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养鸟记

楼主:白银深邃 时间:2015-06-04 11:52:43 点击:78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四年级放暑假时,隔壁的哥哥张辉送给我两只小斑鸠。那是他帮他妈妈干活时逮到的。这也是他干活时贪玩让我给他打掩护的报酬。
  据说小斑鸠不会飞,只能在地上跑,一追就追上了。
  两只小小的斑鸠,比刚买回来的小鸡还要小。在地上像一个小团麻线,那是保护色,在野外树林带里不容易被发现。不过和我家的小鸡混在一起则是分外的抢眼。
  在张辉的教导下,我先将稻谷泡软,再把一小节干芦苇横向劈去三分之一,留下三分之二。把头削尖,做成喂食的工具。
  斑鸠不是人,不会讲话,也不是小鸡,不会自己吃食,只有冒充鸟妈妈硬塞给它喂食才行。(我不吃饭的时候,妈妈也是硬塞的。)
  首先要摸摸它们的嗉囊,看空不空,要是空的就赶紧喂食。要是半空,可以等会喂,要是鼓鼓的就不用喂食了。
  喂食时,一只手把小斑鸠攥在手心,不能太紧,太紧它会疼要反抗,也不能太松,太松它会跑掉。用大拇指和食指掰开它的嘴,这也要不轻不重,不慌不忙,当妈妈的人要镇定才行。
  另一只手,用喂鸟的工具舀起泡好的稻谷,把尖尖的那头对着小斑鸠的嘴里往里灌食物。一定要塞的里面点,要到嗓子眼里面才行。不然小斑鸠一甩脑袋稻谷就会甩出来的。
  这个活看起来蛮好做的,但是真正的做起来就不太容易。不能心慌意乱,不能急冲冲,不光是要有耐心,还要有爱意。就像喂养软软的小婴儿那样。毕竟小斑鸠也是出生不久,是没满月的鸟婴儿呀。一定要心平气和,要边和它们讲话,边喂食。
  开始时很多小孩都抢着喂,可是,小斑鸠对“代理妈妈”实在是太挑剔了,动不动就拉人一手的屎,叨人,抓破手甚至被甩的满脸满嘴的稻谷,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没多久,除了我就没人愿意喂它们了。
  其实拉在手上,抓破皮,甩的满脸稻谷,这些我也经历过,我认为这不算什么。平时玩的时候不也要弄得浑身脏不溜秋吗?“失败是成功之母”“熟能生巧”总结教训,慢慢改进,时间长了就好了。
  起先喂饱一只小斑鸠要一个小时左右,两只要两个小时而小斑鸠消化得快,饿的快,要不停地喂,给小斑鸠喂食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记忆一直停留在睡午觉时,四周静悄悄的,我坐在院子的长板凳上满头大汗的喂鸟。)
  后来有经验了,两只斑鸠只要20分钟就喂饱。斑鸠长得很快,大概15-20天就成年了,自己可以吃稻谷,在空中飞来飞去了。那时就有种功成名就的自豪感了。

  张辉说,斑鸠是野生的动物,长大了要放生的,不然它们不会繁殖。
  为了不丧失野性,我从不把它们关在笼子里。不过那时新疆也没有鸟笼子。
  在斑鸠小的时候,张辉给我一个很小的柳条筐子,里面铺上旧棉花,晚上睡觉的时候,小斑鸠就挤在里面,长大以后,斑鸠就不肯睡在小窝里了。我把它们放进去,它们又自己跑出来。
  两只斑鸠一大一小,张辉说大的先出生,小的后出生。他看姐姐也喜欢斑鸠,就自作主张的说大的给姐姐,小的给我。
  有人建议我给它们起名字叫“大乖,小怪。”因为我家就是大的乖,小的怪。
  但是自从我一人担起喂食的重担后,就自以为姐姐没有资格养斑鸠了,要是大的给她养,她也没本事养活呀。于是我就叫大的“大傻”小的“小乖”。
  成年的斑鸠有一只鸽子那么大,但是比鸽子瘦,身上的毛像麻雀一样是麻中带点黑,不过比麻雀漂亮多了。斑鸠的尾巴很大,站在地上吃食时,尾巴像把打开的折扇。
  姐姐很喜欢它们,曾写过关于斑鸠的文章,得到老师和同学的称赞。
  她经常趁我不在的时候坐在小凳子上往空中撒稻谷看它们在空吃食,“小乖”灵活会在空中接食,从不吃地上的食物。“大傻”笨在空中吃的少,饭量又大,会吃地上的东西。
  我喜欢爬到院子的最高横梁上,看斑鸠在空中自由的飞,想象着自己也跟着一起飞。经常傻笑着伸开双臂,全身摇晃,忘了自己身处高处,屡次从横梁上面掉下来。被妈妈骂,惹得张辉气恼,威胁我再这样就不给我逮鸟了。可是我屡教不改。


  有次我和张莉从外面回我家。家里只有姐姐在,也不知她在干什么,前门锁着,后院的门也插着。本来我可以翻过院子自己开门的,可是那天就是偷懒,没有爬墙,在门口使劲的叫姐姐看门,嘴里还不停的威胁她。
  姐姐慌忙跑出来给我开门,“大傻”听见姐姐的脚步声,以为是喂食了,马上从屋顶飞到地上,姐姐匆忙中一脚踩在“大傻”的头上。
  我和张莉在院子的门外全看见了。姐姐傻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
  我气得翻过院子,对着姐姐大骂:“大白天你关门在家做什么亏心事呀?你傻呀!瞎眼呀!这么大的东西看不见?你脚底下有东西没感觉吗?傻逼?”我动手推姐姐,恨不得也一脚踩死她,给斑鸠报仇。
  我骂姐姐的声音把张辉招来了。张辉看到这情景也轻轻的说了姐姐几句,然后叫我别生气了。答应过几天再给我弄两只小斑鸠。这次两只都是我的,不给姐姐了。
  算了吧,既然姐姐踩死的是她自己的斑鸠,我也不能说什么了。死一个赚两个好像也不亏。
  张辉把死斑鸠埋在了夹竹桃的花盆里,去安慰姐姐了。
  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子就死了呢,不就是轻轻的一脚吗?我看着埋斑鸠的地方,好像觉得土在动。
  ““大傻”没死!”
  我和张莉把斑鸠挖出来,抖赶紧身上的土。仔细查看。姐姐真会踩呀!可怜的“大傻”整个脑袋都扁了,眼睛都穿到一起了。要是踩在身上说不定还有救,脑袋没了一定就是死透透了。
  可是为啥埋在土里土还在动呢?
  我认为是“大傻”的灵魂想出来。普通的斑鸠死了灵魂会回到自己的家,“大傻”可是人类养大的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呀!我不能让它的灵魂在外面飘荡,那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我和张莉找了张干净的薄膜把“大傻”包起来,又找了个鞋盒子,把它放进去,身上撒满稻谷,怕它渴了又放了一墨水瓶的水,然后再埋到夹竹桃的根部。还在上面插了根小棒当墓碑。我和张莉各自向合掌,让观音菩萨保佑“大傻”的灵魂回家。

  我和张莉在外面玩的高兴,张辉看到了很奇怪。因为我应该还在伤心中才对。
  我们把事情告诉他。“大傻”在观音菩萨的保护下去西天回老家了,我当然不悲伤了。
  张辉骂我们是傻瓜,他要把“大傻”挖出来。我急了,不许他挖。他说那样会害死夹竹桃的。难道我要夹竹桃也死吗?
  我不愿意害死夹竹桃。同意张辉把“大傻”挖出来,但要他帮我把“大傻”埋在别的地方,做个漂亮的墓地。
  张辉说,死掉了,装在盒子里是浪费,最好的就是埋在花的下面,这样身体腐烂后就是肥料。“大傻”会在夹竹桃的花里复活,只要夹竹桃不死,“大傻”就不死。死后还有用,才是最好的结局。

  没多久张辉又给了我两只小斑鸠。姐姐这次也耐心的帮我喂它们。就是屎拉在手上她也不在乎了。这两只斑鸠我没有起名字,反正它们长大了要回家的。
  “小乖”现在是阿姨了,“小乖”有时候几个小时都不在家,但是每天都要回来,两只小斑鸠喜欢跟在“小乖”的后面,“我总觉的“小乖”在等它们长大就会一起离开。
  有一天,三只斑鸠都不在了,我晚上等了好久它们都没回来。张辉说斑鸠和鸽子一样,喜欢随大流。左建军养了好几只斑鸠,大概是到左建军家的斑鸠群了吧。
  我不是很遗憾,只要它们高兴,到哪里到一样。
  每次空中有鸟儿飞过的时候,我总是会爬到棚子的最高横梁上挥手。我希望那里会有三只斑鸠看见我,记得我。就算是忘了也无所谓,只要是它们高兴就好。
作者 :只愿换她笑靥 时间:2015-06-04 14:40:00
  看了这文我也想养只鸟儿了
  
  • 白银深邃

    举报  2015-06-05 13:54:01  评论

    养野生小鸟的时候一定要硬塞食物。否则会饿死的。
  • 只愿换她笑靥

    举报  2015-06-06 16:00:02  评论

    小时候小伙伴养过,我们一起去捉竹叶里的青虫。哈哈,当时我不敢捉虫@白银深邃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亡牛 时间:2015-06-10 01:37:00
  问好银姐,美好带着伤,快乐的童年,好想念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