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最高法法官接见复旦投毒案被告父亲 实属罕见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8-12 09:16:53 点击:12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最高法法官接见复旦投毒案被告父亲 实属罕见

  2015-08-12 07:50放到桌面
  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 5
  人民网北京8月12日电(记者 李婧)近日,备受媒体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再度引起热议——被告人林森浩父亲林父请求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并与最高法法官为此见面了数个小时的消息引爆了舆论。专家表示,死刑复核阶段,法官见被告人家属是非常罕见的,但对其意见,最高法可答复也可不答复。林父的代理律师谢通祥则介绍,林父的意见对案件有重要意义,他们近期将提交《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二)》。

  最高法法官在审判庭内见林父 律师:是首例

  林父的律师谢通祥告诉记者, 7月28日,经他申请和沟通,最高法院刑庭主办法官经过请示领导研究和慎重考虑同意了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与主办法官的会见请求。在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内,林森浩案件的主办法官和林父交流了部分案情,并告诉林父最高法院已经多次派人到上海方面了解情况了。林父称,整个会见持续了几小时,法官与书记员还详细地作了笔录。

  对于这次主办法官会见被告人家属,谢通祥律师表示,他每年都办理许多死刑复核案件,以前从来都没有过主办法官在刑事审判庭内接见被告人家属的先例,“这次是自从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以来,死刑复核法官首次与被复核人员的亲属在刑事审判庭直接见面并听取意见。”

  谢通祥律师认为,本案案情重大,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死刑复核听取当事人家属的意见有利于案件公正处理,主办法官能与被告人家属见面也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死刑复核案件高度认真负责的办案态度。

  谢律师还表示,他与林父将于近期继续递交《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二)》。

  专家、律师:死刑复核被告人家属多见不到法官

  北京律师许昔龙告诉记者,最高院的死刑复核程序对社会,甚至对辩护律师来说都是很神秘的。当一个死刑复核案件到了最高院后,辩护律师只能从立案庭查到这个案件由哪个庭进行复核,不会知道经办人是谁,辩护律师想提交辩护意见时,只能寄到某个庭,而没有具体的接收人。

  据《关于办理死刑复核案件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办法》规定,当面听取辩护律师意见时,辩护律师可以携律师助理参加,当面听取意见的人员应当核实辩护律师和律师助理的身份。从这个规定看,只是说辩护律师可以带助理参加表达辩护意见,而没有规定可带家属参加会见经办法官。从媒体的报道来看,林案经办法官与家属见面,接受相关申请,这是少见的做法,应该是特例,可能是林案社会影响较大,已成为公众关注的案件,同时其本身的争议点可能较多,这促使经办法官更审慎地对待这个案件,多方听取意见,从公平、公正处理这个案件的角度来看是好的。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冯卫国认为在死刑复核阶段,被告人家属与法官见面应是特例。也就是说,办案法官原则上不应会见被告家属,家属对于案件的意见及诉求,可以在得到委托律师的认可后,由律师向法官提出。对于请不起律师的贫困家庭,可以通过有效实施法律援助制度,实现死刑案件法律援助的全覆盖。目前法律和有关司法文件都没有死刑复核阶段法官会见被告人家属的规定。但在当前体制下,被告人家属可以到最高院反映问题,接待的法官不一定是承办案件的法官。但这种“上访”不是法律程序,作用和效果也极为有限。“关于涉法上访的改革正在逐步推进。我认为还是应该在法律程序之内,通过加强辩护和法律援助来推动死刑复核程序的公正性。”

  林父申请撤销死亡判决称黄洋非因投毒死

  记者从谢通祥律师处获悉,7月31日下午,他和林森浩的父亲来到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三庭,提交了《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一)》以及10多份和案件有关的申请。最高法院刑三庭法官当面接收了材料并出具了加盖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公章的材料收取清单。

  记者看到,这份有一万多字的《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一)》核心内容主要是,法院不能仅凭林森浩口供,还必须有科学的证据来判断黄洋的死亡原因。

  这份意见书表示,该案的证据有多处疑点。第一,该案有两份司法鉴定报告,其中,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并未检测到被害人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中心的检验结果则检测到二甲基亚硝胺,两个国家级的鉴定机构对同一个检材得出完全不一样的检验结果,而法院却认定了有毒物的检测。第二,现有科学研究报告证明,N-二甲基亚硝胺广泛存在于环境中,因为没有提供检测时的质谱图,所以现有证据就不能确定检测到的毒物是否来自于环境、人体自身合成,也不能排除取样、送检过程中的人为污染。

  同时意见书中,林父提出了对黄洋死亡原因进行重新鉴定等11项申请。意见书中称“有四张化验单检验结果可证明黄洋死因并非中毒”。除此之外,这11项申请还包括对饮水机及其里面的水进行鉴定的申请、对所谓“林森浩投毒的饮水机、饮水桶做指纹鉴定”的申请、调取204实验室监控录像、对所谓装有毒物的黄色塑料袋监控录像进行鉴定等,因为卷宗材料里没有这些鉴定。此外还有死亡原因鉴定,质谱图专家质证、医疗事故鉴定等等。

  据悉,谢通祥还带着林父一起去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在见到了相关负责人后,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厅提交了包括《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一)》、与儿子林森浩见面的申请在内的15份相关材料。

  专家:对被告人家属“撤销死刑申请”法无规定

  对此,冯卫国表示,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只有辩护律师和最高检察机关有权在死刑复核阶段发表意见,故林父作为家属递交的撤销死刑申请,没有司法程序上的意义,最高法对申请可不进行答复。当然,如果是受委托的辩护律师认可了家属的意见,以律师名义向法院提出,办案法官应当听取。鉴于死刑的极端严厉性和误判难纠性,冯教授建议应从更严格地控制死刑、最大程度地减少死刑出发,进一步拓展死刑犯的权利救济空间,如借鉴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做法,建立专门的死刑案件陪审制度,构建死刑复核的公开听证制度,构建死刑赦免制度,赋予死刑犯申请赦免的权利等。

  但是谢通祥律师认为最高法院此次给林父出具的材料收取清单与以往最高法院给律师出具的是一模一样的,这也是最高法院首次给被告人家属出具这种材料收取清单,这体现了最高法院对于死刑复核案件的非常严谨的态度。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8-12 14:55:29
  我曾经说过,查出真相,制止冤假错案对社会的伤害,在这一点上林家与D,ZF的利益是一致的。
  然而,在谢律师正式介入之前,有关本案核心问题存疑的证据一直未能进入司法程序。
  案件似乎演化成了林家个人利益与社会公平正义甚至整个司法系统的对立了,而就在这种错觉将要跟随本案走向终点的时刻,林父的觉醒,谢律师的介入,让本案的问题逐步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然而,这一过程之紧张激烈,之惊心动魄,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整个过程宛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本文,在六合总结的基础上,再适当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内情,供吧友们欣赏。
  2015年5月下旬,吧主大某某经几个吧友介绍,联系上了我国著名的死刑复核律师谢通祥。
  谢律师告诉大某某,死刑复核不同于二审辩护,需要打破常规,尽最大可能的将案件中的所有疑点呈献给复核法官,绝对不能按照二审辩护思路与复核法官交流。因为,大多数二审辩护失败的理由,在复核法官面前,很可能还会失败,而往往二审没有足够注意的细节,由于没有经过庭审质证、辩论,往往无法合理合法的排除,很可能成为不能核准的理由。
  大某某立刻将这些死核辩护技巧毫无保留的转述给了林案二审辩护的S律师和T律师。
  我也从大某某处得到了这些信息,并据此对谢律师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死核辩护的经验传授他人的品格高看一等。
  5月26日,S律师和T律师接受通知后前往最高法院会见死刑复核法官。
  据他们本人介绍死刑复核法官只问了两个问题:
  一是对投毒行为本身是否存在疑问,二是一个不太重要的问题。
  其中,第一个问题至少反复问了两遍。然而,两位律师的回答却是“投毒行为确认无疑”。
  据不太确定的传闻,法官本想再多问几遍”投毒行为真的确认无疑么“?但看见两位律师坚定不移的态度,感觉问了也是白问,最后也就作罢了。
  毫无疑问,两位律师的最后辩护是失败的,这一点连他们自己也感觉到了。
  回来后,他们立刻回见了林森浩,并要求他做好最坏的打算,写下遗嘱。
  据称,这是他们三个月来第一次去会见林森浩。
  其中,T律师还在个人微博中宣称,如果核准了将公布案卷内容。
  得知这一消息,小可也极度愤怒和不解:
  明明再三要求,一定要提出所有疑问,为什么偏偏要说“投毒确认无疑”呢?
  明明连有毒没毒的科学证据质谱图都拿不出来,毒都不能确定,投毒怎么就”确认无疑“呢?
  一时间,绝望的情绪在所有关心林森浩的人心中蔓延开来,这中间当然包括林父及其家人和亲属。
  5月31日,林父及两名亲友赶到北京,想找到更加专业的死刑复核律师接手此案,为林森浩做最后的努力。
  得知林父进京决心换律师以后,我参与了林父等人与谢律师的初次会见。
  期间,谢律师明确指出:投毒案作为最严重的刑事犯罪,投毒与否与被投毒人是否死亡是此案最关键的两个环节。当前,检察官确认投毒,自己确认投毒,律师确认投毒,二审法官确认投毒;而检察官确认黄洋因投毒而死,自己承认黄洋因自己投毒而死,律师承认黄洋因林森浩投毒而死,二审法官确认黄洋因投毒而死。在这样的条件下,不核准死刑是不可能的,至于什么过去表现优秀,开玩笑投毒非故意等等辩护核心理由,完全不足以被认定为免死的理由。
  谢律师接着指出:要想本次不予核准,只能看有关投毒和投毒致死的证据是否可信?如果证据确凿,本案没有辩护的意义。如果证据存疑,或者严重存疑,甚至子虚乌有,则本案可有回转余地。但他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因为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我详细介绍了有关本案所谓投毒的所有证据全部存疑,有关黄洋因投毒致死的说法更是子虚乌有,牵强附会。
  在仔细查看了有关证据以后,谢律师答应接手此案。
  6月2日,林父正式与谢律师签订了委托合同,谢律师免费代理此案,成为林案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合同签订以后,我得知日期以后登时大喜。
  本人科学素养不足,十分迷信。6.2谐音“留儿”,不正是林父可以留下儿子的良辰吉日么?哈哈,权当笑谈。
  6月3日,谢律师和林父一行立刻赶到上海市第三看守所,谢律师要会见林森浩。
  根据我国法律,律师在手续齐全的情况下,可以不受限制的会见当事人。
  然而,就在谢律师办好所有手续准备会见林森浩时,却被告知,会见林森浩需要上海高院M法官批准,而M法官又转而推脱需要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当最高人民法院表示应该同意律师会见以后,M法官又改称,必须确认换律师是否为林父本人真实意愿。
  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谢律师返回北京,林父与M法官约好第二天在上海高院见面。
  6月4日,上海高院,M法官与林父见面,经反复询问,林父坚称换律师乃是自己本意,法官无奈,只好如实记录。突然,法官问道关于换律师问题,S律师和T律师是什么态度,林父回答,我还没有告诉他们。法官立刻说道,你应该先告诉他们,听听他们的意见,林父表示我会告诉他们的。
  离开上海高院,林父尚未来得及与ST律师联系,其中一位立刻就给林父打来了电话,询问林父关于换律师的问题是怎么回事?林父如实回答。随后,另一位律师也得到了林父的通知。最后,ST律师与林父相约,第二天在上海高院门口商谈换律师一事。
  6月5日
  据了解,第二天ST律师中的一位(疑似T)紧急进入看守所,取得了林森浩家书一封(就是媒体公布的6
  .5家书),其中表示不愿意换律师,自己必须认罪云云。
  两位律师从上海高院出来,直奔林父,出示信件后收回。其中,S律师表示尊重林父选择,主动退出辩护。而T律师表示尊重林森浩选择,拒不退出辩护。
  至此,由于S律师的表现,换律师行为基本取得了成功。
  当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三天后,6月8日,二审法官M某,再次进入看守所,就林本人是否同意换律师一事提审林森浩。并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专用纸》让林森浩再写家书一封,但在这封家属中,林森浩表明想见见新的律师。
  最后,在北京有关部门的干预下,谢通祥律师于6月15日会见了林森浩。
  (6.15谐音“留要吾”,有”留下性命需要我“的意思,哈哈,难道真有天意?)
  林森浩当即签署了委托谢通祥代理本案的委托书。
  据介绍,林森浩表示很多事情不能说,似乎有难以表达的恐惧。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会见结束,谢律师转身离开之际,林森浩突然喊出两句话:
  “黄洋肯定不是毒死的!水桶里肯定没有毒!”
  回到北京后,谢律师立刻积极阅卷,研究案情。期间拒绝了许许多多媒体采访的要求。
  6月26日,结合案情和会见时得到的信息,谢通祥律师正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七点申请。
  一时间舆论哗然。
  其中,尤以《异地关押申请》和《医疗事故鉴定申请》影响巨大。
  当日,T律师紧急赶赴看守所,从林森浩处带出了”解除对谢律师的委托“,”拒绝谢律师的申请“等声明。
  据可靠证据,T律师向林介绍,谢律师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律师,因为接不到案件而免费代理本案,就是要借助炒作出名牟利,如果继续任用谢律师必死无疑等等。
  7月初,当林父得知,T律师在谢律师会见林森浩之后,一反常态的至少三次会见林森浩,积极推动林森浩拒绝谢律师的帮助,甚至拒绝所有对本案的质疑后,异常愤怒,忍无可忍之下,公开发表了劝退T律师的声明。
  然而,T律师非但不退,反而积极完善代理本案的所有手续,利用林森浩继续抛出拒绝对本案所有质疑的要求,抵抗各种有利于查清本案真相的证据通过法律渠道进入司法程序。
  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由于,谢律师并没有与林本人签订委托合同,林关于解除谢律师委托合同的意见没有法律意义,最高法院仍然可以继续接受谢律师提出的证据和建议。
  对此,T律师及其背后的人们,一方面不断要求林完善声明的内容,力求符合法律要求,一方面不断给最高法院施加压力,声称此案早已过了复核时间,应该立刻核准,尽快执行。
  为了给谢律师施加压力,同时也是阻止最高法院进一步接收有关本案的新证据和新质疑,T律师于7月21日在媒体刊登了林的两封信,让已经开始显露真相的林案,再次陷入迷雾之中。
  林森浩”我确实投毒“的证言铺满了大街小巷。
  闻听此讯,林父当场昏迷不醒,大病一场。
  见此情形,谢律师也萌生退意,暗自思忖:我总不能像T律师一般吧,既然林自己不敢坚持我又何必呢?
  然而,对方将当事人变成检察官的疯狂举动,却让更多的人看到了本案中的蹊跷之处。
  难道真相一定就此石沉大海了么?
  对手这种异乎寻常的举动,不仅没有吓退正在追求真相的人们,反而激起了更多要求查清真相的人群。
  7月27日,林父身体稍有好转,立刻北上进京。
  7月28日,面对如此影响巨大,确又案情诡异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为查明本案真相,破例批准林父以被核准人亲属的身份,在刑事审判庭正式与复核法官见面,陈述案件疑点。
  7月3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待了林父和谢通祥律师,听取了有关本案问题的汇报,接收了有关案件的材料。
  同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接收了由谢通祥律师起草的,由林森浩父亲提交的有关本案的新的证据、质疑和请求。
  至此,在各方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本案终于突破了由相关利益方为阻碍查清案件事实所设置的重重阻力,各类重要证据最终通过司法程序,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为彻底查清本案真相,阻止冤假错案的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请看,这一追求真相的过程,不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么?!
  感谢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们!
  感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们!
  感谢谢通祥律师及其助手们!
  感谢日益坚强起来的林父及其亲友们!
  感谢持续关注此案、支持此案查明真相的林吧吧友们!
  感谢敢于报道真相的媒体朋友们!
  查明案情真相,制止冤假错案走向极端,
  就是要保护我们社会和谐稳定不受伤害;
  就是维护法制和推动社会进步;
  所以,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力量也攻不破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