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母亲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11-22 19:46:04 点击:5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母亲
  

  作者:牧野2015

   
  
  “母亲节”那天,我心里想写一篇追忆母亲的文章,作为思念的礼物,奉献给黄塚里躺下眠睡已久、别我而去近十五年的您。冥冥之中由您听到我的呼唤,感悟我的思念,也算是我本心不变、衷心不改。叫您少点儿牵挂,平静地安息。
  民国十八年,宁夏海原举国罕有的地震,波及甘肃部分地方,天不随人愿,饥荒相继蔓延。连龙湾村“九曲黄河”玉带萦绕肥沃的淤地,也牵扯进来无从幸免,处在“啼饥号寒”危机边缘,外出逃荒也许还有一线生机。那时您刚六岁,外祖父母携带一家人,去靖远糜滩等地就沿街乞讨了。也是姊妹们太多的缘故,一天讨要不了多少饭食,饥肠辘辘,脸色黯淡泛黄,身子孱弱乏力,提不起劲头,喘咳呼吸,时而微弱时而急促,“命悬一线”揪着外祖父母的心。有时头顶烈日,蹒跚于炙热途中,一身热汗耗尽体内能量,觅一处阴凉地方,让肺叶儿片刻宁静一会,让喉腔焦躁排解散发一会,稍时又起身迈脚,踏向生命的前程;有时头顶酷雨,湿透衣背,匍匐泥泞的小道,急切寻找遮挡风雨的屋檐,搂到一块遮抵“酷风凄雨”。有气无力乞讨中,低眉去忍受世人的蔑视不屑,防范而躲闪犬吠无尽的追逐。黑夜来临,月光柔和温情,和外祖父母温热的体温交合一处,肠胃焦灼难捱的火苗,仍无法熄灭沉寂。乌云卷来,狂风袭来,破旧单薄的衣衫裹着身,萧萧风雨,瑟瑟颤动,无情摧残,无奈叹息,切盼助救,心机枉然,苍天不为之恻悯,而世人冷淡如霜。不幸遭遇无计其数,偶一日降临您的头上。有一天上午十点光景,你们走了一段寂寞的长路,阳光的影儿飘随着,困乏其身、饥饿难耐,终究逼停下来歇息。养活不起儿女的苦楚,煎熬外祖父母的心,抛弃您的念想,脑际扑腾闪现;而您那能臆想出这个念头,小小双手于歇息的近旁,掬干烈沙土,扬起任凭风吹散,轻盈飘出悠悠弧线曲线,起起荡荡、跌跌落落在风尘中,只顾去经意玩耍。您独自踮起小脚,不间断捧聚砂土,挥洒出泥土的缕缕丝线,可他们已别您而去,您发觉时,依稀看到仅是模糊的背影,您嘶叫着、匍匐着,爆发裂人肝胆的哭声。还是做娘的心软,外祖母被您的哀嚎和趔趄的双脚,栽倒了又爬起来,顽强而反复追赶的神态惊异震颤,不能自抑。又回过头来,迈动破旧布条紧密裹挟的小脚,几乎是一瘸一拐扑到您的近前,一把将您揽入怀中,眼眶泪水流至脸颊,挽手又带回乞讨队伍,这才没有了骨肉分离的凄苦。
  您十六七岁嫁给我那从小没有爹的父亲,父亲是奶奶改嫁时五六岁带到您家乡抚养大的,应当说是同村的亲戚。比您大了两岁的父亲,在奶奶周旋下,撮合成了亲,置办了一些简单家什,又被打发到我先祖们生活过偏远干旱山坳那西番窑的村庄。凭借奶奶积攒的银元,将他人耕种的,应属于我祖上稀薄的水地、旱地,赎了回来,作为生计的依托。听您说过,一架驴车载负大小不等的家伙什,泪别了奶奶和外祖父母,心里晃荡着不安和伤感。从清晨出发,到西番窑太阳已落入西山的脊背处,弯月稀疏的银光,洒在身上和车上,先搬运规整到寇家弃用的泥屋,待安置顺当,浅浅的弯月已高悬头顶。寇家的泥土屋住了一些时日,先后转寓几家破败不堪的屋宇,聊且过活。那日出而作、日落点灯的岁月,地头锅头院头,时时处处浮现您忙碌的身影,汗水夹杂咸涩的泪水,冲刷额头、脸庞粘附弥久的尘埃,泾渭分明的排布流淌,显示轮廓鲜明的沟壑湾流、坎坷酸辛的黯淡生计。您的腰身应是高挺的,因为外祖父母的身板,到老也能瞧出年轻时的高大。可短短几年时光,岁月蹉跎,劳累过度,您的脊柱渐渐变得弯曲,已不再直立昂首。但那烈火般的意志、不畏困苦的毅力,依然执着撑起全家的未来。
  您和我父亲,新的生活环境艰难打拼,老人们昼夜牵挂。眼下最紧务的事是住房,他们早已动荡心思,拓展手脚,开始筹措置办。龙湾村自荒年过后,安置水车,开垦土地,引水浇灌,十年来树木葱茏成林,枣树果树的芳香,沁人肺腑,麦田扬花抽穗,一派丰收喜景。饥饿岁月如黄河之水已东流不复返,俨然“世外桃源”的样子。他们勤勉节俭,当地是出了名的,庄稼收成,仓底日渐严实,生活奔放出光彩。唯一割舍不了的情怀,就在这一头了。此刻,老人们备齐了椽梁、铺垫屋顶的零碎柴木,有条件置办的,大体上置办到了,只剩运送和建房的事了。经过几番穿梭往来,父亲背负,牲口驮运,马车装运,一条弯曲坎坷的山道,他们的心,他们的情,装入您和父亲的心怀,带到了西番窑。屋墙在汗水挥洒中夯实夯高,奶奶接济的米面,数天里饭食管够管饱,激发了庄户人帮工干活的劲头,屋顶合拢了,门窗安妥了,墙泥抹光了,院墙砌实了,屋子亮堂了。从此有自家的院落,那莫大的宽慰舒心,您的心底“花蕾”般开放。
  临“解放前”那几年,父亲本是“独苗一根”,无兄无弟,全凭奶奶爱的呵护,才有当下命运,承接祖上的“香火”。可国民党派兵制度被一些豪绅保长们,扭曲滥用,罔顾“独子”不当兵之规,强行充丁当兵。保长甲长盯人盯门,毫不容情。您大字不识,有理难辨,有冤难伸,无奈托付本家头面人物书写呈状,告入靖远县衙,请县长大人明镜高悬、乾纲独断,声张正义。这时父亲东躲西藏,白天村里不显人影,深夜潜回家,下地干活。风声紧时,躲到龙湾,保长抓丁的就肩跨盒子枪,站在屋顶和墙头,声色俱厉威胁,入到房里屋外,仔细搜查盘问,您稳神静心、不慌不急、沉着应对,毫不示弱。您说过,有一回父亲躲到奶奶家,保长和抓丁的跑了老远的路,晚夜来到龙湾村,一进奶奶家门,父亲下意识感觉到急促的脚步声,机灵的摸到后墙翻越逃离,他们搜寻不得,转回奶奶家的巷道,瞧见父亲飞奔的背影,鸣枪示警,但没能遏制父亲飞驰的双脚。抓丁抓兵的最终结局,按照县衙要求,在豪绅调停下,我家凑出六石粮食,送给顶替当兵充丁的人,这一风波才算终结。期间,您不知付出多少辛酸煎熬、惆怅失落,度过多少辗转反侧不眠之夜。也许一轮圆月、如镰的弯月,晓得您的哭累,也许西番窑苦涩的泉水,印证着您的哭累,还有那上千年的古窑,见证您的哭累。您毕竟屹立起来,度过了这一劫难、这一惊心的一幕。
  “解放”后有了新的制度、新的社会,穷人做了国家的主人。一种公平而不受人欺凌压迫的社会现实,猛然出示您的眼前,使您觉得“日月换新天”。对比新旧两个时代,毛主席、共产党,成为您和父亲的救命人,打心底佩服、敬仰、跟随着党,就连自己孩儿的名字,都要和“新祖国”叫到一起。
  我小时候,时代跨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时家里已有六个孩子了,口粮分配,按工分计酬。那时生产队铺压砂田的任务重,因为有限的水地是不够养活生产队七八百口人的。面对干旱少雨、靠天吃饭的现实,旱地铺砂压墒保湿,阻隔日头烤晒,防止水土流失,无论种瓜种麦,比起裸露的地块,产量高出许多。因此,凡集合开工的钟声一响,您已把一家老少的生活,安顿的井井有条,欣然背起背篼,扛起铁锨,疾步跨出院门,突然回头,瞧一眼自己的儿女们,大声叮嘱哥姐,细心照看小的,等您下工回来。挖砂、运砂、铺砂的活,沉重累人,抢时间,比进度,记工分,夏收秋收后,凭工分算账分粮。您投身热火朝天的劳动,为了多分取口粮,为了改变贫困面貌,而尽情抛洒汗水,奋力争先。收工后您带着疲惫、带着劳累,踏进家门,喘息片刻,又去操心家里活计,侍弄老少吃穿。夜色宁静的晚上,月光从窗户偷偷爬进来,您佝偻着身躯,忍受着困倦,昏黄的煤油灯下,缝补衣服鞋袜,不时回头看看娃们熟睡的脸,心中荡起甜美的温馨。
  您待老人的心是绵延醇厚的,奶奶和外祖父母来家时,极尽所能,倾其家有,端上香气四溢的热茶饭菜。由于生活紧困,我们无缘受用,鼻翼偶尔抖动,只能嗅嗅那撩人的香气。您给我们说,“你们活人的节节长,享福的机会多,他们活人的节节短了,享福的机会也少了,老人们吃苦遭罪了一辈子,能享几天福,是老天爷看儿女的孝心呢”。尤其奶奶来我家,您一个锅里,做两样子饭。晚间,细细绵软的麦面条,稠密捞入奶奶碗里,单炒一些臊子,做点汤汁,捧送奶的面前,叫她吃舒服吃暖和。而我们只能吸溜包谷面、粗黑面揉到一起所擀的面条了。早晨,苞谷榛子、黄米、麦面等焖熟,搅拌成“糁饭”,锅的一边高高隆起,属我们的口食。这时,您细心在锅底另一边,匀留出烂熟黄米,焖上白面,搅拌均匀,盛出锅来,炒小菜斟盘,夹带热气余香,嘻呵呵摆到奶奶桌前。我们的筷头,是不能触及的,只有奶将她的份额,乘您不备,利索夹到我们碗里,一种暗自兴奋,一旦被您察觉,责怪眼神照过来,惊吓惭愧着只好溜出视线外,偷偷怯怯去享受了。我渐趋长大,母亲的心,我悟解更透。那些曾经受过苦难,物质困乏,心底创痛的老人,那些患难时鼎力呵护、帮扶的亲人,这是独特的方式,回报填补他们的恩情啊!
  我上高中时,看了一趟外祖母。从中泉中学出发,步行大约三十里路程,接近龙湾村,陡峭的悬崖,阻隔我的前行,只有钻入它的缝隙,置身迤逦小道,盘旋其中,缓缓而下,步入村头。我慌张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而您和父亲,来来往往,如履平地,不怕其累,不嫌其陡,其中母子连心的情结,我心底明白了。外祖母傍晚,给我说的一席话,是临咽气半个月前,对着面我聆听的,“好好学习,有好的前程,不再像你父母苦水里泡大、一生酸辛;成家立业,要报答养育他们的恩情”。我返回学校大抵一个月不到,您头顶紫色毛巾,身穿蓝褂黑裤,脚上圆口布鞋粘着泥土,吆赶一架驴车,伫立学校操场边。我见到您时,您的眼眶尚有未退去的血丝,悲戚神色依然闪烁。您告诉我办完了丧事,顺手从驴车上取一袋馍,交我的手心里,急着还要赶三四十里路,匆忙走了。您憔悴的身影,连一口热水都没顾上喝,又不愿惊扰宿舍同学,来宿舍歇息片刻,却落寞坐于车头,手里攥着鞭梢,孤独迎微风而去,我那般黯然神伤,极目送您远行的背影。
  我考上大学,您由衷高兴,为我的学费,把大多的心思精力,投入养鸡养猪,鸡蛋拿县城卖,猪喂肥父亲宰杀后,“架子车”拉到县城叫卖,这样的辛劳,维系我四年的学习生活。我工作之后,兄弟姊妹们相继成家,您的孙子强四岁时,捡到雷管无知击打,爆裂将手指炸破,您一手捂住伤口,抱起孙子,跑向卫生院,清洗包扎,心疼爱惜您的后代,是无边无际的。父亲七十三岁之后,老年痴呆的病情,愈发严重,您总是不离左右,呵护照料使自己身体日渐消瘦,病魔相继而来。我们劝您住院治疗,您总是延缓治疗,怕我们耗时耗钱,令我们心有所悸、心有所忧,延宕一些时日,不敌病魔,最终先逝于父亲,抛下子女们走了。我心底那懊悔自责,迄今刻于脑际,久久不能释怀。我没有尽到当儿女的一份责任,悔恨已晚,愧疚已晚,忏悔不已。
  我的母亲,您是我们的一碗泉,我渴了饮,累了饮,血管里流淌的,是您的泉水,它周身奔流着,释放出巨大能量,激励我前行。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6-11-23 15:16:14
  @牧野2015 《母亲》通篇饱含着作者对母亲的思念之情,读来令人心酸不已。即此可见作者是一位让人敬佩的孝子。最后,作者用样深沉的语言,“我的母亲,您是我们的一碗泉,我渴了饮,累了饮,血管里流淌的,是您的泉水,它周身奔流着,释放出巨大能量,激励我前行。”作为全文的结尾,把作品推向了巅峰。学习了!点赞!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1-23 15:40:24
  @牧野2015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