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国王与禅师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5-05-16 01:49:24 点击:115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深夜里,国王拜访了空无禅师,告诉了他的烦恼。
  国王:“今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花园里的百玫瑰全开了,而红玫瑰却迟迟没开。我要举办一个舞会,需要美丽的红玫瑰,可是为什么期待的东西总是等不来?”
  禅师:“国王,让我和您说一个故事,这样您就会明白了。很久以前,有一个人需要穿过沙漠到达一个繁华的城都。但在途中,他意外地遇到了流沙,幸运的是他得以逃生,不幸的是他失去了水和食物,和药品。而一旦在沙漠里缺水,四五天内没有找到水源便会死亡。那么假若国王您同处一样的境地,您会怎样呢?”
  国王思考了片刻,摇摇头说:“和在流沙中遇难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时间不同而已。”
  禅师继续说道:“您说得很正确,但冥冥之中,期待存活却是生命坚持走下去的勇气,即是是必然性中只存在微茫的不确定性。他继续在沙漠中行走,寻找水源。 而多次他都被海市蜃楼的景象所迷惑,由最初的欣喜若狂到失落乃至沮丧。当他看到远处的沙丘上有一汪泉水时,他认定了幻像的存在,继续前行,却发现有粼粼的波光在闪动。他终于找到了泉水。一股细细的泉水缓缓地消退在浅沙之中,留下了还湿润的痕迹。当希望一闪即逝地出现时,痛苦莫过于消亡。他颓然地放倒疲惫的身躯,感觉游于死亡边缘绝望地质问沧漠为何如此游戏人生。却在不经意中发现他身下的沙土是湿的,鞋子下也是湿的,他立即激动地挣扎爬起,依凭着沙子的湿度一直寻找,终于在背对太阳一面的沙丘,发现浅浅的流水缓缓聚集,渗出,不一会便聚满了一碗水。他的躯体极力需要甘美的泉水,当他俯身下去,却停住了,他想起了老一辈走沙漠人的教诲,这水是蓝色的,意味有大量的重金属,含剧毒。他的双眸垂下,神色灰败,干哑的喉咙吐不出一个字音。那么,国王如若说,这是生命无限的命题,如打开了一扇门,却没有阳光照射进来,是门有错吗?
  国王心里原本很不耐烦,他以为禅师会能给他一些建议解决好玫瑰的问题,就在禅师一字一吐的真言中微闭上了双眼,不想却在禅师的提问下,打翻了烛台。
  师转动了手中的佛珠,微闭双目,微叹:“我以为是门有错啊,它没有置身于正确的位置,给人迷惑,就如烛台非有罪,国王也无错般,我的言语非诵于佛堂般。”
  国王命令了随从将新的烛台换上,听到了禅师的话语,感到惊奇,瞬间消除了疲劳,开口说道:“那么如何消解这种错位呢?”
  禅师睁开双眼,缓缓说道:“不可解也,不可解也。国王且听我说道,其解才在无妄为的行径中生于心中。依我上述,行者心中顿生绝望后,渐渐地日落山丘。他思考为何苦苦寻求苦痛,倘若没有踏入沙漠的途中,如果没有遇到流沙,也不会命丧黄沙。但漫长寒冷的黑夜过去了,行者在晨出之时对自己说道:绝望的苦痛也是一种旅行,唯有承受方可战胜。我不会两次踏入绝望的河流。他越过山丘,却意外地在昨天经过的地方发现有清澈的泉水随这太阳的初升而缓缓流出。他发现泉水可以饮用后,欣喜若狂,他痛快地饮下甘美的泉水。随后他发现了这眼泉水在早晨之时于山丘西面出水,在午时过后于山丘东面出水,且水有毒,可能山丘下存在着漏斗形构造的盛水容器,在水层之下存有丰富的矿藏。他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地方,却苦恼地发现他仍处黄沙之中,并没有盛水的容器,他无法带走泉水。他明白虽然现在暂时解决了口渴的问题,可在沙漠中待得越久,越容易丧命。他一咬牙将衣服中的棉絮抖出,浸满泉水,随后继续上路。
  离开泉水已第四天了。他感到饥渴难熬,他曾经想过重新回到那眼泉,可是一个永远重新出发的行者是永远不可能到达目的地。他只能用早已干燥的棉絮“湿润”干燥的唇,他忍住了回望身后转头的冲动,生理上的缺水伴随着饥饿极度地煎熬着身躯,一直到第六天,第七天。第七天,他看到了沙漠边上繁华的都城。他终于走出了沙漠,他昏倒了过去。
  七天以后他醒来,他发现他被友善的人们救醒了,他昏睡了七天七夜。醒来后人们问他在沙漠中发生的事,他只是依稀地记得他走了七个白天和黑夜 ,有一位长者听了立即微叹说,从来没有人在沙漠中超过七天生还的。

  后来他在这座城市定居下来,组建了一支商队,多次穿过这片沙漠,可是没有哪一次遇到的绝境比那一次来得更绝望。如有一次在走出沙漠时,整支商队遭受强盗洗劫一空,还有经商时受其他商队的价格打压,他都一一从容面对,最后成为沙漠边城上最富有的人。
  当他已经功成名就时,已经很年迈了。但他依然忘不了年轻时的那一次旅行。他没有组织人去搜寻那座山丘下的矿藏,无论在他贫寒还是富甲敌国之时。在一天清晨,他装满了一壶清水,和三个儿子告别说道,我要出门远行,你们不必找我,你们已经长大成人了足够坚强地承受人生的绝望或是得意。说完,他一个人走入了漫漫沙之中,他认为他的人生已圆满,他打算在黄沙中一去不返。他又像回到了青年时代,在漫漫的黄沙中回首自己的一生,不由地唏嘘一生之中中:许多的希望幻灭在绝望之中,又在绝 望之中建立新的希望,如此循环,生生不息。
  他继续向东行,像一头老马索途,他又来到了那一座山丘。却发现已成了一片绿洲,他已年迈不支,却翻过山丘,找到那眼泉水,缓缓饮下,却浊泪满面。最终他长眠于一片开满蓝色小花和长有葱郁灌木的山坡之上,他梦到到了有一个年青人向他走来,问他可有泉乎?他笑而不答,年轻人转身走入了黄沙之中,他将翻过一座山丘。
  而这已是老者的行者终不知,当年他抖落的棉絮中携带着的种子,适时地落在沙中,终成为一片绿洲。”
  禅师将这长故事说完后,国王已在昏黄的灯光中睡去,他轻微地叹一声说,“白玫瑰为尝不可成为红玫瑰。其根同源,非花不对,人不知也,不知也,哪有错位,哪有佛乎?”
  禅师离开了深宫,脱下了袈裟,行走在月光下。国王在深眠之中,红玫瑰悄悄地开放了,却在早晨聚拢了花瓣,禅师终不知所去。



[$COMEFROM_TIANYA_APP$]
作者 :卧隐栖士 时间:2015-05-16 08:52:00
  欣赏,用意义。问好。。。
作者 :亡牛 时间:2015-05-17 00:08:00
  拜读.问好楼主.
  
作者 :亡牛 时间:2015-05-17 00:12:00
  向国王与禅师问好.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