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蛇从革书友会464985139

楼主:盛夏r 时间:2015-07-02 06:03:32 点击:369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蛇从革书友会464985139 给蛇粉一个交流平台,欢迎资深蛇粉。[$COMEFROM_QQWEB$]
作者 :回眸一笑白闻声 时间:2015-07-06 20:12:00
  顶
  
作者 :烟波闲散人 时间:2015-07-09 11:16:00
  顶
楼主盛夏r 时间:2015-08-26 00:16:07
  第一届【中国好蛇粉】杯 大宗师征文


  时光荏苒,转眼五年逝去,疯子与王八也不再是当初的菜鸟,他们经历风风雨雨,长大了,成熟了,这期间曾婷走了,董玲离开了,方浊长大了,六壬接位承受了万万年的孤独,金仲黯然而去了,赵一二消散了,金弦子逝去了,老严也命在垂危,张天然依然矢志争雄……这一个个闪光的名字,曾伴着我们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晚,他们曾在被我们不断地提及,不断地讨论,甚至玩笑、咒骂。我们为他们的成功欣喜,为他们的失败唏嘘,随着他们跌宕起伏的人生而欢笑哭泣,对他们的命运牵挂不已。这一牵挂,便是五年,五年后,铁板现于长江,古道将开,张天然必将出现,为此王八布下七星大阵,邀四大外道共同守阵,精彩纷呈处可逊于封神大战?此战之后,疯子王八是享受平淡的生活还是消散于天地间,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疯子与王八的故事将结束于此。值此大战之际,何不将你我心中所思所想所感所惑,诉诸于笔端,为疯子、为王八,为那一个个闪光的名字,为带给我们无数精彩的蛇从革写下寥寥千字,以作纪念?故而蛇从革书友会(群号码464985139)举办此征文活动,以文会友,望蛇粉踊跃参加.

  一、时间:8月26日-9月10日
  二、参加要求及方法:
  1、参赛者需在雁北堂订阅《大宗师》。
  2、文体不限,内容不限,可以写自己看大宗师的感受(例如:看鬼事五年和疯子一起成长等),也可以写对文中细节的探讨(例如:论灭荆剑和和泉守鉴定的优劣,论王八成为梵天的可能性等),字数控制在2000字以内。
  3、文章题目需有【大宗师征文】标志,(例:【大宗师征文】我和鬼事,不得不说的故事。)凡题目未标明【大宗师征文】的,将不作为征文进行投票评选。
  4、文章请发至雁北堂《大宗师》评论区。(http://www.ebtang.com/book/54)
  三、关于评选:
  1、本次评选采取大众投票形式,为防止刷票现象出现,一个账号仅有一次投票权,可给自己投票,一个账号投多篇文章或一个账号给某一文章投多票的均视为废票,不予统计。
  2、投票方式,在自己中意的文章下跟帖,格式统一为【投一票】”。活动结束后,将有蛇从革书友会群友进行统计,并跟帖说明该文章获票数。蛇从革书友会最后统票后,再行投票不计算在内。
  3、统票结束后24小时内,书友会将在雁北堂《大宗师》评论区公布本次征文结果。
  4、本次活动蛇从革书友会负责筹备,凡技术层面问题书友会不负责(因为书友会里没有技术猿哥哥),所以请对某文章存在刷票怀疑的朋友自己提供确凿证据,指明某账号与某账号为一人拥有,书友会将对此与账号拥有者进行沟通,确认为刷票的,将作废,后面名次递进.(PS,刷票问题,书友会真的搞不定啊,求放过哦~)
  5、凡获奖蛇粉,在公示后请及时与蛇从革书友会(群号码464985139)联系,出示订阅雁北堂大宗师截图,并将本人地址、电话、姓名等信息告知,我们将尽快对奖品进行邮寄.
  四、奖品设置:
  一等奖:两名。蛇从革签名书一本;蛇从革和铁鱼签名T恤一件;雁北堂特制精美明信片一张;蛇从革书友会精美纪念品一份。
  二等奖:三名,蛇从革和铁鱼签名T恤一件;蛇从革签名雁北堂特制精美明信片一张;蛇从革书友会精美纪念品一份。
  三等奖:五名,蛇从革签名雁北堂特制精美明信片一张。蛇从革书友会精美纪念品一份。
  获奖作品部分将在蛇从革贴吧发表,亦有可能出现在蛇从革本人微博、微信(节选)。
  注:本次活动由蛇从革书友会组织.解释权归蛇从革书友会所有。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02:48
  感谢天涯和喜欢蛇文网友的多年陪伴!


  《大宗师.长江之战》图书首发式&签售会
  活动时间:2015年12月26日13:30
  活动地点:王府井图书大厦六层多功能厅(地铁一号线王府井站A口出)
  主办单位:雁北堂中文网

  嘉宾:蛇从革 《大宗师》作者
  铁鱼 《封魂罐》《斯格拉答柔》作家 雁北堂创始人
  董润年 《老炮儿》《心花路放》《厨子戏子痞子》著名编剧

  到场即有精美礼品赠送,签到还可参加抽奖环节。还可以在读者提问和签名售书环节和老蛇互动。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04:49
  【大宗师征文】孙拂尘夜访蛇从革
  作者:赣——一笑而过(2015-08-27)
  “论理你跟我彼此早该认识了,”孙拂尘说,拣了最远离空调的凳子坐下:“我是孙拂尘,也当过梵天;你曾经受我的引诱和试探。” “不过,你是个明白人!”他说时泛出同情的微笑,“你开始并不认识我,虽然你最终没有上我的当。你受我引诱时,你只知道我是可爱的女人、可亲信的朋友,甚至是可追求的理想,你没有看出是我。只有拒绝我引诱的人,像耶稣**,才知道我是谁。今晚呢,我们也算有缘,鬼门关就快打开了,孟兰盆大会马上就要开张。有人家做斋事,打醮祭鬼,请我去坐首席,应酬了半个晚上,多喝了几杯酒,醉眼迷离,想回到我的黑暗的寓处,不料错走进了你的屋子。北京的房子入住率实在太低了!你小区竟黑洞洞跟敝处八寒地狱一样!不过比我那儿还冷,我那儿一天到晚生着硫磺火,你这里当然做不到……听说股票又跌了。” 这时候,我惊奇已定,觉得要尽点主人的义务,对来客说:“承您老人家半夜暗临,蓬蔽生黑,十分荣幸!只恨独身作客,没有预备欢迎,抱歉得很!老人家觉得冷么?失陪一会,让我把空调关上,秋老虎还没过去。” “那可不必,”他极客气地阻止我,“我只坐一会儿就要去的。并且,我告诉你”——他那时的表情,亲信而带严重,极像向八卦记者报告隐私时的明星——“反正我是烤火也不暖的。我少年时在中堡岛施展厌胜术,违背天道,后来被贬入八寒地狱受苦刑。我通身热度都被寒气逼入心里,变成一个热中冷血的角色。我曾在火炕上坐了三天三夜,屁股还是像窗外的冬夜,深黑地冷……” 我惊异地截断他说:“八寒地狱不是您自己参透的么?” “是啊,”他呵呵地笑了:“参透八寒地狱,最终都是如此,彻骨深切地寒。” 我说:“我正在奇怪,您老人家怎么会有工夫。全世界的报纸都在讲战争,飞机失事,经济萧条,恐怖袭击,您老人家该忙着维护稳定,查漏补缺,施展您的粉饰艺术,怎么会忙里偷闲来找我谈天。” 他说:“你颇有逐客之意,是不是?我该回去了,我忘了夜是你们人世间休息的时间。你要跟你解释几句,你说我粉饰太平,那真是冤枉。我脾气和平,反对使用武力,相信条约可以解决一切,譬如过阴人跟我歃血为盟,订立出卖灵魂的契约,双方何等斯文!我当初也是个好勇斗狠的人,自从磨练疯子当梵天失败,驱逐出了天堂,听了我参谋申豆腐的劝告,悟到角力不如角智,从此以后我把诱惑来代替斗争。你知道,我是做灵魂生意的。人类的灵魂一部分由上帝挑去,此外全归我。谁料这几十年来,生意清淡得只好喝阴风。一向人类灵魂有好坏之分。好的归上帝收存,坏的由我买卖。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忽然来了个大变动,除了极少数外,人类几乎全无灵魂。有点灵魂的又都是好人,该归上帝掌管。譬如战士们是有灵魂的,但是他们的灵魂,直接升入天堂,全没有我的份。近代心理学者提倡“没有灵魂的心理学”,这种学说在人人有灵魂的古代,决不会发生。到了现在,即使有一两个给上帝挑剩的灵魂,往往又臭又脏,不是带着实验室里的药味,就是罩了一层旧书的灰尘,再不然还有刺鼻的铜臭,我有爱洁的脾气,不愿意捡破烂。近代当然也有坏人,但是他们坏得没有性灵,没有人格,不动声色像无机体,富有效率像机械。就是诗人一类,也很使我失望;他们常说表现灵魂,把灵魂全部表现完了,更不留一点儿给我。你说我忙,你怎么知道我闲得发慌,我也是近代物质和机械文明的牺牲品,一个失业者,而且我的家庭负担很重,有七百万子孙待我养活。当然应酬还是有的,像我这样有声望的人,不会没有应酬,今天就是吃了饭来。在这个年头儿,不愁没有人请你吃饭,只是人不让你用本事来换饭吃。这是一种苦闷。” 他不说了。他的凄凉布满空气。我正想关于我自己的灵魂有所询问,他忽然站起来,说不再坐了,祝我“晚安”,还说也许有机会再相见。我开门相送。无边际的夜色在静等着他。他走出了门,消溶而吞并在夜色之中,仿佛一滴雨归于大海。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08:35
  【大宗师征文】自古知兵非好战
  作者:孙学霸家吃货罐(2015-08-28 )
  我ID里那个孙学霸,是个军人,我近代史的本命。淞沪会战他受了重伤,在他养伤期间,他的夫人半夜拿着刀走到他的床边,想趁他睡了砍掉他的手,以此阻止他重回战场。
  我没经历过那种濒临崩溃的心境,但我冒昧揣测,假如董玲能选择,假如她手里有把刀,她估计也不会吝啬给王八来一下,哪怕砍下去之后自己的悲痛并不亚于对方。王八从本质上来说是个悲剧人物,曾经再风光也是悲剧,因为从一开始,王八承担的就都是被动阻击的任务。信奉生不九鼎食死当九鼎烹的大有人在,我九鼎食我有本事你被我烹是宇宙法则的人生态度也并不是错误,人各有志而已。倘若这种高风险博弈的参与双方都是自己选择的倒也没什么,你死我活各凭本事罢了。而天生不带本事只凭后天努力就能成为道门领袖的抱阳子,红水阵后只此一人而已的抱阳子,摆开七星大阵死守铁板的抱阳子,却是被拖进泥潭的。鬼一里疯子承认过,看似是王八成天召神逗鬼作死不辍才把疯子拉下水,实际上却是疯子体质特殊不自觉地带着王八往神棍道路上窜。而离成仙就差半步的抱阳子出师之后又做了什么天大的事业呢? 到处善后擦屁股而已。去大鲵村是为了拿回师父的魂魄。苦学御鬼术死磕少都符也是为了师父。争取当过阴人是为了阻止张天然。
  摆阵拒敌是为了防止世界被洗牌。他一直在主动承担责任,但是控制事态的主动权却不在他手上,战术上是进攻型的,战略上却一直在被动防守。比如跟在盗墓者屁股后面抢救保护的考古工作者,比如从战场上往下抬伤员的战地医护人员,比如扛着水枪往火场冲的消防员,比如被抢了过阴人身份踢出局又被强行拽回来的王鲲鹏。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通天的本事却只能委委屈屈做一条铁链,苦逼莫过于此。是本事不如人,是没野心,是没资格吗?都不是,只不过自己选择了保护者的身份,就只能被动应战别人的挑衅,放弃了主动挑战别人的快感。所以董玲的无奈和绝望就可想而知了,除了对王八可能会死的恐惧,委屈和不甘心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又没主动去惹是生非,为什么还是会大难临头。怎么就非要去,非要去,非要去,不去不行吗?不行啊,即使我已经退出了,他们仍然不肯放过我,夜夜缠着我,让我连拥你安眠都是奢望。为什么非要是你,别人去不行吗?该去的人没去,我只能顶上。没去的那个人是我兄弟,就算他去了,我也不可能让他自己去扛。王八并非没有为自己争取的能力,也并非认为上位者都是信男善女没学过历史。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多可怕,知道历史上以***名(包括本朝的锤子拜火教)的斗争有多惨烈,才赌上自己的全部本事和人脉以战止战,愿我有生之年,见你作乱不成。

  我十岁左右的时候爱看三国,看到阴谋诡计你死我活内心是极度兴奋的,也不管字认不认得全,情节理解的对不对,就是一路兴冲冲地看下去,随着故事发展哭哭笑笑。那个年纪是热爱铁与血的,恨不得自己就是书中的人物,随时预备领个三五千精兵,做一回白袍银铠的骁勇先锋。 后来大概是高中时候,校运动会,百无聊赖地在看台上当观众。运动会每年都开,那个年纪也知道了小说和史书不一样,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台上以班为单位的一个个方阵,突然想到按一个班五十人一个级部二十个班计算,整个学校也不过三千个学生。
  能把操场看台坐满的人,刚刚够跟在一名主角或者配角身后跑个龙套的。还不是那种名垂青史的大战,只配跟着出出日常任务,或者当个初登场时的人肉背景。 假如不幸跟错了人或者选错了场景,全军覆没了也不过是个小插曲。那可是上放学时候能让附近几条街道都堵车的庞大人群,却只够资格当个小插曲的。 那时候就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家长对孩子的期待大多是医生教师公务员一类枯燥无聊的职业,越长大越胆小,怕自己让别人伤心,也怕自己为别人伤心。 到现在仍然喜欢文史类的东西,但往往惋惜惆怅时多,兴奋时少。毕竟热闹是给别人看的,命是自己的。人都是一瞬间跟中二期说再见的。
  个体与宇宙比起来算个屁,人生百年与无垠的时间比起来连屁都不算,但偏偏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屁,它消散时的巨大痛苦,一点一滴都要你自己来慢慢承受。欢乐是虚假的,痛苦却是真实的。真是**的了无生趣,透骨绝望。也因此特别喜欢王八这种人设,想到自己如屁般卑微的人生,还有人在七眼泉上守护着,就又能恬不知耻地去弹琴喝茶逍遥度日了。
  好的文学作品应当有概括性和发散性,能提供不同的钩子给读者,让人把自己的感情挂上去,此谓之共鸣。我怕死怕疼觉悟低,这些我都承认,毕竟情怀这种东西需要有强大的实力来支撑,不是梵天的人,哪来的资格妄言生死啊,所以我的感情挂在了王八身上。不想着去打败世界,也决不被世界所打倒,知兵而不好战,我喜欢这样的王八。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09:41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11:55
  【大宗师征文】酒逢知己饮
  作者:一大块布丁(2015-08-29)
  用过这题目写过他们俩,但觉得还是这个合适,看了更新疯子那个笑脸感觉心脏不太好,说说想法好了。刚开始看这书的时候,疯子还是那个潜藏善良又怀有自私、斤斤计较的凡人,我是当鬼故事看,不知道他是主角,也许写着写着他就死了呢?恐怖故事死主角太多啦,当时我没怎么在意。

  后来我又看到王八,我想,这哪里来的半桶水哇,我感觉不多时他们都得挂了,王八跟疯子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约定不,走遍全国,自由自在。疯子全然忘掉,多么没心没肺一个朋友,可年轻的王鲲鹏说,他和我胃口。到底哪里和你胃口啊?两个傻小子。王八命不好,死了青梅父母又离婚,这么个情感缺失的当儿碰上疯子,一拍即合。我猜他们上课都跑天台抽烟看书去了。疯子呢,他一直听见与目见是两个世界,读心这玩意让成人世界过早来到他的童年,性格乖僻,父母也处不来。他们碰见时已经是一堆难兄难弟,谈什么帮扶,都是彼此的拐杖罢了。王八来找疯子解决事,他也找不到别人,别看性格各异,这两个人说到底都没有别的朋友,算的上挚友的只有彼此罢了。疯子在感情上可能比王八软弱些,能抓的就努力抓住,譬如曾婷,对他好的人不多,嘴上说不愿意管,到底还是要去管。

  他没有当断则断的那个精神,遇事能逃就逃,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他是个活生生的人。壮士断腕,但有几个人能去断?这份软弱谁没有呢,王八去学艺,他觉得疏远了,又各种阻挠,我看有人说他为什么不选又不努力追上去,只知道挤兑埋怨。他是个小人物哪,他从来都自觉是个小人物,担不起这个责任,又放不下朋友——他就这么一个朋友。做过阴人的时候,他觉得王八不合适,自个做了决定,后面又有点后悔。王八结婚了,经商,好像和这个故事越来越远。

  然而远远不是。老严说,这就是棋子存在的意义,王八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看他只能苦笑。领悟八寒地狱之后,一切都变得非常远,原来的情谊似乎一瞬间都轻了数倍,都不算了。老严是这么说的,王八也在犹疑,他在下头走古道,他在上头守惊涛。出来了,一句恭喜你,疯子觉得心哇凉哇凉的,反正他在领悟的那一刻,周围就已经都是黑的了,深不见底,五指不见……但就像他结尾所想,他以为他能不在乎了,挺过去了,八寒地狱之下都是笑话,笑笑就可以过去。他笑不出来,两个傻瓜对着哭了场。王八又把他带回去养了,拜师之前就这么个样子,这么多事经过,居然又还是这个样子了。本来就没朋友了,这下好了,就一个人记得他了。所幸还有一个人记得他。他们都不年轻了,不是大学那两个通宵达旦搞方术研究的小年轻了,有了家人,有了同队,棋盘都吊上来了,怎么能让你选下还是不下?疯子再不是过去那个小人物了,他莫名成了个大人物,拒绝梵天又如何,该你抗的还是你抗。

  他可以走,为什么不行?没人记得他了,为一个无人知晓的世界奋斗,还是个假的世界,有什么意思。但王八不知道这些,王八无法理解八寒地狱,王八要战,王八是个一往无前、身负万种责任的真正的大人物,不是他这种无心有力的冒牌货大人物。王八还在那里,疯子就走不了。回首竟已是十三年。人生有几个十三年?况且他们的一生已经风雨飘摇时时刻刻都要走到结尾了。我有时候想,人的一生往前走,总会逐渐改变,没人能永远维持自己过去的模样。你会变,朋友会变,友谊也会变。可能变得没当初那么没心没肺那么纯粹,会功利,会嫉妒,会推诿,会伤害,会天翻地覆。彼此理念不同,有很多事哪怕一起去做,可能都没法彼此理解。

  但其实这也并不是这么重要,王八能不能理解八寒地狱,其实也不是很重要,朋友之间,一切都能逐渐放下,去接受,因为朋友难得,走了就不再来。我给朋友推荐这本书,常常开玩笑这是本两个好朋友各种腥风血雨分道扬镳又殊途同归的故事,又说,我当初到底为啥要看啊,我不就是看个鬼故事我至于吗?现在成天看到更新巨型崩溃,好像嚼黄连。看到熟悉的两个人踏上一条赴死的路,很难言喻心情。抛开那些道义那些纷争那些机关算尽,其实只是很普通的,一对好友的故事。

  那个‘一人算命,一人当郎中,浪迹江湖,无忧无虑吧,走遍全国,自由自在’的约定,似乎也不能算数了。当年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这么个天朗风清的大晴天,一个逃课的学生遇上另一个,彼此都融入不到群体中去。你笑我孤僻我笑你傻,大家都一样,十三年前一样的,十三年后也没什么不同。要战便战吧,战完还要再见,歌怎么唱的?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14:51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18:10
  【大宗师征文】遥远的神秘世界
  作者:流火绯ぐ瞳n( 2015-08-29)

  我是个对神秘事件及鬼神传说非常痴迷的一个人。记得以前看Tina的《冤鬼路》三部曲,蔡骏的悬疑,那多的灵异笔记等等。因此天涯鬼话就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记得那是2013年的夏天,公司照常夏休,我一人待在家里百无聊赖。屋外是炙热的阳光,烤洒大地,到处都是泛黄的一片,小区里的绿化弱小的可怜。

  《宜昌鬼事》就在这样的夏天里从我的眼里进到了我的心里。于是我认识了三个人,蛇从革,徐云风,王鲲鹏。而现在已经是2015年夏末,这个夏天,因台风频繁过境,与三年前相比,清凉太多。于时间的无涯外去看,一年四季,日月星辰,潮涨潮落,看似无甚变化,却在细微之处显现出各个不同。 作者从最开始的那一个短小的故事,简单的几个人物,引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而这仅仅只是开始,作者并不吝啬他的思想及文字 ,不断的给我们讲诉直到到现在有了一个庞大而诡异神秘的世界,无数令人目瞪口呆的人物。我们无法相信却又深深的相信了这就是一个离我们这么近有那么远的世界,我们从来不曾知晓又一直好奇甚至畏惧的在这个现实之下的暗流涌动。 宜昌鬼事 八寒地狱 大宗师。 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灵魂个体,但是又非常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作者经年的良苦用心打造。

  三部曲中,主要人物并无变化,互相渗透,互相影响,形成了最后在我们面前的恢弘巨作。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有了最后的注解,生也好,死也罢,即使时光都无法记住又如何。老蛇带领我们随疯子王八一起走过这漫长而又惊心动魄的旅程,他操纵着旅程的方向,操纵着行进的快慢。甚至像一个梵天一样操纵着海浪的汹涌或者狂风的狰狞。一路上,都是险象还生,都是错综复杂而又洋溢着诡异而神秘的气氛。好象每一个人都有秘密,每一个人都有彼此的算计、斗争及感情,看似大奸大恶,细想之下似乎又是正确的;看似名门正派一身正气,行事又让人觉得如此卑鄙,就这样眼花缭乱和内心纠结才让这个旅程变得分外精彩。 这难道不是最真实的存在?宜昌鬼事,我们走过浪漫与现实的**百态,完成我们遇到不平时可以有法术替天行道的幻想;八寒地狱,告诉我们就算费尽心机,就算机关算尽,就算受天大委屈,就算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皆不过是游戏对我们的设定而已。既如此,我们为什么而活?大宗师,疯子和王八告诉我们,即使一切都是虚幻,那虚幻中产生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即使是虚幻的世界,只要内心承认它的存在并守护着所有,那便是真的了。 我无法去评价一本好的作品是什么样子,因为有太多的标准。但是,好的故事,应该就是这样吧。能够不用太多的力气,就可以吸引住别人看完。

  虽然知道这个神秘世界的暗流涌动也许是是虚构出来的,虽然也明白可能是不存在的,可是,还是被那个世界深深地吸引住了。那些牛X的术法,那个恢弘的七星大阵,那些诡道的先人,那些叱咤风云的四大家族,那些。。。。。 而现在,终于是时候,让所有喜欢这部书,喜欢那些人物的朋友们,在某个黄昏的下午,喝上杯热茶,从头慢慢品位这个故事了。亦或是,在某一个安静的晚上,点一盏台灯,靠在床头,来看这个故事,或许会更刺激吧。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09:58:09
  感谢天涯和喜欢蛇文网友的多年陪伴!


  《大宗师.长江之战》图书首发式&签售会
  活动时间:2015年12月26日13:30
  活动地点:王府井图书大厦六层多功能厅(地铁一号线王府井站A口出)
  主办单位:雁北堂中文网

  嘉宾:蛇从革 《大宗师》作者
  铁鱼 《封魂罐》《斯格拉答柔》作家 雁北堂创始人
  董润年 《老炮儿》《心花路放》《厨子戏子痞子》著名编剧

  到场即有精美礼品赠送,签到还可参加抽奖环节。还可以在读者提问和签名售书环节和老蛇互动。
作者 :蛇从革书友会2015 时间:2015-12-09 10:00:35
  【大宗师征文】宿命-被梵天抹去的一篇文章
  作者:7973x (2015-09-01 )
  一个小时前,加入了读书会的群。按照群规,需要考验我几个题目,好在有几个题目都是八寒相关的。八寒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基本都背下来了,所以顺利过关。 半个小时前,写了一篇征文。作为征文系列的第一篇。原文题目叫做《梵天-这是一种循环》。在我计划中,这是一个系列,第二篇是《梵天-这是一种结束》。只是,我点击的时候,操作失误,文章被删了。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偏激的崇尚自然科学,也偏激的鄙视着人文学科。只是最近,越发觉得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终极目的都是一致的,即解释“存在”。无论是是高维空间,还是意义学说。 八寒地狱,梵天。这些都只是名称而已。老蛇传递给我们的,就是一种思想,或者说,他在感叹自己的恐惧。而我,在少年时期,也经历着这种恐惧。上班之后,因为房贷,车贷,奶粉钱,在世俗中混得很艰辛,少了很多时间胡思乱想。这种恐惧缠绕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夜深人静,失眠的时候,偶尔袭来的**感,会无死角的包裹着我,让我又重新想起,生活的一切,是不是也就是一场电视剧。无论努力也好,堕落也罢,我所选择的,放弃的,付出的,收获的,是不是都被安排好了。我开始怀疑真实性,即便工作中我会更加努力,感情中我会更加投入,但是,我脑海里有了一个概念: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如果现世是假的,只是梵天的下面的南柯一梦,那么,梵天的继承者们,有没有想过,梵天也只是一个梦。只不过是更高层次的一个虚幻,电影里面的电视剧,电视剧是假的,只是电影里的一个情节,但是电影也是假的,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情节。电影的只是比电影里面的电视剧更高一个层次罢了。梵天,难道就不能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虚假么? 细思极恐,那么,究竟要突破几层梦境,才能够回到真实。 想了一些列的假设,用讲故事的方法说出来,那就是我准备要写的征文。我不知道是我操作失误,还是说,文章被抹去了。如果是抹去,那么接下来呢?

作者 :可爱傻妞曾经的爱 时间:2017-02-21 19:35:26
  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