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复旦投毒案今日进行二审宣判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08:25:03 点击:145 回复: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黄洋父亲昨晚赶到上海。

  今天上午10点,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林森浩投毒案将做出二审判决。宣判前夕,林森浩的父亲及黄洋的父母相继来到上海,心情各异。昨天,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忐忑之中的林森浩。
  
[$COMEFROM_TIANYA_APP$]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08:29:00
  林森浩投毒案一审判决情况概览

  宣判日:2014年2月18日

  宣判结果:被告人林森浩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词(部分):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森浩系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而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最终导致黄洋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死亡。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林森浩主观上具有希望黄洋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林森浩关于其系出于作弄黄洋的动机,没有杀害黄洋故意的辩解,及辩护人关于林森浩属间接故意杀人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均不予采纳。

  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其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辩护人建议对林森浩从轻处罚的意见,亦不予采纳。故判决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黄洋父亲:希望告慰儿子在天之灵

  昨天上午,黄洋的父亲正在赶往机场准备来沪的路上。

  照例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赶到浦东机场,照例是黄洋生前那几个同学在迎接他们。黄洋母亲想挤出一丝笑容,不让气氛太压抑,可是泪水却忍不住夺眶而出。又晕机又晕车,黄母一路上情绪非常低落,在上海市高院附近草草吃了几口晚饭后,就在附近一个小区旅馆里安歇下来。


  黄洋的父亲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袄,站在小区的门口说话。这时,黄家代理人叶萍律师打来电话,他们约了一下明天早晨到高院的时间,以及出庭的人数。黄洋父亲说,黄洋的大姨这次没有来,明天上午就他们老两口到庭。黄父告诉叶萍,明天宣判之后,他们估计还不会很快离开上海,因为除了某电视台一档谈话节目外,还有一些后续问题需要准备。

  对于明天的二审判决,黄父也显得有点焦急。“希望能够维持原判,这样一来,就能够给黄洋的在天之灵一丝安慰。”

  如果维持原判,是否考虑在判决书下达后跟林森浩的父亲见一面?黄父摇摇头说,林森浩在二审庭上的表现太令人失望,现在已经没有再交流的基础。而且“黄洋妈妈一看到林家的人,就想起黄洋,心里就受不了,所以还是不见较好。”

  如果真的出现改判的情况呢?黄父说,他们也想过这件事。“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会理性面对。如果改判,后面的路会相当艰难。”黄父再次强调,对于林森浩的父亲以及其他亲属,他保持理解的态度。冤有头债有主,他的仇恨只针对林森浩。

  黄家代理人:这个案子没有赢家

  二审庭审结束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黄洋父母也备受煎熬。“他隔三差五就要给我这里来一通电话,了解一下案件的最近进展,打听一下宣判日期。”昨天上午,叶萍表示,对二审判决大家都在拭目以待,她很理解黄洋父亲急切的心情。

  对于判决,叶萍认为二审应该会维持原判。“这个判决应该没有什么悬念,因为二审开庭前的时间已经非常充分,对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都有谨慎的研判。”不过她也表示,“投毒案从一审到二审,都是非常公开透明的,彰显了法治精神。当然也不能排除改判的可能。这就像一枚硬币,不是这面就是那面”。

  叶萍表示,目前的审判还只是涉及凶案本身,黄家人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惩凶。

  至于附带民事赔偿,目前还没有涉及。二审判决之后,将会启动问责。至于问责的对象,叶萍表示,存在疏漏的相关环节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如何问责追偿,还要听被害人家属的意见。

  叶萍说,这是个两败俱伤的案子,没有赢家。

  跟黄洋密切相关的几次时间点,天都下着雨。记得,黄洋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下着细雨;一审开庭那天,下着雨;在宝兴殡仪馆出殡,天下着雨;回老家下葬那天下着雨;这次一审宣判,还是下着雨。我知道可能只是巧合,但我内心觉得,这是老天觉得我孩子死得冤。

  ——一审宣判后黄洋父亲如是说

  林森浩父亲:我的命不好

  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是5日从律师的口中得知宣判时间的,原本计划昨天出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于前天上午就乘坐飞机来到上海。

  此次林尊耀谢绝了其他媒体的见面采访,于昨天晚上主动联系到晨报记者,并与同进晚餐。在餐桌上,林尊耀首次敞开心扉说,“我的命不好”。

  林尊耀的弟弟说,近一个月来,哥哥林尊耀是在两种矛盾的状态下走过来的。“他对二审的结果充满期待,但又异常害怕。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快点知道结果也是好事,再这样下去,人都快不行了。”

  林尊耀的弟弟说,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林尊耀几乎未眠。前晚11点多,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由于怕被认出来,呆在旅馆不敢出门,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也不说话,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睡到7日凌晨2点多,林尊耀又爬起来,寂静地看窗外的灯光。早上6点,弟弟又发现林尊耀已经起床。

  在餐桌上,林尊耀说,面对宣判,他很害怕。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任务就完成了,没想到出这种事,又要操心,不知以后会怎样。

  林尊耀还说,他和老伴读书少,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林森浩的事让他“很痛心”。

  林森浩代理律师:对判决没有压力

  前天晚上8点,在某茶座与林森浩代理律师唐志坚,对于二审判决,唐志坚坦言没有压力,但感觉责任重大。“在二审开庭期间,我们已将案件中的所有疑点都提到了,我们也相信林森浩会得到公正的判决。”

  唐志坚介绍,在去年12月8日的二审庭审过后,他已到看守所见过林森浩一面,“他说,很感激二审有机会把想说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但他不敢设想结果会是什么样,只是想努力地平静自己。”唐志坚说,林一直很内疚,当时表示想在春节前再写封信给黄家,表达歉意。

  昨天上午,唐志坚与施律师再次前往看守所会见林森浩,共1小时40分钟。

  据唐志坚介绍,林森浩昨天才知道宣判信息,虽然平时从林森浩的表情很难看出他的心理活动,但昨天能明显感觉到林森浩的忐忑心情。当时林森浩坐在椅子上,表情没太大变化,但眼珠转动了两下。“在会见过程中,他话很少,主要是我们在慢慢介绍情况,短短的时间里,他就深呼吸了几次,他在努力让自己平静。”

  唐志坚说,会面主要是为林森浩讲述可能发生的两种结果(维持原判或者改判),并希望他能做好心理准备。会见的大部分时间里,是两位律师通过聊天不断让林森浩“放松”。

  虽然现在是有这个口供,但我也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么样,我想他(儿子)没有那么歹毒,也没必要杀人。他能得到什么?我想不通。他跟黄洋也没有什么大矛盾,庭上说那些话,我也一直没想明白。说我儿子歹毒,故意杀人,我到死都不会相信。

  ——一审宣判后林森浩父亲如是说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12:00
  复旦林森浩投毒终审判死:所有请求均被驳回
  10小时前南方都市报


  黄洋的父母来到上海高院。



  林森浩的父亲。

  南都讯 记者张少杰 今日上午,上海高院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3年4月,林森浩将实验用二甲基亚硝铵投入寝室饮水机中,致室友黄洋中毒身亡。2014年2月,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

  今天上午南都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上海市高院还驳回了林森浩辩护律师调取质谱图的请求。判决书称,辩护人认为黄洋死于二甲基亚硝胺证据不足不能成立,对黄洋死因重新鉴定不予准许。林森浩稀释饮水机的水,仅有本人供述,不予采信。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13:00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27:00
  死刑:完美学生的不完美毒杀
  2015-01-08 15:03博客天下20评

  今天上午,上海高院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一个完美学生为何谋杀了另一个完美学生?回顾《博客天下》独家报道讲述复旦投毒案来龙去脉。

  2013年4月16日下午3点23分,复旦大学准博士生黄洋死了,在愚人节当天,他喝下一杯含有极高浓度N-二甲基亚硝胺的水,毒剂由他的室友——一位严谨而优秀的医学生林默投下。

  27岁的投毒者林默未做过多的辩解。他几乎没怎么犹豫便向警方供述了毒杀室友的理由:“闹着玩”。说话间,他依旧保持此前27年养成的冷峻少言的风格。

  “他很快承认是他干的。”一位熟悉案情进展的同学告诉《博客天下》记者。

  警方找了林默两次,在4月11日第二次被警方带走时,他承认了投毒这一事实,在紧接下来的一天中午,至少有两位同学认出了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指认现场的他。

  脱下黑色头套,这里仍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在不用实习的休息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实验室位于楼层最右侧的一个房间,黄色生物安全柜需要两把锁才能打开,里面的试剂瓶装着淡黄色的N-二甲基亚硝胺溶液。

  “我用它来做实验。”当天中午,他指着其中一瓶试剂,说了这句语意不清的话。

  投毒者的主动承认并不意味着案件迅速侦破。4月18日上午,新华社记者向上海警方求证时,警方的说法仍是:案件正在审讯中。

  知情人认为,警方迟迟未下结论的原因是他的理由过于简单。

  投毒,这种人类最残酷而幽暗的作案手法,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何以被驱使并迸发?

  在4月1日前,黄洋准备在4月7日参加硕士生答辩的论文被人删除,中毒后,他的笔记本电脑被人格式化。林默的同学注意到,黄洋中毒前后,林默开始出入隔壁寝室借水,他不喝自己寝室的水。

  在黄洋中毒后的第二天,黄洋提出让林默给他做B超检测,这位投毒者做完B超后冷静地对黄洋说,“没事。”

  在林默被抓后,他的很多好友不断在微博上和采访中力挺这位努力、严谨、奉行完美主义的年轻人,“他不像一个杀人犯”。

  “林默用自己做实验的独有试剂来投毒,这不是一个严谨的医生做出的事情。”他的一位同学从专业角度替他进行辩解。

  “他和被害者专业不同,所在医院不同,不存在利益冲突,并没有犯罪动机。”另一位同学说。

  面对黄洋的家人,与投毒者和被害者同住一屋的第三人葛林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他们关系很融洽,很正常。”

  这位住在421寝室的第三个人在最后一次见到黄洋和林默时,黄洋还在开林默的玩笑,葛林对受害者黄洋的家长说:“至少看上去一切都很平静。”

  找不到明显的动机,不是吗?“林默不是最终的罪犯”——这种声音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持续困扰着这起案件中的所有人。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28:00
  2014年2月18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复旦投毒案依法公开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图为林森浩父亲得此消息后痛不欲生。

  完美学生

  善于表达的黄洋和沉默严谨的林默代表了“完美学生”在个人性格上的两端。

  “天才,身上散发一种Sheldon(流行美剧中的科学家角色)式阳光的古怪。”林默在广州中山大学的本科同班同学曾文华说,他对科研的痴迷超过身边所有人。

  一位和林默相熟8年的同学陈文说:“他的成绩在医学生里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够达到。”

  “近乎完美。”

  他曾获得复旦大学“第一三共制药奖学金”,2012年研究生国家奖学金,整个复旦大学数万名学生中仅有265名硕士研究生获得此项奖学金。

  林自贡现在是广东省一家医院的骨科医生,在本科阶段,他曾经和林默多次在课题上进行合作,他保持着对林默极高的评价:“学习非常优秀。能从中山大学北校区学生会学术部的底层小干事做到部长也说明他善于合作和协调。”

  “一起做实验的过程中发现,他每一步都规划得非常合理。”同样是学术研究者,这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

  相比林默专注于学业,黄洋的优秀更加多彩。

  他在SCI(科学引文索引)刊物上发表过一篇论文,黄洋的生前好友江晨说:“SCI代表了作者的学术水平,是质量。”

  善于表达的黄洋和沉默严谨的林默代表了“完美学生”在个人性格上的两端。

  在各自的社交网络上,他们给自己贴了完全不同的标签。黄洋写上的是:运动、美食、音乐、旅行、80后、电影,而林默的标签则是:呆若木鸡、想法多、没耐心。

  他还曾担任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赛扶团队领队,获校内辩论赛最佳辩手,两次被复旦派去香港交流。

  在《博客天下》记者采访期间,投毒者和被害者家属、老师、同学都在勾勒他们眼中的“完美学生”,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会为“谁更优秀”这一问题争执不下。

  如果没有4月1日投毒事件的发生,黄洋很快将接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博士复试通知,他是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复试名单的,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将继续他的学术生涯。

  在数年的封闭的实验室钻研之后,林默在学术上也取得了精进。他发表的13篇核心期刊级别论著中,有8篇完成于研究生期间,其中第一作者占到5篇之多。

  而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普通医学生毕业标准中,只规定了发表一篇核心期刊级别的论文。

  进入今年三月份,林默已通过广州市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超声科面试,他将履行8年前他在医神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诸神面前许下的誓言,成为一名真正负责任的医生。

  他曾经把这段源于2000多年前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抄写在一本《内科学》的首页——

  “我愿在我的判断力所及的范围内,尽我的能力,遵守为病人谋利益的道德原则,并杜绝一切堕落及害人的行为。我不得将有害的药品给予他人,也不指导他人服用有害药品,更不答应他人使用有害药物的请求。”

  “我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做各种害人的劣行。”

  两个年轻人正要迎来人生中的新一幕。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29:00
  2014年2月18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复旦投毒案依法公开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黄洋家人表示对判决结果感到欣慰。图为受害人黄洋的母亲走出法院。

  61735试剂

  事后林默的同学们统计了他论文中提及的大鼠数量,达到218只。“如果算上失败概率,3年中,他至少杀了近千只大鼠。”一位类似专业的同学分析说。

  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实验室,没有人比林默更熟练地使用N-二甲基亚硝胺,这是他的专属试剂,这种在危险化学品目录上编号为61735的试剂,性质为剧毒。

  3年研究生学习,这位超声科学生时常独自在实验室里到深夜。从寝室走到影像科的距离大约是正常成年男子的600余步,10分钟。进楼,24个台阶,走上二楼存放药剂的实验室。

  理论上,每一次林默从黄色的生物安全柜里取出N-二甲基亚硝胺,都需要两个管理员配合,他们分别用两把钥匙打开两把不同的锁。

  随后,他会拿着试剂折回寝室所在的上海医学院西苑,步行大约12分钟后,进入上海医学院的动物房,这是复旦医学院专门培养实验动物的地方,饲养有毕格犬、新西兰兔、四种型号的小鼠、两种型号的大鼠。

  在这里,林默完成了多项研究。

  “吸入、食入、经皮吸收,属高毒类”,2011年3月11日他在QQ签名中写道,这正是N-二甲基亚硝胺的特性。三年前,他开始了一项实验,目的是验证B超等成像技术能否有效检测出大鼠的肝脏纤维化。

  三天后,第一次实验开始,从他的博客中可以看出感受并不愉悦——“我做实验的第一天,事实上,我潜意识里很怕大鼠。每次需要去抓他们的时候,我都要克服自己的恐惧,试好几次才能搞定。”

  这是一种遍布全世界实验室的大鼠,白色,耳长,对传染病抵抗力较强,性情温顺。对普通人而言,抓住它们,并反反复复地杀死它们是不小的心理挑战。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需要先说服自己。他在文章中告诫自己“我必须克服恐惧。我希望能成功地完成实验。愿老天保佑。”

  从实验开始的2011年3月14日到5月25日,他一共更新了24次QQ签名状态,其中20次提及“胆子要大,下手要狠”。

  戴好口罩帽子,穿上工作服,换清洁鞋,打开装有门禁的安全门,然后走进试验区,穿过左右两侧都是饲养室的通道,推开门,他就会进入饲养室里,饲养室摆放着左右两个大约有一人高、类似书架状的金属笼具,笼具的抽屉里就是分笼饲养的Wistar大鼠。

  已经很难了解到之后的3年里,林默是如何有效地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一次次将药剂注射进大鼠体内。

  事后林默的同学们统计了他论文中提及的大鼠数量,达到218只。“如果算上失败概率,3年中,他至少杀了近千只大鼠。”一位类似专业的同学分析说。

  抽屉中的大鼠被取出,药剂通过大鼠两侧腹腔进针注射。接着肝细胞代谢生成乙醛,产生活化的甲基,再接着是核酸、蛋白质甲基化,最后肝细胞坏死。在细胞“坏死——再生——坏死”的循环中,大鼠的肝脏最终纤维化。

  在进行超声弹性检查后,大鼠被带回实验室处死,处死方式极端残酷,需要实验者极大勇气:先用一只手捏住大鼠的脖颈,而另一只手捏住大鼠的尾巴,用力撕扯,导致大鼠脱颈而死。他会亲手解剖大鼠,并取出肝脏仔细观察,这一步将对病理纤维化分期,并对炎症坏死程度分级。

  这是为了实验,不得不推进的残忍时刻。

  频繁的实验获得了成果,2012年林默的论文顺利在《中华肝脏杂志》上发表,文中详细记录了不同剂量的N-二甲基亚硝胺毒剂对大鼠肝脏的影响,并列出了推导公式。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30:00
  在掌握了这个公式之后,就可以精确地推算出致病和致死的精确剂量。仅限于Wistar大鼠。

  但是吊诡的是学术上的进展并没有缓解林默长期以来的纠结。这位超声学科中最拔尖的学生并不想继续超声科专业的学习。

  早在3年前他进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学习时,超声科并非他的首选专业,他选择的是介入科。前者只有诊断,后者分为治疗和诊断。

  3年里,他不断向身边人抱怨:超声科的医生再优秀也不是真正的临床医生,超声科室也只是一个辅助科室。完美学生林默的“完美欲”在这一点上表现得近乎偏执。

  “仅是送人一程,没法帮人到底,跟检验科没有什么区别。”在他眼中,一个真正的医生要实现自我价值并不是靠先进的机器诊断出病症,更需要依靠精湛的医术去救助病人。而自己所学的影像超声学是一门依靠机械来完成诊断环节的专业。

  他一度流露出自卑和迷茫,也不时进行反省。“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不喜言辞,不善言辞。内向的人不一定悲观,但悲观的人一定内向。内向不一定属于病态,但是悲观绝对是个病态心理。”

  对专业的厌恶让他更加敏感,他不能忍受别人将他误解为产科B超医生。

  一次争论中,他严肃纠正对方对他工作的定义,“我不是做你们所认为的那种看孩子的超声”。

  最高需求

  “我确实把一些东西错误看待了,其实我的家庭条件不差”。

  27年来,林默每一次选择都面临着两个字——“纠结”。陈文说:“他的痛苦并不为外人所知。”

  临毕业,他拒绝了影像科主任,一位博导的邀约:考取超声学科的博士,并留院工作。他坚持“内科医生才能实现价值”。

  价值,是他在工作和继续深造中做出选择的关键词。

  有一次,他对陈文聊起了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的六层需要理论,并说,自己需要的是需求理论中人类的最高等级——自我实现的需求。

  在这一等级上,实现个人理想、抱负,将个人的能力发挥到最大程度,使自己趋于完美,成为期待中的人物。自我实现意味着充分地、活跃地、忘我地、集中全力全神贯注地体验生活。

  他是一个在微博上连错别字都不放过的谨慎的医生形象,有超强意志力、极度追求完美。在一条微博里林默还表现出了坚决的正义感:“收红包、不好好对待病人的医生都应该去死。”

  他也时刻自省。当他看到电视剧《恰同学少年》里面那个在进大学时对着学校领导说他自己父亲是他雇佣的挑夫的情节时,深受触动。他在日志中写道,他在本科以前一直也有这么一种自卑的身份焦虑,每次听说谁的父母是医生,谁的父母是大官时,他的内心就会小羡慕一番。

  林默在汕头朝阳区和平镇的家是一栋建于10年前的4层小楼,一楼铺面批发日用杂货。林父早年在一家服装厂打工,林母拉着拖车到处收纸皮废品。最近几年,林母身体抱恙,林默说服母亲休息,一直用奖学金和几份家教养活自己。

  有一次,他被老师问道:你的父母退休没有?当时他的表现是,突然愣住,急忙点头。他在一篇日记里承认,这一刻他的心理有了微妙变化,他不想老师继续这个话题。

  他曾经自我分析过这种错误观念的根源,他认为自己既自卑又自傲的心理大概源于青春期的错误的价值观引导,或许也跟父母的教育没到位有着关系。

  “在我的潜意识中确实有着一种想借助裙带关系上位的成分,可是我的自尊心又时不时把我给拉回来继续奋斗,形成了我矛盾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这个时候,林默告诫自己要反思,“我确实把一些东西错误看待了,其实我的家庭条件不差”。

  然而,现实世界并不如意。

  能“实现价值”的内科学博士是一个非常热门的专业,一般不招其它医学专业的学生,而影像科学的硕士生导师,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帮他读内科学博士。他也拒绝了另一位硕士生导师指派给他的繁重工作——一篇SCI论文,这位导师希望与他一起做完,而他坚持自己只做实验,不写论文。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忤逆老师,显然他已经下决心放弃考博,开始工作赚钱。

  找工作的经历并不顺利,林默在新 浪微博上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橙色羊毛衫”让自己显得极其渺小,领导们正眼都不瞧自己。

  几经腾挪后,一直想逃离超声科专业的他最终敲定的工作仍然是中山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超声科。

  今年2月份的时候,他对陈文说:“我太漂泊了,我想成个家。”陈文很诧异,“他从不外露自己的感情,我很诧异事业心这么强的人会说出这种话”。

  他经常看《非诚勿扰》这种感情类节目。一方面他认为,事业的成功才能带来爱情和金钱,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如果另一方家庭条件好,也许可以更早实现自己的愿望,例如,女方出钱可以让他做生意。他对自己嫌贫爱富的价值观感到痛恨,他坦率承认这是他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的问题。

  林默在研一的时候,谈了一个医学院的女朋友。他对那个女孩的要求是“可以帮他一起做实验,上阅览室自习,但当他需要一个人安静和思考的时候就希望女孩不要烦他”。结果这段感情很快告吹。

  他在学生会的一位同事用了一个成语形容他的爱情观——“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在不同的人那里,林默投射了两个不同含义的形像。

  林自贡坚持认为所谓的投毒案背后存在隐情:“他的缺点是比较沉静,不够主动表达自己,但并不像媒体说的独来独往”。

  他举了个例子,在合作课题期间,成员们一起出去吃雪糕,林默总是给大家讲冷笑话,“配合上他略显严肃的脸,效果非常好”。

  但同样是讲冷笑话,在另一位本科同学眼里则显得“古怪”、“突兀”。

  “到其他寝室串门,他会一声不吭地站一旁看他人玩游戏,再沉默离开;他时常在楼梯口大声对话楼上的一个老乡女孩,声音传到整个楼道,他也并不在意。”

  杀机

  根据林默总结的公式,陈文计算出让黄洋发生肝纤维化和肝脏衰竭的剂量区别是3.5克和4克,前者是慢性中毒,后者直接致死,生与死之间的剂量相差不足0.5克。

  4月19日下午,上海警方终于相信了林默简单的供述,他们在公布林默的投毒动机时同样简单:因生活琐事。

  “生活琐事?”这大概是当天下午听到消息后所有人的反应。

  在421寝室,一切布置如旧。四张床铺两两对排,上下两层分别是床和书桌。一根白光灯管突兀地吊在屋顶。

  这个寝室楼位于复旦医学院寝室区西苑的最深处,而421寝室处于整幢寝室楼的最右一角,背光,靠近集体洗衣房,即使是白天开着灯,这间寝室也透着阴郁和潮湿。

  从进门到窗口,以林默1米85的身高,5个大步即可走完。另一个同学葛林经常不在,大部分时间里,这个屋子里只住着黄洋和林默两个人。林默的床位位于421寝室进门的左手边,黄洋在林默的对角,每个床位的距离大约是1米,狭小的空间内,林默和黄洋会有不少的机会在腾挪位置时撞上。致命的饮水机位于进门左手边。

  黄洋的同学江城曾经多次去过这间寝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端坐于蚊帐里读书的林默。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无论四季都会挂上蚊帐。他在寝室的时间并不多,极强的事业心驱使他每一个工作日的早晨7点半准时出门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超声科上班。

  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什么样的琐事可以激起杀机?这像林默无数次在实验室中完成实验一样缺乏见证。

  他们两人性格不同显而易见,黄洋喜欢音乐,喜欢网球,讲究品质和潮流;林默喜怒不外现,偏执,追求完美,不喜欢别人否定自己。

  黄洋的好友江晨记起一个细节,死前两周黄洋在和他一起吃饭时提及,自己开玩笑说“林默是凤 凰男”,黄洋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调侃道,“林默老在寝室说他的奋斗经历,从农村一直读到本科再到研究生现在又工作了,还要养他的弟弟很不容易。”

  林默在一篇日志里写道,他并不喜欢“凤 凰男”这一称呼。来到上海后,他看了很多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他在一些电视剧的主人公身上、或者在《非诚勿扰》的男嘉宾身上,发现了自己人性中有低俗的部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8 21:31:00
  此前有同学向本刊记者证实,性格外向的黄洋在寝室喜欢说玩笑,“黄洋曾提及林默的贫困和小气,说得有点露骨”。

  “他记仇,但绝不轻易外露。”陈文记得,本科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影像学班的时候,一个同学跟他发生争执,他连续给那个同学发了十几条“恐吓短信”。

  类似令人惊悚的细节其他本科同学也早有察觉。

  2009年的夏天,在一次长达两个月的医院实习中,一位同学和住在一个寝室的林默起了口角。一年后,已经毕业离别的林某,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并用另一同学的名字作为ID,在网上大骂这位同学。“尽是些难以启齿的脏话。”他费解,为何时间过去那么久,林默还有如此怒气。

  2012年11月27日凌晨1点,林默在微博写道:“上海的冬夜,开着电脑,在小台灯的光照下,看着各种图文,听着电脑的沙沙声,还有黄屌丝的呼噜声,头脑里偶尔闪过各种念头,随即如云烟随风飘散。”

  半年前的那个黑夜,没人知道当时闪过林默脑海的念头是什么,但这是他发的115条微博里唯一一次提到了他的寝室室友——黄洋。

  如今当无数人回头翻阅林默的微博,试图寻找幽隐的投毒事件中的蛛丝马迹时,愤怒的文字才如此明显。

  2012年11月20日,他转发微博并评论——“我明明没做过这种事,你硬是要说我做过,我明明没说过这种话,你硬是要说我说过,让我强烈地想把手头的东西砸过去你个son of a bitch。”

  3月30日凌晨零点20分,在看似一切如常的421寝室中,林默又发了一条难以捉摸的微博:“一种身份地位,决定了一种考量事物的出发点……裹藏既久,一旦出现缺口,一泻千里,乃物之常态。……”他给这条117字的微博加上了一个标签:“也许你自己不那样,但是你的行为让别人觉得你那样了。”

  “这是林默说话的风格,他肯定是受到什么刺激了。”陈文说。

  在黄洋中毒死亡后的第三天夜里,白天刚做完手术的陈文仔细调阅了林默的全部论文,他注意到了林默那篇题为《实时组织弹性成像定量评价大鼠肝纤维化》的论文。

  根据林默总结的公式,陈文计算出让黄洋发生肝纤维化和肝脏衰竭的剂量区别是3.5克和4克,前者是慢性中毒,后者直接致死,生与死之间的剂量相差不足0.5克。

  纸面上的这种数字演算是一项死亡推导。但是杀机何时涌现?口角如何出现?从大鼠到人何时发生了迁移? 一切源起于那一个无人觉察的密闭实验室,终结于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寝室里。

  理论上,黄色药柜上的两把锁会很大程度上减少N-二甲基亚硝胺被随意取出的可能。但是,作为经常熬夜的医学生之一,林默享有某些便利——管理员会在下午5点时准时下班。所以林默通常会在登记后,拿到钥匙自行实验。

  据上海警方通报,林默发完这条微博的第二天中午,他将做实验后剩余的剧毒化合物带到寝室,这是他第一次准备对人使用N-二甲基亚硝胺。没人知道,这个27岁的年轻人独自将药剂注入饮水机槽时,是否产生过当年他第一次面对大鼠时的恐惧?或者是数百次反复杀死大鼠的过程中,恐惧已经被“闹着玩”的游戏感隔离?

  陈文依然深深疑惑:“他是一个极为优秀且严谨的人,不会傻到用实验室里专属自己的毒品去杀人。唯一可能是,他只是想教训一下黄洋,并不想杀他,让他慢性中毒显然是一种高明的报复方法。”

  “可是,他只用大鼠实验,从没有在人身上试过。人和大鼠怎么会一样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采访对象采用化名)
  
作者 :金易恒W 时间:2015-01-09 07:33:00
  本来下午唐律师去见森浩,并和守所那边交涉下,看看能否安排家属见一下他,结果还是不行。
  
作者 :金易恒W 时间:2015-01-09 07:33:00
  为什么,还没有问唐律师,他们随便都有一个理由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5:42:00
  复旦投毒案死者父亲:维持原判我也高兴不起来

  2015-01-09 07:14 人民日报 评论 46放到桌面
  为了省钱,黄国强和妻子杨国华坐了头一天的晚班飞机来上海。他们在上海市高院附近租了一间日租金150元的廉价旅店。

  黄国强的“苦”,被他强势的外表掩盖着——儿子黄洋被害后,他一直以一个父亲最强势的一面示人。“绝不原谅他(林森浩)”,是他被媒体最常引用的话。

  很少有媒体记者知道,他只是四川一所普通中学里打杂的临时工,妻子也身患重病。一见到记者,他总是习惯性地冒出“不原谅”三个字。

  1月8日晚上7点,他和妻子在屋里随便煮了点泡面当作晚饭。在得知林森浩在监狱里写的告白书大致内容后,黄国强顿了一顿,随即还是板起脸来:“他要捐献遗体是他的事。至于原谅,我还是不原谅的,不是我心胸狭隘,是他真的不值得原谅。”

  就是这个看上去颇为强势的中年男人,当天上午在法庭上,听到法官“维持原判”的表述,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是喜极而泣那种,其实当时心里好难受。”

  是妻子杨国华先哭的。杨国华后来告诉丈夫,自己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脑海里全都是黄洋重病时的情形。“全身肿得像馒头一样,动一下脖子都不行。”杨国华一度激动得不能自已,只能靠丈夫帮忙拿出速效救心丸来解困。

  而这种情况,即使在那次糟心的二审庭审现场都没有发生过。那一次,黄国强“气得要死”。林森浩的律师请来一个“有专门知识的人”,说黄洋并非死于中毒,而是死于“爆发性乙肝”。“他们(辩方律师、证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混淆视听!”

  黄国强告诉记者,自己全程参与了对黄洋的救治,黄洋的病情自己清楚得很,“他们(辩护人)只是把治疗当中一个很小的事情拿出来说,断章取义,跟全程治疗完全是两回事。”

  今天,林森浩二审被宣判死刑,他和妻子却哭了起来,“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难受。”

  当记者问他,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 黄国强坚定地说,“没有,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旁人不能体会老年丧子的痛!”

  黄国强告诉记者,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林森浩)他放那么剧毒的药,还放了那么多,(黄洋)抢救了那么久,(林森浩)他也不到医院去说。

  事发后,黄家遭遇了巨大的打击。黄洋的奶奶急得绝食后去世,外公当场吐血,表姐受刺激得了抑郁症,“我儿子毕竟已经没了,就算是维持原判,我也高兴不起来。”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09 15:46:00
  就是毒了人,也没必要这么装可怜吧.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09 15:47:00
  明显就是装..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09 15:47:00
  脑子进水型.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09 15:47:00
  人死了,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真愚。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09 15:48:00
  走了他们也不能在其中获得什么。大实话。
  暗示-------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09:00
  理由十足,林森浩一个劲承认开玩笑,再有理由有何用呢?难怪老气晕了。气不知值什么,非要去赌。不知压多少底。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09:00
  开玩笑也不该死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09:00
  从 伸冤 的角度 确实 要生气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0:00
  我只从 看戏的角度来看,演什么戏 就看什么戏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0:00
  但是 你 想开点,别从 这个角度去看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1:00
  刚才 林公布 银行卡 密码了,看了么?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1:00
  我看到了林森浩的照片,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感觉。。非常茫然,看样子都是被整的差不多死的感觉。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2:00
  苍白,庸肿。。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2:00
  他的表情就是随便吧。让我怎么说都行吧。饶了我吧。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2:00
  饶了我。我只想随意。。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2:00
  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小了。。迟早要疯掉的。他一直顶着。何苦呢。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3:00
  有时候真的不太想太关注林,真的心累心痛。总是让心情没法平静的。。只能随意看看。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8:00
  黄洋就是因为当时有十万的转发,所以才引起重视的。就怕黄家出乱子的感觉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01-09 19:19:00
  刑讯逼供到处都是,真正关心的都知道这回事的。特别是男的。
  
作者 :GG科学探索 时间:2015-01-11 21:31:00
  精神上支持你,不过言辞激烈,你要小心些。我私人认为语言上,特别是文字上,最好不要太反动,不然对方会把我们善意的行为描述成反政府行为,落下把柄,而让他们反而代表正义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