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电话的那头

楼主:哑疯 时间:2015-05-13 09:53:21 点击:4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电话的那头,姐哭了,那眼泪仿佛滴在我心上。
  电话的那头,父亲仍象以往一样平静,仍就告诉我身体挺好,可我知道,不是这样!
  而我,总在电话的这头,装着若无其事,其实也想哭.......
  我们姐弟几个很幸运,有一个宽厚坚强的父亲和一个善良慈祥的母亲,父母给了我们虽不富足却很温暖的童年,并且一直用心呵护着我们,直到今天,直到父亲身染重疾,从不曾中断。母亲已往天国,她在那边或许还在操心着我们、操心着爸爸吧,所以就准备带走爸爸吗?
  我的祖父祖母留给我父亲的,却只是一个悲惨的童年和贯穿一生的对父母永无盼头的思念..........
  父亲出生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我的爷爷只活到29岁,却娶了一妻一妾,生下五个儿子。我的奶奶付氏生了父亲和二爹,父亲很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就相继去世了,爷爷是怎么死的,好象是我们陈家的一个迷,不管我怎样打探,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祖父祖母去世后,父亲被过继到二爷爷家,二爹过继到一个冯姓的人家。二爷爷有三个女儿,因为没有儿子,由太爷爷做主,父亲就到了二爷爷家,二婆很喜欢我的父亲,把他当自己亲生的,可惜二婆也去世得早,父亲再一次失去母爱。
  大概是相依为命的缘故吧,父亲很是疼爱我的二爹,从小两兄弟就被分开,情感却不曾中断,甚至比别人家的亲兄弟感情更好,二爹已经去世了,这之后,常常听父亲叨念他。
  父亲很小就到县城学理发了,那时候学理发是很苦的,用的是那种中间加弹簧的手动理发剪,需要很强的手劲,是靠练出来的。就是这个理发的手艺,养活了六个儿女,在那个年代,尽管清贫,我们却没有捱过饿。
  我小时候不听话,没少挨父亲打,在我眼里,父亲是严肃的,从不表扬人,他信奉“黄金棍下出好人”的教育方法。说也奇怪,我学会的第一个脑筋急转弯居然是父亲教会我的,就是一笔完成圆圈中间加一点,这个技术让我在同伴中显摆了好久。
  在我的记忆中,关于父亲,有两件事情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件事是父亲在让水(我们当地一个偏远的山村)做笋子,很长时间才回家,一双手被盐严重腐蚀了,不能沾东西,第二天却仍然穿上他的那件洗得发白的蓝布工作服到理发店上班去了......另一件事情要轻松得多,那年的春天,父亲从田里干活回来,光着脚,裤腿挽得老高,全身都是泥,从上衣口袋里变魔术一样的摸出几个黑黑的小东西给我,那东西叫光光子(一种水生植物,可以吃,味道很甜)。这恐怕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水果了!
  父亲是乐观的,即便是食不裹腹的那些年,忙里偷闲的时间也是有的,邀几个玩友,一张方桌,锣鼓齐了便开唱川剧,父亲是唱花脸的,唱川剧时时常会将脸胀得通红,象极了关羽。后来中专实习的时候我也到成都的川剧茶馆听过川剧,却听不出原来的味道,也许父亲他们唱的不算正宗吧,但在我这里,小时候听到的好听多了。
  父亲老了,生命已经走到了最后的时刻,他这一生经历了别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幼年丧母、中年丧子,现在母亲也离他而去了,.尽管儿女们都还孝顺,但孤独始终挥不去,思念始终放不下,病痛始终斩不断.............父亲正在经历人生最后的磨难,同样倍受煎熬的还有我们姐弟。
  也许,当有一天父亲真的离去,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还要继续.........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我的父亲母亲,难过之余,恐怕也会后悔吧............

  (写于2013年父亲重病时,怀念我的父亲)
作者 :東閣 时间:2015-05-13 10:39:00
  这就是人生吧。
作者 :只愿换她笑靥 时间:2015-05-13 11:08:00
  感动
  
作者 :只愿换她笑靥 时间:2015-05-13 11:10:00
  平凡中不平凡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