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怀念林兄二三事(转载)

楼主:翁伟华 时间:2016-01-18 12:10:56 点击:13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怀念林兄的二三事
  2015-12-11 22:19
  阅读 75792
  今天,看到电脑和手机铺天盖地的报道着“林森浩被执行死刑”的新闻,我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了。虽然,在法理面前,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然而,每每想到自己大学期间与林兄相处共事的那些瞬间,便觉得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现在的他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时回忆起那些往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与林兄的相识始于2005年12月,距今整整十年,当时是我们年级的新年晚会主持人大赛选拔赛,他做为选手最后一个出场。在那次比赛中,前面的选手平淡而过,而他出场时突然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不是说他的形象有多么高大、他的吐字有多么的清晰,而是作为一名大一的新生,他表现出了异于同龄人的缜密逻辑及出色口才,很多观点都很犀利、一针见血,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分析,这在那场比赛中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讨论结果时,我和其他评委就他的晋级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我觉得医学生少有这么言语犀利、能够应变自如的选手,应该推送他晋级,然而其他评委却直指他缺乏基本的与人交流的技巧,整场比赛只顾自己阐述、没有与评委和选手的交流、完全只沉浸在属于“自我”的世界中,最后还是决定将他淘汰。现在想想,可能从那时起就注定了他最后悲惨的命运,林兄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但却过于封闭自己的人,他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与评价,尤其一副冷峻的面孔不经意间就把他与别人隔绝了开来。
  那次比赛之后,我们几乎再没有什么接触,直到2007年底,中山大学学生会选举再次促成了我们的交集。在那一年,我担任中山大学医学部学生会主席,而林兄担任的是中山大学医学部学生会最重要的部门——学术部的部长。不得不承认的是,林兄是一个对工作极度负责任的人,在他任上,他把医学部学生会最核心的部门——学术部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在那一年,他把学术部许多传统的活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与创新,并开拓性地把学术部打造成了一个沟通医学部学生会与外界沟通的窗口。在他担任部长之前,医学部学生会学术部的好多工作都是闭门造车,但是林兄的到来促进了当时中山大学北校区六学院的学术部交流、北校区与中山大学其余三个校区的交流,更为难得的是,他提出了广东省医学院校学术联盟的构想,并且拿出了在广东省六家医学院间开展活动的详细计划与方案,后来虽然因为种种主客观因素,活动计划最终耽搁,学术联盟也没能真正启动,但正是在他的努力下,我们学校与广州其余医学院校的学术交流活动开始频繁了起来。然而,仍令人遗憾的是,他虽然工作拼命努力,但是每次交流活动时他却总是一言不发、经常呆呆地坐在那里,偶尔突然冒出一句冷笑话来,搞得大家非常尴尬!
  事实上,在我与林兄学生会共事的一年里,他几乎每天都是一副表情淡漠的样子。他很注重实干,从不邀功。由于工作成绩的突出,当时我表示想让他接手下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团工作,他却轻描淡写地直接拒绝了,他说“我只想做点实事,同学们从中收获到东西就足够了,当不当学生官对我没有吸引力”。他的这个性格让我有时候也觉得不舒服,我经常在各种场合表扬学术部工作开展的好,然而他每次都是一副“面瘫”的表情,既不言谢也不会流露出任何一丝喜悦。现在想想,貌似从认识他以来,我就没有见过他释然开怀大笑的时候,每次都不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面掩藏了多少忧郁。
  2008年5月,汶川地震,举国哀恸!这月为相应上级号召,学生会内部举行捐款活动。由于在此之前,学校已经组织了多次捐款,老实说,由于我们都是学生,手头并不宽裕,因此学生会好多干部多多少少都有些怨言。但毕竟是上级任务,因此大家就多少有些不情愿地你2元、他5元的开始了捐款。然而,当时的我还有一个担心,就是上级还有一个要求,必须拍照以便发新闻稿使用,但是2元、5元的捐款画面总感觉不那么对劲。到了林兄这里,我到今日仍清楚地记得他至少把2张百元钞票投入了捐款箱,而且他明显为了躲开镜头,将钱币折叠的很紧,并且迅速地捐完款后转身离去。后来,据他身边的同学反应,整个汶川地震,他在多种场合一共捐款了将近1000元,很多同学都不解一个平时很少花钱、不买衣服、不讲吃穿的林兄为何在捐款时会表现的如此大方。
  后来,我们离开了学生会,我和他再也没有直接交流的机会了。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太不愿意主动沟通、敞开心扉的朋友了,每次见到他都只是默默地挥一下手、看不到任何表情上的改变。然而,我到今天都不会相信有些人对他是“冷血动物”的评价,事实上,他在当时风靡校园的社交网络“人人网”上跟我的沟通完全与现实中不同。也许,现实中的他太多包袱、太多面具了,在网上,他曾说过“自己很佩服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他承认自己比较清高,除非这个人确实在学习或工作中有过人之处,否则他轻易看不上”,他曾说过“自己很想做个在学习成绩和学生工作中全面发展的学生”,他还曾说过“自己准备保研去北京或上海,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2010年12月,在我许久未上的人人网上面,还记载着他给我留下的一句回复,没想到这一句竟成了诀别,当时的我在北大的生活过的非常的不如意,他劝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5年后的今天,我确实好起来了,可是兄弟,你有好起来么?与其说这一场悲剧是教育的缺失、是人性的泯灭,我更想说可能从出生的那一天起,骨子里的倔强性格与清高本质就决定了他注定将踏上一条人生的不归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否能真正给这场人间悲剧画上一个句号,但它带给我们的思考、带给我们的痛却是永恒存在的。林兄,不说一路走好,因为在你的内心世界中,也许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好走的路⋯⋯
  徐奔Benz--Urology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医学博士。中央电视台《开门大吉》通关选手、江苏卫视《一站到底》节目嘉宾。北京大学2014十大学生年度人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