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在天涯看到一封转载的复旦投毒案林森浩发小的信,请问是真的吗?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2-09 21:16:33 点击:11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天涯看到一封转载的复旦投毒案林森浩发小的信,请问是真的吗?
  天涯原帖: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在即,期待真相能够完全揭开!
  信全文:
  二审即将到了,这些天我的心情特别紧张。
  我一直都觉得林森浩太可怜了,怎么会摊上这事?你从小都很懂事,很单纯,一个多么优秀又善良的人,家人和同学都很想念你。过去那些我们一起成长的情景,总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无法安心。
  读小学时,我和你坐前后桌,加上班里的另外三个同学,我们五个人关系很好,下课休息期间经常一起玩。你父母收入都不高,家里孩子多,所以孩子们都要分担家务,你总是一放学回家就赶快先把作业做好,然后帮忙做家务。每次去找你,我都看见你在帮妈妈整理成堆的编织袋,直到干完了活再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再大一点时,为了帮补家用,你会在家帮忙干些手工活,做的最多的就是织一种渔网,你会帮忙把铅用线穿起来。在没有活干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在一起玩橡皮擦、烤番薯、上山采果子、钓鱼等,我记得你玩橡皮擦的水平很高,赢了很多橡皮擦。
  升初后,你一下子窜得比我还高,并成了我们的班长,成绩非常好,又很愿意帮助人,不管什么时候问你问题,你永远都很耐心,老师和同学都喜欢你。在你家里,你不是最年长的孩子,但在长辈们眼里,你最懂事,总把长子的责任记在心里,最懂父母的艰辛,很节省,从不随便向父母要钱,不从讲究衣着,一有时间就帮你妈妈干活,总是怕父母太辛苦。
  再后来,我们一起离开和平,到市里学校读高中。我们的学习生活非常紧张,但无论怎么忙,你总会时不时打电话给父母。一到周日不用上课的时候,就跑回家,为的是能帮忙做些事情,然后在闲下来的时间再拉上我们几个打一场篮球。慢慢地,这变成我们高中生活中约定俗成的一件事。从那时候起,有些同学就开始叫你"浩哥",我很羡慕,因为这证明你很出色,人品好,赢得了同学的尊敬。
  高中毕业后,你进了中山大学,学影像医学专业。你的成绩依然那么好,拿过国家奖学金,积极参加校内社团活动,当过校学习部部长,校学生会副主席。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你在课余时间兼职家教,甚至同时接两份家教,加上各种奖学金, 慢慢的,你的生活费、学费就都是自己解决了,没再向家里要过钱。虽然节俭是你的品格,但对于朋友和有意义的事却不吝啬。你有正义感,有良心,汶川大地震的那年 ,你捐了800元钱,这差不多相当于你当时两个月的生活费,还去献了两次血。当时你没有把这些事告诉你家里,还是后来我们回家后才听你说起,那一刻,我们打心眼里服你。你几次暑假都跟同学们一起出去旅游,说这样可以增加一些见识,这样的钱必须得花,但为了节省,我们一口气坐二十多个小时硬座火车,大家还是很开心。从你懂事开始,你一直就很善良,会怜悯那些生活过的不好的人,惦记着找些机会去帮他们。大五那年,你在广东江门一家医院实习, 有一天你下班后,看见门外走廊站着一个衣着简朴的中年人,你主动询问他,得知他是从外地专程赶来看病之后,你想到他可能是一个经济拮据的人, 若是等第二天上班再做检查,就得在旅馆过一夜,增加花费,于是你重新开了门,请他进去为他做了检查。还有一些病人,因为感激你认真负责、乐于帮助患者的工作态度,要给你红包,你从未收过。
  最让我难忘的,是你大学和读研期间放假回家的时候,还会陪着妈妈四处去收废品,帮她推车,将五花八门的废旧物品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捆扎好。在这个过程中,你发现妈妈年纪确实大了,原本很强健的身体大不如前,添了心脏病,外面风雨的侵袭和烈日的炙烤对她来说已经很危险。于是,你将刚获得的两万元国家奖学金一分不少地全部交给了妈妈,劝说她留在家里别再外出,怕她病倒。同时,为照顾家庭,你三思之后决定放弃考博,放弃你喜欢的上海,选择回广东工作,并很快就签下了广州的一家三甲医院。也就是那一天,你妈妈在高兴之余,跟你提起了那几个她所熟知的女孩,你一听就明白了她的心思,从此也就正式地将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其实,我们都知道有几个女孩一直喜欢你,听说后来你选择了同在广州工作的那一个,开始与她交往,我们都替你高兴。就是那个女孩,在听说你出事之后,哭的死去活来,不肯相信是真的,她说你就在出事前几天,还打电话跟她商量毕业后一起去旅游的事,并跟她说清明节可能回不了家,反正很快就毕业了,就等毕业后再回来相见。
  就是这样,你和我们互相陪伴着,一天天成长,我们一起走过二十七年简单、平淡、拮据的日子。对于未来,我们很憧憬,但也没有过高的奢望,潮汕文化是传统观念很强的,我们把家庭看的最重。最近一次在春节见到你,当说起几十年之后时,我们坚信,既然我们在一起成长,自然是会一起老去,这是我们大家的缘份,最终大约也就像我们的父辈那样,有几个孩子,一个好老婆,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当时说完这些,我们几个全都忍不住大笑,互相取笑对方没出息,一直笑到肚子疼。
  我也知道你爸爸对你总是有些担心,因为他觉得你太直,说话不拐弯,太单纯,你对社会的看法总是很正面、很乐观。就在2013年春节在家那段时间,你和他聊天,说中国正在一天比一天好,今后一定比现在还好,社会上那些不好的风气一定会越来越少,你爸爸提醒你说这个社会并不是那么单纯,你没有反驳,但你爸爸明白你其实并不赞同。这件事现在成了他的心结,他总在自责没有及时引导你对社会有正确的认识。
  面对这一场突然的变故,我们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过去那些孩提时代的情景总是重现在我眼前。我想不明白,你的良心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去伤人呢? 我不相信,觉得你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我真想当面去问你,可法律不允许你见任何亲朋。而你就像已经过去的二十八年一样,至今没有向家里提出任何要求,哪怕是一件冬衣、一块钱,没人知道你是否吃得饱饭,是否有棉衣棉被保暖,没有人知道你有没有生病,你到底有多害怕。你杳无音信,我们同在一个世界,却互相隔绝,就好象你已经离开我们很远很远,没人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看着你的家人为了你这件事操碎了心,六神无主,尤其是二老,很快地憔悴下去了,怎么承受得住接下来的日子?而我们,却无能为力,真的是无能为力。森浩,我的朋友,你可知道我们舍不得你,舍不得你啊!
  我们该怎么办?
作者 :林森浩吧 时间:2016-02-23 16:51:30
  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