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历史随笔]第二章 鲜卑源想

楼主:大家狼 时间:2016-03-12 17:30:05 点击:45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http://bbs.tianya.cn/post-no05-29588-1.shtml
  第二章 鲜卑源想
  ○大家狼

  鲜卑是中国历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传奇民族。史学界普遍认可现代锡伯族就是古代鲜卑人的后裔。锡伯族人口约19万人(2000年),主要分布在东北各地,还有一部分人迁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及周边地区。锡伯人以勇武骑射著称,忌吃狗肉。农历四月十八日是他们纪念先民西迁的节日。在锡伯语中,“鲜卑”与“锡伯”甚至“西伯”是同一个字根,所以有人认准“西伯利亚”系“鲜卑利亚”的异音。无独有偶,西 方史学界也有人认同这一观点,称Siberia(西伯利亚)的字根Siber就是族名Sabir(鲜卑) [1];更有研究东方文化的学者论述Sabir为满语Sabi(吉祥)的变音,原是部落酋长的名字,后以其名为鲜卑族称 [2]。
  鲜卑的起源目前尚无一致看法。中国古书里“鲜卑”又作“师比”或“犀毗” [3],原意指胡人袍服的束带钩,先秦时也用来形容少女苗条柔曲的身姿。比如《楚辞大招》中就用“滂心绰态姣丽施,小腰秀颈若鲜卑只”来赞誉舞者玲珑的倩影。有人据此结论鲜卑得名,但方家认为此带钩名与作为民族称谓的“鲜卑”不能混为一谈[4],鲜卑族源另有起因。
  东汉经学大师[5]服虔研究史籍,认定鲜卑是山戎的后代。他在撰写《史记》注解本《集解》时说,“山戎,北狄,盖今鲜卑也”。山戎也称北戎、无终、代戎,大致分布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至河北省玉田县西北无终山一带。山戎与华夏渊源深厚,屡见于先秦前后的古籍。我国最早的历史文献之一《逸周书》就用“东胡黄罴,山戎戎菽”描述了周边部落与中原王朝的贡纳关系。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倡导“尊王攘夷”,号 召诸侯救援因山戎攻击濒于灭亡的燕国。他亲自率军北伐,在无终山大破山戎。经此一战,屠何、孤竹等戎国破灭,山戎部落溃逸,还为我们留下了“老马识途”的成语典故。春秋之后,山戎逐渐退出华夏舞台,史书里鲜见山戎的活动,因此很难考据山戎与鲜卑的关系。东汉另一位史家应奉的记忆力很强。有一个车匠曾在门外露半边脸给他看到了,数十年后,应奉在路上见到车匠还与他打招呼,这就是俗语“半面之交”的来历。应奉在给皇帝的奏章里汇报:“鲜卑者,秦筑长城徒役之士亡出塞外,依鲜卑山,因以为号[6]。” 应奉不仅记性很好,他的“鲜卑起源长城劳工”的结论也让人叹为观止,后人罕有反对或赞同的;倒是他的儿子应劭在编撰风俗文献时替父亲遮掩了一句,“秦始皇遣蒙恬筑长城,徒士犯罪亡依鲜卑山,后遂无息;今皆髡头衣赭,亡 徒之明效也” [7]。既然“后遂无息”,自然无法查证了。
  鲜卑源自东胡别支是如今最广泛的说法。东胡是生活在我国北方的古老游牧民族,族名最早见于《逸周书》之《王会篇》[8]。东胡强盛于战国中叶,频繁与赵、燕等国相互攻掠。《史记》记载赵国李牧曾“大破匈奴十余万骑,灭襜褴,破东胡,降林胡,单于奔走” [9]。战国后期,东胡屡屡劫掠燕国,燕昭王不堪其扰,遂派大将秦开(即与荆轲同刺秦王的勇士秦舞阳的祖父)到东胡做人质,伺机窥探军事与地理机密;秦开回国后,燕昭王即兴师讨伐,大败东胡,拓地千里,东胡王北遁[10]。始皇帝一统中原后,继续对北方诸胡用兵,但强悍的秦军并没有打跨“逐水草而居,往来飘忽不定”的东胡部落,倒是与东胡先后崛起的匈奴一举终结了东胡的历史。一世枭雄冒顿单于用骄兵之计歼灭了毫无防备的东胡[11],于是匈奴尽占东胡的土地、人口和畜产,雄霸朔方傲视大漠;而东胡余部逃散。
  《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和《十六国春秋》均说鲜卑就是东胡的余部 [12]。晋代王沈编纂的《魏书》与司马彪的《续汉书》等史籍也提到,鲜卑与东胡有密切的渊源关系[13]。东汉的服虔则说:“东胡,乌桓之先,后为鲜卑。”如果结合他曾说过的“山戎,盖今鲜卑也”,依稀可以看到山戎或东胡与乌桓和鲜卑关联的影子。旅美著名语言学家朱学渊在他的著作《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中论述,“族名乌桓是‘乌洛浑’的缩音,蒙古语‘山’的发音是‘乌洛’,乌桓就是春秋时期的山戎”。该说似乎更印证了以上观点,然而“东胡—鲜卑”学说有个疑点却不能不提。诸多史书都提到“别依鲜卑山,故因号焉”为鲜卑族名的来历。也就是说,“鲜卑”这个称谓只有在“别依鲜卑山”后,才会“因号焉”;但有史料表明,“鲜卑”族名,远在“退保鲜卑山以前”就存在了。
  关于“鲜卑”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西周初期。《国语晋语》说,周成王姬诵平息管、蔡、霍诸侯国与武庚的叛乱之后,在歧山的南面大会天下诸侯,鲜卑也被邀请出席;但在当时中原人心目中,鲜卑和楚都是被排除在诸夏之外的蛮夷,因此不能上台参与会盟,只能替大会守护拜祭山川与神灵的火堆[14]。此篇以及其他先秦时代的相关记录,均证实“鲜卑”一词作为族名在匈奴突击东胡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东吴史学家韦昭在注解《国语》该文时曾讲,鲜卑来自东夷国。有学者赞同这个说法,并进一步阐述“鲜卑是上古东夷大支系邾娄—重黎—祝融的后代”[15],更有史学家推测鲜卑先世可能是《竹书纪年》所记九夷中的白夷,属于东夷北支系统[16];联系《史记鲁周公世家》提到,管蔡等与武庚的叛乱正是在东夷地区[17],可见其后鲜卑得以参与诸侯大会,很有可能是因为周成王安抚东夷诸国的怀柔策略。那么鲜卑族源何处?就如不能说大河的水来自哪一条支流一样,考证鲜卑的根源得不到人类学和语言学的有力支持,只能凭借现有书籍进行推测。总结方家的言论及各种载籍,我以为鲜卑祖源为东夷之一的说法符合史实。
  先秦文献中的东夷,特指位于今山东半岛与淮河以北的那些非华夏各国与部落。东夷诸国与殷商王朝为同源关系,文化习俗相近[18]。商纣王鹿台自焚后,周武王把他的儿子武庚流放到东夷。武王薨后成王继位,武庚与周政权派驻监控东夷的管蔡等国一起反叛。成王与叔叔周公很费了些力气才诛杀了武庚,放逐了蔡国国君等诸侯。鲜卑大概就是这个时候被召会到歧山参与诸侯大会的。随后,成王封姜太公于齐地,封周公的长子姬伯禽于鲁地,以齐鲁两国镇守东夷。由于周王朝持续的讨伐与齐鲁两强长期的同化,东夷势力逐渐逃匿、消亡或融入华夏文明;但作为商王朝的同支,东夷各族灿烂的木器与青铜文化并不逊色刚入主中土的姬周王朝,尤其在塑造与锻冶等方面有引以为豪的独到之处[19]。鲜卑等东夷更因世袭滨海,与内陆王朝相比,思想绝少被农居观念和大陆思维所约束,这一点与同时代的腓尼基人非常相似。周成王所处的公元前11世纪,地处巴勒斯坦的腓尼基人早已跨越半个地中海在西西里岛贩卖各种海鱼了。我们可以猜想东夷鲜卑同样拥有发达的航海业:与之雷同的是,腓尼基被新生的犹太王国侵袭逼迫得走投无路,而东夷鲜卑则被西周王朝排挤打压得无路可走,二者都不得不凭借卓越的航海技术逃避被囫吞的命运。伦理上由于姬周以属国身份代商,普天之下不愿称臣事周的何止伯夷、叔齐二人,只是东夷鲜卑的出走可能并非完全出于“不食周粟”般的秉义之举,也有为了躲避大陆政权高压手段的无奈。西周伊始,东夷鲜卑举族从山东半岛越海迁徙到了东北辽东一带。在这里,他们遭遇了另一支源远流长并且顽强彪悍的民族—肃慎。
  肃慎起源于今牡丹江流域,大体分布在今长白山以北,西至松嫩平原,北至黑龙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20],是东北诸夷与华夏文明交往最早的古老民族之一。早在舜接受禅让的年代肃慎就开始向中原王朝进贡楛矢石砮了[21]。楛音“胡”,就是盛产于东北的桦木。桦树枝轻而硬且直,是做箭杆最理想的原料。肃慎人还用一种轻质石材磨成箭头,并以此上贡。直到清代,桦木箭杆仍是宁古塔将军和黑龙江将军每年献给朝廷的例贡。可见从肃慎贡楛矢到清代东北满族贡桦木箭杆,是数千年来一脉相承的传统。由于肃慎弓矢了得,连孔子都知晓这个远离中土的民族。《国语鲁语下》里说有飞鹰跌落在陈惠公的庭院里,身上还带着射来的桦木箭。陈惠公就此询问孔子,孔子告诉他大鹰来自很远的地方,身上残留的是肃慎族的箭杆。正因为肃慎尚武善射,远来的东夷鲜卑无意也无力与肃慎发生更大的冲突,只能继续北迁。高寒多林木的大兴安岭和水草盈盛的内蒙东部草原,最终成为先秦鲜卑的生息之地。
  考古发现为先秦鲜卑迁居说提供了佐证。据1961年的《文物》杂志介绍,1960年夏考古工作者在内蒙古东部呼伦贝尔盟扎赉诺尔矿区北部达兰额罗木河东岸发现了鲜卑早期墓群。这座大型的古墓群考证约为二千九百年前至东汉初期的鲜卑人坟墓。考古部门清理了31座古墓,出土遗物300余件。这些古墓均为土坑竖穴墓,葬具为木棺,多为单人墓葬。墓中的尸骨几乎都是仰身直肢,头向北安放在棺木中。墓葬中还有大量的牛、马、羊殉葬和陶器、铜器、骨器、木器、贝壳等随葬品,其中袋形三足陶铜器和头北单茔墓葬方式都说明了墓群主人与黄河流域文明悠久的联系,木器和贝壳等随葬品的出土更让人猜测他们与东夷文化的渊源。史籍记录的鲜卑历史也吻合鲜卑迁移的猜想。按照《魏书序纪》的说法,拓跋鲜卑在东北大山里积八十一世传到拓拔力微。力微于曹魏景元二年遣使进贡(公元261年),由此可以考据拓跋鲜卑远祖最初活动的时间。考虑到鲜卑拓拔氏的承延与中原王朝世袭制度的传承关系很类似,因此借鉴我国历朝历代君王更迭的平均年数[22],以每世15年计,八十一世相当于一千二百多年。以此上溯为公元前10世纪的西周初始,正是东夷鲜卑历经千辛万苦到达大兴安岭山原的时间;如果由此再延后一个世纪左右,就是扎赉诺尔墓群最初被营造的时期了。可以说,正是从那时起,一些鲜卑部落从林猎转向了畜牧的生活方式,渐渐渗透进广袤的呼伦贝尔草原,并在那里栖息繁衍。
  茂密的大兴安岭庇护了鲜卑人,但它无法容纳鲜卑人口过度的增长。种族延续的强烈欲望注定了部分鲜卑人必须走出丛山密林。正如十五英寸等雨线是农业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分水岭,分割松花江与辽河两大水系的大兴安岭、通榆、长岭和长春一线高地,也构成了从事渔猎与游牧部族一条模糊的分界线。该界以东是山陵起伏、林木葱郁的大兴安岭林区和水文寻常、水量丰富的三江流域,宜于狩猎和渔业,肃慎—勿吉—靺鞨—女真—满族一系[23]陆续在那片沃土兴起。正因迫于平原上通古斯原居部族的压力,鲜卑人把目光投向了大山的西边。大兴安岭西麓及西拉木伦河以北的呼伦贝尔草原,河流环绕、湖泊点缀、碧草连天,一直被称为游牧民族的摇篮。千年后的柔然、室韦、契丹甚至包括后来占据这里的女真、蒙古人都利用其优越的自然条件[24],由东向西逐步征服了整个蒙古大漠或更广大的世界。匈奴称霸以前漫长的岁月里,一批批鲜卑部落离开大鲜卑山溶入辽阔的漠原,成为“弋猎禽兽为事,随水草而牧”的马背种族。如今分布在满蒙各地以鲜卑血统命名的众多山川,既是鲜卑部落迁徙活动的遗迹,也是铭记他们在森林草原顽强拼搏的历史。
  春秋战国时,中土晋、卫、燕、赵诸国以北相继还有赤狄、山戎、东胡等剽悍的北狄称雄。同为游牧族系,强戎悍胡时常与华夏诸侯争锋而声誉大著,鲜卑却由于远隔万水千山、偏据漠东所以名号不显[25],或许因为闭塞使得族名也在史籍里产生了歧意;更有可能山戎等北狄根本就不是一个纯血统的民族,而是由多个部族组成的联盟体,鲜卑其时已经加入了东胡联盟,只是遵照弱小部落依附强部的惯例以强部之名为名,因此诸胡声名远播,鲜卑一族却在中原历史文献里有了断代。数百年后鲜卑终于等来了复名的机会。源于河西走廊的伟大民族匈奴在秦汉之际迅速崛起,以摧锋锉锷般的狂飚击灭东胡。惊魂未定的东胡残部仓惶向东逃窜,亡奔漠南草原。幸好匈奴大军掉头驱逐侵入河西故地的月氏国,他们才有了喘息之机。鲜卑、乌桓等加盟部族乘机独立,吸纳东胡残余扩充势力,占山为王划地而疆,重新出现在中国史书上。
  不可否认,公元前10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鲜卑民族载籍无闻。我想引用《剑桥中国史》一位作者的话,“传统中国史家对外族的记录,不注重人种或详述其族类,而是注重外族与中原王朝的关系。外族人受关注,是因为他们的臣服提高了中原王朝的声望,或是由于他们的存在威胁到中国的统一。”循例其时默默无闻的鲜卑不被书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然而我们不能就此否定鲜卑的延续。古代部落及其语言的兴亡融合运动中,大量语种湮灭于历史失去了它们曾经有过的含义,但继承人并不因为语言的更替就轻易放弃自己的族名或姓氏。那些由原始音节发展而来的姓名或地名,无疑是人类语言最深层的沉淀,同时也因它们大部分失去了语义内涵,不再迁就当前语言的游移变幻,从而成为较稳定的语音。推断或猜想古代族裔遗留的族名、姓氏乃至地名的语属信息,是历史学最基础的起步研究方法,而考古学的重大发现则为推想提供了延伸拓展的羽翅。本文有理由相信,先秦古籍里对“鲜卑”的记载与后世“鲜卑”有着某种特定联系,鲜卑族源并非因山得名那样唐突。
  2005-11-22
楼主大家狼 时间:2016-03-12 17:30:41
  [1] 匈牙利人GyulaNemeth :<A honfoglalo magyarsag kialakulasa>《多彩的马扎尔文化融合史》第183页。
  [2] 白鸟库吉:《东胡民族考乌桓鲜卑考篇》,方壮猷译。
  [3]《汉书匈奴传》上卷九四,第3758页,注云:犀毗,胡带之钧也。亦曰鲜卑,亦曰师比,总一物也,语有轻重耳。《史记匈奴传索隐》中有“鲜卑郭落带,瑞兽名也,东胡好服之”的字句。现代人解释“郭落”是兽名,“鲜卑”意为瑞祥,合起来为瑞兽或神兽,就是说东胡人喜欢系瑞兽状镂造钩子的腰带。摘自《东北、内蒙古地区的鲜卑遗迹—鲜卑遗迹辑录之一》载于《文物》1977年第五期;《哲里木盟发现的鲜卑遗存》载于《文物》1981年第二期。
  [4] 林干:《东胡史》,第79页。
  [5] 经学研究《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论语》;史学考据《左传》《竹书纪年》及二十四史;子学奉典诸子百家;集学畅谈文曲诗词。儒道释墨群舌争锋裁锦纶,经史子集四柱擎天自昆仑。摘自曹毓英《国学》。
楼主大家狼 时间:2016-03-12 17:31:21
  [6]《翰苑集》注引《汉名臣奏》。
楼主大家狼 时间:2016-03-12 17:31:46
  [7]《风俗通义佚文》书*钞*四*五,御*览*六*四*七。

  无语了、、64
楼主大家狼 时间:2016-03-12 17:32:01
  [8]《逸周书王会篇》云:“孤竹距虚,不令支玄貘,不屠何青熊,东胡黄罴,山戎戎菽”。
  [9]《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卷八一,第2450页。襜褴,《集解》:如淳曰,胡名也。
  [10]《史记匈奴列传》卷一一○,第2886页: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
  [11]《史记匈奴列传》卷一一○,第2889页:时东胡强,闻冒顿立,使使谓冒顿曰:愿得先王之千里马。冒顿问群臣,群臣皆曰:此匈奴宝马,勿予。冒顿曰;奈何与领国爱一马乎?遂与之。倾之,东胡以为冒顿畏之,使使又谓之曰:欲得单于阏氏。冒顿复问左右,左右皆怒曰:东胡无道,乃求阏氏!请击之!冒顿曰:奈何与邻国爱一女子乎?遂取所爱阏氏予东胡。东胡王愈骄,西侵。与匈奴中间有弃地莫居千余里,各居其边为瓯脱,东胡使使谓冒顿曰:匈奴与我界瓯脱外弃地,吾欲有之。冒顿问群臣,或曰:此弃地,予之。于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人?诸言予者,皆斩之。冒顿上马令国中居后者斩,遂东袭东胡,东胡初轻冒顿不为备。及顿兵至,大破东胡,灭其国,虏其民人及畜产。
  [12]《后汉书》卷九十《乌桓鲜卑列传》:乌桓者,本东胡也;鲜卑者,亦东胡之支也,别依鲜卑山,故因号焉;《三国志魏书》卷三十《乌丸鲜卑东夷传》:鲜卑,即古所谓东胡也,注曰:鲜卑亦东胡之余也,别保鲜卑山,因号焉;《晋书 慕容廆载记》:(慕容鲜卑)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号曰东胡,秦汉之际为匈奴所败,分保鲜卑山,因以为号;《十六国春秋别本卷三慕容廆》:昔高辛氏游于海滨,留少子厌越以君北夷,世居辽左,号曰东胡。秦汉之际,为匈奴所败,分保鲜卑山,因复以为号。
  [13] 《三国志魏书》卷三○注引《魏书》及司马彪《续汉书》。
  [14] 《国语》卷十四,《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歧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为盟。韦昭注:蕝,谓束茅而立之,所以缩酒;望表,谓望祭山川,立木以为表,表其位也。鲜卑,东夷国。燎,庭燎也。
  [15] 王献唐之《炎黄氏族文化考》,第82页;李德山之《东北古民族与东夷渊源关系考论》,第260页。
  [16] 王钟翰:《中国民族史》,第三编 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建立和南北各民族的融合,第三章 鲜卑。
  [17]《史记鲁周公世家》卷三三,第1518页:管、蔡、武庚等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兴师东伐。
  [18] 王钟翰:《中国民族史》,第二编 华夏及华夷五方格局的形成,第三章 东夷、南蛮、西戎、北狄。
  [19] 引自山东省临沂博物馆东夷文化展序言。
  [20] 参见干志耿、孙秀仁:《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第四章,第三、四、五节。
  [21]《史记五帝本纪》卷一,第43页。
  [22] 秦(含秦王政)3世君主在位39年平均一世13年;西汉(含新莽)18世君主在位214年平均一世12年;东汉13世君主在位195年平均一世15年;西晋4世君主在位51年平均一世13年;东晋11世君主在位103年平均一世9年;隋2世君主在位37年平均一世19年;唐(含武周)24世君主在位289年平均一世12年;北宋9世君主在位167年平均一世18年;南宋9世君主在位152年平均一世16年;元10世君主在位97年平均一世10年;明17世君主在位276年平均一世16年;清10世君主在位267年平均一世27年(包含了中国史上最长寿的康熙和乾隆两朝),以上统计平均一世为15年。
  [23]《金史世纪》: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号勿吉。勿吉古肃慎地也。
  [24] 翦伯赞《游牧民族的摇篮》:成吉思汗在进入呼伦贝尔草原以前,始终局促于斡难河与额尔古纳河之间的狭小地区;但当他一旦征服了塔塔儿人占领了这个草原,不到几年他就统一了蒙古诸部落,正如他在写给长春真人丘处机的诏书中所说: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
  [25]王钟翰:《中国民族史》,第二编 华夏及华夷五方格局的形成,第三章 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自公元前662年到前594年这半个多世纪,是赤狄最强盛的时期,当时北狄与中原诸侯抗衡的主要是赤狄。《史记匈奴列传》卷一一○,2881至2883页: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晋北有林胡、楼烦之戎,燕北有东胡、山戎。《魏书帝记一》: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以及秦汉,獯鬻、猃狁、山戎、匈奴之属,累代残暴,作害中州;而始均之裔,不交南夏,是以载籍无闻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