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森的玫瑰园(chapter5-6)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5-07-29 22:17:19 点击:8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Chapter5

  在世界的另一端,暗青色的天空下幽光浮动,此刻戎装的圣兵们正在进行决战前的宣誓。中心城市的地下火把通明,每个人的脸色严肃,都紧张地盯着中央位置上的王座。
  一声有力苍老的声音在门打开的一刹那传来,所有人的目光一齐看过去,来的人不是安尔亚赛王,而是哈维.金。
  “勇敢的圣士们,我带着安尔亚赛王的光明到来,向你们的勇敢致以敬意。”
  所有人都致以欢呼,向台上的老人致以圣士出军之礼。他们的王没有到来,并没有就此影响到了高涨的士气。
  中心城市的战争在混沌之中开始,如弦紧绷的战事起于地下城门打开时,城市上空浮游的幽冥和手持利剑的圣士交错,凄厉的狞笑从幽冥一团黑暗的身体中发出,锋利的长剑击破黑暗的气流的同时,圣士手上也多了一道道血痕。幽冥善于躲藏在一团团的黑暗中,夸张地向圣士叫嚣着,圣士不甘示弱地回以剑击。此刻的哈维.金正在城市的金色时钟上眺望远处的战事,他不知道公爵是否能够按照约定很快回来,结束这场灵爵的灾难。
  在华灯璀璨的人间,一个男子裹着黑色的大衣入幻影在如梭的人流中移动,周边的人并没有发现刚刚那瞬间寒意流过发生了什么。苍白色面容的男人在城市僻静角落里一个写着古怪文字的收藏店前停下来,并且走了进去。
  店里有各样的骨骼甚至出现了玛雅时期的头骨,墙壁上挂着来自古老中国的字画,镶嵌着珠宝的钟表的表盘上转动着古欧洲的街景,窗台上摆放的是中世纪欧洲传说中失传的树管风琴,上边有十二只小鸟分别栖息在树枝上,树枝的长短不一,从下边吹风能够发出不同的声响。黑衣男子欣赏着精致的器物,心里想着雅各布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依然喜欢从世界各地收集新奇的东西。
  这时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年穿着黑色长袍从屏风后走出,手里举着铜铃,笔直粗黑的眉毛下双目充满神采,宽厚嘴唇下的笑显得有几分朴实。
  铜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黑衣男子摘下了面罩,清俊的面容,裸露的苍白肌肤,来的人正是西森。
  “现在还在用这个趋避幽冥吗?”西森问道。
  “现在不能啦,这个铜铃只能暂时庇佑店铺不会受到妖怪侵扰。”少年挠挠头,将斑驳的铜铃挂在了店门口。 “那个,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好了,今天老师暂时不掌柜。”少年看着男子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眼前翻开的古老卷集扉页上有一支已经枯萎的玫瑰,感到有些不寻常,书卷上写着:
  “吾珍挚爱,至永远。”
  他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身体里仿佛有一头猛兽在猛烈地冲击着记忆的缺口,心室中的血液停滞不流,他记得那时颜容纯真的她在红色欲滴的玫瑰丛中微笑着向他走来,朦胧的脸,声音依然清晰地透过浓雾:”亚赛,答应不要欺骗我,我会很难过。”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感情依旧没有起变化,只是承诺已经找不到要兑现的人。
  “你怎么来了,中心城市的事务依旧没有处理完吗?”这时候一个执手杖的老人走进来了,额头上横生了很多皱纹,鼻子也已经下垂,如银的白发披散曲的卷,黑色的披风上的搭扣上别着一枚琥珀色的宝石,拇指上套着一只已经磨到发亮的来自东方的玉指环,浓密毛发下深陷的眼透露着历尽岁月洗练的智慧光芒。
  “老师您回来了。”少年很恭敬地将老人脱下的披风挂起,然后用从中国运来的茶叶泡好了茶,很快便将店门关了。
  “亚伊消失,在中心城市。”西森说道。
  雅各布转过身,一副震惊的模样:“什么,亚赛?当初我将亚伊交到你身边,正是因为信任,如今亚伊消失了,事情开始变得麻烦起来了,如果落入了幽冥的手中 后果将不堪设想。”他来回地踱步,心里明白这事不能全是亚赛的责任,亚伊她已经长大了,如果幽冥趁机再掳走亚伊,发觉她身上的秘密,这将引发一场更大灾难。
  “我现在是独自开始寻找亚伊,不能让过多的人知道亚伊,这样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最近幽冥入侵的步伐越来越紧了,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亚伊,你知道我不能再失去她了。”西森紧锁着眉,昏黄的灯光下脸色如蜡苍白。
  “我请求您能解开我体内的第一层封印,这样我能够动用灵力寻找亚伊。”西森请求道。
  “两百年前你是空中城市里我最优秀的学生,无论怎样我也不会想到你被大火焚烧几近死亡,为了救你我在你体内上了三道封印,保住了你的性命。第一道戒杀封住了你的灵力,过于强大的灵力如果在体内失控会浑身爆裂而亡;第二道时间之瞳,封锁住时光的痕迹,你全身的伤口开始愈合,第三道觉兽,内在的知觉开始消失,受损的心室能够渐渐修复,接受纯粹心晶不发生排斥。如果现在解开第一道封印,亚赛你可要想好,有能会丢掉性命。” “老师,两百年前我是您最优秀的学生,如今也是,请您相信我,我已经想好了,这我的选择。” 西森回答说。
  “好吧,亚赛,我暂时将你的第一层封印解开,切记一个月以后回到这里从新封上。”雅各布告诫道。
  这时西森已经躺在了床上,放下白色的帷幕,雅各布双手在铜盆中洗净后,从房子的暗格中取出一个盛着水的瓶子,里面浮游着无数闪动的光点,他即将开始解封的工作。他用圣水将西森的身体清洗一遍,然后循序渐经地在西森的背上推拿,依靠掌心的温度,让水中浮游的生物醒来,进入体内将封印解开。只见西森的背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动的轮盘,渐渐显现出来的是行星运行的轨迹,在缓缓地转动着,浮游的生物瞬间消纳在了转动的图案中,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只见西森紧紧抓牢的床木有了凹陷的痕迹,痛苦的神经在脸庞,手臂,腹部,身体的各个地方扭曲着,仿佛堕入了九层的炼狱,蚀骨的疼在内脏中翻滚,他仍不吭一声,坚持到最后一刻,才勉强用意志睁开双眼,为了让老师相信他,甚至只披上了披风下床行走,人变得更为消瘦了,渐渐化作光影下的一道线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雅各布明白西森即使现在为万人之王,两百年前的事终究如惨淡的迷雾,笼罩其中无法走出,他也老了,如衰老的恒星即将堕落,不再有剩余的光和热照明未尽的道路,在找到亚伊之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还未完成,他要打探清楚近日幽冥为何胆敢在人间如此骚动的原因。他也要去见一位故友了,少年执意地要和老师前行,雅各布拒绝了,嘱咐这位他从贫民窟中抱来的孤儿阿奴如果遇上了一个背上有玫瑰印记的女孩一定要留住她,并且保护她。少年很认真地记下老师的话,看着老师拄着手杖匆忙离开,一个人又孤单地将店里的灯熄灭了几盏,风中摇曳的烛苗孤伶伶地照亮这百年老店。



  chapter6


  离开前,西森抬眼看了一下城市中心的广告牌,那里正在直播当红议员梅高.梵拉奇拉票的广告,他宣称目前整个国家都在面临着危险,只有他能够拯救国家于危难之中,在一旁的美女主播很不可思议看着这个妄言的议员,而梅高只是留一抹奇怪的微笑在脸上,随即屏幕上便切换了广告。
  西森将头埋进大衣中,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很快地消失在了城市的街角。而此刻阿奴走出门将红灯笼挂上,换上了“食面”的牌子。
  此刻的我又累又饿地走到了一条莫名的巷子,看着那个用古汉语写的食面的店,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便走进去了。里面的座椅摆放我很整齐,碗筷整齐地叠放在柜子里,昏黄的灯光下的锅炉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您好,请问这里有食物出售吗 ?”这是我第一次和陌生人说话,很紧张地四处张望。
  这时阿奴从屏风走出来,端上来了一碗面:“这是最后一碗了,我刚刚做好的,留下来尝尝吧。”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便捧起面狼吞虎咽起来,一旁擦桌子的阿奴问道;”味道不错吧?这是海鲜拉面,从很遥远的地方运过来的海鲜加上精心揉的面,今天你可真幸运,喝到了老师熬的汤,老师平常都不会下厨的。”
  我连忙点头,这样的味道是我第一次尝到,以前在城堡里哈维虽然会经常煮汤可是也比不上眼前的鲜美。面,成为了我在人间吃到的第一份食物,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流淌全身。
  结账的时候我将一枚银币递给这个肌肤黝黑的少年,他脸部的表情很夸张,嘴巴张得再也不能合上:“你这样我不能找零给你啦,这一枚中古币可以将整个店铺给买下了。”少年哭笑不得。
  “我只有这个了,其它的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不知道会这样,这一枚货币还是当时西森给我上制币权时送我的,他说有了货币便可以到市场上交易,目前看来这样的交易规则已经不适用了。
  “好吧,算我请你了,不知道老师回来的时候是否又被挨骂,最近的生意越来不好了。”少年摇摇头,便走到里面去了。
  “我可不可以用劳动交换,我可以替你打扫。”我提出了这个请求的时候,其实是想留在这里。一旦离开了西森的保护,我便不再是小公主,而是依靠自己生活的亚伊。
  少年皱皱眉,将一盆洗净的碗端到我面前:”你先将这刚洗干净的碗擦干,然后叠放到柜子里。”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儿身无分文,走出这一条街,外面就是川流不息的车辆人流。他必须留下她,他清晰地记得老师临走时交代他的话。这个陌生的女孩穿着复古的束腰长裙,即使十分饥饿,吃面时仍将餐巾整齐地叠放,坐姿端正毫不失礼仪,就连使用的货币也十分古老,身上有用名贵香料调制而成的香水气息,和刚刚那一个黑衣男子身上的一样,犹如从中世纪里走出来的公主。他想他已经大致明白了她是谁了。
  我并没有感觉不合适,而是很仔细地将碗擦干,叠放在比我高了一个头的柜子里,摇摇晃晃地险些将那个中国宋代的青瓷碗摔碎,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和我说,今晚你先住在这里。”阿奴提着灯,推开一间阁楼上房间对我说,雕花的木床,下垂的繁复的床帏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阿奴提着灯下楼去了。我暂时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安顿下来,很快便睡着了。月牙色的月光进了窗里,风吹开了那本在阳台的古书,书页一页页地翻动着,屋檐下的铜铃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响动声,而我则沉溺在了一段雪白的月光里,梦到朦胧的云端里我正在沉沉地下坠。
  楼下的阿奴注意到了的异动,他现在必须彻夜不眠地在店里守护了,这附近来的妖怪越来越厉害了,他不得不专心起来对付。
  夜深了,门外的风渐渐小了,阿奴不知怎么就困倦地伏睡在桌上了。这时阁楼上的窗台飘进来了曲卷的落叶,在幽暗的角落里缓缓展开。
  “爸爸,你说我们这样会被小公主看到吗?”这时一个背上有枯叶纹,如瓶盖,身高三寸的人儿从落叶里露出头来细声细语地说话。
  “小公主已经睡熟了,我们不能吵醒她。”这时一个脸上长满了胡子,腰配着短刀的男人也从枯叶里出来。
  他们就这样看着睡梦中的亚伊,恬静的睡容,匀称的呼吸仿佛还是会在伊甸森林里那个熟睡的小女孩,纯洁得如湖水一样的双眼像是会说话此刻安静地闭上了,在如水的月光中。
  高个子男人从桌子上跳到柔软的天鹅绒铺的床,将腰间的匕首抽出,将亚伊的卷发削断了一小束绑在腰间,便跳下很高的床;另一个小人不舍地看着沉睡中的公主,从腰间拿出一粒豌豆,他将此作为最珍贵的礼物放在了床沿:”小公主,愿你有一个好梦。”说完便匆匆地顺着绳子爬了下去。
  “明早小公主会发现我的豌豆的,对吗爸爸?”此时父子两坐在窗台上,小人格林正仰着脸问。
  “是的,小公主会看到的。小公主如今回来了,我们很快便能回家了。”男人看着夜空说道。
  “爸爸,家是在那个方向吗?”格林指着仙女狩猎图的方向问道。
  爸爸摸了摸格林的脑袋,说道:“是的,家就那里。风来了,我们要赶快回去告诉族人这个好消息。”他仔细地将那一束卷发收好,便披着叶子滑翔在夜空中了,男孩也紧跟了上去。
  第二天我感到手臂下很不舒服,抬手一看一粒绿色的豌豆躺在床上,我并没有立即将它扔掉,而是仔细地收好了,放在了贴身的位置。
  一粒认清现实的豌豆,让亚伊觉得生活开始不一样了。这时在城市的阳光下教堂的钟声响起,她飞快地穿着拖鞋下楼去了 。
作者 :寥影浅墨 时间:2015-07-29 22:49:35
  欣赏,晚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