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黄洋30万元来历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1-30 21:54:49 点击:91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生前他刚以第一名考上博士,本获得了直博机会,但为了早日改善家里的环境,他放弃了直升,但就业并不太顺利后,他选择再回校读博,“其实他的纠结,归根结底还就是为了照顾父母,为了经济上的考虑。1985年出生于四川自贡荣县的他,是家中的独子。现年59岁的父亲是荣县盐厂的下岗职工,57岁的母亲是供销社的下岗职工,且常年患病。他的母亲因为肝病曾在重庆做过大型手术,医疗费、药费等共用去30多万,“这30多万的费用基本上全部是他用奖学金和打工挣的钱来偿还的”;他曾被复旦派去香港交流两次,本来还准备去澳大利亚公派留学一年,一直是家族兄弟姐妹间的佼佼者,大学七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没让家里出过。他刚进入大学时就申请了3万元的助学贷款,大学一年级时就拿到了导游证,此后做过导游、家教,还卖过服装,为的就是不把负担落到家里。他,2岁就会洗袜子,妈妈身体不好,可他很孝顺,懂得关心照顾父母。自小起放学回家后就主动做家务,打扫卫生、做饭炒菜样样都干,还炒得一手好菜。友人眼中,他则不仅成绩优异,也乐于奉献。通过致力于西藏墨脱支教的复旦慈善社团“圆梦墨脱”,他于2010年前往西藏墨脱为当地小学支教,其支教经历还包括安徽颖上。
  以上这些叙述都是关于一个叫黄洋的同学,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孩子,勤奋、善良、懂事、孝顺。一个生前正在复旦读博的临床医学研究生,他的父亲叫黄国强,只是这个可怜的父亲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每个父亲得知爱子突遭横祸,其心情可想而知,特别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那是何等的悲伤、愤怒。对凶手的痛恨无法以言语来形容,用“食其肉、寝其皮”、“不共戴天”等来表达都不为过。
  黄国强也已年近六十,此时算是老年丧子,人生之一大悲事,家中的顶梁柱没了,希望没了,黄洋的遇害对这双双下岗的父母是个怎样的打击!他们心里所受到的伤害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正是基于对这个父亲,对这个家庭的遭遇的同情和怜悯,事情发生后不久,社会上不少善良的人士纷纷伸出援手,给他们提供了一定的资助,包括各类捐款,出于尊重受害人的隐私吧,媒体上并没有捐款细节上的报道。我想大家都有一个良好的愿望,希望大众的热情相助能够温暖这个可怜父亲受伤害的心,并从丧子之痛之中坚强的走出来。
  事实上有点遗憾!还是看看以下记录吧:
  1、2013年11月27日庭审时,林森浩对黄洋及其家属道歉。
  2、2013年11月30日,黄国强手机收到一条来自广东汕头的陌生号码的短信。“黄兄:您好!想给您打个电话,又不敢,又怕您不接。本来,您对我家怎么痛骂怨恨,我都要接受,我会理解。我那个不肖子,因为还未经世事,考虑欠缺,在愚人节开这玩笑,铸成大错,造成太多悲剧,对您一家的伤害太重。在此,我再次向你们表示歉疚,也表痛心,并向黄洋孩子表示哀悼。几个月来,我家同样没有一天好日子过,都是因为这天大的事。多说一句,本来我儿子是一个敦厚善良的人,怎么会弄成两个家庭今日的结局?我也心在滴血!一念之差,千古悔恨!如今,只有求你们发点仁慈之心,原谅我儿子一些,也理解我这样的家庭,日后当予报答。” 短信并没有明确署名,但可以看出发信息的是林父林尊耀。这是案发以来林家的第一次道歉。不过,黄国强并没有回复,因为“开玩笑”几个字刺痛了他。
  3、2013年12月1日黄国强再次收到短信:“黄兄:您好!我是森浩的父亲。对于黄洋的不幸及你们的遭遇,我极度痛心,深表同情。同为人之父母,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也许你们这时不听这些话,对我儿子及我家极度痛恨,我也同样能理解。儿子开这玩笑对你们一家的伤害也太沉重了。现在什么都无法挽回,只有向你们磕头谢罪。日后如有机会和能力,愿作尽力补偿。目前我的情况确实有心无力,请求谅解和宽恕。我也是一个苦命的人。无奈。”这条短信,林尊耀特地表明了身份,但黄国强依旧没有回复。
  4、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对“复旦投毒案”依法公开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一审宣判当天,黄国强告诉记者,林家亲属曾给黄家发了两条道歉短信。“绝不接受道歉,因为无法原谅。”黄洋的父亲表示,事发后至今,他都没有跟林家人碰过面,宣判后也不打算有任何接触。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为已经过世的独子讨一个公道。“倘若不判死刑,一定当庭上诉。”
  5、2014年2月21日,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当天下午辗转找到黄洋父母位于上海塘桥的住处向他们谢罪,遭到了黄洋父母的拒绝,期间后者更是拨打110驱赶了林森浩家人。黄国强还说,至今他们都没有接受复旦大学提出的5万元人道资助和3万元丧葬费的补偿。他认为复旦大学应承担应付的责任,给他一个公道。
  6、2014年3月,在林森浩大伯和叔叔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四川自贡荣县,希望面见黄洋的父母替子道歉赔罪,却始终未能打通黄国强的电话。林尊耀随后前往公墓给黄洋上香。黄国强说,当时他们并不在家,后来也是听邻居说的,“他们带着记者来照相,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抓新闻,作秀。”
  6、2014年12月6日晚,黄洋父亲黄国强、母亲杨国华在黄洋姨妈的陪同下,赶到上海,准备旁听今日的二审。此前,黄国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林森浩因琐事而对同寝室同学下毒,是同室操戈。发现黄洋中毒后隐瞒真相还跑去医院假装看望,让黄洋失去了最后的抢救机会。因此,他和家人不会原谅林森浩。而林森浩父亲在发给他的短信中,居然声称林森浩投毒只是“愚人节的玩笑”,这也让他们不能接受。对于林尊耀在上海和四川荣县的三次“谢罪”,黄家人认为其没有诚意。黄国强还对媒体表示,即使林家给钱,他也不会要。“我要他的钱干什么?他的钱能买回我的黄洋吗?”对此,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称理解黄洋家人的感受和做法,但他不会放弃继续寻找机会和黄家人沟通的办法,筹集到的十几万元也可以随时赔给黄洋家人,不够的话再想法。
  7、2015年12月9日晚,律师唐志坚和林森浩的叔叔分别从上海和北京飞抵成都,连夜驱车前往黄洋的老家四川自贡,试图与黄洋的家人进行沟通,做最后的努力。这次会面并不顺利,事实上,还是不见面。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黄家人知道林家人要到荣县来的消息后,一家人都回到了乡下,不愿意与林家人见面。黄国强说,他们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道歉,希望林家人不要再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从以上可以看出,林家人通过多种途径向黄家表达歉意,并希望赔罪及作出补偿的意愿。但一次又一次的黄家拒绝了。很明显黄家人是铁了心的要林森浩以命偿命了。林森浩当初用最极端的方式夺走了他的孩子,深深地刺痛了这位父亲的心,他现在就是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方式来讨回他希望的公道。尽管这种方式是不是同样的极端和不太厚道,在对待生命的处置上,他有无想过自己和当时的林森浩是多么的相似,区别是当时林森浩可能是酝酿了几天或十几天时间做出了那个愚蠢的决定,(结果是要了黄洋的命)而黄父这是考虑了两年依然坚持的决定(结果是要了林森浩的命)。尽管我们都说要敬畏生命,但是对他的选择也只能尊重。
  在法律实践上,能够获得被害人的原谅是影响量刑的一个重要因素,即使在重大刑事案件的量刑上,也是如此。黄家人应该知道这点,所以,尽管林家人多次表达歉意和赔偿的意愿,黄家就是避而不见。其实到了最后一刻,黄家人就是见了林家律师,可能也于事无补,林森浩也只有理论上的保命机会。但这个机会黄家也没有给。
  这时候,我可否怯怯的问一下:在指责林森浩的冷酷无情、用心险恶时,有没感觉到自己也是心如铁石、冷若寒冰?
  一个已经受到伤害的父亲,面对另一个同样悲痛欲绝、挣扎无助的父亲的苦苦哀求,做出的断然决定就是:让他受到同样的伤害。
  两个悲伤的父亲,两个同样无辜的父亲,哪个应得到更多的怜悯,我想各位此刻一定会深思良久。
  莎士比亚剧中有说过: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如果黄父能稍稍显现一点,让世人看到他的仁慈与大度,无论最后出现怎样的判决,他都将赢得更多的尊重!
  反正我,对黄国强先生的同情指数由原来的10降到5了。
  一个陷在仇恨的泥淖中挣扎不能解脱的人,注定他的未来生活不会幸福!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6-03-05 14:34:45
  庭审04年11月18日,宣判05年2月8日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6-03-26 10:27:04
  林案都是掖着,藏着,对林不人道判决的。当官的是为他们的脸面对林无情!这是我的看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