李鹤宁一起从里面出来的样子。署树就是署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俞小小看着笔记,心好堵。
  “什么情况,一边勾搭着俞小小,一边居然还和大姐大有关系,果然是署树”
  “李鹤宁是什么人,署树怎么可能会看上俞小小”
  “也是,不过,我的署树啊”
  “你就别嚎了,你连俞小小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
  “没想到人那么帅,眼睛却是瞎的”
  “嘘,小声点,大姐大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吵什么吵”,林杨突然站起来,拍着桌子,连俞小小都被吓到了,“再八卦,撕烂你们的嘴”。
  原来,他真的只是玩玩,自己当真了。刚刚觉得他有那么点好看的时候,没关系,幸好自己发现不晚,不是还有曾丽的前车之鉴么,俞小小安慰自己。因为翻着书,手掌撕裂,血流出来,伤口撕裂的疼痛都没有察觉,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堵,好慌,有点痛。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俞小小自己做着笔记,署树看着俞小小,俞小小认真的听着课,只是,自己写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俞小小把前面高高一重书一到与署树中间的三八线,遮挡他的视线,他看着自己,很不自在。署树知道一定是刚才事情,让俞小小生气了。他无话可说,也不想解释。他很快和赖清把位子换回来。俞小小很不争气的,哭了。
  “署树”,放学铃一响,李鹤宁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手上还拿着一朵玫瑰“花很香”,走到署树身边。“我就知道,你喜欢的还是我”。这话明明就是说来酸俞小小的,“我们去吃饭吧”。
  “春儿,我们走吧”
  “嫂子,听说昨晚李鹤洪先生也定了玫瑰,怎么,没有给你送来?难道我哥不是给你的?”
  “那天我说我是李鹤洪的女朋友,是出于急救,其实,我和他根本没有什么”,俞小小说完,挽着吴春燕走了。
  俞小小换座位
  中午休息,俞小小正在看上午的笔记及录音,旁边的华强和其他两个同学斗着地主。偶尔俞小小会插上几句,还会指导华强怎么出牌。署树和林杨回到教室,署树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烟草味,与其他人的烟草味不一样,淡淡的,很香,俞小小能够闻出来。
  俞小小无法静下心来,中午饭后,她主动找到同学互换位子,想要与俞小小换位子的人多了去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加上有吴春燕和林杨帮自己搬桌子等。
  署树发现俞小小换位子后并没有露出多大的惊讶表情,同样和林杨,赖清,及新搬过去的女同学打打闹闹。
  没有了署树的笔记,俞小小只能吃力的用左手写字,一边问华强,一边看他的笔记,可是他根本就是不听课的主,林杨的P4又没有电了。一下午的课,署树都很安静,认真的听课,俞小小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向那边看去,或许是怀念那个位子吧。
  下课的时候,署树和林杨一起去厕所后面的空地抽烟,路过俞小小那边,顺手把教科书扔在桌子上,俞小小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好高好瘦。打开教科书,里面全是工整的笔记,记得很好。
  “署树被叫家长了”,华强都不解,署树从来不认真上课的人,居然也会记笔记了?还记得那么完整,分班以前,他们是一个班的,上课除了与女生打打闹闹,就是睡觉,吃零食,看小说的,上次玫瑰花事件,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限期三天内把家长叫来,不然就重处分,甚至退学,这个事情,在学校是先例,所以特别重。
  “叫家长?”
  “就玫瑰花儿”,俞小小想起来了,“听说那花儿是李鹤洪送给谁的,不知道为什么,署树会拦下来”。俞小小记得李鹤宁说过,李鹤洪确实定了花,如果署树是顶包,那么,就是那个花,那天自己是想让署树帮忙,只是自己还没有说,署树也没有解释。“那晚,因为署树坏了李鹤洪的事情,两人在宿舍差点打起来”。
  这些从来都没有听署树说过,就连林杨都没有对自己说过,原来是自己误会署树了。俞小小看着教科书,看到上面工整的字迹,可以想象着署树认真听课的样子,做笔记的样子。
  最后的较量
  “署树和李鹤洪打起来了”,一个男生冲进教室大声吼,“在篮球场,快去给署树加油啊”。听到消息,一群人蜂拥而去。
  “打起来?”,俞小小看着华强,刚才华强说在宿舍打起来,这会在篮球场打起来,都被叫家长了,再惹是生非,就不是叫家长那么简单了。
  “不去看看?”,华强看着有些懵的俞小小,不去篮球场,盯着自己看什么,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小,小小”,吴春燕上厕所,经过篮球场看到署树和李鹤洪对峙,赶紧跑回来叫俞小小。
  俞小小夺门而出,往篮球场方向跑去,吴春燕跟在后面,篮球场早就被围的水泄不通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不好意思,让一让,谢谢”。
  “俞小小来了”,中间有人吼道,大家都为俞小小让出了一条路。署树和李鹤洪也听到俞小小来的消息。
  俞小小看到署树和李鹤洪抱着篮球,都站在线外,现在比分是6:6,“俞小小,他们可是为了你才打起来的”,王雨故意跑过来,嘲笑俞小小,当初要不是自己的退让,署树会看上俞小小,只是没有想到,署树也会有认真的时候,还是对俞小小。“你有何感想啊?”,其实当听到两人打起来的时候,俞小小以为是打架打起来了,心慌的不得了,就怕署树会因此被开除,现在看着场上的两人,心中的大石可算是可以落下了。“心里应该很高兴吧,能被两个校霸为之争风吃醋,你,俞小小的名气可大着呢”。
  “署树,我们来一场较量吧,要是谁输了,从此在俞小小面前消失,你觉得呢?”,那晚因为宿管查寝,最终没有打起来,今天再次相遇,两人眼睛里全是火花。
  “好”,署树很干脆的同意了,这样也好,有始有终。
  李鹤洪视线从俞小小身上飘过,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球和篮筐上,他告诉自己不能输。署树看着俞小小,同样是告诫自己,不能输,自己也想认真一次,其实认真不是一件难事,反而让他觉得很快乐,舒服,他已经喜欢这样了,习惯这样了。
  “小小,相信我”
  “署树,加油,我相信你”
  一球定输赢,大家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球场上的一举一动,俞小小在心里默默祈祷署树一定要赢。
  吴春燕也是站在署树这边的,“署树,加油”
  “要是我哥赢了,署树怎么办?署树就会离开”,她不希望署树离开,真的不希望,“署树赢了,我哥怎么办?”,李鹤宁纠结,不知道应该给谁加油。
  “三,二,一”,两人同时投球,大家所有目光都聚集在球场上,两个十分完美的抛物线,动作也非常优美。当两个球要投进一个篮筐里非常不容易,要精确到投出去的球的高度,落球时间差,进球率,如果两个球同时落下,肯定是都进不去。
  最终两个球还真的是同时落下来,在篮筐处相遇了,惊讶,担心。如果都没有进是不是意味着两人都要离开还是在比一场,或者都留下。再者两球都进去了,又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有人说到。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球慢慢往外面偏离,缓缓划出了球框,掉落下来,另一个球顺利进入球框。
  “耶”
  “谁赢了,谁赢了”,有些胆小的不敢看,听到欢呼声才敢睁眼,却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
  愿赌服输,李鹤洪从球场的另一个门离开。署树往俞小小的走来,可以说俞小小比署树还紧张么?“散了,都散了”,林杨驱赶着围观的同学。识趣的还是依依不舍的走了,不是趣的呢,被轰走了。
  余晖下,署树和俞小小隔着铁网,就那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慢慢的全是爱意。
  “你赢了”
  “那是因为你相信我”
  “是的,我相信你”



  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