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律师写给林森浩与其父亲的关于“复旦投毒案“基本事实的分析意见(转载)

楼主:林森浩吧 时间:2015-11-15 07:54:41 点击:21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律师写给林森浩与其父的
  关于“复旦投毒案”基本事实的分析意见

  文王汉政律师 15887282579

  2014年2月18日,“复旦投毒案”一审落下帷幕。林森浩被判处死刑,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所以各方意见也很多。但普遍认为判处林森浩死刑属于量刑过重,更多人倾向性判处过失致人死亡罪量刑幅度在15年,甚至有人在网络中发起请愿要求免死。
  本律师王汉政仔细看了网络中的《庭审笔录》(应该出入不大),发现本案有诸多疑点,证据链条并未建立,并没有充分举证、质证,案件事实并没有查清,判处最严厉的死刑不当。当然也从网络新闻中看到,林父坚决认为自己儿子是无罪的,从法律角度讲并不是没有根据。我不能理解的是,林父为什么要通过商会找律师,律师法庭表现,作为同行不予评价。林父有权聘请律师,竟然无权解聘律师,我及我们律师同行还是第一次遇到。律师同行暂且不评价,分析以下意见供参考。
  第一,林森浩的动机问题。
  公诉方认为: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竟逐渐对黄洋怀恨在心。2012年底,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林森浩因个人原因不再继续报考博士研究生,黄洋则继续报考了博士研究生,2013年3月中旬,复旦大学2013年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成绩揭晓,黄洋名列前茅,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这是起诉书中动机和目的。而整个庭审以及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中,林森浩始终认为:4月1日是愚人节,只是想捉弄一下黄洋,并没有投毒要杀害黄洋的想法,初衷就是一个愚人节的恶作剧而已,没有想到后果。律师认为,林森浩就是在导演恶作剧,没有想到恶作剧闹出人命。研究生本来就是猪一般的生活,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出奇的想法做法都会存在,也符合大学生的心里。再说同宿舍的几个人来自五湖四海,随机分配到同一个宿舍,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但矛盾大到那里去,谁也说不出来,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矛盾绝对大不了要杀害室友的程度上来。云南马加爵杀人案,那是存在欺辱的情形,对比此案并不具有可比性。公诉人说琐事不合,怀恨在心,那么如何解释黄洋还主动联系林森浩做B超一事呢?!用林森浩自己的话说就是:“不铁”。那我们以及司法如何理解“不铁”一词呢?通俗解释就是他们俩达不到两肋插刀的程度,但维持一般关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公诉人谈到的琐事,也没有举证存在哪些琐事和如何怀恨在心等等。根据公诉人的意思是黄洋考上博士研究生刺激了林森浩,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式杀害黄洋。看到这里,律师觉得可笑。林森浩各方面能力不比黄洋差,凭借自己能力考上博士完全不是问题,自己主动放弃考博选择到一家知名有前途的医院就业不比考博差,黄洋考上博士有什么好刺激的?有什么好嫉妒的呢?!何况就业期间也不影响考博!一个考博事件,成为投毒杀害室友的导火索,真是能编!举证过程,也没有证据证明考博和投毒的任何关系。这样的事实写在起诉书中,也就是臆测而已。何况,在一开庭时,林森浩就否认了这点。靠这个莫须有的动机来支撑整个故意杀人罪的指控,是否难以服众?难以站住脚?
  第二,黄洋是否喝了饮水机中水的问题。
  似乎没有人会怀疑黄洋喝了饮水机中的水,我在这里是一个大胆的怀疑,从现有的证据上来讲,没有唯一的证据来证实黄洋喝了饮水机中的水。整个喝水过程没有人看到,就是林森浩也没有亲眼看到黄洋喝饮水机中的水。唯一可以作证的就是黄洋的同学们,听黄洋说喝了饮水机中的水,显然这个是不能当做定案证据来认定的。整个审判来看,并没有直接证据来证明黄洋喝了这个饮水机中的水。药品来源以及把药品注射到饮水机中的事实并不能和黄洋喝饮水机中的水建立密切的联系,故没有形成证据链。黄洋喝饮水机中的水,缺乏直接证据,难以认定。
  第三,黄洋是否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的问题。
  鉴定意见中和尸检都统一认定,黄洋是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首先不要忽视了鉴定出台的背景,鉴定做出的背景是黄洋的同学们已经知道可能饮水机及水桶中有这个药了才报案,才送检,舆论空前高涨下才做的,所以这些鉴定有先入为主的嫌疑,无论用什么科学检测仪器和方法,完全都是按图索骥的方式来鉴定,鉴定难以保持客观、公正、真实,建议启动公安部重新鉴定。其次中毒应该是明显的,医院竟查不出黄洋的病因,不能对症治疗,是否存在医疗过错的问题,第三,黄洋自身是否存在包括肝在内的疾病问题,虽然鉴定中已经排除包括肝在内的一切疾病,但为什么不公开黄洋病例?当然公诉人不会主动公开,律师为什么不申请调取病例。律师为什么不组织医学会或鉴定机构对病例进行鉴定?第四,黄洋本身喝了多少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这些剂量是否必然致人死亡?这方面也没有专业鉴定意见。最后,前期输入黄洋体内的药水是否和二甲基亚硝胺发生化学反应加速了黄洋死亡?这些疑问并没有举证,也没有进行排除。就断定黄洋是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是否过于牵强。虽然医学上的问题,我们无法解答,但起码要保证当事人的程序权利,重新启动鉴定。
  以上只是基本事实的疑问,当然还有很多证据方面的质疑,没有看到证据材料不便质疑证据。
  希望看到此文的网友,能够转发此文,联系上林森浩家属,传达以上意见到林父手中。无论黄洋,还是林森浩,他们的生命都珍贵,判处林森浩死刑的确不当,希望能够帮助到林森浩。即使有罪也罪不至死,何况本案是疑案!一审罪轻辩护都是死,二审只能无罪辩护!
  王汉政于云南昆明
  2014年2月28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