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秋城记-种子】

楼主:牧风御海 时间:2020-01-02 09:49:55 点击:1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月至中天,凉城城中的屋顶上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追逐着,两人都是身轻如燕,即使在屋顶穿行速度也是极快。
  “凌清我这次不会再让你跑了。”
  “公良焸!你真的不惜杀了我也要抓我?!”
  因战乱而被废弃的凉城城墙上,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少女的左臂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鲜血顺着手臂一滴一滴的流着。男的是天下第一刑捕公良焸,女的则是京城第一望族,凌家大小姐凌清。公良焸看着面前受伤的凌清,冷漠的说道:
  “不是不惜杀了你,而是杀了你再交差。一年里我抓了你不下二十次,次次都被凌家将你放出。所以今天我杀了你,就可以彻底交差。”
  “可我并没有真正的偷任何人的东西,第二天我都还了!我只是为了引你出来!”
  “贼都该死。”
  凌清紧紧捂着伤口,嘴唇发白,踉跄的靠在身后石堆上,看着那面无表情的公良焸,苦笑道:
  “公良焸你真的不知道我堂堂凌家大小姐为什么去做飞贼吗?”
  公良焸沉默许久后说道:“公良焸明白。”
  “你明白个屁!”
  “我若是不没明白,你怎么可能活着被我抓二十余次。人尽皆知我抓贼从不留活口。”
  “你......”
  “话不必多说,这一年我已想明白。”
  “呵呵,所以你决定杀了我。”
  “是,你已经成为我的心魔。你没出现的时候,我可以抓一个,杀一个。你出现之后,我动摇了。”
  看着眼前依旧冷漠的公良焸,凌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呵呵,能成为你的心魔,看来我也有些本事。不过公良焸,你抓得那些贼,也有些罪不至死吧。”
  “贼都该死。但,我会记得你。”
  说罢,公良焸一剑刺向凌清,剑锋直指凌清心口。看着刺向自己的剑,凌清想挣扎的躲开,可是公良焸打伤自己的那根针上的蛇毒经过长时间的奔跑已然入体太深,想挪动半步都难以实现。凌清默默地闭上眼。
  铛—
  公良焸的剑被一把折扇挡了回去,凌清睁开眼,身前多了一个黑衣青年,对面的公良焸紧张的看着挡下自己这一剑的青年。他很清楚刚刚那一剑自己倾尽全力,可那青年竟轻描淡写的挡下,绝对是高手,心下揣测莫不是凌家请来的护卫?
  “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你不必管,凌清将随我离开,今后世上也再无凌清这个人。”
  “你要救她?今日她必死。”
  听到这,凌清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嘴巴颤抖着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沉默了。青年转身看了看流泪的凌清,突然笑了。随后对公良焸说道:“秋城的客人你可杀不得。”
  说完这句话,有转身向着凌清问道:“我救下你,跟我走可好?”
  看着信心满满一脸笑意的青年,凌清摇了摇头,顿时青年脸色冷了下来,四下风声大作,青年厉声问道:“为何?!”
  “若是旁人,怕就跟你去了。但我却听说过秋城,没有感情的秋城,太过无情太过无趣。还不如让我死在公良焸剑下,我可以成为他的心魔,他若杀了我,只能使这种子更深更深。我若跟你去了,不多久怕是公良焸也会去了,我可不想他也变得无情。”
  “可他要杀你,他已经选了无情。”
  “才不是这样,自从他第一次抓到我而没有杀我,他就已经种下了属于我的一颗种子了。”
  “随你吧。”
  话音刚落,黑衣青年便渐渐的变得虚幻起来,突然一道寒光,凌清看向自己的胸口,公良焸的剑已经刺了进去,拔剑,回鞘,转身离开,没有丝毫停留,而凌清却是微笑着迎接了死亡。
  凌清躺在城墙上,刚刚消失不见的青年又再度出现,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凌清,皱紧了眉头。随后伸出右手冲着凌清的尸体虚抓了一把,一个透明的人影在月光下渐渐清晰,正是凌清的样貌。看着面前一脸茫然的凌清,青年淡淡的开口道:“为何宁死也不跟我去秋城,你可知天下多少人想去而不可得。”
  凌清笑着说道:“你若是现在把我救活,不也就把我带到秋城了吗?”
  “天规地矩,万物有序。我救不活你,只是想在你去你该去的地方前,问问你罢了。”
  凌清低头沉默了许久,才抬头看着面前的青年开口:“你相信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吗?或许我便是这天下最傻的人吧。”
  黑衣青年不屑的笑着说:“公良焸一直有感情,只不过那种感情不是爱是恨。当年若不是一个毛贼偷了他买药的钱,也许他娘还能多活几年。那颗种子已经在他心里扎根十几年,你却妄想用短短一年改变他。也不知你是可怜还是可笑,竟选了做贼来接近他,若是别的身份......”
  听到这,凌清愣住了,随后也是自嘲的笑了。“可能真的是天意弄人吧,不过我也不算输的太惨,至少我也给他埋下了属于我的种子。他刚刚最后的时候,在我耳边说了,从今以后再无天下第一捕。你说我输了吗?嘻嘻。”
  看着一脸笑意却依旧流着泪的凌清,黑衣青年微微叹了口气。“也许这颗种子不是什么好事,你想看看吗?”
  青年说完,也不管凌清是否答应,微微地扇着扇子,风越来越大,下一刻已不见两人的身影。公良焸自那天亲手杀了凌清之后便更加沉默寡言,回到刑部第一件事便辞去了捕头的差事。一人回了荥阳老家,从荥阳城里搬去了山上。这一夜公良焸刚刚练功完毕,不知怎的突然想到凌清。一个人走到门外一块大石上拄着剑坐下,山里的夜很静,所以飞箭破空的声音就很清晰。公良焸挥剑挡掉射向自己的飞箭,回身时面前多了三四个人。
  “公良焸,你若是好好待在刑部大衙,说不定还能多活些时候。”
  “哼,几个小贼,要报仇还那么多废话。”
  “哈哈,对,我们是小贼,可不是几个。跟你说实话,还有一堆兄弟正在赶过来,你有多少仇家就不用我给你算了吧。”
  “废话少说,动手!”
  公良焸拔剑便杀了过去,几人混战一团。此时茅屋所靠的崖壁上,凌清和那位黑衣青年静静地看着这场混战。不多时,又有人从山下赶来,二话不说杀作一团。纵使公良焸功夫超绝,却也抵不过越来越多的人。两炷香后,公良焸已然受伤,三炷香后,握剑的手已经开始发颤。
  崖壁上,黑衣青年淡淡的开口
  “看见了吗?你这种子种下了,却长不了啊。”
  “你不救他?”
  “我为什么要救他,我离开秋城是为了请有情人做客秋城。那日你若是应了我,也没有今日之事。你,后悔吗?”
  ......
作者 :QCY_188 时间:2020-01-02 12:03:05
  沙发一下
作者 :QCY_188 时间:2020-01-02 12:03:18
  短小说
作者 :芊若 时间:2020-01-04 14:03:35
  期待更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