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随笔]想起那个为我割脉的女孩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6-23 16:02:02 点击:7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个生活在不和谐家庭的孩子,心里永远找不到安全感,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没有停止过对母亲的打骂和羞辱,我不知道他们因何而吵?为何闹?我只有害怕的躲进哥哥和姐姐的怀里哭泣,每每看着遍体鳞伤的母亲,我都想早点独立,为母亲创造一个温馨的港湾。
  我的四个兄弟姐妹都没有读过多少书,这都是家庭给他们带来的灾难,但他们都是很好的孩子从来不敢抱怨自己的父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比一般的孩子早熟,成了邻里的榜样,人见人夸,但有几个知道他们内心的悲哀,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选择,只有听天由命。
  而我却成他们当中最幸运的一个,有他们罩着,我一直没有放弃学业,尽管父亲不喜欢母亲,虎毒不食子,他顶着高傲冷漠的外表,还不忘偷偷塞一些钱给我,大部分学费也是由他支付,我的学习一直都不错,成了他唯一炫耀的资本,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我是他孩子的事实,对这个父亲,虽然没有太多的亲昵感,但他却是我的救命稻草,我不敢顶撞他,我的身上也流着和他一样的血液,我不会轻易服输,我做什么做不到最好,但要做到比一般人较好,所以我一直的很努力往前冲。
  直到高中,父母日渐衰老,哥哥姐姐也长大成人,可以帮忙补贴家用,我除了专心读书,倒也轻松自在,生活上没有太大的压力,相比之下也不算富裕,我还是拘谨的过日子。
  我还是没有安奈住躁动的青春,经不起朋友的软磨硬泡,在那个交际舞极为诱惑的年代,我跟邻里的几个死党,开始在伙伴的家里自设舞厅,霓虹灯,音响,都是朋友几年辛辛苦苦打工省下来的积蓄,我们用最简单的设备,为自己枯燥的业余生活增添光彩。
  这种走在时代前缘的举动,惊动了父老乡亲,更深深吸引我们的同龄人奔来学习、观摩的不计其数,最终留下的只有我们几个。也因此,我跟大我两岁的青梅成了最红的一对,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青梅都无可挑剔,爱慕她的追求者,也踏破门槛,但她对我视乎特别青睐,经常用自己辛苦积攒的钱财为我添砖加瓦,每当我客气的收下时,我都暗暗发誓等我有朝一日成才,一定不辜负这个姐姐的期望,也为她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我是这个团队里学识最高的,我经常滔滔不绝的展示我的才学,在他们面前我特别自信,我用最简洁的方式博取大家掌声和铁打的友谊。
  青春的岁月慢慢在指间流失,他们几个都控不住世俗的眼光,该嫁的嫁,该娶的娶,唯有青梅还在等候我的佳音。我的兄姐,叔叔,父母也替我着急,叫我不要去惹青梅,我们根本就不合适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强求谁为我牺牲青春,也没有主动说我要娶谁,假如跟青梅也算爱情,那就是日久生情,我没有准备,更没有长远的计划。因为学业,我必需在校园里奋斗几年,因为事业,我还得在社会上闯荡几年,这是我跟他们的区别,他们是不会理解的,但我的心里很清楚,青梅只是我人生阶段的一个红颜而已,但这一切叫我如何开口,我们只是交往比较频繁的朋友而已,并没有承若过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慢慢淡忘了。
  我开始进入紧张的高考前奏,学海无涯,机遇有限,我必需抓住改变我人生的机会,我慢慢冷落了我的同伴,全心投入学习当中。青梅终究是没能控住对我的思念,有一天,只身来到我在外出租的宿舍看望我,给我带了好多东西,对于我这种贫穷的学生来说,只有莫名的感动,除了姐姐跟母亲,没有人对我这么好,我沉浸在幸福的气氛当中,忘了几天的疲劳,殷勤的给她倒水、让座,在那个时刻,我发现青梅是我最亲近的人。面对她真诚的目光我的内心也有点愧疚,日积月累,我到底是青梅的幸福还是伤害?
  没多久我进入大学生活,没有高中的紧张,我的时间变得充裕起来,也开始和同学们利用空闲到处游山玩水,忘记了远在家长还有一个青梅盼我回家。只有假期才能回家看望她,由于学识的增长和环境的变化,我跟青梅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少,比起大学女生的文化背景,有天囊之别,可我们毕竟有以往的感情,也并不陌生。我也会常常打趣到:“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吧,别挑了。”这是我的心里话,我真的希望她能幸福,这时的青梅非常生气:“没良心,你怎么不娶啊?”我总是信心百倍的说:“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怎能轻易结婚呢,再说我还是个学生跟你不一样。”青梅也淡淡的说:“我才无所谓呢,像我这种女孩不愁嫁,要嫁也嫁像你这样的男人。”我害怕这最终是一种伤,很肯定的对她说:“十年八年内,我肯定不会谈嫁娶的。”但又不能那么直接拒绝一个女孩的爱慕,很多事情,需要她自己弄明白。
  在大学的后几年里,我的经济状况并不怎么好,也不敢像家里要钱,但是青梅经常给我安慰,好在时间比较自由,朋友也算多,我开始半工半读,每年的奖学金也一定要到手,但我真的没有时间谈恋爱,这也加长了青梅的等待,几年时光很快就这样过去了,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所中学教书。
  此刻青梅的来访更是勤快,周边所有的人都当我们是恋人,我的家人也劝不动我,其实这一切也不是我能左右的。有一天青梅的父亲,主动找上门,为她的女儿说话了,要我给他们一个交代,家人为我捅下的娄子议论纷纷,怪我当初没有一刀两断,给人家说个清楚,毕竟是邻里,也没有深仇大恨,好言相劝,总算平息了这场风波,面对青梅的等待,我举步维艰,不知道用何种方式适合?
  是什么样的动力,让青梅几年内不言嫁,默默等待,这不是我的几句绝情话可以了结的,我可以等待时间的淡忘,而青梅不行,女孩的青春比男人有限,她也不像以前那么委婉与我保持距离,而是主动跟我亲近,跟我家人靠拢,也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对于青梅的一厢情愿与痴情,我始终举不起那把隔断两人关系的刀。
  假如没有给青梅一个了结,所有的负面都是我一个人的,因为我是男人,对女人不能不负责任,在校上任的一年里,我无心继续拓展我的事业,被这个困扰一直缠着,我在两家人的重压下,我和青梅去领了证,算是合法夫妻,但我不想进一步伤害青梅,我始终没有把她当做真正的妻子,与她保持距离,分居而睡,这种内幕只有我跟青梅心理清楚,这回青梅彻底死心了,两周后,我们在外人诧异的眼神里平静的分手,我不想解释,这是我最无奈的选择。
  没多久,青梅去外地打工了,悬在心里几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我开始专心实施我的人生计划,与青梅也没有了联络。几个月后,一个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恶讯传来,青梅在工厂里割脉自杀,不用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直奔青梅的工厂,但我被拦住在外,没有人愿意让我这个负心郎探视青梅,我的心也在滴血,我跪下双膝祈求她的家人,无论如何恨我,也不要耽搁救她的机会,我掏出所有的积蓄就像她当年对我那样倾囊,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而为,我们之间不该有恨。在所有人的极力抢救中,青梅脱险了,但不愿意见我,她说爱我的那个青梅已经死了,不要再打扰她。
  我收起罪恶的心,奋力拼搏,几年后也有了自己的家室和事业,青梅也已经是人妻、人母了,我忠心的祝福她,一定要幸福,否则我会愧疚一辈子。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6-24 22:04:00
  假如让你一个人静下来,什么都不做,你在想什么?是否可以做到心无杂念,我觉得好难,我们总喜欢在浮躁的世界里尽情的宣泄自己,去体验那种一泻千里的快感,很少顾及周边人的感受,当孩子用幼稚的童声对我说:“别让键盘隔离了你的家人。”我真的很惭愧,这是一个孤独孩子对母亲的呼唤,可每次放弃键盘,我都不知道如何消遣自己的时间,或许有很多事情可以转移,可我也渐渐的放弃,慢慢的陌生,就连纸笔都觉得陌生,面对孩子的作业都是依赖百度完成,剩下一点信心就是拿铅笔写字,在擦拭的过程中完成心情随笔。
至于天涯我多次想退出,因为他占用我太多时间和精力,我不是一个习惯性写手,玩得也有点吃力,我很敏锐,经常会有灵感,但找不到优美的修辞,对于写我乐趣不大,但我喜欢跟一群朋友玩,不需要预约什么灵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为写而写,仅为乐而说,每次让我回头的都是朋友的,人要定期排毒,精神也要适度释放,我喜欢开朗的人,心里不会有太多淤结,一切随风。
在责任与兴趣之间,真的难以取舍,做什么都只能尽力而为,虽然人在天涯,我只有一个链接,那就是灵感庄园,我想认可我的朋友基本上会在我的身边,我无心顾及太多的部落,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只是很单纯的灌溉一方园地,看着它茁壮成长,大家的喜悦也是我的快乐。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6-29 14:11:00
  垃圾婆,为何捡走了我的“蹄子”
  细数以往的人生路上,最清闲就是学生时代,没有压力,没有负担,上完课就想着怎么玩,能玩的低价消遣几乎都尝试过,免费的更是频繁,总是找各式各样的借口创造节目,校园周边的道路都成熟悉的步行街,有空必踩。
  玩什么都有个限度,时间不会太长的我都可以接受,比如一起打打牌,打完几圈就不打了,或者换人接上。再比如逛逛街,繁华地段走完就算了,至于没有收获也是常有的事,每次都有收获的话,估计肚子就不好受了,每个月的生活费有限,向我这种乖乖女基本上是父母给多少我花多少,每个月都有计划,一般不会借钱花,像父母开口更是为难。很多都是自行组织,可去可不去,有选择性,看着钱包办事。
  因为在外地读书,最推卸不掉就是老乡聚会,借此吃玩是常有的事情,只要你是其中的一份子,必须参与,除非你是另类。让我印象最深刻就是晚上玩通宵,想起那些事都觉得要命,因为学生都有晚自修的习惯,晚上再出去玩其实已经不符合学校规定了,都还没有开始玩,学校的宿舍就锁门了,想进去必须有爬楼的本领,不经过一楼铁门,直接从一楼翻到二楼,还要绕过一些障碍,也要防止巡逻老师发觉,被通报批评,不过我老实交代,那个铁门我确实没翻过,我知道那个难度。也因此,贪玩的人都选择不回宿舍,直接在玩外通宵,不管用什么方式,必须等到第二天亮才能回来。
  从晚上10点到第二天6点,时间非常长,再煽情的玩家都会疲劳,所有必须精心部署一个晚上的节目。学生嘛,也无所谓面子问题,大家彼此彼此,只要觉得好玩又不影响生活费,都很乐于参与。这时候出鬼点子的人来了,一起去海边得瑟吧,地广好伸张,去附近就地取柴,架起篝火,有光芒还有温暖,也可以驱蚊。吹拉弹唱就各自发挥吧,灵感无极限。玩到半夜肚子有点不争气了,咕咕叫,这时你就会四处搜寻,有没有野鸡,野鸭,野兔子,不过这些都只是想想,没有工具就算有,也无从下手,总不能生杀活剥吧,那么原始的生活没有过过,一般人出不了手。
  当然,天无绝人之路,一阵微风拂过,附近的地瓜叶发出沙沙响,诱惑我们去探寻它的踪迹,善人不杀生,怎么可以不吃素呢?地瓜,被我们盯上是你的福气,我们必须充分体现你的人生价值,宁可让人咀嚼,也不能让猪给糟蹋了。
  既然是老乡,必须有团队精神,把风的把风,挖地瓜的挖地瓜,生火的加柴,打水的打水,主厨在给地瓜包扎泥土,动作极其迅速,没多久,香喷喷的地瓜就慢慢出炉了,不管熟的,焦的,半生不熟的,抢到手里就不想放回火中去继续等待,反正生的也可以吃。偶尔会有过往的小动物,想逮是逮不住的,要是它不小心掉进火堆里自焚多好啊,那样就有烤肉吃了,这样想想,连矿泉水都省了。
  吃饱喝足,鞋子随地一踢,到海边踏浪去了,玩到凌晨,一向作息及其有规律的人,再也控不住昏昏欲睡的神经,席地而睡,更深露重,湿度越来越大,又夹杂着咸咸的海风,感觉不是很舒服,后悔已经来不及,只能等天亮。
  一觉醒来,东方初晓,我拭去眼角的眼屎,跑到刚退潮的海边捡贝壳,收获颇丰,腥味十足,地表温度也慢慢上升,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回校,可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我的“蹄子”,我狂叫:“我的鞋子上哪里去了?我昨晚明明放这里的,怎么没有了?”此刻才发现,我们的矿泉水瓶也不见了,我鞋子丢得有点远,被垃圾婆当废品收了。这下臭大了,我得光着脚丫子走回去,还好大清早的,路上的行人都是睡眼朦胧,没有几个注意到我的尴尬。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3-07-10 11:06:00
  《欧阳锋殴打元芳,宝剑,你怎么看?》
  文/凤翔绢舞
  欧阳锋与元芳是铁打的哥们,大学毕业面临职业选择各自飞翔,欧阳锋仰仗父亲的关系做了学术职称评定委员临时工,元芳凭着自己的优越条件当了警察。
  经济不景气,大家必须节衣缩食地过着日子,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一份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他们都小心翼翼的应对各种工作压力。欧阳锋收拾好最后一份文件,等大家都走了才下班。高度紧绷的神经只有业余时间才能释放,摸摸羞涩、干瘪的口袋,不敢进入高档场所,再怎么说也已经毕业了,不能再向父母伸手要钱,只能自食其力,看着工资过日子。
  欧阳锋决定在路边的小店就餐,他是个极其洁癖的人,在路上徘徊好久终于找到一家不错的小吃,但是客人太多,店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被安排到路边的餐桌上,他随意点了几个小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当他吃得半饱时,无意中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开始狂吐起来。
  此刻,垃圾桶边上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在忘情的吃着人家废弃的食物,欧阳锋实在受不了这种恶心的吃相,二话不说冲上去揪起老头的衣领,非常气愤的说:“能不能不这么恶心啊?给你钱,去买吃的。”没有想到那个乞丐一个反扑,拦腰将他拎起来,转了五个圈,就地放好。晕头转向的欧阳锋此刻被吓傻了,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乞丐有如此神力,紧接听到老乞丐说:“欧阳锋,快点闪,我在执行任务呢。”
  欧阳锋此刻更是理不清头绪,拔腿就跑,逃出五米外,冷静回味刚才老乞丐的话,突击觉得那声音很熟悉,还知道他的名字,他又猫步靠前,终于看清老乞丐脖子里宠物坠子,那是他跟哥们元芳为了见证坚贞友谊同时购买的一对坠子。他怎么也想不到英俊潇洒的老同学,为了执行任务这么卖力的伪装自己,做那么恶心的事。
  欧阳锋开始担心起老同学的安危,仔细的观察元芳的一举一动,元芳装疯卖傻的一路前行,经过四个小时的跟踪、搜索,终于擒获惯犯,当欧阳锋再一次出现在元芳面前,元芳很无奈的说:“人在职场,身不由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