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随笔]哥的反间计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9-04 21:04:58 点击:8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哥的反间计
文/凤翔绢舞

  
 

 
  哥不是高富帅,也不是屌丝男,却在恋爱路上一波三折,令哥汗颜。哥和所有男人一样,喜欢漂亮、可爱、机灵的女人,也不介意她有多么野蛮、任性,总之,就是喜欢动感的女人。面对这样的女人我有挥霍不完的灵感,事业上的马达全靠她们引擎,所以我还算是个半成功的男人。
  哥最近相中一个女人,完全符合我的要求,令我头痛的是,这样的女人不好追,比苏小妹还聪明,狡猾,把哥耍的团团转,但我很欣赏她出的鬼点子,每天都有用不完的花招,如此提神的妹妹,让我日夜思念,恨不得早点弄到手。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如此良辰美景驱使孤独的我,站在三面通透的阳台上,窥视一对对卿卿我我的恋人,我心情澎湃,热血沸腾,一次次的幻想树荫下的那个最佳男主角是我,是我,还是我,当然妹妹可以不止一个,嘿嘿。。。。。。
  正当我浮想翩翩的时候,那个我非常爱慕的鬼妹,震响了我的铃声。
  我假装淡定的接起电话:“妹纸,想哥想到梦里头啦,今天很主动啊。”
  鬼妹不屑的说:“不是我想你了,是我的姐妹们想你了,经过集体协商,姐妹和我同意你上个月发的邀请,赴你的约。”
  我一脸不高兴:“约个会,还带家属啊,你啥时候才能长大啊?也不懂心疼未来老公的钱。”
  鬼妹提高嗓门:“给你脸不要脸就算了,以后再骚扰我,我骚扰你爹。”
  我赶紧讨好:“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一切听你的。”
  鬼妹很有成就感,立刻变得温柔起来:“要豪华包间,你的朋友不能超过两个。”
  我一脸委屈:“就我们两个好不好?包厢的灯光刚好,要那么多电灯泡做什么,碍手碍脚的。”
  鬼妹的野蛮再一次暴露:“没的商量,我们先去美个发,午夜见。”说完毫不犹豫的挂掉电话。
  我在她的余音中整理好兴奋的情绪,拨打我哥们的电话:“猴头,晚上跟我一起会妹妹,打扮得磕碜点,别抢了我的镜头。”
  猴头拉长声音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这个灯泡已经发亮108次了,天天跟你这样混,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猴嫂啊。”
  我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打断了他的话:“别啰嗦了,她带了一群姐妹,便宜你了,你不去,我换人了。”
  猴头馋得一边吞口水:“行,作为一名合格的绿叶,我也打扮打扮,不跟你说了。”

  
    

哥的反间计
文/凤翔绢舞

  
 

    
  我提前预约好包间,终于熬到23:30,面对心仪的妹妹,我不敢擅自做主,不催她,不赶她,自己不能去的太早,也不能去的太晚,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嚼着口香糖,鼻腔哼着情歌,踩着油门,狂飙在幸福的路上。。。。。
  我和猴头到了预定的豪华包间,喝着啤酒等妹妹到来,妹妹不在,我索性斜靠在沙发上听歌,
  鬼妹又震响了我的电话铃声,声音极其温柔妩媚:“跟你商量个事,先发誓不许生气。”
  我骨头都被她的声音梳软了,百般讨好:“哥绝对不生妹妹的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
  鬼妹也客气:“我们今天去不了,临时有事情。”
  我感觉像她谁泼了一身冷水,浑身不自在,但还是非常大度的对妹妹说:“那下次吧!”率先挂了电话,不然我就要开骂了。
  我一口气把剩余的啤酒喝掉,向服务员招手:“实在抱歉,我约的人今天不来了,我们总共喝了4瓶啤酒,给你两千块,这个包厢我们不要了。”
  服务员面带微笑,彬彬有礼:“不好意思,这个包厢的最低消费是一万元。”
  我本来肚里就有火,连这个服务员也来欺负我,为了钱,我耐着性子跟他说话:“可我们进来不到20分钟,两千块也不少了。”
  服务员还是一脸僵笑:“这是规矩,我也做不了主,况且你已经提早预订了,我们一直替你留着,希望你能体谅我们的为难。”
  我当时那个火啊,也不想白白的便宜了他,那好吧,都按规矩办事,我翻了翻菜单,最便宜的是油条,一根3块,我中气十足的对她说:“我要100根油条。”
  服务员瞪着眼睛不敢说话,乖乖领命去了。
  没多久,端了一堆油条上来,客客气气的陪笑着:“对不起,油条只有30根了,先给你端上,剩下的70根马上就炸,请稍等。。。。。。”
  我还是觉得太便宜她了,继续翻着菜单,稀饭:5元/碗,我毫不思索地说:“再来150碗稀饭。”
  服务员又跟机器人似的满脸堆笑:“请稍等。。。。。马上就来!”
  又过了许久,她推着一车子稀饭进来,沿着桌子摆开,眼看快放不下了,只好求我:“大哥,你看桌子小,只能放30碗,要不你吃完再打吧。”
  我暗自偷笑:“不行,今天我不想吃,我只想看,放不下的放外面。”
  结果门口摆了40碗稀饭,等待我阅兵,看起来实在壮观。
  服务员小心翼翼的凑上前跟我说话:“大哥,没有那么多碗了。”
  我实在有点憋不住了:“没有碗,可以去买啊。”
  服务员可怜兮兮的说:“大哥,这么晚了,店都关门了。”
  我挥一挥手,示意他走开。
  服务员只能领命而去,没多久跟着一个经理又回来了,不过这个经理比较会说话:“我们服务不周,请原谅!这样吧,我给你打5折。”
  我觉得也耍得差不多了,得意得伸出两个手指头,比了一个“嘢”的姿势。
  经理忙着接话:“2折,实在说不过去,你待了这么久,总要场地租金啊,不然我们都爽快点,2.5折。”
  实在懒得较劲了,我抽出25张票子:“看你们够2的,给你2500,告诉你们哥不是忍者。”
  这时我才想起可爱的鬼妹,曾经三番五次被她放鸽子,今晚哥决定给她一个警告。
 

 


哥的反间计
文/凤翔绢舞

  
 

    
  我送走猴头,已经是凌晨了,路上行人很少,我也完全没有睡意,不知不觉来到鬼妹的住处,看到紧闭的房门,想象里面酣然入睡的鬼妹,一定清新、可爱,不禁吞了吞口水,想敲门,感觉太唐突了,以鬼妹的性格肯定不开门。
  我找了一个僻静处,隐去了号码,给鬼妹打电话,响了半天才听到鬼妹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啊?半夜打什么电话,吵死人了。”
  一阵凉风吹过,不禁打了个寒颤,想象一个躺在被窝,一个在门口受冻,多少有点心理不平衡,我捏着鼻子扮假音:“我就找你,白天我们见过的。”
  鬼妹很是不解:“我白天见过那么多人,到底是谁呀?超过12:00不要跟我打电话。”
  我有一种预感,她接下来会关机,赶紧补充:“我就在你家附近,快点开门。”
  鬼妹她是一个人住,此刻声音有点颤抖:“不是吧,来我家干嘛?再骚扰,我报警啊。”
  我为了增加恐怖剧情,我卑鄙的拿了一些树枝在她的窗前晃动,还发出微弱的声音。
  鬼妹果然上当,掐掉了我的电话,连忙打通她姐妹的电话,一阵忙碌过后,没有一个胆大的姐妹愿意半夜救美,她抱着被子吓得有点想哭了。
  正当我想离开鬼妹的住处时,我的电话震动了,是鬼妹打来的,我内心一阵狂喜,虽然这种做法有点可恶,但还是让鬼妹在最关键时刻想起我了,我非常缓慢的接起电话,还假装一身疲倦:“喂,谁呀,深更半夜的也有生意。”
  鬼妹可怜巴巴的说:“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啊,有人骚扰我。”
  我不紧不慢地说:“你被骚扰是正常的,谁叫你一天到晚戏弄人,今晚你还让我大出血呢,连个问候都没有,现在咋那么好心想起哥了。”
  鬼妹机灵一动:“本来就有点事情嘛,不然现在我跟你出去玩。”
  我内心窃喜:“你先下楼,我还在街上闲逛呢,一会儿去接你。”
  鬼妹有点不情愿:“我还是等你上来接我吧。”
  我挂断电话,一边数着秒针,一边喂着蚊子,大概过了20分钟,才敲响鬼妹的房门。
  鬼妹一再确认是我才开了房门,我突然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很是心疼这个一脸恐惧的鬼妹。
  但却突然觉得自己在她面前高大起来,鬼妹还很客气的拿出牛奶招待我,少了往日的野蛮与霸气,原来要让女人温柔起来如此简单。
  在这个可以趁人之危的夜晚,我依然风度翩翩与鬼妹把握好距离,我带着她横行大街,穿越小巷,漫步海堤,畅所欲言。尽管晨风微凉,清露潮湿,两颗温暖的心驱走了所有寒意,我的桃花居然开在秋天的夜里。
  更让我兴奋的是,我从此结束了漫长的追女生涯,鬼妹答应我,中秋之夜与我一起回家过团圆,我也暗自发誓,忽悠你仅此一次,我将用一生的呵护换取今夜的恶作剧。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9-04 21:3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