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情感故事】 我有一个干妹子(5)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8-12-06 21:34:33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情感故事】
  我有一个干妹子(5)
  2018-12-6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1978年——1981年的时候,我是唱着邓·丽·君的甜蜜蜜经历着爱情的折磨的。
  那日子过得!
  那把人折腾得!
  那拉锯扯锯把人拉扯得!

  没有花儿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呀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呀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草,曲调似乎有些伤感,当年很流行,很能代表八十年大年轻人的情怀,那个年代我们的祖国还有着局部战争,我的很多同龄人都去过前线,都经历过血雨火的洗礼。
  河山只在我梦里
  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1983年我登泰山的时候,满上遍野的人哼的都是这首曲子。
  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睁开眼吧小心看吧
  那个愿臣掳自认
  因为畏缩与忍让
  人家骄气日盛
  开口叫吧高声叫吧
  这里是全国皆兵
  历来强盗要侵入
  最终必送命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蝶彩峰岭
  问我国家那像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
  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
  个个负起使命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蝶彩峰岭
  问我国家那像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
  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
  这睡狮渐已醒
  1983年的时候满大街都在唱万里长城永不倒。
  啊 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1980年的某一天我在一个父亲是修电视机朋友家里,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看了南斯拉夫电影《桥》,这部电影深深震撼了我,让我半个月都过不来那个劲儿!于是弹吉他成了我的保留节目,把《啊朋友再见》弹得娴熟得很!热烈得很!又抒情的很!
  多亏我来到了设备组,那时改革开放仅仅拉开序幕,大锅饭,铁饭碗,管理的概念还没有出来。迟到早退干私活成了家常便饭。上班时间轮流上街去看电影也成了我们的必修课程,班组里有点活泛的钱就会买上“焦罗生儿”(炒花生)集体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
  多亏那时代让我赶上了一大批被“解放”的中外经典电影。在郑州铁路局实习的那一个月里,我会每天一大早起床到各个电影院买上不同的场次不同的电影票,然后买上面包,啃着面包看着电影,从早看到深夜,贪婪地汲取着各种养分。
  同时我还会订阅《读·者·文·摘》《武·林》《武·魂》《电·影画·报》《大·众·电·影》《中篇小说》《文·艺·报》等等报刊杂志,贪婪地阅读着。
  同时在文学爱好者中间还会传阅着中外名著,我会贪婪地,孜孜不倦地读啊读啊!
  在车间里,师傅们都是农村的老家底子,分田到户了,关心起自己家里的那一亩二分田了,于是上班的更多时间是在讨论猪怎么养,鸡怎么喂,牛怎么过冬,羊怎么过夏,小麦、玉米、红薯、大豆,等等简直成了农业科普前沿阵地。
  不想听这些,我就勤快起来,干活!往往这时候章秀丽都会不离不弃地跟着我当我的搭档,爬高上低的,一身油,两手油,一脸灰的,春夏秋冬,雨雪霜寒。
  有一次一台机床坏了,挂不上档,找不出来毛病,准备报废,但是我和章秀丽硬是拆了装,装了拆,鼓捣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毛病所在,把问题解决了。
  机车车间的大铁门年年冬天被北风刮坏,年年需要换新的大铁门,经过我的分析,认为大铁门的内支撑结构的问题,以前的大铁门支撑都焊成了“米”字型的,风一刮,呼扇忽闪地很快就坏了。于是我把大铁门改装成了“菱”型内支撑,一下子就把多年的问题解决了。
  冰天雪地的机车煤水塔坏了,章秀丽就陪着我,拉着沉重的电焊机,我爬上煤塔,把自己捆在10米多高的铁架子上,焊接,章秀丽就站在凛冽的寒风中,观望,等待,为我传递工具、配件。
  辛苦着且快乐着;
  繁忙着且快乐着;
  坚守着且快乐着!
  拼命地工作,拼命地玩!
  (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年轻人的一句口头禅)
  日久生情,章秀丽爱上我了,这一爱,爱得太深,以至于病倒了,住院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