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丝 婚 (短篇小说)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2 10:22:05 点击:92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新婚之日。
  领到红红的结婚证,邵家轩和韦琳手牵着手走出了民政局大门。韦琳小心翼翼地拿着本本,红艳艳的封面透着太多的喜气,一时舍不得放入包中。
  外面阳光灿烂,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一切尘埃落定,空气中飘着丰收的气息。他俩相视一笑,激动的心雀跃不止,今天,是他们的日子,他们的家的日子。他们先去菜市场,买了菜,酒是早已备好的了,什么也不缺了,只等着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回到家,虽然是租来的房间,布置简陋,最值钱的就是一台电视机。但他们毫不在意,年轻就是本钱,幸福就是最好的装饰。
  邵家轩和韦琳一起洗菜做饭,一份卤牛肉,一碟青菜,一碗西红柿蛋汤,就是世上最好的美味佳肴。
  吃完饭洗好碗,一切都洗干净了,韦琳又有些害羞,有些迟疑。相识一年多了,他们并没有突破最后的界限,她一直想着、想着,将最好的留给最好的日子。
  邵家轩快快洗漱好了,看到韦琳在慢慢地磨蹭着,走过去,将她手中的杯子放下,拥着她深深地吻下去。。。。。。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日子。永记在心。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3 09:13:26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格外的快。转眼一年过去了。
  这天,邵家轩回家时显得心神不宁,韦琳默默地做好饭菜,摆上碗筷。
  邵家轩愁眉苦脸地说:“琳琳,单位要外派一个人去柳县。”
  “要你去?”
  “还没定下来。时间要二年,不过,回来后就可以提升一级。”
  “那你想去吗?”
  “想啊,可是舍不得你。”邵家轩抱住韦琳,用头摩挲着她的背部。
  “那你就去吧,又不远,想回来就回来了。”
  “是啊,我也是想,趁现在还没有孩子,先全力打拼几年。”
  “什么时候去呢?”
  “应该就在下个月了。”
  “这么快啊。”韦琳有些些的惆怅,想到他要离开她,哪怕只是短暂的时间,她也觉得一阵难过。她是那么留恋他温暖的怀抱。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3 09:14:24

  柳县说近不近,说远不远。邵家轩每周五晚上回家,周一一清早去柳县,他俩是名符其实的周末夫妻了。
  每周五,韦琳都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房间喷一点花露水,静静地等着他的回来。邵家轩一进门,总是深深地吸一口气,再和韦琳先缠绵一番,直到韦琳笑着推着他到洗手间洗干净。
  花好月圆夜,总是要睡到第二天中午,他们才起床,开始新的一天。
  这样短暂的相聚,他们的感情更好了。以前天天在一起,偶尔也会拌拌嘴,而现在,见一次就如蜜月一般,每日里缠绵不已。
作者 :绿林快车 时间:2016-09-13 10:21:07
  @吉檀迦利2016 读着舒服,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4 09:29:08
  渐渐地,大家也慢慢习惯了这聚少离多的日子。
  邵家轩能言会道,讨人喜欢,又颇有些豪气,在柳县,很快结交了一些朋友,周末的晚上大家常常一起喝酒唱歌,很是快乐。
  朋友多了,其中当然也会有些女孩。邵家轩在女子份上又格外用心,喜欢跟女子厮混,一来二去,未免会有些红颜知己,家又在百里之外,开始的时候,邵家轩有些些的愧疚,久而久之,也淡得几乎不见了。
  这天又是周五,几位朋友约了一起吃饭,还约了几位女孩。都是老相识了。酒足饭饱后,大家不过瘾,又一起去到KTV。
  进到包厢,喧闹的音乐、暧昧的灯光、催情的酒精,一种靡靡的情欲散发开来。吃饭时还算是一本正经的几个人,进到包厢里就不安份了。一对搂抱着坐在长沙发上,一对相拥着跳着贴面舞,邵家轩也抱着一位女孩,又灌了一杯啤酒。
  醉意渐起,邵家轩与那女孩相扶着走进包厢里面的小套间里,里面有一张小小的床塌,他们两个一齐倒在上面。他肆意揉搓着,半醉半醒之间,色心雄起,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就翻身压在她的身上。。。。。。
  外面的人看到他俩进到里面,也就不管他们,顾自自娱自乐着。
  不知多久了,邵家轩醒来了,衣服兀自散开着,旁边玉体横陈。他推醒她,穿好衣服。外面的人已经散去,他们也就各自回去了。
  他回到宿舍,睡到中午才坐长途车回到家里。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14 10:58:51
  @吉檀迦利2016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8 09:54:12
  邵家轩说,周一上班太赶,有时还会迟到,就常常在周六回家,周日下午回柳县了。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没点本事还玩不转的。

  转眼二年就要快过去了,邵家轩更忙了,偶尔周末也不能回家,只能抱歉地跟韦琳请假,回家时对她也是格外的温存。
  韦琳也知道当以工作为重,心中虽有些些的失落,也跟自己说,很快就能在一起了,多好。
  邵家轩终于调回来了,为此,他俩好好地庆祝了一次。
  生活渐渐进入了正轨。

  这天,韦琳在外面办事,坐公车回家时,路过邵家轩上班的地方。这时,正是下班的时候,路上很是拥堵。公车开开停停,一站路竟然走了大半个小时。
  韦琳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路上的单车、摩托车竟然也只能缓缓移动,让人咂舌。
  她恍惚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定睛一看,正是邵家轩,骑在摩托车上,后座还带了个人。她戴着头盔,穿着一条裙子,双手环在他的腰上。
  韦琳心里一震,跟自己说,带个人没什么,也许她怕摔着才抱着他的腰身。眼睛却直勾勾地望着他们。
  她靠近他的耳边不知说句什么,嘴唇几乎贴近了他的脸颊。他一歪头,坏笑着贴了上去,她佯作羞恼地打他一下,将头贴在了他的后背。
  这时车流缓缓流动,摩托车一下就开过去了。
  不知怎么回到了家,邵家轩还没有回来。她想起来了,他说今晚有应酬,不回家吃饭了。
  她不能相信他会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偶尔与别人有亲密点的动作,也不能算是罪行吧。可是,她又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不知什么时候,听到他进门的声音。她不知如何面对他,就装着睡着了。
  邵家轩卧室里没有一丝声音,估摸着她睡着了,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毕,一倒在床上,就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韦琳轻轻地起身,看到邵家轩脱在客厅里的衬衫,鬼使神差地拿起来闻了一下,恍惚有丝丝的香味。她受惊似地扔下衬衫,跑到洗手间,捧一捧冷水,淋在脸上。
  万簌俱寂。深夜里,人是格外的脆弱,韦琳觉得分外的茫然与无助。
作者 :张秋红zqh 时间:2016-09-19 00:38:57
  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19 12:30:46
  这天,邵家轩说,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了。
  韦琳提前下了班,坐公车来到邵家轩单位附近----上次看到他的地方,找了间临街的小吃店,点了份小吃,静静地坐着。
  没多久,邵家轩出来了,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她缓缓地松口气,就回家了。
  晚上9点10分,韦琳正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邵家轩回来了。
  他喝了些酒,挺高兴的样子。一回来就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又催着她去洗澡。
  韦琳的心一下化了。
  她枕着他的手臂,闻到他身上清新的味道,默不作声,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不敢,她不敢用疑心来破坏他们纯粹的感情,她宁愿相信他。她害怕因为怀疑而伤害他,只能轻轻叹息一声。
  她轻轻的叹息中有无限的柔情,他轻轻地抱紧一些,这一瞬间,他忘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觉得是如此的满足。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邵家轩的应酬也一天天多起来。有时甚至晚上一二点钟才回来。韦琳一天天憔悴。
  这天,韦琳的QQ邮箱收到一封邮件。她打开一看,赫然是邵家轩和一个女人的亲密照片。照片不清楚,似乎是在一家餐厅,他一手搂着那女人,一手喂她吃着什么,两个人脸挨着脸,非常亲昵。
  只有一张照片,没有一个字。
  等到夜深,邵家轩才回来。
  韦琳将照片给他看。
  邵家轩一下懵了。他飞快地想着,怎么给她一个过得去的交待。
  “什么时候的事?”韦琳的声音微不可闻。
  “认识没多久,我跟她其实没什么事,真的没什么,不过是,”邵家轩不知道如何自圆其说,只能说:“不过是在外面场面上的事情。我保证以后再不跟她来往了。”
  “你保证?”
  “我保证,相信我。”
  韦琳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说起。既然邵家轩已经保证不再犯了,她尽可放心了吧。于是,韦琳就删掉了照片,走进卧室。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20 14:45:32
  邵家轩暗地里松了口气,好险。又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出现,是谁?竟然偷拍到他们的照片?有什么意图?
  以后,可一定要多加小心了。
  照片里的人是王茜。认识她已经二年了。也是邵家轩最近的一个女朋友。
  他们也是在一次饭桌上认识的。那时,她刚从大学毕业,随同学出来吃饭。第二次,邵家轩就单独请她出去,她也高兴地出来了。年轻的女孩是饭桌上最好的调味品。她们青春的容颜、娇嗔的笑语,也是一次性的消费。一来二去的,他们就好上了。
  现在正是热火的时候,有时就少了些顾忌,跟别的女朋友也疏远了些,难道是其中的一个?
  他比平时回家的时候多些了,但还是常常地与她约会,食髓知味,让他一下断绝跟她的关系,他还真不舍得。
  何况,他想,他会对家里更好的,毕竟,韦琳是不可多得的好妻子,家庭是第一位的。只要韦琳不知道,他也没有伤害到谁啊。他这也算是“善意的欺骗”了吧。

  韦琳的日子过得非常恍惚。
  她不愿怀疑他,却又无法完全信任他。任由着自己胡思乱的话,她会崩溃的。
  她想,只有探究出真相,才能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他。
  韦琳去买了一台二手单车。
  在合适的时候,她去邵家轩单位附近守候着。她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半个月。
  守候的第八天。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21 07:57:30
  这天下着蒙蒙小雨。邵家轩跟韦琳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韦琳静静地守候着。没多久,见邵家轩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出来了。下班时分,人车都多,摩托车也跑不快。韦琳悄悄地跟在他后面。
  过了一个路口,邵家轩慢慢地靠边,一位女孩轻巧地坐在他后边,双手环在他身后。转过一个弯,在中兴路,摩托车一加速,往前冲去。
  韦琳赶快蹬车,没注意到旁边的车,一不小心撞了上去。
  车上的司机伸出头来,骂了一句:“你瞎了,怎么骑的。”看看车没有事,一踩油门走了。
  韦琳摔倒在地上。一抬头,已经不见他们的影子。她强撑着站起来,推着车靠在路边,挽起裤脚,见脚踝已经肿了一大块,掉了一层皮,豆大的血珠子渗了出来。更痛的却是她的心,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
  回到家时,天已黑透。左脚脚踝肿得象小腿肚一样,韦琳也不想吃饭,洗了洗就躺在床上。
  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哦,婚姻生活到了这程度,是不是失败?她绝望了。却如何跟他说?如果,他能早些回来,吃完饭就回来,或许,或许他们还有挽回的希望。
  流着眼泪,数着时间,九点、十点、十一点、十二点、一点,终于,听到邵家轩开门的声音。她想问他,去哪吃饭了?怎么能这么晚回呢?可是,问了又有什么结果呢?真话假话她又能相信哪句呢?她终于硬生生地咽下所有的疑问,装着睡着了。
  无论面对怎么的事实,她只要真相。她自欺欺人已经太久了。

  第二天一早,韦琳挣扎着起床,可以脚一着地就痛得钻心。
  邵家轩问道:“怎么了?”
  “摔了一跤。”
  “这么大人还摔跤?让我看看。”
  邵家轩一看,倒吸了一口气,她的左脚肿得皮肤得透亮了。他不禁埋怨道:“怎么会摔成这样子?在哪儿摔的啊?疼不?”
  他一问疼不,韦琳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在中兴路摔的。”
  “中兴路?”他一愣,“你去那干嘛?”
  韦琳不再说话,邵家轩沉默了一会,没有再追问,说:“今天请个假吧,我送你医院看看。”
  邵家轩开出家里的小车,扶着她一起去到医院,拍了片,左踝骨裂。打了个夹板。
  两个默不作声地回家了。
  邵家轩隐隐觉得韦琳的摔跤与他有关,心中愧疚。每天接送她上下班,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脾气也温和了许多。
  毕竟,他们的感情还是挺好的。他也从没想过要与她离婚,至于王茜,他喜欢她,喜欢她年轻的笑声,光滑的皮肤,象毒药吧,明知有毒,却乐此不疲。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26 16:41:13
  接下来,邵家轩每天接送韦琳上下班,两人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天天有说有笑的,关系更亲密了一些。
  邵家轩天天陪着她,她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了。韦琳笑着说,这一跤摔出福气来了,人也长胖了,要减肥才是。
  女人啊,因为心软与善良,宁愿自欺欺人,所以,总是那知道真相的最后一人。
  只是,好景不长。韦琳的伤好了没多久,邵家轩晚归的时间又多了起来。

  周末。邵家轩比往常起来得早,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韦琳也醒了,躺躺没意思,也起来了。
  她问道:“早上吃点什么呢?”
  “随便。”
  “那煮点面条吧,正好有鸡汤。”韦琳边说边到厨房下起面条来。
  不一会,两碗香喷喷的鸡汤面下好了,她还煎了个荷包蛋。招呼道:“吃饭了。”
  邵家轩伸伸懒腰,慢腾腾地放下手机,走到饭桌前吃起来。
  “今天有事吗?”韦琳边吃边问了一声。
  “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嗯,今天有点事。”
  “什么事?”
  “一位同事牙痛,我帮他介绍一位牙医,带他去看看。”
  “哦,这样哦。”隔了一会儿,韦琳说:“我一起去吧。”
  “医院有什么好去的,人多不好。”
  “我看看那家医院好不好,下次牙齿不舒服也可以去啊,多我一个人不多吧。”韦琳坚持道。
  “你,”邵家轩停了一下,说:“要去就去吧。”
  到了医院,邵家轩让韦琳在候诊室等一下,他去找一个人。
  韦琳坐在候诊室,诊室里人不多,挺安静的,只有墙上的电视絮絮播着时事新闻。
作者 :zgsxsltsj 时间:2016-09-26 17:49:19
  支持一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27 14:46:44
  她转头看到诊室的另一头是医生操作的地方,只用玻璃跟候诊室隔开,里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她走到玻璃旁,看到邵家轩正站在一位医生的身边,和医生说着什么。医生停下来,跟他说一句话,又俯向躺在椅子上的病人。
  一会儿,邵家轩走过来,跟韦琳说:“还要好久,要不,你先回去吧。”
  “没事。一起等等吧,反正回家也没事呢。”
  “爱等你就等吧。”邵家轩坐在韦琳旁边的一张凳子上,抬头看起电视来。
  不大一会,一位女孩走了过来。她大约二十多岁,一头短发,穿着一件齐腰短装,不知是不是因为牙痛,她一手捂着左腮,看到邵家轩,点一下头。
  邵家轩介绍说:“这是我老婆。这是小王。”
  小王含含糊糊地,似乎叫了一声什么。
  韦琳笑一笑,也点点头。
  邵家轩说:“这医生还不错吧?”
  “嗯。”小王扭头看一下他,又看一下韦琳,脸腾地红了。
  是她,韦琳心里明镜一样地,心一直一直地沉了下去。
  邵家轩说,“小王,治疗做完了吧,你就自己回去吧。”
  “不好吧,”韦琳说:“我们先送小王回去,她又不舒服。”
  “那好,我去开车。”邵家轩说着,先走了。
  韦琳看看小王,忽然说:“小王,家轩挺不错的吧。你觉得他哪点最好?”
  “啊”小王睁大了眼睛,看着韦琳。
  “没关系,随便说说。”韦琳鼓励地一笑。
  “我,他,”小肖抬起头,说:“他挺关心人的。”
  “是吧”韦琳正准备说什么,看到邵家轩的车子开过来了,就说:“我们上车吧。”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到了小王家,韦琳说,“小王,不邀请我们上去坐坐?”
  “那,一起坐坐吧。”小王说完,看看邵家轩。
  邵家轩不知韦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推托道:“不了,你好好休息吧。”
  “坐坐吧。”韦琳说,“既然来了,看一下也没什么呢。小王,欢迎不?”
  “哦,欢迎,欢迎。”
  邵家轩也不好再推托。
作者 :zgsxsltsj 时间:2016-09-28 13:00:02
  再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29 16:09:38
  小王住的是租来的单间配套的房间,一面墙角放着一张单人床,铺着一张粉色的床单。几件简单的家具,摆着好些布偶。
  韦琳不由向床上多看了几眼,心内五味杂陈。
  小王让他们坐下,就进到小厨房里倒水。韦琳也跟着进来了。
  “你是真的喜欢他吗?”韦琳突然问道。
  小王手一抖,将水倒在了水杯外面,流了一地。
  她沉默了一下,说“是的。”脸上露出一丝倔强的神气。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呢?要跟他一直在一起吗?”
  “没打算。他也没说。”
  “那怎么行,我们得问问他。”韦琳说完,拉着她就出来了。
  邵家轩见她俩牵着手走出来,一脸诧异。
  “你说,以后准备怎么办?”韦琳抢先说道:“你要给人家一个交待。”
  “什么交待?”邵家轩皱起眉头。
  “你们俩好了一场,却也不能耽误人家女孩子。”
  “胡扯!”邵家轩恼羞成怒,站起来就要走。
  “你敢做就要敢当 ,不说清楚算什么男子汉。”韦琳不急不慢地加了一句,脸上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邵家轩瞪了韦琳一眼,却又坐了下来。
  “好吧,你要说什么,说吧。”他索性放开来说。
  “我和她,两条路,你选一条。”
  “什么两条路,现在这样子挺好。”
  “现在这样?”韦琳怒极反笑:“你想享齐人之福,没这种好事。”
  她停了一会,看他没有回应,凄然一笑:“那我们分开吧。”
  “谁说要离婚。”他脱口而出,“我不答应。”
  “不离,那你跟她算什么?只是玩玩?”她指着小王,提高声音。
  “我早跟她说过,我不会离婚的。”他坚决地说。
  小王听明白了,傲然地说:“嫂子,放心,我才不会跟他结婚的。我们只是玩玩,跟我在一起,他没亏,我也没损失什么。”
  韦琳睁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望望小王,又望望邵家轩。小王满不在乎地望着她,邵家轩却转过头,不敢与她对视。
  是吧,他没亏,她也没损失什么。他们都是赢家。只有她,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一颗心,骤然破碎了一地,疼痛得已经麻木,再也补不回来。
  一瞬间,她的灵魂脱离了自己的躯壳,飘在空中,看着这房间中的两男一女,感觉格外的可笑、可悲、可怜。
  她似乎不是这世界上的人了。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6-09-30 14:31:38
  她看着自己怔怔地样子,慢慢地转过身,一声不吭,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屋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她轻飘飘地,随着自己慢慢走着,看到自己面无表情,眼泪却不停地倾泻下来。她想给自己擦擦,却抬不起自己的手。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是哪儿,她坐在一条小溪旁边的椅子上,再也走不动了,索性躺下来,竟沉沉坠入梦中。
  邵家轩不敢看韦琳的眼睛,他等待着风暴的到来。却见韦琳一声不响,转身向外面走去。
  他诧异地看看小王,又看看韦琳,见她的背影是如此寂寥而僵硬。来不及跟小王说什么,他跟着韦琳走了出去。
  他跟着韦琳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敢跟她说什么,心里不禁有些些的害怕。
  来到一条小溪边,她站了良久,然后躺在一条长凳上,竟然睡着了。
  他坐在长凳旁边,守着她。看着睡梦中的她,灰败的脸色稍稍缓和,梦中的她似乎才得到一点点安宁。
  他不敢打扰她,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也许,是他负她太多。
  望着她,他的眼泪竟然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有些些的愧疚、有些些的后悔、有些些的恼怒,还有些些说不清的愁绪。

  天渐渐地黑了,邵家轩推推韦琳,轻声说:“起来吧,我们回家去了。”
  韦琳睁开眼睛,看到邵家轩,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想起了什么,又收敛住了。默默地起身,回家了。
  家里昏暗,一片寂静。邵家轩开了灯,白晃晃的地闪一下,韦琳眯一下眼睛,才适应了过来。
  家,熟悉的家,却似乎又变得如此陌生。
  未知的痛苦总是让人格外惶恐,可以,当现有的痛苦已经无法忍受的时候,再惶恐、痛苦的未来也是可以承受的。
  韦琳呆呆地坐了会儿,起身拿出一支笔、一张纸。写下四个字:离婚协议。

  又是雨季。
  走出民政厅的大门,外面的雨哗哗地下着。
  韦琳看看天空,一片迷蒙,她毫不犹豫地走进雨中,无需分清雨水和泪水,走过这雨林。


  ————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