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剪发记

楼主:白银深邃 时间:2015-07-08 10:55:02 点击:94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剪 发

  作者:白银深邃

  年轻总是和潮流时尚有关。
  有的人天生就是时尚的人,穿着打扮总是引领潮流,而有的人就算是偶尔拉着潮流的尾巴也挤进去了,却顶多是个“半吊子”。

  我们宿舍的王辉就是个时尚的人,明明是很平常的衣服,穿到她身上就变得好看时尚。她穿黑色的一步裙,一个星期以后上下班的路上团场那种迈大步走的丫头不见了,全成了走小碎步的日本姑娘。她穿一件灯芯绒的上衣,没多久商场部里的灯芯绒就卖断了货。

  前几天,王辉剪短发了,没多久,同宿舍里的四个姑娘都剪了短发,只有我和贾国珍还是扎着马尾巴。
  “你们俩怎么回事?对于流行总是迟钝。没看见王辉剪短发了吗?”王辉的死党秦芳趁宿舍里人少的时候教育我们。
  贾国珍无奈地指着我说“我是想剪,可是这家伙不想剪呀。”
  我喜欢留长头发,因为留长发可以买各种各样的头饰戴。我喜欢买漂亮的头饰:“剪了短发,我的那些头饰怎么办?扔了太可惜了。”
  “可以放着呗。又不是一辈子都不能带。这是流行,今年流行短发,弄不好明年就是长发了,你明年就好带了呀!流行是变来变去的。你们懂不懂呀?要不是同一个宿舍我都懒得和你俩说。”秦芳朝我俩翻着白眼“对牛弹琴。”
  思前想后,看看别的剪短发的人,我觉得还是长发好,头饰可以天天换,发型可以变来变去,而人人都差不多的短发看着就让人分不清谁是谁。(近视眼靠发饰来认人)
  几天下来,我和贾国珍的晃来晃去马尾巴变成了宿舍里的耻辱。
  “拜托,你俩去剪短发好不好,没钱我借给你们。”秦芳看不下去了。
  “我们留长发管你什么事?”我最讨厌别人指手画脚了。
  “你们有没有荣誉感呀?我们是同宿舍的呀!王辉是引领潮流的,你们两不要拖后腿好不好。”秦芳越说越生气,有种恨铁不成钢意思。
  “你看看你俩,土不土洋不洋,真是没品位。”王辉轻声细语傲娇地说。
  “剪就剪了,剪短发很利索的,风吹着脖子有种女强人的感觉。绝对适合你两个性格。”大姐石咏梅也加入了劝说。
  “剪吧,看我,一下子就变了形象,我还从没剪过头发呢?”黄毛季红兴奋地仰着脖子让我们欣赏她的短发。她可是小时候不长头发直到六岁才开始长头发的,家里可从不给她剪短发的呀!
  剪还是不剪?宿舍形象,集体的荣誉感,不要给兵团人丢脸,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逼得人不得不赶潮流。

  为了给我们当参谋,出主意,整个宿舍出动,陪我俩去剪头发。
  理发店(王辉认为那家好)的生意兴隆,等待的时候,我们在明星杂志上挑选喜欢的发型。“三个女人一台戏”六个女人吵翻天。个人眼光不同,谁也说服不了谁。算了还是当事人来选吧。这种关键时刻,贾国珍一直是以我瞻予马首的。
  我看来看去,选中了郭富城的发型。那时他刚出道一首《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风靡大江南北。说实话我不是歌迷粉丝,我压根就不知道郭富城是谁,只是到哪里都能看到他的海报,和别的明星比起来就这人觉得眼熟 ,当然选他喽!
  我这个土了吧唧的人,居然选了当红歌星的发型,这让王辉难堪,这简直是挑战时尚权威呀!她气呼呼地当甩手掌柜走了。“你既然这么能就别让我出主意了。”
  主心骨都走了,我们也别剪了,打道回府吧。
  为了宿舍的荣誉,为了平息王辉的怒气,我和贾国珍只好自己找理发店剪短发。
  我俩不知道该咋办,既不知道自己想剪什么发型,也不知道哪家理发店好,只好凭感觉来做。
  趁午休时间,我俩跑到市场上找理发店。市场里的理发店一家挨着一家,实在是太多了。没什么人的不去,肯定是水平不好,没人去;人太多不去,要等,会耽误上班时间;进了一家正好在送顾客出门的。
  这家生意不错,有四个年轻的理发师,那个在送客的理发师看见我们,热情的迎了上来“小妹想剪什么发型?”
  从没有年轻的男子叫我小妹呢?一时间耳红面赤:“我不知道剪什么样子,但是她们都剪了,我也要剪。”
  “是孔雀大厦的吧,你们单位很多女孩子在我家剪,来坐下来,你脸型好,我正好有个发型适合你。”这么好的态度,让人不能拒绝。
  剪完以后,理发师满意,在场的顾客都说好看,贾国珍夸我漂亮极了。我是近视眼看不清楚反正别人满意那就是很好,我也满意。回到宿舍,整个宿舍区的人都称赞“绝对有百分之九十的回头率。”
  我的成功发型激起了贾国珍的斗志,她当时被当成陪我去的人,坐了冷板凳。第二天的午休,为了怕我太炫,显不出她,贾国珍让一个长相一般的人陪她去剪发。
  我在单位等着看贾国珍的新发型,可是左等等右等等都不见她回来,都上班两个多小时了也没她的消息。倒是她干活柜台的组长来找我,“贾国珍的钱不够,理发店的人把她扣下来了,还差60块钱。你快去借钱。人家还等着呢。”
  不知道贾国珍弄了什么时髦发型要这么多钱?会不会是进了黑店被别人斩了?我们团场的人可没这么好欺负的。我借了钱,叫上玩的好的男生,口袋里装上刀子,去领人。
  看到我来,贾国珍顶着像非洲人贴着头皮的短卷发催我快付钱。发型不错,很有个性,我怎么没想到贴头皮剪呢?
  不过这也不要80元吧,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谁愿意当冤大头呀。
  “这样的发型要60块钱吗?我怀疑你们是家黑店。”
  “小姑娘不要乱说,她可是又烫又剪头发。”
  “就烫了这点也要不了60呀?想斩人呀!”我暗示身后的男生抽出刀子,谁怕谁。
  一个三十来说留着长波浪很漂亮的女老板挤上来,硬拉着我的手让我无法乱碰:“小妹呀小妹你听我说呀!她要像我这样的发型,我给她说了这么长的头发要20元,她硬要烫。”
  贾国珍才18岁,和我一样瘦小,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总是被人以为是童工。去剪三十多岁女人的发型,能好看吗?我怀疑地望着贾国珍。
  “我不是要时尚,超过你吗?”贾国珍小声地嘀咕。
  “烫完后又说不好看。让我修短,我修到齐肩,告诉她不能再短,要不然就不是大波浪了,她又让我再烫小卷。烫完以后她还是觉得不满意,又让我剪短。”
  “你就不能直接剪短在烫吗?”我憋着怒气问贾国珍。
  “我又不知道到多短才好看。”贾国珍委屈地说。
  “最后就成了现在这样,她还不满意,摔坏了电吹风,理发推子,砸烂镜子,吓的顾客都不敢来,我只是要了基本的损失费,这四个多小时的误工费我都没算呢?”
  “你砸人家东西干什么?”
  “时间太长了坐的腿麻,我不小心碰上的。”
  “小妹呀我们可是老实的手艺人小本经营呀?你们新疆人太野蛮了,动不动就砸东西。三个月前对门那家就被人砸了,想不到你们这么小的姑娘十三四岁就进帮派。我看小妹你面善不像坏人呀,你还是去学校读书去吧,别再混了,作孽呀!你爸妈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呀.....“
  “到底咋回事,不是说有人欺负兵团人吗?砸不砸?”我身后的男生不耐烦地问我。
  “给钱就好了,别再听她罗嗦了,快走吧。”贾国珍因为有男生知道觉得丢脸。
  “误会,误会,我们18岁时成年人了。”我羞得无地自容,把60元钱塞进老板娘的手中,拉着贾国珍就跑。

  为了把赔进去的钱省回来。我和贾国珍决定在60元钱没有省回来之前,不去剪头发了。
作者 :亡牛 时间:2015-07-09 01:27:00
  哇哦我也会来一句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作者 :亡牛 时间:2015-07-09 01:32:00
  精彩,有趣极了,给我这与潮流无缘的人,上了堂安心课
  
  • 白银深邃

    举报  2015-07-10 12:29:41  评论

    有我做你的榜样呢。不过偶尔学学也不错,至少经历过了,也不遗憾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東閣 时间:2015-08-13 08:25:58
  白姐总让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太平淡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