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首页—发现】列车佳缘

楼主:李华瑞 时间:2018-08-09 19:50:11 点击:95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列车佳缘

  

作者:李华瑞
  



  
  1990年,我得到了一个在苏联莫斯科进修的机会。为了节约,我是做火车去的。在6月底出发。
  从北京去莫斯科的火车是傍晚出发。国际列车都是4个人1间的包间。
  我带了一个大手提箱,90公分长。里面装满了衣服和杂物。箱子放在床底下,还有一个旅行袋,放在架子上。火车开动以后乘务员很快就把车票收走了。然后我坐在包间门外的凳子上凉快一下。这时一个小女孩,20岁上下,坐在我的对面。她对我说,大叔,请你帮帮我的忙。
  我对小女孩说,都是出门在外,能帮的忙,一定尽力。小女孩说。晚上我可不可以睡在你们包间的地上。我说,你的床位呢?小女孩说,我没有车票。我说,你的本事够大的,这是国际列车,你没票就能上来。小女孩说,北京有我们的老乡,他们能帮忙。我说,包间里有4个人,要大家都同意才行。你先跟我进去,坐在我的床位上(我是下铺),先和大家套近乎,熟了就好说话。于是小女孩就进了包间。包间里,我对面的铺位上是一个女干部,上铺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小伙子。我先自我介绍,说我是北京科技大学的教员,到莫斯科办点事。上铺的小伙子很直爽,大声说,他是倒爷。小女孩说,大哥多多照应。倒爷马上就明白了小女孩的意思,说,你在地上睡觉,小心有人踩了你。小女孩说,我睡觉,机灵着呢。就是万一踩一下也不要紧。倒爷说他有一条毯子可以给小女孩做枕头。小女孩说,不用,她的旅行袋就是枕头。包间里已经有两个人同意让小女孩睡在地上,另外两个人只好不说话。于是小女孩就在地上躺下了。我坐火车特别能睡觉,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小女孩已经坐在包间外边的凳子上吃方便面了。
  我隔壁包间里有一个年轻人是翻译。他说他是某省教委的,这次陪同省教委副主任到苏联去看望他们省的留苏学生。我说你们的省教委挺关心留学生。翻译说,什么关心,全是表面文章。老头(他把副主任叫做老头)今年59了,还有半年就要退休。这一次是领导照顾他公费旅游。他们省在列宁格勒(现在叫圣铍得堡),基辅(当时苏联还在),都有学生。他是翻译,出国的机会也并不多,这次沾老头的光。可以看许多地方。翻译又介绍我和老头认识。老头对我挺客气。中午,一定要请我在餐车里吃饭,还说是简慢,说等回到省里要好好招待。
  小女孩和倒爷很谈得来。我问小女孩到苏联去有什么事,小女孩说,他们老乡在苏联,说到苏联去能赚钱。我说,你会俄语。小女孩说,不会。她说,她不怕,她学什么东西都很快。
  火车要到满洲里了,列车员查车很严,很快就发现了小女孩。小女孩说她把票丢了。我就说,上车的时候,我还看见她有车票。对小女孩说,你再好好找一找。倒爷说,可能在旅行袋里吧?小女孩就在旅行袋里仔细翻找。列车员等得不耐烦就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不大一会,列车员把列车长领来了,还跟着1名乘警。列车长是个女的,很和气。简单的问了几句话。她对小女孩说,别害怕,到了满洲里,乘警小陈免费把你送回家去。
  乘警带走了小女孩,倒爷的情绪非常低落,不断的唉声叹气。我对他说,你难过也没有用,小女孩没有护照,她根本进入不了苏联。倒爷说,算了。又说,大叔,你帮我点忙。我说,什么事?倒爷说,请你帮我带一点东西。倒爷给我解释:苏联的海关对公务员和教师根本不查,对他们个体户就要翻个底朝天。上次把他叫到一个小屋子里,让他把衣服全脱了只剩下一条小裤衩。我问倒爷要让我带什么东西,他说。是一包电子表。我说出门在外,中国人尽量帮中国人。于是倒爷就把一包电子表放在了我的旅行袋里。
  要是现在,我肯定不能同意。当年还“嫰”,不知道江湖上的风险,要是那包里有毒品,我岂不就糟糕了。
  火车到了满洲里。在满洲里换车轮用了3个小时。然后就进入了苏联。气氛马上就不相同,全是苏联的列车员。车上供应红茶,很便宜。玻璃杯外面是一个金属茶杯套,拿起来很方便。每杯红茶里加两块方糖。
  车厢里有一个俄国人,看起来年纪在40岁左右。他说他是公务员。我问他为什么不坐飞机?他说,来一次中国不容易,总得带点东西回去。我问他,带的是什么东西。他笑了,说是20公斤二锅头。他说,20公斤是海关的最高限额。我说,不好带呀。他说,装在4个长方形的塑料桶里。他告诉我,俄国人爱喝酒。国家限制人们喝酒,酒的定价比较高。在莫斯科1公斤(两瓶)伏特加要5美元。在北京,1公斤二锅头还不到1美元。苏联国家卖的伏特加都是40度。二锅头是56度。他又说,他不是倒卖,20公斤白酒,他和朋友喝不到1年就光了。
  (注:伏特加是酒精型的酒,二锅头也是酒精型的酒。中国的名酒茅台,五粮液等等都是曲酒,有一种曲酒的味道,外国人并不习惯。这就和白兰地一样,白兰地有一种洋酒的特殊味道,中国人不习惯,是一样的。)
  我坐在包间外面的凳子上和俄国人谈着话,忽然,小女孩出现了。我大吃一惊。
  倒爷好像有第6感觉,马上感觉到了小女孩的出现,立刻出来把小女孩迎进了包间。我非常惊讶,一个既没有车票,也没有护照的人,竟然乘坐国际列车到了苏联,我感到有点不可思议。我回到了包间,想知道个究竟。
  小女孩说,乘警把她带到列车长房间的门口,她和乘警两个人就坐在那里。她对乘警说:“我又不是刑事犯,你把我送回家,对你有什么好处?到我们家路上不好走,那可是一个苦差事。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完了。”乘警说:“好,我眼睛闭1分钟,你要溜就快溜。”我听了哈哈大笑,说,果然是铁路警察。然后又问:“你没有护照,过不了海关呀!”小女孩说:“我一溜就溜进了列车长的房间,房间里一个人没有,有一个双层床。我钻进双层床的床底下,我就躺在地上。谁也看不见我。反正就几个小时,一会就到苏联了。”
  很快我就知道了,苏联的列车员不干涉中国人的事。他们根本不会注意到小女孩的存在。
  车厢有一个保加利亚的倒爷,叫亚沙。是一个很壮实的小伙子。讲俄文。他随身带了1百双皮鞋。装了两个大袋子。亚沙对我说,中国的东西便宜,只要不上税,肯定赚钱。他说,他还买了一批服装,由火车托运。亚沙说,中国人聪明,服装的式样好,我们的姑娘很喜欢。亚沙的一只胳臂上缠着纱布。我说,怎么,受伤了?亚沙笑了,说,看你就是书呆子,这里面是美元。
  列车前方快到新西伯利亚(一个大城市)了。小女孩准备下车。倒爷和小女孩互相交换了家庭地址。这时候我才知道,小女孩是辽宁人,姓姜。我问她,有人到车站来接你?小女孩说,没有。说,她的老乡不知道她来。她拿出一张纸,说她有老乡的地址。我看了一下,地址用俄文写的很详细,还有电话。我告诉小女孩,下车以后,要找老太太,一般老太太都乐于助人。我在一张纸上,用俄文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小女孩的情况,请求帮助。我把纸交给小女孩,对她说,因为她没有护照,要尽量避免和警察接触。到站以后,倒爷把小女孩送下了车,还在站台上送了一段路。
  倒爷对我说,他送给了小女孩3百美元,跟她说,混得好就干,混得不好就回家。倒爷说,小女孩的老乡是个包工头。小女孩没有护照,是非法移民,一切都要受包工头的控制。要是包工头人好,能赚几个钱。要是包工头处处克扣她们,那就不好说了。
  车厢里有一位乘客,50几岁,是四川人,姓王,已经如入了苏联国籍。他有时和列车员交谈,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老王对我说,他既不能用俄文写字,也不会用俄文读书,别人让他用俄文签字,他就写一个中文的“王”字。但听、说俄语都没有问题。他说,1960年,那时候他24岁。天天吃不饱饭,还得干活。他们村子里5个年轻人。大家一商量,与其饿死,不如逃到外国去。中国和苏联的边境线很长,他们决定往苏联跑。老王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那一路上的艰难困苦,就不必说了。最后死了4个,只有他1个人到了苏联。当时不加入苏联国籍不行,因为他没有身份证明。
  老王说,他是一个建筑工人。在苏联,小孩上学不要钱,医疗不要钱,房子是公家的,租金很低。娶老婆也不是问题。他说,他娶了一个俄国老婆,有一个女儿,现在在莫斯科上大学。工资足够用,但也没有什么积蓄。老王拿出1张全家福给我看,照片上1家3口,其乐融融,她女儿的脸型像俄国人,但头发全是黑的。
  这次回家,是30年的第一次。父母都不在了。他带了10公斤羚羊角。在苏联羚羊角不值钱,在中国中药店收购,4千块钱1公斤。我说,4万块,你这回阔气了。老王说,那里,穷亲戚多啊,都得打点。现在村子里吃饭是不成问题了,但还是穷。
  他说,这次回国住了两个月,准备再跑一次,给两个兄弟弄点钱。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说到这里,老王用手抹了抹眼睛。
  老王说,现在苏联的海关知道中国人走私羚羊角,查的很严,中药店也拼命压价,日子不好过啊。
  虽然是陈年旧事,但我写到这里,眼睛还是有点湿润。
  坐了几天火车,老头在餐车里请我吃了3次,我有点过意不去。翻译说,旅途寂寞,大家吃个饭热闹热闹。翻译说:“我们有招待费,你是北京市大学里的教师,我们请你是师出有名。反正是公家出钱,不吃白不吃。不过餐车没有发票,你多给我签几个字就完了。”翻译又和我说:“你要多摆架子,社会就是这样,你架子越大,别人越尊敬你。”
  从北京到莫斯科7天的旅途快要结束了。这一路上,我最亲密的朋友就是倒爷了。倒爷家在北京,姓傅。我一般很少说谁是北京人。家在北京的人,大部分都是从外地来的,只是时间有早有晚而已。姓傅的大部分是满清的皇族,应该是在3百多年前,来到北京的。
  小傅说他高中毕业以后先考的大学。只差几分没有考上。当时全国的形势是“工农兵(全都)—学商”,10亿人有9亿商。于是他也就下海了。小傅的父母都是工人,求亲告友给他凑了3千块钱。这就是他最初的资本。开始的时候是跑到广东购买服装,然后背着大包小包,挤上火车,运回北京来卖。当时躺在火车走廊的地上睡觉是经常的事。后来赚了一些钱,就开始做俄国人的生意。小傅中学的时候学过一点俄语。他说,做服装生意,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讲价钱的时候不说话,就是拿着计算器摁过来摁过去。数字显示在计算器上。小傅说,做服装生意主要是要有眼光,只要你选的服装式样好,花色新,就一定好卖。他做了四、五年,还没有压过货。中国的服装价格便宜,式样好,走遍天下无敌手。
  小傅说,他再干两年就不干了。跑来跑去太辛苦。存下点钱,准备在北京开一个餐厅。小傅说,中国人爱吃,开餐厅准能赚钱。
  从北京到莫斯科7天的旅途结束了。旅客们各奔东西四散了。
  后记:3年以后,有一天,倒爷来请我去参加他和小姜的婚礼。当年小姜到苏联以后,她的老乡还挺讲义气,给她安排了工作,1个月1千2百元工资。而她在国内当时只能赚3、4百元。干了一年多,苏联解体,经济不景气。苏联开始驱赶非法移民。小姜回国以后,到北京倒爷新开的餐馆里打工。两个人情投意合,半年以后就决定结婚了。
  当小姜穿着白色婚纱步入餐厅的时候,光彩照人,艳惊四座,音箱里响起一片鞭炮声,大家热烈鼓掌。主持人主持了简单的仪式以后,我大声朗诵了颂词:
  年轻力壮闯苏联,
  创业之路很艰难。
  有缘千里来相见,
  白头到老一百年。(全文完)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8-09 21:33:55
  @李华瑞 拜读李老师新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8-08-09 21:44:41
  佳作拜读!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8-08-10 08:56:09
  拜读佳作,李老师很棒,记忆清晰!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樱桃2018 时间:2018-08-10 09:09:04
  @李华瑞 李老师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红花2011 时间:2018-08-11 10:28:08
  @李华瑞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神钟识 时间:2018-08-11 10:38:55
  @李华瑞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8-08-11 21:42:44
  @李华瑞 李老师写小说的水平很高啊。这小说写得有声有色,人物的形象鲜活,故事情节虽然没有太大的悬念与跌宕起伏,却也有着很能抓住读者的吸引力,这就是可读性较强的表现。为佳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8-12 14:51:27
  @李华瑞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短篇小说】列车佳缘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03653847c2104d9aae68ae4da4aa04a6-1.shtml
  帖子摘要;1990年,我得到了一个在苏联莫斯科进修的机会。为了节约,我是做火车去的。在6月底出发。
  从北京去莫斯科的火车是傍晚出发。国际列车都是4个人1间的包间。我带了一个大手提箱,90公分长。里面装满了衣服和杂物。箱子放在床底下,还有一个旅行袋,放在架子上。火车开动以后乘务员很快就把车票收走了。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8-13 12:14:48
  @李华瑞 祝贺李老师的作品《【短篇小说】列车佳缘》【天涯部落首页—发现】榜上有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