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林案遇上无良律师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18:17 点击:875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林案遇上无良律师是林森浩一审、二审两度被判死的原因。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22:23
  在案件中,原告、被告律师都为双方委托人辩护。一般来说,被告聘请是被告人聘用的,在被告已被羁押入狱,难道他能满天下寻找究竟要周波红、江沁洪还是斯伟江、唐志坚?所以聘请谁是林父的事,难道林森浩说请美籍华人李钰昌来辩护就能请吗?还不是外面的家属去办。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25:00
  2013年4月中旬,乍闻噩耗、六神无主的林森浩之父林尊耀,顾不上安慰照顾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得知噩耗之后整天以泪洗面的妻子,匆匆忙忙赶赴上海。
  此来是为办理一些儿子被羁押之后的善后事宜,同时,还有一件紧迫而又相当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那就是——聘请辩护律师。
  初次赴沪,对于法律一无所知的林尊耀,来不及考虑那么多,措手不及囊中羞涩的现实。但他无法相信那个聪明、勤奋、上进、勤俭、孝顺,多年来一直是林家骄傲的儿子,会做出这么狠毒的事情,他的心中有两个谜团急切待解:1、到底是不是儿子做的?2、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29:36
  要得到儿子给出的答案,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聘请辩护律师。人生地不熟的林尊耀,情急之下很自然地想到了老乡。经朋友介绍,他找到了上海一个潮汕商会求助。
  商会的人对于律师也不熟悉,大概是看到林尊耀实在可怜,商会很热心地上网搜索,阴差阳错地找到了上海聚成律师事务所两个看起来有着丰富刑事辩护经验的律师:周波红、江沁红。
  没有太多选择的林尊耀,很快与这两个他丝毫不了解的律师签订了代理协议,委托这两个律师代理侦查阶段及一审辩护,代理费10万元。林家东挪西借,凑了4万元作为首期付款。
  林尊耀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匆促之中做出的决定,会让他后悔不已。他没有料到他寄以厚望并收取他好不容易凑起来的4万救命钱的这两个律师,此后做出了多少伤害他的行为;也没有料到,此后竟然有那么多律师辗转找到他,表示了免费无偿代理的意向。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32:43
  接下来的日子,是林尊耀和他的一家人这辈子最难过的一段时间。
  林家的亲友,目睹媒体上种种不利于林的舆论,心中也充满疑惑,不断向林尊耀打听。但林尊耀有苦难言。自从律师会见林森浩及查阅案卷之后,林尊耀每隔十多天就打电话向周波红和江沁洪询问案件进展,但周江两人自始至终以需要保密为由,拒不向他透露案件详情,仅仅告诉他:林森浩已承认投毒,能保命就不错了。作为父亲,林尊耀知道的信息,并不比任何一个网民更多。
  这样的答复显然无法让林尊耀满意,林森浩承认投毒这一点,媒体早已报道过,作为父亲,他需要知道更多的消息,包括在什么情况下承认、口供是否稳定一致、动机是什么、证据是否充足等等,否则他无法决定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辩护策略。他向懂法律的人士咨询,别人告诉他:刑事侦查案卷,在开庭之前确实属于国家机密,不能对外公开,但当事人的家属例外,作为家属是有权利了解基本案情的,辩护律师应当向当事人家属转述,律师会见笔录也不属于机密,应当交给家属观看。
  但周江两个律师显然另有想法,随着林尊耀电话次数的增多,两人开始拒接,偶尔打通了也是以“事情多”、“现在很忙”之类的理由把电话挂断,之后也不主动回电。两个律师冷漠粗暴的态度,迫使林尊耀开始考虑更换律师。
  此前,已有多个律师通过种种途径主动联系林尊耀,表示了愿意免费代理甚至自负交通住宿费用的意向。北京律师燕XX一开始就在百度“林森浩吧”发帖,公开表示愿意无偿代理;同样来自北京的律师刘X,更是主动找到林家,与林尊耀长谈,表示会代为联系国内名律师,共同为林森浩免费辩护。
  但是,林尊耀一直犹豫不决,对法律一无所知的他,最大的担心是更换律师的举动会得罪周江两人,害怕因此而给林森浩带来负面影响。


  林尊耀一直在默默关注,既不懂医学也不懂法律的他,迫切希望将这些网友的观点与律师进行交流。然而,周江两人,一再拒绝给他一个交流的机会。
  到了11(2013年)月份上旬,林尊耀觉得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把网络上一些看起来有理有据的分析帖子都打印出来,再一次赶赴上海,打算与律师当面交流。为了省钱,他甚至舍不得坐飞机,硬是在大巴车上苦熬了二十多个小时。

  然而,面对面沟通的结果,再一次让林尊耀失望。周江两人,对于林尊耀寄以极大希望的资料,看都不看一眼,反而要求林尊耀先让提出看法的网友签名,然后他们再考虑是否提交法院;同时再一次确认,他们无法按照林尊耀的要求进行无罪辩护,但考虑到林家的经济困难,剩下的6万元律师费可以不要。
  到了这个时候,钱已经不是林尊耀的首要考虑,再多的钱也比不上儿子的命重要。面对周江既不接受他提供的资料,又不告知详细案情,又要坚持罪轻辩护的粗暴态度,林尊耀终于下定了决心:换人!
  他一边联系北京的燕、刘两位律师,一边再次找到周江两人,提出的要求并不苛刻:周江两人中一人退出,换上一位北京的律师,已经支付的4万元不要求退回。
  即便是这样宽松的条件,周江仍然予以拒绝,被激怒的周波红甚至指着林尊耀的鼻子痛斥:“你一个杀人犯的父亲还敢折腾?”“我们不会退出,我们就是要为黄洋主持公道!”
  这些话,如同一把把刀子,戳进了林尊耀本已伤痕累累的心,他欲哭无泪,彷徨无助,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别的律师身上。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34:18
  11月15日(2013年)左右,燕、刘两位北京律师先后赶赴上海,准备协助林尊耀与周江两人交涉,并做好了接案子的准备。燕律师先到,随即与林尊耀一起去找周江两人,但律师与律师也谈不拢,周江两人态度坚决,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在与聚成律师所的主任交涉,打电话给了聚成律师所的主任黄德泉,黄说,江沁洪也是北京人,直接与江沟通,随后又把电话给了江。江对着话筒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主要意思是:他们两人最初确实是与林父签订代理协议的,但会见林森浩之后,已经又与林森浩签订了另一份代理合同,所以他们现在接受的是林森浩的委托,林父无权让他们退出,而他们也必须为林森浩负责到底。
  耐着性子听江沁洪说了半天,等他说完了,很温和地问他:“律师代理是民事行为,属于双向选择,就算林森浩确实不肯换人,你们也有权单方面退出吧?林森浩的真实想法,现在我们也不清楚,但既然林父的态度那么坚决,你们是否可以退让一步,先让一个人退出代理,换上北京来的律师进去会见,当面征询林森浩的意见?若是林森浩不同意更换律师,那么会见之后,仍然还是由你们两个来代理一审。 这样处理不是更加完美吗?”
  江沁洪听我说完,愣了一下,回答:“我们是不可能这么做的”,随即把电话挂断。
  很清楚,这段反问,于法于情于理,他都找不到借口来反驳。
  至此,通过协商更换律师的路已经被堵死,剩下的办法只有硬闯了。


  律师是基于当事人的委托代理的,并且收取了当事人的费用,对待当事人的态度却如此粗暴,而且拒不接受当事人合情合理的要求,坚持不退出,这,就连一些国内知名的大律师,也都表示闻所未闻。违规与否先不说,起码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


  林森浩已经失去人身自由,与外界隔绝,本身又不懂法律,他是被周江两个玩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39:17
  在开庭前我就觉得奇怪,如此简单的案情,如果都认罪了,需要等差不多一年才一审?恐怕是上海警方证据链搞不好,拖到林想死


  开头没有律师找上来,毕竟案件刚刚发生,案情谁都不知道,负责任的律师都不会贸然介入,而林家又急于与林森浩联系,所以病急乱投医,也没预料到后来的事情。
  至于律师大小,二审有全国知名的律师免费代理,因为此案漏洞相当多,有正义感的律师都会挺身而出的。
  免掉6万,是不是就意味着好意?
  当时江沁洪把电话挂掉了,否则的话还想问他:林森浩现在的罪名是故意杀人,是有可能判死刑的。你们坚决不肯退出,那你们是否能保证一审不判死刑?若不能的话,林森浩一旦性命不保,你们如何面对林家?如何面对全国的律师?如何面对林的冤魂?

  林森浩是被无良律师、黑心媒体和某些想用林的人头来杀一儆百的权势者联手推上死路的。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46:50
  现在 基于 林的口供,你就认定了 投N2 是确凿的事实?
  口供 有三次
  1:没有投毒
  2:投了福尔马林
  3:投入 N2原液
  何以见得 最后一次 就是 事实呢?
  除了口供以外,根本没有 证据支撑这一点

  燕、刘两位北京律师,先后与林尊耀一起去了上海市看守所,出具林尊耀的委托和律师会见手续,要求会见林森浩,征求他对于更换律师的意见。但两次都遭到看守所的拒绝,理由是:刑事案件的嫌疑人,依照法律规定最多只能聘请两位辩护律师。现在林森浩已经委托了周江两个律师,那么第三个律师要会见,就必须先解除原来两个委托律师其中一位的委托手续。
  这样一来,事情陷入了一个死结。
  由于周、江拒绝退出,要换人只能是取得林森浩的同意;而要见到林森浩,又必须先让周、江两人中最少一个同意退出。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这种局面是如何造成的呢?法律的设计,就是为了留下一个漏洞,给居心不良者利用,从而变相限制甚至剥夺嫌疑人刑事辩护权的吗?
  近年来,各地看守所限制、刁难律师会见的现象屡见不鲜。很多敏感案件,嫌疑人家属出于担心本地律师与公检法有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考虑,特意到外地聘请辩护律师以更好地维护嫌疑人权益。看守所就利用外地律师无法长时间呆在本地的缺陷,当律师前来要求会见时,以“会见室装修”、“公安正在提审”等等你永远无法证伪的理由来阻挠,上海看守所的理由,看起来头头是道,其实还比不上人家的理由充足。
  的确,法律限制了辩护律师的人数,可那指的是辩护,辩护工作不仅包括会见,也包括阅卷、取证、开庭、撰写辩护词等等,什么时候把刑事辩护等同于会见了?
  嫌疑人失去人身自由,只能由家属代为聘请律师,对于律师是否忠实履行职责,嫌疑人是无从知道的,也无从知道是否有更好的选择。那么,当家属对现任律师不满意时,怎么就没有权利委托新的律师会见嫌疑人当面征求嫌疑人的意见呢?如果新的律师无法说服嫌疑人更换,那也是律师自己的事,需要看守所来操什么心?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48:01
  在多方交涉仍然遭受看守所再次拒绝之后,刘律师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找到了上海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检察官的素质,总归要比警察高,在与律师探讨了一番之后,出面与看守所协调。终于,被羁押半年之久的林森浩,第一次见到了林家信得过的人,
  多方折冲用去了不少时间,这一次来之不易的会面,也就持续了一个小时,案情没有谈太多,主要是与林森浩沟通换律师的问题。对于周波红、江沁洪,林森浩的评价是:看守所里对待他态度最粗暴的两个人,尤其是周波红。
  还有其他的收获,林森浩反映:周江两人前两天刚来见过他,告诉他外面有很多不良律师以代理案件为名,想骗他家的钱,要求他千万不要委托其他律师代理。而他们两人收取林家4万元的事情,林森浩也根本不知道。
  不得不承认,周江两人,对于林森浩的心理掌握得很精准,知道林森浩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要过分拖累家里。
  在说明是免费无偿代理之后,林森浩写下了一张字条,注明解除对周波红的委托,另行委托刘律师为辩护律师,与江沁洪的委托代理关系不变。
  周江两人此前的恐吓还是起到了作用,林森浩无法完全相信新来的律师,所以还是保留对江沁洪的委托,林家对此并不介意。只要有一个新律师进来,能够让林家了解详细案情,林尊耀就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满足只持续了三天。

  嫌疑人被羁押之日起,家属可以聘请律师。由于嫌疑人失去人身自由,所以一开始只能是由家属代为聘请。
  辩护律师取得嫌疑人家属的委托之后,凭委托手续及律师所开具的会见手续前往看守所会见嫌疑人,告知家属委托情况,并征求嫌疑人的意见。如果嫌疑人同意,那么必须与嫌疑人签订另外的委托手续,因为嫌疑人是成年人,有权行使自身的民事权利,而委托辩护律师正是民事权利之一。当然,未成年的嫌疑人除外,例如李天一案,自始至终都是由父母即法定监护人处理律师事宜,无需征得未成年嫌疑人的同意。
  如果成年嫌疑人不满意家属聘请的律师,那么该律师只能退出辩护,由家属另行委托,知道嫌疑人满意为止。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54:37
  有个建议,尽量找那些业内声誉好的,签订手续之前也需要尽量多沟通,了解律师的工作思路,再判断是否适合。可能的话,尽量多找几个律师做下比较。如果是在本地影响大的刑事案件,最好聘请外地律师。


  这个周江不肯退出,肯定是有目的,是与公检做了交易的,拿了委托人的钱,还卖给公检人情。 这种人最不要脸。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57:36
  公检法为何要处处阻挠新律师加入,我也无法得知准确内情,但肯定是因为案件证据不过硬,或者有着某些不能让外界知道的内幕,所以一定要让公检法信得过的周江两人霸占一审律师位置,以免影响审判。
  有免费辩护意向的律师不少,并不仅仅限于北京律师,之所以这样,我个人的理解,主要原因包括:1、案件本身有着很大的辩护空间,让律师们信心十足;2、正义感让他们挺身而出;3、此案社会影响力巨大,成为辩护律师必将大大提升律师知名度,这一点尤其吸引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律师。
  一审认定的故意杀人动机确实无法服众,非常牵强,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


  律师在没有足够了解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贸然介入,比如汕头律师。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1:59:51
  辩护律师很恶心,即使人家确实死有余辜,也不应该当面说这样有背职业道德的话。

  农民的儿子,遭遇冤案,想自己承担,死了算了,不愿拖累家庭。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06:22
  新律师加入,首要目的在于阅卷。第二天开始连续三天,刘律师每天两次致电上海第二中院刑庭,与该案法官联系,希望安排时间阅卷。然而,2013法官很忙,每一次接电话的书记员,都说法官外出办案,要不就是法院开会,连续三天时间,都没能联系上法官。而此时,已经有消息说此案将于11月22日召开庭前会议。
  所谓庭前会议,是庭审的准备程序。
  林案无疑属于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如果不能在11月22日之前看到案卷,新律师将无法在庭前会议上有所作为。不过呢,人家法官忙成那个样子,法院严密的安保又无法硬闯,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
  21日下午,林尊耀意外地接到了主审法官主动打来的电话,通知他于第二天上午到法院,有事告知。
  当天在上海,得知此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不妙,只是没说出来,不愿意过早地浇灭林尊耀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丝希望之火。
  预感不幸应验,到了法院,法官递给林尊耀一张纸条,林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那张纸条是林森浩亲笔所写,他推翻了自己四天前刚刚作出的决定:解除对刘律师的委托,重新聘请周波红担任自己的辩护律师。
  无从知道这四天里,周江两人对林森浩说了些什么,法官、看守所的警察又对他说了些什么,与世隔绝、不懂法律、阅历有限的他,难以分辨哪些人是真正想帮他的,哪些人是想把他推向死路的。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个体始终是那么的渺小无助。
  林尊耀下意识的抗议徒劳而又无效,法官没有理睬他再次会见林森浩、询问改变决定原因的再三请求,只是一再告诉他那些正确而又空白无力的“法言法语”:要相信法律、要相信法院。而只要是智力正常的,目睹法院、看守所和周江高度默契的配合,都知道新律师再也无法迈进看守所的大门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09:35
  很快,27日正式开庭审理,原定于22日的庭前会议是否召开过,至今林家都不知道。
  庭审全程对外直播,第二中院最大程度上做到了公开,当天所有其他案件全部为本案让路,没有安排其他案件开庭;庭审地点放在了面积最大的C101法庭,其他空出来的法庭则安排给媒体及旁听的各界人士观看同步视频。在公开性这一点上,第二中院的做法无可挑剔。
  如何看待这种一边阻挠限制林森浩行驶辩护权,一边又最大限度公开,看似互相矛盾的做法?
  或许,从庭审人员的组成能够明白法院为何会信心十足。第一公诉人袁汉钧可以说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分院的首席公诉人,先后担任过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经济审判庭庭长、副院长、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副检察长,其担任公诉人的最有名的案件,就是杨佳袭警案;而本案的审判长王智刚,正好也是杨佳案的审判长;至于周江两人,庭审之前及庭审中的表现,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他们对于本次辩护的基本态度。
  这是一场一个对九个,实力悬殊的比赛,更何况,林森浩自从在那次通宵进行的审讯中承认投毒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说法,对于警察和检察院,他一直很配合,庭审中也不太可能有抵赖的打算。
  周波红、江沁洪不出意料地扮演了“第二公诉人”的角色,对于案件所有证据都未提出异议,只是偶尔温柔地提请法庭注意某些事实,在辩护意见中提出林的动机是间接故意杀人。除此之外,更多的是表扬公安检察工作严谨负责,案件证据完整周密。
  在这里,挑选周江两人的精彩发言供观众欣赏。对法律所知不多的,建议把这些发言提供给你身边任何一个你信得过的法律人士分析,然后问他们一个问题:这些话,是一个辩护律师该说的话吗?

  以下摘录自庭审中公开发表的辩护词:
  “在具体发表审判阶段的辩护意见前,辩护人要首先表达,我们充分注意到,无论在公安侦察、检察起诉的承办同志,的确是严格依法履行了侦察、检察的相关工作。”
  “其次,特别是检察起诉阶段的承办同志,为慎重其事,又以检察机关的职权,重新对被害人黄洋的死亡做了复核鉴定,这是对本案高度负责的具体表现。”
  “辩护人认为,就起诉书所指控的内容而言,公安机关定性是正确的。在此辩护人不表疑义。其所展示的相关证据也是严谨、且相互印证的。”
  “从今天整个庭审来看,公诉人和辩护人对于所有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它所证明的客观事实,双方是没有争议的。”
  关于案件的证据是否严谨、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我将在本帖最后部分进行分析。而一审的结果早已公布: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辩护完全失败,法院没有采纳辩护人任何一个辩护意见。
  最后,我想以在更换律师失败之后发表过的一段话,作为第一部分的结束语:
  换律师的风波,大家都知道了,就算是一些有着丰富刑辩经验的知名律师,也觉得是闻所未闻的怪事。而我个人看法,操控此事的各方,不仅无耻,更兼愚蠢!
  林森浩是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丧失人身自由与外界隔绝已经半年多,对于外界情况一无所知,唯一与外界联系的渠道就是他委托的辩护律师。虽然作为嫌疑人,他与外界的联系必须有一定限制,但嫌疑人也有人权,他本身不懂法律,需要律师为他解释法律问题,也需要与家人沟通了解家里情况和想法,因此,辩护律师的作用就非常关键。如果发现辩护律师不尽职,甚至配合控方侵犯自身合法权益,那么随时可以撤换。若连这个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实现,那么他应该叫做“嫌疑物”,因为他已经被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没办法做人了。
  现在,法官手里有林森浩要求继续聘请周、江两个律师的字据,但我们也非常清楚,林森浩亲口对新律师反映,周、江两个尤其是周,对他的态度很恶劣,林并且亲笔解除了对周的委托;不仅如此,周、江对林父这样一个非常老实本分的人,态度也非常粗暴,并且还是在收取了林家东挪西借凑起来的四万元的前提下。收人钱财,还要对人捅刀子,这样的律师,的确闻所未闻,其无耻和厚黑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了。林森浩若是处于自由状态,或者对于外部信息有足够了解,在此情形之下仍然要选择周和江,那么就算是他家人也只能尊重。但现在情况远非如此,我们有足够的依据认为林森浩受到了某种逼迫或者欺骗,所以才会在短短两三天之内,做出换回原来律师这一明显违反逻辑和常识的行为。
  事情发展至此,不管法官和周、江如何诡辩换回律师是林森浩的自愿选择,都已经无法让人信服,林的辩护权已经被变相剥夺,其法定权利受到了粗暴的践踏;此事也充分说明,复旦投毒案一定有着某些不能让外界知晓的内情。在此情况下,不管法院最终做出何种判决,公众都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不公,因为,程序不公必然导致实体不义。案件还没开庭,但法院已经在道义上输了个精光;而周波红、江沁洪两个极品律师,也必将臭名昭著于天下。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12:02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13:20
  审委会不是能够最终决定一个人生死的机构,而最高院把死刑复核权收回,就是为了少用慎用死刑,尽量制止冤杀。

  死刑复核权收回,审委会讨论也得慎重。
  此案审委会为是否判死刑连续开了几次会议,争议十分激烈,连检察长都列席了。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19:28
  律师收费,一般是不包输赢的,就是说,你聘请律师先得交费,最后官司不管输赢,你都得全额付款。

  令弧曾经预言: 可惜我不是律师,不过,二审肯定会有大律师出马的,水平肯定比我高,等着看好戏吧。
  但现在在复核律师问题上,全被令弧给搞㧜了,生死难卜!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6 22:27:28
  只能说,中国的社会形态下,林的对手太过强大,虽然林的死不能给他们带来实质上的利益,但是林不死,更有损他们的利益。
  我个人也比较支持少杀慎杀,但是这个国家并不以民众的意志来运行,所以,林估计还是难逃一死。
  很冤,但是,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啊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24:10
  当然没有,律师代理案件是基于当事人的委托,失去了当事人同意这个基础,律师无权代理。
  周波红、江沁洪两人之所以能够死皮赖脸地霸占一审辩护律师位置,无非两个原因:一是欺负林森浩不懂法律、缺少社会阅历,而且失去人身自由与外界隔绝,信息不对称;二是法官、看守所有意无意的默契配合。
  至于他们目的何在,从一审判决已可猜到端倪


  找了很多次了,两人拒绝解除委托,理由是他们接受的是林森浩的委托,林父无权解除。而林森浩关在看守所,要会见看守所不给进。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25:18
  刑事案件,辩护方不一定要举证,控方有义务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指控是成立的,而辩方只需要指出控方证据有重大瑕疵就能够推翻控方的指控。

  一审被告人被变相剥夺辩护权,程序上已经严重违法,光凭这点,就应当发回重审。


  换了你,要杀一个人的话会选用有色有味的毒药吗?


  五点都存在疑问?
  1、投没投毒?目前能够证明投毒的证据都不充分,而第一次承认投毒的口供是在通宵审讯的违法前提下得到的;
  2、投了多少?只能说是一笔糊涂账,判决书对此根本不敢认定,只是以一句“明显超过致死量”敷衍了事;
  3、是否知道毒性?只能说,林知道一部分,距离完全了解还差得远;
  4、黄洋死因。N2致死、饮酒致死、自身疾病致死、医疗事故,或者其中几种因素相结合,有着多种可能性;
  5、动机。这个问题我已经说了很多,不再啰嗦。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26:10
  证据必须要经得起任何的质疑!
  我不知道这次投毒案中作为中毒证据的水中毒物的检测到底是谁取样,谁最后出的鉴定报告的?
  据说首先是医学生取样测试的,问题是取样是有严格的规定和程序的,对待不同的物体如液体,如固体是有不同的取样要求的,总之要求去的样品必须要有代表性,必须要有可追溯性,那些医学生不是此专业人士,知道这些程序要求吗?
  而且在案件侦破之前,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被怀疑的对象,包括哪些同事和医学生,所以那些医学生不知道保护现场的重要性吗?
  如装水的桶口的指纹很重要,那地方一般人是不要涉及到的,应该只有水厂装水工还有送水工,洗桶工的指纹在上面,其他无关人员如果有指纹在桶口,则必须解释清楚那指纹是怎么到那地方的
  现在那些医学生自行取样,肯定破坏了现场,也肯定污染了关键证据,很可惜
  还有就是那些医学生做的实验数据是不能作为证据呈现在法庭上的,因为获取方式不合法
  我不知道庭审现场出示的是什么证据?也不知道警方后面补充勘察现场后获得什么证据?而那些证据是否有说服性?是否具有权威性?和唯一性?
  现在那水和水桶由于有其他人员接触过,所以已经不能作为任何证据使用
  就是说黄喝下去的水中是否含有N2,现在已经没有证据能够证实这点,因为那水中的N2是否是在黄中毒前加入的,还是那些其他人员事后加入的,这点已经无法有确凿证据证明了
  所以现在公开的证据已经没有有说服力的证据了!不知道法院看到这点吗?


  只有口供又不能定罪,
  如果定了罪,那说明还有其他证据,有吗?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27:58
  口供很恐怖,因为那杀妻案中的赵,在他妻子已经回家后还口口声声说,人是我杀的,毫无疑问的!
  可见刑讯逼供的恐怖!


  证人不出庭,证言如妖风!



  法官故意拖延新律师阅卷,让周、江两人再次进看守所欺骗林森浩收回对新律师的委托,以达到阻挠其他律师阅卷及辩护的目的;此后又拒不理睬林父要求再次会见林森浩询问原因的要求。这就极不正常。


  有朋友,若干年前有父女二人喝了一盅酒中了N-二甲基亚硝胺的毒,当晚不适,次日就医,三日确定投毒及毒物,七日身亡。
  黄洋1日发烧呕吐,看急诊,2日住院,7日神志模糊,14日身亡。为何一定要说他是死于被投毒N-二甲基亚硝胺呢?没有直接证据,十四天的医疗过程,难道就真的不能是其他缘由死亡吗?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29:22
  这个案子疑点很大,如果是法庭对外公布的那样简单的案情,为何要等一年多才一审??


  2013年4月11日抓人,同年11月27日开庭,历时七个多月,还不到一年,但也不短。就算如此,他们仍然找不到多少证据来证明林森浩是故意杀人,甚至连黄洋的死因都没搞清楚。


  周、江跟都是“能耐”不小的、能在公检法与原被告之间勾兑的掮客!
楼主我不是记者帝 时间:2015-11-27 08:33:17
  据我所知,建国66年来,貌似还没出现过一审判死刑、二审改判无罪的案例。

  林家花了四万元聘请的律师,都没有对漏洞百出的证据提出任何一点质疑,反而对公检的工作一再进行表扬。
  一审出现很多小丑,除了周波红江沁洪,那个公诉人袁汉均也很丑陋,声如太监满脸杀气。


  自始至终认为林案有重大疑点,林罪不至死,为林做了很多呼吁,为此关注林案,所以比较了解林案的信息。我这个立场,刑事案件,对立的双方是控方和辩方,控方属于国家机关,更不可能理睬我这个普通公民,所以只能谈谈我所了解到的林案的情况,多方角度分析。
  2、律师法规定,律师具有独立辩护权,不受委托人意见左右。所以一审律师如果认为案件只能做罪轻辩护,那没问题。但在委托人坚决要求无罪辩护而律师不能认同的情况下,辩护律师必须主动退出,由委托人另行聘请愿意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代理此案,这是一个律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委托人聘请律师,目的是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认为律师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随时有权撤换。而周波红、江沁洪两个败类,既无法说服林父进行罪轻辩护,又在法官的配合下死皮赖脸地拒不退出,丧失了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是律师界前所未见的耻辱。二审辩护,斯伟江、唐志坚也是罪轻辩护,且没有收取林家一分钱,林父不但没有任何不满,还一直非常感谢两位律师的付出,结果又被判死。两相对比,可见问题出在一、二审律师身上。
  3、黄洋已死,关注此案的原因,就是认为林不至死,案件存在重大疑点,公检法没有依法办案,为此而行使公民监督权利,呼吁保护林的合法权益,请问哪里错了?至于所谓的杀人偿命传统,可以说,历朝历代,没有哪部法律规定没杀人一定要偿命,你别用自己狭隘的理解来强加于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