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林案最新动态(2015年5月27日)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09:55:25 点击:23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新华社照片,上海,2015年1月8日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死刑判决。当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复旦学生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判决中,林森浩被判处死刑。新华社记者陈飞摄

  图7/14
  2015年1月8日上午10时,上海高院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图为林森浩父亲遭围堵。

  图8/14
  (资料照片)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去世。上海警方表示,在该生寝室饮水机内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认定其寝室室友林某有作案嫌疑,目前林某已被警方刑拘。图为黄洋的遗体被送入太平间。

  图9/14
  (资料照片)2013年11月27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复旦大学寝室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被提起公诉。新华社发

  图10/14
  (资料照片)2014年2月18日,被告人林森浩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当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图11/14
  (资料照片)2014年2月18日,受害人黄洋的母亲杨国华(中)离开庭审现场时哭泣。当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3年4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因被投毒死亡,年仅28岁。新华社发(丁汀摄)

  图12/14
  (资料照片)2014年2月18日,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中)走出法庭。当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3年4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因被投毒死亡,年仅28岁。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图13/14
  (资料照片)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等待一审宣判。当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3年4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因被投毒死亡,年仅28岁。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图14/14
  (资料照片)2014年2月18日,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右)在宣判结束后离开法院。当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3年4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因被投毒死亡,年仅28岁。新华社发(丁汀摄)
  

  
[$COMEFROM_TIANYA_APP$]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09:56:00
  最高法复核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判决

  2015-05-27 01:41放到桌面
  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 707
  到腾讯视频,观看更多社会奇闻
  2分21秒8.57 MB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缺乏心灵滋养酿大错 愿捐遗体望宽恕


  林森浩受审资料图

  京华时报讯(记者怀若谷)昨天,最高人民法院针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的二审死刑判决复核听取林森浩辩护人意见。据林森浩辩护人斯伟江律师介绍,整个过程持续两个多小时,辩护人阐述4点意见,认为判处林森浩死刑的量刑过重,法官表示会依法审理。

  斯伟江律师称,合议庭成员由最高法刑三庭多名法官组成,他们询问了辩护律师对于林森浩死刑复核的意见,从昨天下午两点半持续至下午五点左右。辩护律师主要阐述了四点意见,包括黄洋喝入的毒物未到致死量、有新的专家意见显示不排除其他多种因素致黄洋死亡,林森浩的主观故意更接近故意伤害而非故意杀人,以及一审法院审理期间的一些程序性问题等,认为判处林森浩死刑的量刑过重。斯伟江称,最高法死刑复核法官已提审过林森浩。

  斯伟江介绍,合议庭表示会依法公正审理此案。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同年12月8日,此案二审开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今年1月8日上午对此案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09:57:00
  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 被告人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

  2014-12-08 10:09放到桌面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论 0
  到腾讯视频,观看更多社会奇闻
  5分39秒20.60 MB
  林森浩在看守所看《复活》


  图为被告人林森浩一审出庭时的资料照片

  中新网12月8日电 据新华社官方微博“中国独家报道”消息,今天上午10时,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此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18日一审认定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提起上诉。

  在今年2月18日的一审宣判中,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森浩随后上诉,在诉状中否认有杀害被害人黄洋的故意。

  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校方遂请警方介入。4月16日,投毒事件受害者黄洋去世。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 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次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注入了剧毒化学品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即发生呕吐,赴医院治疗。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黄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肝脏、肾脏等多器官损伤、功能衰竭而死亡。

  一审庭审时,林森浩表示,黄洋曾戏称欲在即将到来的愚人节“整人”,便产生整黄洋的念头,并由此实施投毒行为。他说,自己和黄洋关系一般,且无直接矛盾,只是彼此间“有些看不惯”。在他看来,黄洋聪明,勤奋好学,很优秀,但有点自以为是。在庭审结束前,他说:“我的行为导致我同学黄洋的死亡,给他家庭带来了巨大打击。我对不起我父母近30年的养育之恩。我罪孽深重,我接受法庭给我的任何审判。”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09:58:00
  复旦投毒案被告方变供 称受害者并非死于中毒

  2014-12-09 03:33放到桌面
  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 1331
  到腾讯视频,观看更多社会奇闻
  3分46秒23.37 MB
  林森浩二审两度痛哭 坚称投毒属恶作剧


  12月8日23时30分左右,复旦投毒案二审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图为被告人林森浩受审。

  昨日上午,备受公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高院)5法庭公开审理。被指在饮水机内投放二甲基亚硝胺致室友黄洋死亡的林森浩在庭上辩称其没有杀人动机,在投毒后对水进行了稀释。辩方律师指黄洋死亡为爆发性乙型肝病巧发致死,要求法庭重新鉴定黄洋死因。

  今年2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庭审持续13个小时

  昨日上午8时45分,上海高院大门前,黄洋的父亲黄国强面对媒体称不会原谅林森浩,至于是否担心二审改判,他说会等待法庭公正判决。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同律师一起进入法院,没有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一审时,林尊耀曾遭大批记者围堵,此次为他选择了距上海高院较远的偏僻酒店。

  上午10时,庭审准时开始。整个庭审中林森浩回答询问思路清晰,多次用双手捂脸,且不时发出抽泣声。除中午及傍晚两次短暂休庭外,昨日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11时左右。林森浩的两位辩护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当庭提交7组新证据,以证明黄洋的死不排除其自身健康原因,并就死因向法庭提出重新进行鉴定。

  在最后陈述中,斯伟江认为林森浩应是故意伤害致死罪,量刑应在10至15年之间。唐志坚则认为可以以过失伤人使人致死罪量刑。

  公诉方认为,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希望法庭能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该案诉讼代理人代表表示,希望维持一审判决。

  林森浩表示,如果能活下来,希望从经济上补偿黄洋父母;如果“走人”(维持死刑判决),希望黄洋父母走出阴影好好活下去。

  昨晚11时20分许,正当合议庭表示休庭时,因辩方律师建议继续辩论,法庭宣布每方给予10分钟,开启第二轮辩论。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其室友林森浩。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后上诉,“认为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想就相关事实进行澄清”。

  “有专门知识的证人”出庭

  昨天庭审,林森浩辩护人申请“有专门知识的人”法医胡志强到庭。据林森浩的辩护人称,胡志强从事法医鉴定工作30余年,曾在公安系统和检察系统工作多年,并在“湖南黄静死亡案”“黑龙江代义死亡案”“吉林张庆死亡案”“北京常林锋涉嫌杀妻焚尸案”等全国重大要案中担任鉴定或论证专家。胡志强是北京司法鉴定业协会法医病理专业组委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其作为有专门知识的证人出庭。

  曾代理过中国电子报社副总编辑常林锋妻子死亡案件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赵运恒,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他的代理人被检方指控称掐死妻子后焚尸,一审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聘请胡志强担任法医后,案情出现了转折。今年3月20日,一中院判决常林锋无罪,并当庭释放。

  “胡志强的法医鉴定对此案的改判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赵运恒说。

  □辩论

  “我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而且我要澄清一个事实,我在投毒后对水进行了稀释。”复旦投毒案二审庭审以被告人林森浩的变供开始。一审中沉默少语的林森浩,在二审更换了辩护律师,庭审中也更加主动。庭审持续了一天,控辩双方围绕四个焦点问题展开法庭辩论。

  焦点一:是故意杀人还是好奇整人

  庭上,林森浩接受其辩护律师及检方询问。他供述称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林森浩称,3月30日晚他听黄洋说要在愚人节整人,“这个想法就一闪而过。”林森浩交代,自己这么做,就是好奇黄洋遇到这种事怎么办。林森浩称,自己和黄洋没吵过架、打过仗,也不妒忌黄洋。所以,不存在一审判决中说的对黄洋不满,决定投毒黄洋。

  针对公诉人指控自己在2013年3月下旬便在网上查询二甲基亚硝胺的指控,林森浩称那时查阅是为了补充论文。而针对自己曾观看牯岭街杀人事件的电影,并发帖称就不怕死等之类的话,林森浩称那是在对面宿舍看的,跟投毒案没有关系。

  焦点二:喝一口能否致黄洋死亡

  针对黄洋被毒死的指控,林森浩辩护律师称,二甲基亚硝胺剂量投进饮水机去多少、黄洋喝了多少、又吐出多少,该问题没有查清楚。

  法庭当庭播放了林森浩模拟投毒的一段视频。该视频显示,林森浩双手捧起饮水机水桶,他用左手将饮水机水桶斜倚在左侧墙上,然后将小棕瓶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倒进饮水机凹槽。放好水桶后,林森浩还俯身闻了闻饮水机开关,然后用水杯又将清水冲进凹槽。

  林森浩称模拟投毒的录像是根据侦查笔录模拟的,是有问题的,实际上饮水机里的水量要大于实验中饮水机里的水量1100毫升。

  林森浩称,棕色小瓶装的二甲基亚硝胺是在2011年3月3日买的,100毫升装,其拿到时,瓶内剩下的约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所以其认为只有30毫升,而不是指控投入的75毫升或50毫升。

  焦点三:所投是否是“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提出,林森浩获得的毒物二甲基亚硝胺系非法制作,“按照书本上的方法做的,又放置了那么多年,林使用的时候,它还是不是二甲基亚硝胺?”辩护人称,林森浩投毒所用的二甲基亚硝胺,在2011年一次大鼠实验中的实验结果显示,当时的毒性就低于国家标准,按照事发时水桶中1200毫升的水量计算,黄洋喝下去的绝对不到致死量。辩护人在庭审中多次要求检方出示关键证据质谱图,检方未予回应。

  对此质疑,检方称,三份质谱图比对证明毒物是二甲基亚硝胺。同时检方否认故意不提供质谱图的说法,并认为黄洋的致死量没有精确数据,因为不能拿人来做实验,因此定量检测没有意义。

  记者还从庭审中获悉,同样一份尿液,两个化验机构对黄洋尿液的化验结果却不相同: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是黄洋的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则没有检出。对于这个问题,检方以证人证言称,两个机构使用的检测方法不同,所以检测结果有出入属于正常。

  焦点四:黄洋死于中毒还是肝炎

  上海市人身伤害司法鉴定委员会专家作为鉴定人,表示黄洋死亡原因鉴定为:符合二甲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

  林森浩辩护人邀请的法医胡志强在庭上提出,黄洋死亡原因是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多器官衰竭死亡。其次,根据目前检测报告,认定黄洋中毒致死缺乏依据,而通过病理检测,确定死亡性质是中毒并且是特定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是“不客观不科学的”。

  检方从法医胡志强的专业资质、出具的相关检验报告引用的相关学术论文、动物实验和人体之间是否有差别等,提出了质疑。

  检方同时认为,胡志强的结论主要依据的是文书、报告等,没有参与尸体解剖。“能不能认为你对原来的尸检过程获取的证据是认可的,只是不认可它的结论?”“如果你连尸检获取的证据也不认可,根据它出具结论不觉得是矛盾的吗?”

  法官当庭表明,胡志强所说的内容,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意见,应该作为对鉴定意见的质证意见,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10:03:00
  法医胡志强:复旦投毒案其实就是一个“巧合”

  2015-01-25 07:32放到桌面
  来源:羊城晚报-新快报 评论 6599
  到腾讯视频,观看更多社会奇闻
  3分33秒12.88 MB
  “复旦投毒案”:一波三折的案情 令人唏嘘的结局


  胡志强。(受访者供图)

  林森浩就是想和黄洋开个愚人节的玩笑,谁知碰上了他暴发乙型病毒性肝炎

  所以“当大家都说他杀人了,他就真以为自己杀人了”

  同样是法医,有着32年从业经验的胡志强,职业生涯的前半段和后半段却截然不同。18年以前,他是公安部门的法医,同时是刑警大队的教导员。他说,这样的环境决定了鉴定人与侦查人员荣辱与共,更多考虑的是必须围绕犯罪寻找蛛丝马迹,鉴定人就是为侦查破案服务的。他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不够中立,也不够超脱”。

  于是,2003年,他加入了一家相对独立的司法鉴定机构,迅速反转成了同行眼中的“另类”,甚至被批驳为“砸场子”的人。

  他接手的很多案件,至今仍在争议的漩涡之中,它们并不像前面的赵作海案或是张氏叔侄案已经有了明确的是非标准,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这属不属于冤案平反的范畴,但可以肯定的是,胡志强一直在努力,发出不同的声音。他严格遵守疑罪从无的理念,一次又一次挑战他认为“不科学”的死刑判决。譬如被国家级法医鉴定机构认定的“复旦投毒案”,胡志强就给出截然不同的结论,他甚至认为,这个案件其实就是一个“巧合”。林森浩是被大家认为“他杀人了”,他才供述了自己杀人的事实。

  “法医之间不同观点的碰撞与交锋,在未来应该越来越普遍。”他认为这样才是法医科学的真谛。

  “把尸体做个记号埋了,说不定将来还有用”

  1977年,胡志强是徐州医学院工农兵大学生,毕业后在地方一个小医院担任外科医生,1983年,当时家乡的公安机关需要法医,他就稀里糊涂地去了。刚开始当法医,他也尴尬了好一阵,担心亲戚朋友们不愿和他同桌吃饭,甚至不愿和他握手。但他后来发现,不在乎者胜,“你不把自己是法医放在心上,身边人也就渐渐忘了”。

  法医在外人看来是个血腥且刺激的行业,让尸体“开口说话”,看起来酷到家了,可从胡志强嘴里说出来,却能让人瞬间失望,“其实就跟解剖动物尸体没两样”。

  他做着自认为再普通不过的工作,从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小地方法医,一直打拼到了北京。

  由于工作原因,他开始频繁和国家级法医同台竞技,名声越来越大。开始有网友“人肉”出他的出身,嘲笑他一个小工农兵也“敢登大雅之堂”。

  “出身改不了。”胡志强不反驳也不避讳。在他看来,“很多厉害的同行,私底下也是认可他的,并不是外界理解的会互相不理睬甚至谩骂。”

  2014年12月8日,胡志强在“复旦投毒案”二审庭审现场和陈忆九碰了个照面,他笑嘻嘻地上去打招呼,“不好意思啊,陈法医,我们又见面了。”对方也笑笑,并没有答话。

  陈忆九是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的负责人,国内目前顶级的法医鉴定人之一,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每次见面都要因为案件“交锋”。但胡志强觉得两人关系并不差,尽管由于出身问题,大家大概难以算得上是朋友,“但是都是搞法医鉴定的,都是理性的,科学的,对事不对人”。

  但这种科学的鉴定,在过去并不能完全实现。

  胡志强还记得1987年的小年夜,当地一个看守草棚的五保户被烧死在草棚里,初步认定为意外身亡。但他一去,便发现老人的喉骨有折断,且喉咙的碳化较其他地方都要轻,于是他认定老人是被掐死后再焚尸的。但由于案发地点偏僻,破案困难,一旦定性为凶杀案,整个春节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几轮领导来了又走,都不敢下结论。最后局里的“一把手”到了,笑嘻嘻地对他说,“小胡啊,这个案子我看就这么定了吧——意外,大家都好好过年去。”这位“一把手”算是老胡的“伯乐”,对他的业务能力一直赞许有加,并打算在年后提拔他当刑侦科副科长。

  “那时也是年轻”,胡志强笑呵呵地说,他向局长说着鉴定结论:舌骨有骨折,呼吸道无灰烬,不是意外……话还没说完,“一把手”就大喝一声,“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谁说是凶杀谁破去!”

  话说到这份上,胡志强还执迷不悟。他把派出所所长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别听他的,把这具尸体做个记号埋吧,说不定将来还有用。”

  一语成谶,大年三十晚上,派出所所长就把案子破了。原来是一个和老头认识的年轻人,知道村里给五保户发了钱,便过来偷。谁知被老头发现了,干脆就掐死了老头放火烧棚。结果与胡志强的判断一点不差。

  但最后,他赢了案子却输了“位置”,说好的升职没了。

  此后几年的日子也自然过得不顺。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这位领导的离开。直到有一天,一位同行告诉他,那位“一把手”在离开后仍在公开场合表扬他,说他不仅工作能力强,且能坚持己见。

  但这件事却让胡志强更深刻地认识到,鉴定人不应当实行行政管理模式,应当独立中立。

  他不喜欢现在的圈子。

  介入“常林锋杀妻案”、“念斌案”,他成了行业内的另类

  他终于找到了离开的机会。2003年起,他到南京医科大学组建的法医司法鉴定所。2007年,再转到今天相对独立的鉴定中心做法医病理和法医临床鉴定。

  这时的胡志强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从传统的法医瞬间变成了行内的“另类”,用他的话说就是,“刚刚脱离体制却又跳入漩涡”。

  他办过“常林锋杀妻案”。

  这起命案发生在2007年5月16日凌晨,地点是北京市海淀区中央财经大学家属院,死者马晴燕(时年42岁)被发现葬身火海。其夫常林锋,时任中国电子报社副总编辑,因与马晴燕感情长年不和,成为该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后来,常林锋被提起公诉,所涉罪名是犯故意杀人罪和纵火罪。一审判决定案依据包括了一份尸检报告,该报告认为死者尸检发现右侧舌骨大角骨折,因此不排除是被扼压或掐勒颈部窒息死亡,而死者心血管和喉管中未检测出一氧化碳,可以印证其系被他人掐死后放火焚尸。

  但按照胡志强的说法,外部扼压颈部不是造成舌骨骨折的唯一原因,“右侧舌骨大角骨折”的表述不能反映骨折的具体部位和性质。加之目前尸体已被处理,无法作出排他性的结论。最终常林锋在坐牢6年后无罪释放。

  后来的“念斌案”更是让胡志强的知名度大大提高。胡志强指出了“念斌案”中诸多无法解释的“神鉴定”。比如,死者的心血、尿液中检出了氟乙酸盐,而肝、胃中却没有检出氟乙酸盐;从洗干净的高压锅和铁锅中检出氟乙酸盐,在中毒死者的胃中却未检出氟乙酸盐。从科学的角度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毒都从口入,肝、胃里应该浓度更高,但结果却显示肝、胃里偏偏没有。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是什么性质都没有搞清楚,两个孩子到底因何中毒?到底是投毒还是意外事件,目前的证据都无法进行确定,连毒物和死因都没有搞清楚,怎么就可以定罪?

  这些案件都在胡志强的介入后出现了逆转,但案件本身并没有因为逆转而被明确定义为“洗冤”,人们的讨论,从案件本身开始逐渐蔓延到胡志强身上。

  在网上,不乏有同行批评胡志强,直斥他为异类,蹚浑水的。更多的则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各种谩骂,认为他披着正义的外衣在进行着不道德的交易。这种指责更因为“复旦投毒案件”而升级,甚至过往的一些帖子也被翻出来作为他不正义的佐证。

  2011年6月底,一位患者的父亲在网上指责胡志强在对其女儿的司法鉴定中不够中立,“千方百计地为掩饰某总医院的错误而寻找各种借口诿过……”信件的内容不长,当时也没有引起太多关注,但自从林森浩案子后,这篇没人关注的博客下,便多了很多2014年的留言,全是谩骂,甚至有人直接反问,“这人坏不是一天两天了,配当法医吗?”

  其实,这起案件,胡志强并没有受理,这位患者父亲的指责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黄洋的死有三个可能:一是毒死,二是病死,三是因毒诱发而死。我更倾向于第二种”

  对于各种指责,胡志强从不与他们对骂,偶尔回复也就是四个字——“淡然处之”。

  但这不代表他是个没脾气的人,他在网上对于自己认定的观点常常是据理力争。他在百度的“林森浩吧”上,阐述自己认为足以颠覆案件的一些观点。

  为什么黄洋的乙肝抗体检查会是三个阳性?这和中毒有无直接关系?

  针对这些疑点,他检索了大量有关中毒和病毒性肝炎的资料, 同时他还找到了一个相熟的专家做了咨询,对方也肯定了他的看法。本来他还想再组织一批专家进行论证,但由于资金问题只能暂时作罢。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10:04:00
  他更指出,林森浩被指下毒的水样本来就有问题,这份水样是林的二位同学采集的。将大水桶中的水标注为黄洋宿舍饮水机的水,给所有司法人员,尤其是出具鉴定结果的法医,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导。因为根据林森浩的口供,他就是在饮水机水槽下的毒。这样的表述,等于直接证明黄洋是被毒死的。而事实上,饮水机的水根本就没有进行过毒物分析。同样一份黄洋的尿液,两个国家级的司法鉴定机构给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鉴定结果,一个有毒(含有二甲基亚硝胺),一个没毒。法庭为什么只相信有毒的鉴定,而不相信无毒的鉴定?为什么不能再检验一次?为什么不调取检验的原始质谱图?

  胡志强在去年4月底,向上海市高院出具了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提出了上述意见。5月中旬,公安机关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称:“饮用水,数量0.5ml”写成了“饮水机里的水样0.5ml”。

  胡志强在“林森浩吧”中“开骂”:好一个轻飘飘的“写成”!明显的错误都不承认,这个“写成”的代价或者后果就是林森浩的生命!这个“写成”是对一审证据的颠覆,应当让原来的鉴定人重新审查鉴定意见,黄洋宿舍饮水机的水没有检验,或者没有检验出毒物,林森浩投毒案还有证据吗?除了口供,还有什么?

  曾经有刑侦经验的他把自己的观察告诉律师,他希望引导律师在法庭上问出这个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足以让案件重新发回重审。

  ”胡志强说,但律师并没有问。

  “所以这里面黄洋的死有了三个可能性:一是毒死,二是病死,三是因毒诱发而死。我更倾向于第二种。”胡志强认为这起案件很有可能是个“巧合”:林森浩就是想和黄洋开个愚人节的玩笑,谁知碰上了黄洋暴发乙型病毒性肝炎,所以,“当大家都说他杀人了,他就真以为自己杀人了。这应该是假想杀人,所以他才会给出那样的口供。”

  对于网上各种阴谋论,胡志强说,自己接这个案子的动因就是斯伟江律师给他提供的材料,“数值一看就不对劲。”在此之前,他对这起案件唯一的认识就是,“这个案子和‘清华铊中毒案’很像。”

  胡志强和他们两家人都没见过面,到目前与林父唯一一次接触,是林尊耀先生于1月20日给他发来的短信,“胡法医感谢您,最近情绪实在太低落,都想不起要您的电话号码,道一声感谢,无论结果如何,谢谢您。”

  胡志强收到了谢意,但因为太忙,至今没有回复。

  认定“黄静是非正常死亡”,却未能翻案,他说,“尽自己的努力发出声音,这就是我”

  在采访过程中,他讲述的很多故事,于他而言都应该算是失败的案件。因为这些案子都是在他认为已经在科学的领域开出了鉴定结果后,却没有翻案的。

  他希望通过这些案子告诉人们,司法鉴定在今天,仍有着制度上的局限性。“我没有专门挑有争议的案子,是案子找到了我,当然我也不拒绝,因为我一直都希望通过个案来改变或推动司法鉴定体制的变革。”

  “黄静案”是他唯一主动找上的案子。

  那一年,他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了湖南湘潭女音乐教师黄静裸死在男朋友床上的报道,此时已有的鉴定报告显示为心源性猝死,但他从各种资料分析发现不像,于是主动给黄家打了电话。“你好,我是法医,看到你女儿的案子,如果你信得过我,把资料拿给我看看吧。”

  当与法医学泰斗之一的周学良教授商讨一致后,就像电影中的剧情一样,他与周学良教授等一起,出了一份完全不一样的书证审查意见,认为黄静有被扼颈的可能,应当是非正常死亡。

  不过,案子最后还是维持了原来的结论。面对这样一个结果,他却云淡风轻,“尽自己的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就是我”。

  胡志强说话常常一针见血,不留余地。

  “可以说,每一个涉及命案的冤假错案背后,都会有一个错误的,或者不规范、不科学的鉴定在支撑”。他直言,国内的鉴定机构不完善,还没有一个统一规范的标准。公安部门有公安部门的鉴定机构,检察院有检察院,所有司法机关的鉴定机构,都不是独立的。这种自侦自鉴的体系处于一种封闭状态,容易受领导意见的左右,很少有人去质疑,因此在一定意义上说,自侦自鉴制度是导致冤假错案的重要原因。这种不合理的体制,应当打破。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10:08:00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10:09:00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5-27 12:48:00
  。。。难怪林这么听话。。不能给警察叔叔带来麻烦,否则性命有麻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